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捕獵者(下)
    楚天從裂開的魔舟縫隙間縱身躍出,抬眼看見十多丈高的低空中懸浮著一艘巨型捕獵船。它的體積差不多是己方乘坐的魔舟的十倍,渾身烏黑閃亮,八面巨帆如烏云般遮蔽幽空,船尾的魔獸像是兩頭冥海魔鯊,正從血盆大口中噴涂出淡藍色的光火。

    捕獵船上的投石機已經停止發射,從打開的艙門中沖出二十余名全副武裝的幽魔武士,向墜毀在地的魔舟氣勢洶洶地撲來。

    “一群蠢豬。”熾影落在了楚天身邊,凝視從上空撲下的幽魔武士,輕蔑地冷笑。

    這群幽魔武士的實力頗高,可惜運氣太差遇見了狼魔族和伏魔族中的一對最強組合。再加上楚天、夕雅、北夕照等人,足以輕松干掉一整支正規魔軍的百人隊。

    轉瞬間夕雅、北夕照和十幾名狼魔族戰士已經化身魔狼投入戰斗,一聲聲慘叫從天上傳來,窮兇極惡的幽魔武士血肉橫飛死傷慘重。

    “那艘船不錯。”楚天知道不需要自己出手了,事實上在元神不出竅的狀態下他的戰力甚至比不上北夕照。

    “是艘好船。”不知何時北夕雪站立到了楚天和熾影的身邊,深表贊同道:“我們的魔舟被他們打沉了,正好用它來補償。”

    “人殺光,船留下。”熾影比北夕雪更狠——開什么玩笑,一群幽魔豬也敢在自己頭上動土?

    北夕雪笑瞇瞇望向熾影,說道:“那么阿影,你就代表我們去和船主談判吧。”

    熾影一陣憋氣,瞥了眼北夕雪秀氣的纖指一言不發騰身變作魔鷹,展開雙翅猶如一支離弦之箭射向捕獵船。

    “別讓我們等太久,一直站著很累人的。”北夕雪朝著魔鷹的背影叮囑道。

    不多時夕雅便率領族人解決了那二十余名從捕獵船里沖出來的幽默武士,朝船艙里乘勝追擊。但很快他們就發現魔舟里面已經沒有自己的用武之地了。

    沿著過道的甲板上,到處都是被鷹爪撕裂的尸體。那些幽魔武士的頭盔直接被熾影用利爪爆開從中挖出金丹,景象慘不忍睹。

    “我們到底艙看看。”夕雅帶領狼魔族戰士順著樓梯來到了捕獵船的底艙。

    劈開過道兩側緊鎖的艙門,里面是一棟棟運用空間秘法筑造的黑暗牢房。

    每一間牢房里都關押著至少四十余名囚徒,全部加在一起總人數超過了八百名。

    這些囚徒都是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漢,其中個頭最矮的也要高過北夕照三個頭。

    他們肌肉黝黑健碩,渾身長滿毛發宛若未開化的野蠻人,被粗壯烏黑刻滿符紋的魔索捆住手腳,像柴禾一樣胡亂丟棄在牢房里,不時發出憤怒而痛苦的嚎叫。

    “是巨魔族人!”夕雅微露驚訝,據她所知別說度朔山,就是整座玄明恭華天都沒有巨魔族人的聚居地。換而言之,這八百多名巨魔族人是被人從其他地方轉運到這里,然后準備販賣給那些開采幽金礦的雇主。

    她吩咐北夕照道:“你帶人守在這里,我去找大薩滿。”

    她回到魔舟上層,戰斗已然結束。楚天和北夕雪正在一間裝飾豪華的船艙里審訊俘虜,而這家伙也是所有幽魔武士中惟一沒被熾影殺死的。

    當然熾影留他一命并非出于什么善心,不過想留個活口以便審問而已。

    俘虜名叫恐鳶,是這艘捕獵船的船長。他原本奉命要將八百多名巨魔族奴隸押往杭焰城交給當地的礦主,不巧在經過度朔山時遭遇到楚天等人所乘的魔舟。他認出魔舟上的標記是屬于狼魔族的,便仰仗著捕獵船精良的裝備想以大欺小撈筆外快。結果外快沒撈著,這艘捕獵船反而成為了對方的意外收獲。

    三兩句訊問完畢,熾影建議道:“讓我送他去見同伙。”

    多年以來伏魔族亦有不少族人遭遇捕獵,被販賣到幽魔界各地成為奴隸。因此和狼魔族人一樣,熾影對捕獵者恨之入骨,素來見一個殺一個,見兩個殺一雙。

    恐鳶叫道:“不要殺我,我是烈瀾大人的手下!”

    熾影怔了怔,問北夕雪道:“烈瀾是什么東西?”

    北夕雪回答道:“是玄明恭華天最大的地下勢力頭目,手里擁有一支近萬人的私軍,還有數以萬計的黨羽嘍羅,自稱‘紅月親王’。”

    恐鳶如同抓到救命稻草,連連點頭說:“不錯,烈瀾大人就是傳說中的紅月親王。你們劫掠了捕獵船,即便逃到天界也不可能躲過他的追殺。惟有放了我并歸還捕獵船才有一線生機。”

    熾影沒吭聲,緩緩將尖爪插進了恐鳶的腦門,從里面拔出一顆血淋淋的金丹,然后當仁不讓地吸食一空,心滿意足道:“這下可以放過你了。”

    夕雅這才開口道:“大薩滿,我們在底艙找到了八百多名被關押的巨魔族人。”

    北夕雪道:“等我們到了寂然城再想辦法送他們回家鄉吧。”

    夕雅輕輕頷首,曉得如果就地釋放這些巨 放這些巨魔族人,他們之中最多只有不到兩成的人能夠僥幸走出度朔山。

    這時猛聽捕獵船外有巨鐘般粗獷洪亮的聲音呼喝道:“你們誰都別想逃走!”

    眾人聞聲一怔,均都暗自詫異:難道烈瀾的人這么快就到了?

    熾影身形閃了閃便來到船外,就看到一名身裹獸皮的巨魔族武士手握重劍頂天立地像座大山般橫亙在魔舟前,渾身殺氣騰騰正瞪視自己。

    熾影輕蔑地哼了聲,也許是先天身材瘦小的緣故,他對巨魔族人天生就沒好感,冷冷道:“黑鬼,你也想嘗嘗關黑屋的滋味?”

    巨魔族武士勃然大怒,高擎重劍凌空跨步道:“爬蟲看劍!”

    他如同一座能夠移動的山丘,僅僅往前邁了一步就跨過了三丈距離,黑黝黝的重劍虎虎生風幻動海潮般的光瀾涌向熾影。

    “找死!”熾影最不愛聽的就是“爬蟲”這兩個字,當即雙手結成法印施出一道“符石雨林”。

    “哧——”成百上千道尖銳的符石宛如驟雨般布列天空,向巨魔族武士轟落。

    巨魔族武士面無懼色,揮舞重劍披荊斬棘。一團團黑色劍芒縱橫交錯,所過之處密密麻麻的符石就像豆腐塊似的寸寸碎裂。

    “修為不錯啊——”熾影翻手召出一柄細長的魔杖,杖端同樣是顆碧綠魔晶球,但比崆燮的那顆更大更亮。

    他念動真言催發秘術,空中隆隆轟鳴竟浮現出一座直徑超過三十丈的符石魔山,照著巨魔族武士壓落下來。

    巨魔族武士抬頭看了眼符石魔山,口中一聲爆喝舉起左臂張開比桌面小不了多少的巨靈掌竟硬生生托住了魔山底座!

    他的身軀震了震,往下沉落尺許隨即穩住,然后猛地運勁將符石魔山砸向魔舟。

    熾影微微凜然,曉得自己遇見了巨魔族中的頂尖武士。

    他一邊施展秘法散去符石魔山,一邊飄身斜飛拉開與巨魔族武士之間的距離。

    “唿——”在即將砸中魔舟的霎那,符石魔山光影浮動霍然化散成為無數細小流砂被激蕩的罡風卷遠。

    兩人的修為俱都突破了大千空照之境,一個擅長秘法突襲,一個貼身近戰威猛無雙,彼此間也不問青紅皂白就在捕獵船外打得天翻地覆不可開交。

    那巨魔族武士幾次試圖迫近熾影,都被對方飄忽詭異的身法避開。這時熾影早已棄守艙門,他完全可以直接仗劍沖進捕獵船。但他對洞開的艙門視而不見,怒紅雙目緊盯熾影,說什么也要將這爬蟲斬成十七八段。

    忽然船艙里傳出呼喊聲道:“斬天大人,快停下來——他是我們的救命恩人!”

    “嗯?”巨魔族武士收住重劍,雄渾的氣勢如山如海護持周身,以防熾影趁隙偷襲。他側目望向捕獵船,就看見在幾名陌生青年男女的陪伴下艙門里走出了一群巨魔族族人。

    那出聲勸阻打斗的族人名叫盧敖,曾見過斬天幾次,所以能夠叫出他的姓名。

    但看盧敖身旁的楚天是幽魔族人,而北夕雪和夕雅卻又是狼魔族,外加跟自己打得昏天黑地的那個伏魔族爬蟲,斬天還是第一次看見如此古怪的戰隊組合。

    他唯恐這是對方的奸計,暗自保持警惕,問道:“那些押送你們的幽魔豬呢?”

    “他們全部教這幾位大人殺死了。”盧敖剛從黑牢里放出來,一路親眼見到那些幽魔族武士的殘肢斷體,還有那個腦門上被抓開一個血窟窿的恐鳶,便已明白了事情原委,急忙向斬天解釋道:“我們的族人全都平安無事,請大人放心。”

    斬天這才知道誤會了對方,他性情耿直怒火來得快去得也不慢,當下朝楚天、北夕雪和夕雅三人施禮道:“對不起,我剛才救人心切。”

    熾影晃身回來,冷冷道:“人說巨魔族頭大無腦,果然不錯。”

    斬天兩只巨大的牛眼往上翻,鼻子里重重哼道:“那是因為捏死個把爬蟲根本就用不著動腦子。”

    熾影灰綠色的眸中蒙起一層寒光,死死盯住斬天。

    斬天彤紅色的巨眼毫不示弱,冷笑著與熾影對視。

    一場伏魔族與巨魔族頂尖人物之間的決斗箭在弦上一觸即發。

    萬籟俱寂中,突聽“轟”的悶響捕獵船關起艙門揚帆起航。

    船艙過道里,北夕照望了眼盧敖等人低聲道:“師傅,咱們真不管他們了?”

    北夕雪淡然道:“要不你留下來陪著那兩個笨蛋?”

    北夕照打了個哆嗦,說道:“我還是隨身侍奉師傅的好。”

    楚天站在一邊沒說話,只是盯著艙門在默默倒計時。

    沒等他數完十個數,“轟隆”一聲艙門爆碎開來,熾影和斬天爭先恐后擠了進來,同仇敵愾道:“是哪個混蛋下令開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