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莊園主(上)
    出乎眾人的意料之外,制造了捕獵船上一系列血腥慘案的兇手居然是個少婦。

    她的眼瞳如瑪瑙般碧青通透,鼻梁小巧挺直紅唇飽滿圓潤,一束淡青色的秀發垂落到腰后,薄如蟬翼的半透明羅衣靈動飄逸拖曳到地,兩只素手遮掩在袖袂里,只露出一對形似鳳翅的青色魔兵。

    “你是風魔族人?”楚天從慕成雪的記憶里尋找到這名少婦的出身來歷。

    少婦的俏臉上微露訝色,畢竟風魔族的聚居地遠離玄明恭華天,而且族群稀少行蹤隱秘,因此能夠一眼就認出自己來歷的人屈指可數。

    “這批貨包括船上的八百十七名巨魔族奴隸,是一位大買主向紅月親王訂下的交易。”少婦很清楚自己一個人的力量根本無法抵敵面前的這些強者,所以只能寄希望于對方能夠主動放棄。

    “那又如何?”夕雅漠然道:“不僅是船上的貨物,你的命也我要留下!”

    “不錯,我是殺了你們不少人。可是你們殺死的紅月武士更多。”少婦說道:“不如我也和你們做筆交易——放心,我出的價碼肯定會比兩百枚幽金高得多。”

    熾影冷然道:“沒問題,只要你肯出五千萬枚幽金,船上的人和貨可以全部拿走。”

    “我哪有那么多錢?”少婦微微一笑,那嫵媚的風情委實令人無法相信她的手就在前一刻碎裂了十三條生命。

    “不過我可以代表紅月親王向諸位承諾,在一個月之內幫助你們殺死窠衛奪取寂然城,并且從此和狼魔、伏魔兩族結成聯盟!”

    這是她所能打出的分量最重的底牌,相信一定能夠引發對方的興趣。

    斬天的心往下一沉,緊緊按住重劍的劍柄低下頭去。

    假如北夕雪等人答應了少婦的交換條件,那就意味著自己不僅會失去這些裝備,并且船上的八百多名同伴還將再次淪為奴隸,甚而被人訓練成殺戮機器。

    但他明白自己沒有權力也沒有力量阻止楚天、北夕雪、夕雅和熾影等人這么做。不過,他可以殺了這個少婦讓交易徹底流產!

    忽然,一只溫暖有力的手按在了他的胳膊上搖了搖。斬天微怔抬頭,就看見楚天朝自己淡淡一笑道:“那兩百枚幽金,記得打張欠條給我。”

    斬天吃驚地看著楚天,然后慢慢移轉視線又望向身邊的北夕雪、夕雅和熾影。

    夕雅徐徐說道:“我是不會和殺死族人的兇手結盟的。”

    少婦的眼神冷了冷,寒聲道:“這么說來,你們是拒絕我的提議了?”

    北夕雪輕輕笑道:“要拒絕一位美女還真是不容易啊。阿影,你說呢?”

    熾影哼了聲沒言語。少婦本已黯淡的眼睛卻又亮了起來,說道:“到底是大薩滿,不會被愚蠢的感情左右,能夠理智地作出正確的決定。”

    北夕雪毫無愧色地道:“那是當然,我至少不會笨到和烈瀾這樣的白癡結盟。”

    少婦就像捱了一悶棍,愕然道:“可你剛才不是已經答應了我的提議么?”

    “是么?”北夕雪拍拍額頭,問北夕照道:“我剛才怎么說來著的?”

    北夕照忍住笑,恭恭敬敬將北夕雪剛才說過的那句話重復了一遍。

    少婦問道:“大薩滿,我想你指的美女不會是其他人吧?”

    “當然不會,可是在這里除了夕雅之外還有其他的美女嗎?”北夕雪詫異地左顧右盼,說道:“為什么我沒有看見,難道是眼睛出了問題?”

    熾影嘿然道:“不奇怪,斑鳩總喜歡把自己當作鳳凰。”

    他雖然不贊成楚天和北夕雪的決定,但更不喜歡眼前的這個風魔族少婦。

    少婦這才明白北夕雪是在作弄自己,一張俏臉像發脹的紫茄子,恨恨喝斥道:“你們去死吧!”

    她的身影宛若一抹無法觸摸無法追逐的淡青色云煙倏然飛掠,在電光石火之間便已完成了十數丈的位移,如鬼魅般出現在楚天的面前。

    她非常清楚,除了被北夕雪留在外面的北夕照,在場的五個人里應屬楚天的修為最弱。只要迅速突破這道的防線,她就有可能擺脫北夕雪等人的截殺逃出捕獵船。

    既然軍械庫的秘密已經被人發現,她就沒有必要繼續留在這里,惟今之計便要用最快速度將這消息稟報給烈瀾。

    她的身法靈動輕盈,仿佛一縷縈繞的風,漫天凜冽的殺機卻已迫面而來。

    楚天曾經見過許多以身法迅捷見長的刺客,譬如陰世家的殺手鑫太極。但在這個風魔族少婦面前,鑫太極的動作頻率和沖刺速度簡直好比烏龜爬。

    當她的身形在空中飛舞閃爍時,便完全脫離了常人認知的極限,是電、是風、是輕煙、更是一道死亡的音符!


    蒼云元辰劍在激越鳴響,楚天的靈臺上警兆狂涌,如根根尖針狠刺。

    他從沒見過這么快的出手,甚至腦海中殘留的還是風魔族少婦亭亭玉立在原地時的影像,但殺氣已迫在眉睫!

    而呈現在楚天眼前的,只是那一抹淡淡的青色,卻根本看不清對方的招式。

    “嗡——”菩提鏡月印霍然放光,心念凝動間一條模模糊糊的身影如白駒過隙般在靈臺之上一閃而逝。

    楚天知道自己已經沒有時間拔劍招架,連閃身躲避都成為了奢侈的念想。

    千鈞一發之際,他全力運轉不動如山印,體內金芒暴漲護持周身,與此同時看也不看一記直拳朝前轟出。

    “鏗、鏗!”兩記清脆急促的金石脆響,風魔族少婦手中的鳳翼斬切開不動如山印,在楚天的胸膛上劃出兩道深可見骨的血槽。

    “砰!”楚天的日照神拳也重重地轟擊在了風魔族少婦的身上。然而拳頭擊打下去的感覺,卻似轟中了一團飛旋的風嵐。

    風魔族少婦低哼飄飛,由于速度太快以至于在身后留下了一長串殘影。

    她沒有想到楚天會用不動如山印硬接下自己的攻擊,雖然依舊給對方造成了一定的傷害,卻終究沒能如愿突破防線。

    “唰!”夕雅化身成魔狼,棕紅色的光影快逾飛電從斜刺里飛撲風魔族少婦。

    但對方的身速實在太快,她的眼前“咻”地青影一晃,骨刃便落在了空處。

    楚天尚來不及運氣封閉傷口,耳畔風聲掠動風魔族少婦竟在彈指間去而復返,鳳翼斬在她的掌心如風輪般嗚嗚轉動切割過來,在瞬間就能將他的身軀碎成齏粉。

    通過剛才的一記交手,風魔族少婦已然曉得了楚天的實力,知道自己不可能在一招之間解決了這少年。因此她改變了策略,但求能夠逼退楚天兩尺,便足以得到一線逃生的通道。

    哪知楚天一聲冷笑,非但不讓,反而跨步迎上一拳搗出。

    在短暫的不適應后,菩提鏡月印已經能夠捕捉到風魔族少婦的影子。盡管仍然有些模糊不清,卻足以讓他作出強硬的回擊。

    風魔族少婦赫然一凜,不僅驚訝于楚天的反應之快,更是對他的日照神拳產生了一絲忌憚之意。

    表面看來楚天的這一拳和上個回合并沒有什么差別,同樣是在不利情況下試圖運用兩敗俱傷的兇悍打法破退對手保全自身。

    但風魔族少婦卻明白,如果自己真的這樣想絕對會死得很慘。

    她在心里嘆了口氣,知道自己完全被楚天的外表所迷惑。只有等真正交手之后才曉得,這個少年的實力遠遠不止真階巔峰那么簡單。

    他的拳招、他的反應、他的智慧、他的步法乃至對于天道的領悟浸淫,根本就不是一個初出茅廬的愣頭青所能比擬的。惟有經過百千場血戰,參悟到守一歸真自然奧妙的圣階高手,才會擁有這樣的實力!

    如此一個人,又怎么會僅僅只是真階的修為?!

    風魔族少婦已經沒有工夫去考慮這些,她的鳳翼斬中途變招如重巒疊嶂從兩側回旋而至,絞殺楚天的日照神拳。

    “鏗!”鐵拳脆生生地擊打在鳳翼斬上,十八道連綿起伏推波助瀾的拳勁洶涌澎湃,像洪潮一樣生生迫入魔兵之中。

    風魔族少婦卷身后躍,猶如一條旋舞的青綢,左腳腳尖以快到肉眼完全無法跟進的頻率在楚天的小腹上連點七下。

    楚天的身形晃了晃,吐氣揚聲掣動蒼云元辰劍振臂劈出!

    “唿——”一蓬蓬綠瑩瑩的飛砂如同排浪般配合著楚天的劍勢朝風魔族少婦的后背掩襲而來,熾影的“沙塵暴”到了。

    少婦的瞳孔一下收縮,終于抑制不住流露出淡淡的驚慌。

    但她終究是烈瀾麾下的翹楚高手,在霎那里便做出了最后的決定。

    “嗖!”她的身形再次翻卷,將后背完全亮給了蒼云元辰劍,鳳翼斬幻動精芒割破涌來的飛砂,以迅雷掩耳之勢逆流而上撲向熾影。

    在楚天面前碰壁后,她只能改弦易轍試試自己的運氣。如果能夠欺近到熾影身前十步之內,便還有一線脫逃的生機,畢竟再強的秘魔師也不會是近戰的高手。

    “噗!”背心一陣火辣辣的疼痛,蒼云元辰劍毫不留情地在她的背上劈開一道直透肺腑的血槽。更為可怕的是,雄渾凌厲的劍氣沖入經脈之中,使得她氣血翻騰身形為之一滯。

    “哧哧——”飛砂仿似波浪般向兩旁翻滾,與熾影間的距離越來越近,鳳翼斬散發出的冷光已映照到了他的臉上。

    但就在這時候一道山一樣的巨影遮擋住了熾影的身形,斬天的重劍在咆哮中奔騰,就像海一般淹沒了風魔族少婦最后的那一點希望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