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冥晶(下)
    都統府大門朝里十步遠的地方,兩名本該在門外守值的親兵像標槍般筆直地佇立在庭院里,依然保持著站崗時的姿勢。

    他們全身的盔甲完好無損,唯一的傷口就是兩只眼睛,像被某種犀利的銳器在毫無防備的情形下刺穿,臉上毫無痛苦的表情。黑洞洞的眼眶里,還有幾絲殘留的血跡滴淌下來,順著面頰劃出一條細細的紅痕。

    楚天、夕雅、熾影和羅獄默默地對視了一眼,一面舒展靈覺查探四周動靜,一面緩步走近兩具尸體。

    “血已經被吸干了。”羅獄打量尸體,面色凝重道:“大人,這是沖您來的。”

    楚天點點頭邁步走向都統府大堂。一陣大風吹來,都統府大堂的門窗吱吱呀呀地響了起來,在寂靜如死的此刻讓人感覺分外的刺耳。

    大堂里也有兩具被吸干了精血的親兵尸體。他們似乎發現了刺客,其中一人正在拔刀,另一個則作勢縱身要撲向對方。

    與剛才看到的兩具尸體稍有不同,這兩名親兵的頭盔被兇器穿透刺入顱腦。

    “是血魔族人干的。”夕雅仔細察看頭盔上破損的圓孔,切口異常光滑像是打磨過了一樣。“他用獠牙刺透頭盔戳爆金丹,然后在瞬間吸干死者的精血。”

    眾人的神情更加凝重,誰都知道血魔族比風魔族更為神秘可怕。由于嗜血成性濫殺無辜最終激起幽魔界的眾怒,在三百多年前整支血魔族在遭受幽冥皇帝的無情征剿后幾乎滅絕,少量的幸存者逃亡隱伏再不敢公然露面。

    直到今日,血魔族人依然是幽魔界各大勢力的公敵。

    “我有一種感覺,這家伙肯定還在都統府里,說不定就在我們的十丈之內。”

    熾影的一雙鷹眼爍爍閃放兇芒,似乎能穿透重重墻壁看到隱藏在黑暗中的兇手。

    “滴答、滴答……”萬籟俱寂中,大堂的照壁后面傳來一陣輕微的水滴聲。

    一名都統府侍女的面容完全被凌亂的長發遮掩,尸身就懸掛在后堂的房梁下,隨風來回晃動著。她的喉管被銳器切開,金紅色的鮮血還在滴落。

    很顯然,兇手是算準了時間,故意等到楚天回到虎賁軍大營的時候才開始動手行兇,其中的挑釁之意不言自明。

    “雜種,滾出來!”羅獄一聲厲吼,雷鳴般的洪聲如驚濤駭浪發散開去,震得整座都統府微微顫晃嗡嗡轟鳴。

    “喀喇喇——”數十步外的后堂大門應聲碎裂,一具原本依靠在門板上的侍女尸體筆直地傾倒在眾人的眼前。

    “分頭搜!”楚天怒了,冷著臉下令道。

    當下四個人分成了兩組,楚天和夕雅走出后堂往右邊的花廳行去。

    花廳的門向外敞開著,廳里面空空蕩蕩不見人影,在幽暗的光霧里顯得異常陰森。

    楚天有意無意地走在了夕雅的前面,用欣長的身軀將她保護在自己的背后。

    盡管在元神未出竅的情況下,楚天的功力只能達到圓明境界,遠不如夕雅。但這么做對他而言,卻是件自然而然的事。

    穿過花廳后的一條小巷,兩人便進入到了都統府的內宅中。內宅由四座建筑群組成,四周萬籟俱寂唯有呼呼的風聲穿越巷口從背后呼嘯而來。

    “吱呀——”楚天輕輕推開樓門,一股淡淡的血腥氣撲鼻而來。

    底樓的梳妝臺前端坐著一名正在照鏡的侍女,她的手里還緊握著一柄黑色的小梳子,后脖頸上留下兩個觸目驚心的血洞。鮮血染紅了背后的羅裳,沿著衣裙下擺滴落到樓板上,匯成一條血流汩汩淌動。

    “我們來遲了一步。”夕雅摸了摸侍女微涼的后脖頸對楚天說道。

    楚天沒說話邁步上樓,他相信熾影的猜測很可能是正確的——兇手就在附近。然而吊詭的是,自己全力運轉菩提鏡月印卻始終無法察覺到對方的蛛絲馬跡。

    夕雅走在他的身后,默然無語地看著楚天,忽然感覺到面前的這個少年的背影是那樣的挺拔與自信。

    可是她并未注意到,從那侍女身上滴淌下來的鮮血正悄無聲息地改變了流動的方向,宛如一條火赤練爬上樓梯漸漸地追近……

    羅獄和熾影負責搜查都統府的西面半邊。熾影煽動雙翅飛在羅獄的身后,對眼下自己面臨的處境很是不高興。

    想他赫赫伏魔族首席魔老,被成百上千的族人頂禮膜拜的領袖人物,此刻居然成了楚天的小跟班,怎么看都是虎落平陽被犬欺。

    好幾次他忍不住心中蠢動的惡意,想像著自己的手爪“喀吧”一聲捏爆這小子的腦殼,抓出金丹放進嘴里慢慢咀嚼的情形。

    但不知為何直至目前,這樣的場景依舊停留在想象階段并未付諸實施。事實上,夕雅也好羅獄也罷,都沒有阻擋自己的能力。

    幽魔豬都該死 都該死——熾影冷冷盯著毫無防備的羅獄的后腦勺,兩只鷹爪情不自禁地緩緩蜷曲收縮。

    忽然,他的鼻子里聞到了一股飄散在空氣中的血腥味道。

    “砰!”走在前面的羅獄抬腳踹飛伙房的門,在灶臺旁倒著一個正在燒水的廚娘。

    灶膛里的火苗還在噼啪地燃燒躍動,爐上的水早已開了,濃烈的水蒸氣不住地往上冒,頂得壺蓋叮叮直響。

    熾影聞到的血腥味,就是從廚娘流出的鮮血里散發出來的。

    她的身體浸泡在血泊里,一只手高高舉起像是想要抓住什么。

    “不對勁兒。”羅獄雙目炯炯放光注視血泊中的廚娘,“為什么地上有這么多血?”

    熾影也在想這個問題,但被羅獄搶先說了出來未免覺得自己有些丟臉。

    他哼了聲道:“我也很想知道——”

    突然他的鷹目中掠過一道精芒,舒展開雙翅掀起一蓬狂飆直卷羅獄!

    羅獄愕然驚覺,耳中卻聽到從都統府另一邊傳來了一聲夕雅的冷嘯——

    “砰!”羅獄龐大的身軀被熾影雙翅鼓蕩起的罡風卷裹彈飛,就看到地上的那灘血泊凝聚成束遽然往上聳起,繼而如匹練般橫空疾掠“啪”地抽擊在了自己剛才站立的地方,頓時空氣爆鳴紅煙四散。

    他不由暗自駭然,如果不是熾影及時將自己推開,此刻的下場可想而知。

    “嗚——”空氣中爆出一團綠蒙蒙的濃烈煙塵,如波浪般鼓蕩翻動涌向血束。

    整條血束在轉眼間就被蒙上了一層妖艷的綠灰,不斷地僵硬石化。

    “轟!”血束陡然自動爆裂開來,從漫天飛灑的血雨中幻化凝鑄成一名中年血魔族女子。她的肌膚由紅轉白向外散發著詭異的光暈,身形在彈指間向左凌空橫移,張嘴噴出一蓬血霧。

    “唿!”血霧迅速燃燒起來,化作充滿濃重血腥氣味的火紅光焰,將熾影釋放出的“心死之灰”熔煉焚化。

    “鏗!”羅獄揮動魔刀怒吼劈落,血魔族女子伸手用五指飛掃刀刃發出一記脆響。

    兩人各自退開丈許穩住身形,血魔族女子抬起被羅獄用魔刀刀氣割裂的手掌,望向熾影道:“你到底是誰?”

    她的偷襲計劃原本萬無一失,只是壓根料不到一頭看上去頗為普通的魔鷹竟然會是位修為極高的秘魔師。所以適才完全把注意力集中在了羅獄的身上,對熾影并未加以提防。

    說話的時候,她的手掌驀地液化成血,被刀氣割傷的部位迅速彌合,然后五指又重新變得蒼白細膩再沒有一絲的傷痕。

    “廢話真多!”熾影對血魔族人沒有一點好感。事實上身為伏魔族魔老的他,對于幽魔界中所有的魔族都頗為鄙夷。在他心目當中,惟有伏魔族人才是幽魔界最為古老也最為尊貴的種族。

    “咻——”一條墨綠色的沙蛇當空幻生,扭動著碗口粗細的軀干纏繞住血魔族女子,像絞索一樣不斷往里收緊。

    血魔族女子一聲猙厲冷叱,脖頸匪夷所思地暴漲伸長,頭顱飛掠而出張開櫻桃小口吐露出兩顆白森森的獠牙咬向熾影的咽喉。

    熾影一記獰笑,脖頸已被血魔族女子的獠牙鋒銳地切開,流淌出金綠色的鮮血。

    血魔族女子聞到了誘人的血腥氣味,眼眸里閃過一抹興奮之色猛地運勁吸吮,不意發覺熾影臉上的冷笑變得更加猙獰。

    成千上萬只微小的綠噬蟻突然從熾影被吸走的鮮血中涌出,在轉瞬之間鉆入了血魔族女子的體內。

    血魔族女子面色劇變忙不迭松開熾影的脖頸,驚惶叫道:“你好卑鄙!”

    “卑鄙?”熾影不屑地哼了聲道:“說出這種話的人全都是沒用的蠢貨。”

    血魔族女子已經無法和熾影爭辯,她全身的精血正被綠噬蟻貪婪地吞噬,口中發出凄厲而痛楚的呻吟。

    羅獄木無表情地看著她,沒有任何一刀結果對方的打算——比起萬蟻噬體的痛苦,這么做未免顯得太過仁慈。

    僅僅是一轉眼的工夫,血魔族女子就被綠噬蟻徹底吞食,連一點殘渣也沒留下。

    熾影得意地瞥過羅獄,將綠噬蟻收回體內。

    羅獄一言不發轉身沖向屋外,只希望楚天能夠支撐到自己趕到。

    熾影愣了愣,似乎很不滿羅獄未向自己道謝,嘿然說道:“幽魔豬都是一副德行。”

    話雖然這么說,但他還是張開雙翅緊追著羅獄飛了出去。為了能讓伏魔族人不必再躲藏在骯臟的爛泥沼中,眼下只好作出點兒犧牲。這筆帳不妨先記著,往后總有討還的時候。

    這樣想著,熾影的心里就覺得平衡多了——好吧,就讓慕成雪多活幾天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