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二百二十八章 莊園主(下)
    在排山倒海的劍浪壓迫下,風魔族少婦感覺自己就像一只迎頭撞上巨樹的蚍蜉,嬌軀毫無懸念地彈飛了出去。

    巨魔族戰士的經脈異常粗壯,使得他們能夠比相同修為境界的對手承受更加渾厚猛烈的魔氣沖擊,從而爆發出令人戰栗的恐怖力量。

    斬天的重劍招式簡單、暴烈而純粹,不帶任何的修飾與花巧,但就是這樣的一劍,卻給了風魔族少婦一記重創。

    她的羅衣寸寸碎裂,肌膚像被巨錘砸爆的琉璃不停地噼啪脆響,裂開無數道細紋。一口淤血從口中勃然噴涌,好似要將五臟六腑也一起噴吐了出來。

    “哐哐哐——”在撞到一排排魔鎧后,她的身軀無力而脆弱地摔落在了地上。

    但她不甘心就這么死去,即使逃脫不了被殺的命運,也要在臨死前拉上一個墊背。

    于是她催動心神焚燒金丹,準備凝聚所有的魔元再做最終的殊死一搏。

    突然,一只冰涼的利爪帶著腥風冷冷地按在了她的額頭上。熾影從天而降,木無表情地看著風魔族少婦蔑然道:“斑鳩!”

    “卡嚓!”他的手爪深深插入少婦的顱腦,輕輕一擰抓出顆鮮血淋漓腦漿橫流的金丹,就像是從棚架上摘下一只紅蕃茄那么簡單輕松。

    斬天憤怒地瞪視熾影,畢竟風魔族少婦殺了十余名巨魔族人,他比誰都渴望能夠親手殺死對方為同伴復仇。

    結果,熾影不費吹灰之力地撿到了皮夾子,還將少婦的金丹據為己有。

    “混水摸魚的爬蟲。”總算記得自己還欠熾影五百枚幽金,他動的是嘴而不是劍。

    “黑鬼,不要挑戰我的耐心。”熾影冷冷沖著斬天翻白眼。

    “鏗!”出乎熾影的意料之外,斬天只是冷冷瞪了他一眼,就將重劍收入了鞘中。

    他轉過身對北夕雪、夕雅和楚天說道:“我會說服我的族人留下來,直到你們殺死窠衛完成復仇的那天。”

    夕雅怔了怔,心底涌起巨大的驚喜。八百名裝備精良的巨魔族戰士,無疑是一支令任何統帥都夢寐以求的無敵雄師。假如能夠得到他們的幫助,再匯合狼魔族和伏魔族的力量,復仇將不再是一個遙遠的夢。

    “不過我的族人需要訓練和磨礪,我會用三個月的時間打造他們,那時你們會有一支真正的軍隊。”斬天沉聲說道:“我相信,整座寂然城將會在他們的腳下顫栗!”

    “要我相信一群黑鬼能夠踏平寂然城,還不如相信母雞也能打架。”熾影陰陽怪氣地撇撇嘴,不為別的他就是瞧著斬天不爽。

    “信不信由你。”斬天這次沒有爭辯,只是堅定地回答說。

    “大薩滿?”夕雅望向北夕雪。

    北夕雪懶懶地打了個哈欠道:“你是狼主,你決定。”

    夕雅點點頭向斬天伸出了手,低聲道:“一言為定!”

    斬天咧開嘴笑了笑,一只大巴掌幾乎把夕雅的纖手完全包裹在了里面。

    兩人的手握在了一起,下一刻他們就要用這兩雙手去撼動窠衛統治下的寂然城。

    然而這一刻在場所有的人都沒有意識到也不可能預料到,作為日后席卷三界流傳萬世的“天命之盟”肇始的“熊狼之約”已經就此悄然發端。

    “看來我們在寂然城附近需要尋找一個更大的落腳點,”北夕雪悠悠道:“而且還要盡量避免幽魔人的注意。”

    楚天看了眼夕雅和斬天緊握的手,微笑道:“或許我可以幫你們找個合適的地方。”

    館陶是巨麓莊園的莊主,當初他以三萬五千枚幽金的價格從寂然城城主窠衛的手里買下了這塊距離寂然城超過五百里地的偏僻荒土,從此便在度朔山扎下了根。

    經過將近三十年的經營,巨麓莊園已經初具規模,擁有了二十多棟農舍、三十多畝靈谷和十幾頭莽牛。雖說在寂然城的所有莊園里依然排不上號,但館陶已經頗為知足,并準備將這份來之不易的家業在百年后傳給自己的兩個兒子。

    每天紅月剛剛滿盈,他就會坐上牛車繞著自己的莊園走上一圈,看一看靈谷的長勢,摸一摸發芽的凍草,心里便無限滿足。

    但在三天前,他平靜而又簡單的生活卻被一個不速之客在突然之間徹底打破。

    對方提出愿意用高出當年十倍的價格收購巨麓莊園,而且還會附贈五萬枚幽金作為館陶一家人的遷徙費用。

    面對如此豐厚誘人的條件,要說館陶一點兒也不動心那是假話。

    四十萬枚幽金,足夠他帶著一家人離開貧瘠荒蕪的度朔山,回到闊別三十多年的故鄉從此過上富足安康的生活。

    然而在經過一番掙扎后,館陶還是拒絕了對方。他對這片東西長不到十里,南北寬不到三里的土地已生出了濃厚的感情,更不想在晚年的時候再次背井離鄉長途跋涉。何況,自己的兩 己的兩個兒子都是在度朔山出生,而且成家立業早已習慣了這里的生活。故鄉對他們來說,只是個遙遠而虛幻的名詞而已。

    陌生的買主并未強求,只是點了點頭說:“我會再來的。”然后他就轉身離去,消失在河谷涌蕩的濃霧中。

    館陶開始時并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因為在過去的三十年里他也曾經碰到過買家詢價的事。在陌生人走后不久,他便將這件事拋到了腦后。

    然而僅僅過了一天,可怕的事情便在巨麓莊園里接二連三的發生。先是靠近東面山崖的十幾畝靈谷被魔物啃食殆盡,然后一條不知從哪里來的大蟒溜進了房間里將正在熟睡的小孫子咬傷,再后來成百上千條的大蟒從土里鉆了出來,在巨麓莊園中游弋覓食,他豢養的十幾頭莽牛轉眼間就成為了這群入侵者的美餐。

    在最初的憤怒與驚恐之后,館陶立刻醒悟到這一定是那個陌生人報復行動,對方是在逼迫自己賣掉巨麓莊園。

    他不過是個洗髓境的靈耕夫,在幽魔界里像這樣的修為渺小得譬如一只螞蟻,面對肆虐的蟒災根本就無力自救。

    他也曾試圖派大兒子前往寂然城向魔軍求救,但一想到巨額的打點費用,館陶便頹然放棄了最后掙扎。

    現在館陶只一心希望那個陌生人能夠盡早出現,用四十萬枚幽金買走巨麓莊園。盡管舍不得,但對館陶而言保住全家人的命才是最重要的。

    他將一家人聚集在用來防御盜匪搶劫的石樓里,點上所有能夠燃燒的東西阻止大蟒靠近,度日如年地等待著那個給自己帶來厄運的陌生人。

    出人意料之外,這次登門的不是那個提出愿意用四十萬枚幽金收購巨麓莊園的神秘買家,而是一個肩扛魔鷹的年輕人。

    館陶隱隱約約覺得這個年輕人有點兒面熟,好像自己在什么地方曾經見過他。

    等到年輕人報出姓名后,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虎賁營都統慕成雪,在度朔山幾乎每個人都聽說過這位青年將軍的兇名。

    他臉色發白,趕緊帶著全家人跪地行禮,頭幾乎壓在了石板上,冷汗不由自主地從背脊上流淌下來。

    “都起來說話。”“慕成雪”的語氣出奇的柔和,伸手扶起館陶年邁的母親。

    “大人——”館陶的心一下子抽緊,驚懼地盯著楚天的手,唯恐他在瞬間掐碎老太太白發蒼蒼的頭顱。

    楚天注意到館陶恐懼的神色,暗自苦笑了聲,看起來慕成雪生前還真是不怎么招人喜歡。他放開渾身顫抖的老太太,開門見山地說明來意道:“館莊主,我想出錢買下巨麓莊園,你開個價吧。”

    館陶吃了一驚,望著楚天“陰鷲刻毒”的臉龐立刻便想到了那些突如其來的大蟒。他頓時明白過來,原來慕都統才是巨麓莊園真正的買主!

    他的心里油然升騰起一股怒焰,但很快就化作了深深的悲哀。像他這樣的一介平民,又能拿什么來抗拒慕成雪呢?

    “就四十萬吧。”他咽了口唾沫無力地回答。

    楚天皺了皺眉,他很清楚這塊土地的價值絕對不會超過二十萬,館陶顯然是在敲自己的竹杠。

    “慕大人,讓我把他們一家全殺了,不用分文就把這座破莊園拿到手。”化身為魔鷹的熾影在楚天的肩膀上惡狠狠地說道。

    館陶全身發冷,還以為楚天是在借這頭魔鷹之口在威脅自己。

    他不由暗罵自己是個笨蛋。四十萬枚幽金,那是對方在出動蟒群前的開價,現在捏著自己全家人的性命,自然要狠狠殺價。別忘了,他面對的不是普通的買主,而是在寂然城有“幽冥將軍”之稱的慕成雪。

    “二十萬,你們立即搬走。”楚天拿出一張儲金卡,緩緩道:“不準告訴任何人是誰買下了巨麓莊園,盡快離開度朔山。”

    “是,大人。”館陶哆哆嗦嗦接過儲金卡,手心里全是冷汗。

    楚天沒想到事情辦得如此順利,看著館陶一家人被自己嚇得魂不附體的模樣心有不忍,便叮囑道:“路上不妨走得慢點,要多加小心才好。”

    不料館陶完全誤解了楚天的意思,嚇得噗通一聲跪下雙手高舉儲金卡哀求道:“大人饒命,錢請您全部收回,只求放過我們一家吧!”

    楚天怔了怔,搖頭道:“別怕,我不會殺你們,拿著錢趕緊上路吧。”

    館陶畏畏縮縮還是不敢起身,熾影不耐煩道:“快滾!”

    館陶一凜,這才讓兒子把自己扶了起來。

    楚天想起一事,問道:“館莊主,外面的那些大蟒是怎么回事?”

    館陶驚魂未定,誤以為楚天在試探自己的口風是否嚴實,忙道:“我也不清楚。”

    楚天便不再多問,低低“哦”了聲向館陶擺擺手道:“你們可以走了。”

    館陶如釋重負,從石樓的窗口看了眼外面的莊園,知道從此刻起這片土地已經換了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