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二百五十一章 云動(上)
    萬籟俱寂的黑夜里,通幽塔像是一枚鑲嵌在君臨峰頂冠上的寶石,脈脈散發著神秘的光輝。

    這時距離北冥山大戰已經過去一年多,正魔兩道俱都在休養生息,處處波瀾不驚。

    林隱雪正式昭告天下,成為了新一任魔教教主。或許是倪天高、安天王先后戰死,她的復仇心思逐漸淡去,終究沒有將北冥神府夷為平地。當然,真正的緣由也只有少數幾位從北冥寶藏中生還的當事人隱隱約約能夠猜測到一點蛛絲馬跡。

    晴兒便是其中之一。盡管事情過去了很久,但在北冥海中發生的一幕幕情形,依然如同昨天發生的一樣清晰鮮活。

    珞珈為了救她而香消玉殞魂歸冥海;楚天在劍斬安天王后元神隨著天命之盤的爆碎一同消失再也沒有回來。

    如果洞天機沒有騙自己,哥哥此刻應是在不知幾千幾百萬里之下的另一個世界。

    那世界好遙遠,遠得她無從追尋。

    珞珈用了三千年的光陰回到這里,而她卻要用多少世紀才能追逐到哥哥的背影?

    她將珞珈的遺體和楚天的肉身一并送入厄獄古林深處的云麓圣泉中保存了起來。雖然沒有蒼云元辰劍的幫助,但定界魔槍同樣具有開啟虛境的功能。

    盡管人死難以復生,可是晴兒依然希望或許有朝一日哥哥會帶著珞珈的元神歸來,無論是一年、十年、百年,甚或這樣無望的等待會耗盡她一生的歲月。

    除了偶爾踏入厄獄古林探望珞珈的遺體和楚天的肉身外,這一年多的時間里晴兒幾乎沒有走出庚道虛境半步。通幽塔的世界變得越來越遙遠,仿佛在這世上已沒有任何事情能夠引起她的興趣,除了修煉還是修煉。

    她的修為以驚人的速度日夜增長,來自于定界魔槍中蘊藏的巫虞魔妃的殘留魔識不斷提供著諸般彌足珍貴的大道明悟。

    由抱元而守一,境界的突破已然指日可待。

    然而這些并不足以填補晴兒內心的空虛。她的魂魄,她的靈氣,仿佛也隨著楚天的元神一起消失了。現在,她只是一具瘋狂修煉的軀殼,緊守著心底里最后的那一絲光亮。

    ——哥哥,你什么時候回來?!

    她走出厄獄古林,重新回到通幽塔里,仰首看著那截裸露在塔中的鎮獄魔劍金紅色的劍鋒默默無言地長久佇立。

    “可惜,我無法拔出這劍用它斬碎冥海尋找哥哥。”

    驀然她感覺到腳下的樓板開始微微的搖晃,雖然幅度并不算大,但對于懸空而建的通幽塔而言,卻是一個前所未有的異象。

    “嗡——”鎮獄魔劍的劍鋒遽然散發出金紅色的神光,如烈日驕陽頃刻間充滿整座頂樓的空間。

    一股無可抗拒的威嚴氣息排山倒海地向晴兒壓來,近乎在彈指間摧毀她的道心。

    “咄!”晴兒抬手取下鬢角斜插的定界魔槍,意念透入槍身暴漲光芒大盛,將她的嬌軀護持在一團金紅色的光罩里。

    令人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鎮獄魔劍的劍華猶如水銀瀉地融入到槍芒中。兩股龐大無匹的力量與意志彼此交織水乳融通。

    晴兒身上的壓力登時蕩然無存,非但如此她反而體察到正有千絲萬縷的魔念和靈力無孔不入地滲進自己的體內,在經脈中在靈臺上激蕩交融,促動著自己的道心朝向云霄朝向天外翱翔飄飛……

    “晴兒!”樓梯聲響,林隱雪和如今晉升成為副教主的何必趕到,兩人的身后還有魔教的四大護教法王。

    “嗚——”磅礴的劍瀾從頂樓如銀河垂落飛泄而下,絢爛刺目的神光中充滿王者威儀。

    “不好!”何必反應奇快,攬住林隱雪往后飛退。

    四大護教法王齊齊躍上擋在兩人身前各出一掌拍向泛濫的劍光。

    “轟!”四人身上的衣袍齊齊炸裂,面色慘淡如金跌跌撞撞退回到八樓,顧不得多說半個字,各自盤腿坐地全力運功療傷。

    “晴兒!”林隱雪心頭發涼,以魔教四大守一境界的天階高手聯袂相抗,竟也抵擋不住,這該是何等恐怖的力量?!

    何必緊緊抓住林隱雪的胳膊,以防止她愛女心切冒險闖樓,直感到腳下的通幽塔晃顫得愈發厲害,好似被海浪托起的一葉孤舟,不曉得何時就會傾覆?

    絕望之中忽聽晴兒在樓上說道:“媽媽,我沒事。你們都不用上來。”

    林隱雪先是一喜又是一驚,抬眼望著上空奔騰的金紅色劍瀾,喃喃道:“他醒了——我早該知道會有這一天,可為什么是晴兒……”

    她的語聲極低,卻不知是在說給誰聽?

    …………

    十萬里江山之外,飄零海上月照 海上月照汪洋波濤洶涌。

    懷抱濤聲翼輕揚靜靜坐在峭壁盡頭,她的面前是一望無際的大海,波瀾壯闊的海面上月華點點如碎銀般閃爍,遠處的天際線上有幾羽晚歸的鷗鳥飛過。

    她的背后是一株永開不敗的海棠花樹。每一朵花瓣,每一片葉子上都鐫刻著奇妙的金色符文,絲絲縷縷的靈氣如霧瀾般包圍縈繞著她的嬌軀,點點滴滴的大道明悟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山中無歲月。翼輕揚不清楚也未曾計數自己來到海空閣已有多少天了。孤懸海外遠離紅塵,腳下的這方島身外的這片海,仿佛是億萬年也不會改變模樣的清平世界,任由白云蒼狗任由地老天荒。

    她眺望月光下的飄零海,無端地又想起了楚天。

    自從離開北冥山后,翼輕揚就再也沒有聽到過楚天的消息。

    對于他的下落,外界有著種種的傳說與猜測,而事實上除了屈指可數的幾個當事人,誰也不曉得那日在北冥海底究竟發生了什么。

    無論是幽鰲山、林隱雪、晴兒還是洞天機,所有人都對此諱莫如深三緘其口。

    翼輕揚隱隱覺得,楚天可能是出事了,不然……為什么他還不來海空閣?

    咸濕的海風吹亂了思緒,她悵悵地吐了口氣,看到萬仞懸崖下的碧海深處突然波濤翻滾,一道銀色的水柱沖天而起。

    小羽舒展雙翅從海中躍出,歡快地叫道:“輕揚,輕揚——大魚!”

    一條長達十余丈的巨型銀鯊被它用腳爪生生從海里抓起,直飛到距離海面數百丈的高空,小東西猛地松爪,那可憐的家伙如一塊巨大的滾石向海中飛墜。

    “砰”的悶響小山高的海浪濺起,銀鯊被砸得七葷八素沉入水底再也不敢探頭。

    翼輕揚不由莞爾一笑,但這笑容更多的是為了回應小羽的表演。

    她知道,小東西是想逗自己開心。但即使是這樣的笑容,也如同天邊最后的那縷斜陽,在絢爛中一閃而逝復歸于寂寞。

    小羽飛到她的身前落下,骨碌骨碌轉動小眼珠道:“你也來?”

    翼輕揚搖搖頭,悶悶道:“不了,我要修煉。”

    三年抱樸,十年大千空照。這是影翩躚的承諾,也是期許。

    然而時至今日,她仍然停留在洗心境界躑躅不前,絲毫沒有晉升抱樸境界的跡象。

    開什么玩笑,影閣主一定弄錯了,自己怎么可能會是那個傳說中的天后傳承者?

    整天孤零零地坐在一塊冷冰冰的大石頭上,對著不會說話的大海發呆,就這樣再過一百年也未必成得了什么天后。

    幸虧還有小羽陪著,要不然自己早就給悶死了。真不曉得,這無聊枯燥的日子什么時候會是個盡頭?

    但她不甘就這么輕易地低頭認輸,更不想讓別人看笑話——尤其,是那個家伙。

    忽然又是一陣海風拂面而來,帶著遠方微涼的氣息,仿佛讓她聞到了故鄉的味道。

    一片粉白色的海棠花瓣在枝頭顫了顫,緩緩地飄落下來。它在空中飛舞了幾圈,正落在翼輕揚的皓腕上。

    初時翼輕揚并未在意,不料轉瞬的工夫這片海棠花瓣竟似水珠般滲透過她的衣衫,融入了她的冰肌玉骨中。

    一縷妙不可言的涼意登時從手腕擴展開來,如漣漪似地蔓延周身沁入心脾。

    “砰!”她的靈臺像是被什么東西狠狠地擊打了一下,感覺魂魄也要爆裂開來。

    海棠花瓣上數以百計的符文霎那間融入體內直抵道心,化作五彩繽紛的繁花在腦海中漫天飛舞,源源不絕的大道奧義醍醐灌頂,正是《天后五經》第一卷《云空心經》中的《水窮云起篇》。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

    淡忘了所有,拋卻了煩惱,雜念猶如從燒開的壺水中升起的水汽,一絲絲一縷縷蒸騰散淡。

    海風吹起衣袖,在她膚光勝雪的玉腕上,赫然生出一片粉白色的海棠花瓣紋身,嬌艷嫵媚之中自有一番凜然不可褻瀆的圣潔飄逸。

    不曉得什么時候,海空閣閣主影翩躚已悄然佇立在峭壁的另一端,遠遠地注視著海棠花樹下翼輕揚鳳凰涅磐浴火重生的倩影,臉上的神情說不出是歡喜還是擔憂,甚而還隱含著一抹令人難以明白的驚瑟意味。

    ——難道,開了三千年的海棠花樹從這一刻開始終于迎來了凋零的命運?

    影翩躚的心莫名地一記顫栗,她緩緩移轉視線望向遠方的飄零海。

    澎湃的大海上空,狂風肆虐層云翻滾,一道閃電刺破黑夜,帶來海那邊隆隆雷聲。

    暴風雨,就要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