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二百四十章 師叔在上(下)
    離開城主府后楚天騎馬緩行,他在考慮是否要到竹里館赴約。

    一方面烈鋒想殺自己,但另一方面楚天又何嘗不想趁機滅了烈鋒,為巨麓莊園拔掉一根刺?

    但無論心里有多沖動,他都一再提醒自己不能只憑一腔熱血行事,必須顧慮到眼前雙方的實力比對。

    這次陪同自己進城的只有熾影和夕雅,兩人的實力雖強,但面對紅月會的強大勢力仍然稍嫌勢單力薄,楚天沒有百分百的把握能讓所有人全身而退。

    在一旁,夕雅騎坐龍馬靜靜注視楚天的側臉沒有打擾他。

    她隱隱猜到此刻楚天的心中必定被某件難以決斷的事深深困擾。他的神情專注而沉靜,挺直的身影在迷離的寒霧中顯得幾分孤寂。

    道路上空空蕩蕩,寒冷刺骨的狂風呼呼咆哮著掠過寂寥的大地,洶涌卷蕩的濃霧乍開乍合隱隱露出遠處的屋宇。

    沒有人聲,紅月的冷輝稀薄而晦暗,馬蹄踩踏在堅硬坎坷的凍土上不斷發出噠噠的脆響,在未來得及被朔風吹走前便已湮沒于度朔河地動山搖的濤聲之中。

    突然濃霧里一道黑影躥出,如閃電般撲向夕雅坐下的龍馬。

    龍馬受驚長嘶,揚起前蹄騰空閃躲。

    “唿——”熾影從天而降,一雙鷹爪如鋒銳的魔刃撕裂狂風直插黑影背脊。

    那黑影是頭囂睚犬,在度朔山并不常見。它的體型龐大,身高超過普通幽魔族人的胸口,渾身黝黑惟獨雙目閃放碧光,生性兇殘暴戾戰力極強,哪怕是真階巔峰的高手遭遇到也是九死一生。

    想來這頭囂睚犬在荒原上流浪了多日,不知怎地溜進了寂然城。類似的事也時有發生,畢竟寂然城沒有城墻,那些迷路的魔物失散的亡靈乃至隱匿于荒野之中的匪盜惡賊或有意或無意都會進入城中,對過往的路人發動突襲。

    但今天看上去不是囂睚犬的好日子,有熾影在哪里還容得它耀武揚威?

    “噗!”鋒利的鷹爪深深扎入囂睚犬的脊背里,頓時皮肉翻卷血如泉涌。

    囂睚犬兇惡的吠聲陡轉嗚咽,拼命身軀翻滾掙開鷹爪往寒霧里落荒而逃。

    熾影沒能一下子弄死囂睚犬也頗感意外,正打算舒展雙翼將這條喪家之犬撕成碎片,猛聽半空中有個寒冷如冰的少女嗓音喝道:“畜生找死!”

    只見一個衣若云霞劍如長虹的幽魔族女侍御風蕩瀾橫空殺到,森冷的劍鋒殺意凜冽飛斬熾影。

    熾影勃然大怒,正想要不要恢復原形趁勢將這女侍斬殺,楚天業已騰空躍起。

    “鏗!”蒼云元辰劍與女侍的魔劍凌空交擊,兩人的修為不分伯仲,但楚天在魔兵上占了便宜。女侍臉上青氣一閃而逝,身形向后飛縱卸去蒼云劍氣。

    楚天收住蒼云元辰劍,心中也在訝異。需知對方不過是一名女侍,就擁有洗心滌塵的驚人實力,真不曉得她的主人會是何方神圣。

    就在這時車粼粼馬嘯嘯,一架由八匹龍馬拉拽的豪華香車緩緩駛近。

    在馬車前后,包括適才出手的少女在內一共有十六名貌美如花的幽魔族女侍騎坐龍馬隨車護衛。

    那頭囂睚犬背上鮮血淋漓,一瘸一拐來到車前喉嚨里嗚嗚哀鳴,似在向主人訴苦。

    馬車戛然而止,御車的女侍伸出一只纖纖素手拉開車門,從車中走出了一個青年幽魔族男子。

    他身材瘦削面色白皙,修眉鳳目唇點絳紅,身穿一件大紅色錦繡花衣奪人眼球,遠遠就能聞到一股撲鼻的薰香。

    如果說北夕雪給楚天的感覺只是貌若處子,那眼前這位仁兄如此盛裝出場,實在是教楚天渾身直起雞皮疙瘩。

    他的一頭紫色長發如瀑布般傾瀉到腰間,遮住了半邊臉龐,嫣紅的雙唇間居然還輕輕銜著一支彼岸花,扭擺細腰一路碎步走近楚天。

    這時候楚天已經知道自己遇見的到底是什么人了,情不自禁地苦笑了聲。

    放眼玄明恭華天乃至幽魔世界,一個男人能夠如此妖嬈如此艷麗的,惟有云蝶仙。

    “小慕呀,你這個死人,來了寂然城也不知道看看我。”云蝶仙媚眼如絲巧笑倩兮,細聲細氣地嬌嗔道:“我說誰敢傷咱家的小乖,敢情是你這小家伙。”

    楚天咬定牙關,畢竟有慕成雪的記憶墊底,還不至于到毛發根根倒豎的地步。熾影和夕雅就沒那么幸運了,兩個人毛骨悚然,胃里一陣陣地犯惡心,只想離這妖人越遠越好。

    尤其是夕雅不禁由衷地驚嘆,和云蝶仙比起來,大薩滿可稱得上男人中的男人。

    “我怎么曉得你來了寂然城?”楚天本想模仿慕成雪對云蝶仙說話時的腔調,可那家伙記憶里裝的全是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自認倒霉又心有不甘,只能硬邦邦地頂回去。

    云蝶仙愣了下,伸出柔若無骨的纖手在楚天肩膀上輕輕一點,咯咯笑道:“行啊小慕,敢跟 慕,敢跟我頂嘴了,到底是當了將軍啊。”

    她說著說著就將嬌軀靠近了楚天懷里,吐氣如蘭道:“我是剛好路過,想著咱家的小慕不是在寂然城當都統嗎,就順道過來望望你。”

    楚天敢百分百確定云蝶仙和慕成雪之間并無那種異乎尋常的“激情”,但實在受不了他的耳鬢廝磨,特別是察覺到夕雅正用怪異的眼神注視著自己,心里更覺尷尬,懊惱不已。

    他干咳兩聲推開云蝶仙道:“這樣讓人看見不好。”

    云蝶仙不以為意地一笑,說道:“那就上我的車,要去哪兒?我送你。”

    楚天本想拒絕,忽地心頭一動改變了主意,回答道:“竹里館。”

    “行啊,索性咱們就在竹里館住一宿。你可別說,大半年沒見我還真有些想。”

    云蝶仙拉起楚天的手往香車行去,親熱道:“聽說烈鋒那小子就住在竹里館,要不要我幫你跟他打個招呼?”

    楚天坐進馬車,說道:“蝶仙,你的消息還真靈通。”

    云蝶仙拍拍手掌,女侍將車門關上,馬車微微一顫掉頭往竹里館方向駛去。

    “寂然城里也有我的人嘛,像咱這種生意人最忌諱的就是兩眼一抹黑。要是被哪個沒良心的給騙了,可不就財色兩空了嘛?”

    云蝶仙接著說道:“小慕,干脆你也別在寂然城混了,跟我走吧。我跟咱家老爺子說一聲,安排你在他手底下當個都統,可不比現在威風得多?”

    楚天笑了笑道:“暫時我還不能走。”

    “為什么?”云蝶仙問道:“莫非你擔心烈瀾?別擔心,只要你說一句話,我明天就帶你離開度朔山,瞧哪個不長眼的家伙敢攔我?”

    楚天搖頭道:“其實另有原因。蝶仙,我送你一樣東西。”

    他攤開手將一小塊血冥晶送到了云蝶仙的面前。

    “小東西,會哄我了。”云蝶仙用雙指捏起血冥晶打量了兩眼,笑吟吟道:“質地還不錯,純度也算可以,可就這么一小塊也值不了幾錢。你就想這么打發我?”

    楚天微笑道:“假如不是一小塊,而是一大片冥晶礦呢?”

    云蝶仙看著楚天眨眨眼睛,忽然“噗哧”一笑道:“小慕,你又跟我耍滑頭?說吧,這回要我接濟你多少幽金?”

    楚天不由得暗自嘆氣,怎么著自己在云蝶仙眼里就成了個吃軟飯的呢?

    他沉聲說道:“一億枚幽金夠不夠?”

    云蝶仙微微合起雙眸沉默了須臾,似乎在判斷楚天所說的話語的可靠性。

    “價錢方面怎么說?”他緩緩睜開了眼。

    楚天沒有回答,從袖口里取出了兩支玉筒,里面記載的是大薩滿和羅獄分別書寫的購貨清單。

    “七折價我要買這些東西。”他將玉筒遞給云蝶仙。

    云蝶仙運念閱讀玉筒中的信息,片刻后嫣然一笑道:“小家伙,心可真黑。好,一個月后我親自送貨上門,怎么樣?”

    楚天道:“我還要一艘小型魔舟,按最高的配置來。”

    “那得三千萬枚幽金吧?”云蝶仙笑瞇瞇湊上前來說道:“不過我可以給你打個折扣,兩千八百萬如何——要不,咱家再陪你一宿?”

    楚天屏住氣側過臉望向車窗外,云蝶仙道:“你說實話,是不是都統做得膩味了,想嘗嘗當城主的滋味?”

    楚天搖搖頭道:“我不過是想跟著你學做生意。”

    “去死,還騙我呢?”云蝶仙親昵地捏了把楚天的面頰,抬起身子看著手里的血冥晶道:“烈瀾就是為了它跟你翻臉的吧?”

    楚天不置可否,說道:“只要你不跟我翻臉就好。”

    云蝶仙嘆了口氣道:“我算明白了,你小子搭車去竹里館是要做啥。”

    楚天一笑道:“蝶仙,好像剛才是你主動要送我一程的吧?”

    “你好意思說——”云蝶仙玉指輕戳楚天額頭,“罷了,我這回算是上了賊船。”

    楚天揉揉額頭道:“要不是有你在,我這艘船早晚也得沉。”

    云蝶仙白了他一眼媚態橫生地貼了上來,膩聲道:“小東西,那你想怎么謝我?”

    楚天全身不由自主地僵硬,呼吸艱難往后緊靠,苦笑道:“小心你老婆會吃醋。”

    云蝶仙放聲大笑松開楚天,花枝亂擺道:“原來你小子也有怕女人的時候。”

    話音未落馬車戛然而止,停靠在了竹里館外。

    云蝶仙收住笑聲,站起身道:“走吧,總讓人家等可不好。”

    楚天點點頭率先走出了馬車,幽夜里仿佛有一縷淡淡的血腥味已隨風飄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