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二百三十一章 人質(上)
    事實證明羅獄是真的喝多了,他不但醉了,而且醉得很厲害。

    楚天足足等了三炷香的工夫,卻還是不見他的人影,連帶那個被派去傳令的親兵也莫名其妙蒸發了。

    “慕大人,看來你的手下并不怎么聽話。”夕雅剛剛洗完澡,坐在都統府的東花廳里一邊陪楚天等羅獄一邊品嘗著侍女端上來的兩碟干果。

    這些干果全部是從距離度朔山一萬八千里外的雍洲用魔舟運來,價格昂貴根本不是寂然城的平民所能享用。

    楚天也嘗了一枚“火離果”,竟是入口即化甘美無比,滋補功效甚至不輸于自己曾經嘗過的交梨火棗。

    聽到夕雅的調侃,楚天心里苦笑了聲。他早已從慕成雪的記憶里了解到這位都統大人在虎賁軍中的尷尬地位。真正的軍權完全掌握在了羅獄和赤風兩人的手中,多是時候慕成雪不過是件擺設而已。

    事實上羅獄在虎賁軍中的資歷比慕成雪還要淺,直到三年前原先的左營統領戰死在了度朔山中,他才被窠衛招募進虎賁軍擔當統領。

    等到夕雅將兩碟干果全部消滅完畢后,一身酒氣的羅獄終于姍姍來遲。

    他的身材異常魁梧只比巨無霸一樣的斬天矮了半個頭,全身穿戴銀紅色魔鎧,走起路來鏗然有聲,像是有一串金雷碾過花廳。

    “嘩啷嘩啷——”他步履蹣跚走到楚天跟前大咧咧往椅子里一座,打了個酒嗝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一股酒氣襲來,楚天皺了皺眉強按不快道:“有沒有東陽耀和南月薰的消息?”

    羅獄哈欠連天,漫不經心道:“你派人叫醒我就為這點破事?”

    楚天一言不發地看著羅獄。羅獄懶洋洋地合上嘴,低垂眼簾竟然當著楚天的面打起了瞌睡。不一會兒鼾聲大作,呼嚕呼嚕睡得甚是香甜。

    夕雅似笑非笑望向楚天,似乎在說:看你能怎么樣?

    楚天沖她笑了笑,站起身慢慢走到羅獄身前,突然毫無征兆飛起一腳踹翻他屁股下坐的椅子。

    羅獄連人帶椅飛了出去。以他的修為即使在熟睡中,也絕不至于輕易被人偷襲成功,只是做夢也想不到楚天居然敢踹自己,這才毫無防備地著了道。

    “哐!”羅獄龐大的身軀摔倒在地上,就像平空砸落了一道驚雷震得花廳晃顫。

    “兔崽子,你找死?”他搖搖晃晃站起身軀目露兇光瞪視楚天,如同一頭被激怒的餓虎渾身散發出懾人的殺氣,花廳內的溫度驟然降至冰點。

    楚天冷冷地望著他道:“是這一腳不是地方,還是你的榆木腦袋不開竅?”

    “你說什么?”羅獄的眼中燃起了森寒可怖的冰焰,手已抓向腰間佩戴的魔刀。

    他從來沒把慕成雪放在眼里過,只是隱約聽說這酒囊飯袋的來頭不小,連寂然城城主窠衛都頗為忌憚,這才沒由著性子一刀把他給做了。

    好在像慕成雪這樣的紈绔子弟多少還有點自知之明,又素來欺軟怕硬,所以這些年和羅獄、赤風一直相安無事從不敢真的招惹到這兩個兇神惡煞的頭上。

    哪里曉得今天慕成雪不知犯了什么邪,竟然在太歲頭上動起了土。

    羅獄殺心大熾,暗自尋思如何整死楚天。就算顧忌他的家世不能公然下手,可派上幾個得力的心腹悄無聲息地將這小子宰了下酒卻也不成問題。

    正在劍拔弩張山雨欲來之際,花廳的屋頂猛然爆裂。一條紅影像閃電般撲落,掣動十支明晃晃的殷紅骨刃插向羅獄的頭盔。

    羅獄大吃一驚拔刀劈出,電光石火之間模模糊糊看到了刺客的臉容,愕然叫道:“南月薰!”

    若在平時他的修為只是略遜南陽部落的狼主一籌,業已達到圣階的抱樸境界,二三十個回合內決不至落敗。可偏巧今天喝得爛醉如泥又事起倉促,這一刀蘊含的功力遠不及巔峰時的五成。

    “叮”地脆響,南月薰右手骨刃壓住魔刀往下猛按。

    羅獄剛想運勁抗衡卻感到渾身酸軟發酥,經脈中魔氣運行的速度也不知比往常慢了多少,頓時一口氣接不上來右臂發麻被南月薰的氣勁趁虛而入,手中魔刀不爭氣地直往下沉。

    他又驚又怒,提起左拳便欲轟出。突然眼前紅芒閃動,南月薰左手切入森冷鋒利的骨刃抵住羅獄眉心,冷喝道:“別動!”

    羅獄口中暴出聲驚天動地的怒吼,左拳不甘地垂落道:“你跑不了的!”

    南月薰奪過羅獄的魔刀,警惕地盯視楚天和夕雅沉靜道:“我要一艘魔舟。”

    說著話從屋頂破開的洞口中又飄落下一個 下一個中年男子,正是東陽部落的狼主東陽耀。他在越獄時為了掩護南月薰受了極重的傷,卻不敢暴露蹤跡尋找秘魔師救治,只能強行運功壓住傷勢和南月薰東躲西藏逃避窠衛的追捕。

    后來兩人經過商議,索性反其道而行之潛入了虎賁軍的軍營中隱藏了起來,同時尋找機會綁架寂然城四大都統中最不中用的那位慕成雪慕大人,好利用他要挾窠衛逃離險境。

    誰知慕成雪外出多日,南月薰一直沒能找到下手的機會。直到剛才楚天和夕雅回到軍營,兩人得著消息便立刻趕來,正好撞見醉醺醺的羅獄。南月薰當機立斷發動偷襲,將猝不及防的羅獄擄為人質。

    這時候都統府里的親兵聽到了動靜,迅速從四面八方趕了過來將花廳圍住。

    別瞧這些軍士平常松松垮垮吊兒郎當,卻多是些殺人越貨逃亡到寂然城存身的桀驁之徒。看到南月薰和東陽耀挾持了羅獄,不用楚天吩咐立馬就在外面架起了弩機,只等都統大人一聲令下就把兩位狼主轟成齏粉。

    楚天沒想到這么快就找到了東陽耀和南月薰,或者更準確地說是這兩人主動找上了自己。他沒有理睬暗暗向自己使眼色的夕雅,冷然注視南月薰道:“很好,反正留著他也沒什么用,你若喜歡,盡管殺了。”

    羅獄的心一下子涼了半截,他意識到楚天這是在借刀殺人,自己的半截身子已經埋進了土里。

    南月薰怔了怔,一時猜不透楚天究竟是虛張聲勢的恫嚇還是水順推舟的激將。

    但她非常清楚一旦殺了羅獄,自己和東陽耀也必死無疑。

    花廳外聞訊趕來救援的虎賁軍魔武士越來越多,其中有不少羅獄的部屬。這些人看到長官被擒,一個個咬牙切齒虎視眈眈,耐心等待著營救羅獄的機會。

    羅獄的心反而定了下來,嘿然道:“少廢話,動手吧!”面無懼色瞠目等死。

    話音未落廳外眾多魔武士轟然鼓噪喝彩,一名虎賁軍左營營官叫道:“老母狗,你敢動羅統領一根汗毛,咱們就把南月部落踏成平地!”

    南月薰雖然年過百歲,但對狼魔族而言不過是人到中年。何況她修為精湛駐顏有術,容貌冷艷猶如少婦。聞聽營官叫罵,她的眉宇間煞氣一閃骨刃刺破羅獄的額頭,金紅色的鮮血汩汩流淌下來。

    眾魔軍見狀無不憤慨怒罵,污言穢語鋪天蓋地。

    羅獄眉頭不皺一下,目視楚天譏諷道:“慕大人,拜你所賜卑職先走一步,咱們后會有期。”

    楚天笑了笑,緩步走近南月薰和羅獄。東陽耀立時警覺道:“站住,你笑什么?”

    楚天停住步履道:“我笑你們太天真,以為抓住了羅獄就能脫身。他不過是虎賁軍左營統領,在窠衛眼里不值一提。假如能用羅獄的命換到兩位狼主,我相信窠衛會毫不猶豫地這么做。”

    羅獄聞言一愣,顯然沒有料到楚天會突然語鋒一轉為自己開脫。

    東陽耀和南月薰對視了一眼,看到了對方目光中泛起的一抹憂色。

    楚天的話不多卻正中要害,南月薰這才發覺自己擒拿住羅獄是多么的失策。

    楚天察言觀色,知道自己的攻心計開始奏效,便接著說道:“南月狼主,你是在后悔剛才的決定么?如果現在不是羅獄而是我落在了你們的手里,或許兩位還有一線生機。”

    南月薰冷哼道:“少說風涼話。一柱香內如果不見魔舟,我就殺了羅獄!”

    楚天不慌不忙道:“魔舟我可以提供,但你們必須先放了羅獄。”

    東陽耀冷冷道:“我信不過你。羅獄必須等到我們確信脫險后才能釋放。”

    楚天搖頭道:“我說過,窠衛不會在乎羅獄的死活,你們根本走不了。”

    南月薰冷笑道:“就算這樣我們至少也有個墊背的!”

    羅獄叫道:“慕大人,別理老母狗,兄弟們自會為我報仇!”

    楚天看著羅獄胸有成竹道:“羅統領,我保證你今天死不了。”

    南月薰輕蔑道:“幽魔豬,我看你怎么救他!”

    楚天淡淡笑道:“很簡單,我們做筆交易,由我換下羅獄送你們出境。”

    沒有人想到楚天會這樣說,包括羅獄在內所有的人全都大吃一驚。

    花廳里頓時變得鴉雀無聲針落可聞。楚天緩緩舉起雙手走向南月薰,神情從容而自信,微笑道:“南月狼主,請你放了羅統領。”

    所有聚焦在楚天臉上的眼神都不約而同發生了微妙的變化,花廳中的空氣凝滯到了極致,于死一樣的寂靜中等待著南月薰和東陽耀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