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傳蓀公子(下)
    “轟——”數十道五花八門的攻擊秘法沖向幽空,如繽紛落英競相盛綻,在一瞬間便徹底吞噬了蒲炎的身影。

    蒲炎的面前閃耀著五光十色的光火,應是這生中見過的最美麗絢爛的煙花。[]

    下一瞬,他的烏霾戰衣便在這美麗中解體,身軀像黑色的光暈一樣消融淹沒。

    “砰!”呼風喚雨旗發出的黑色龍嵐只差了半拍擊打在數十道秘法交匯幻化成的瑰麗光云上。頓時光云四分五裂漫天飛縱,暴露出背后黑沉沉的幽夜,只是蒲炎早已被轟成的殘渣。

    “慕成雪,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傳蓀公子掣動呼風喚雨旗,再次釋放出一道滾滾黑嵐,向著巨坑中的秘魔師轟落。

    與其說他心疼蒲炎的死,還不如說楚天的一次次計算成功令其惱羞成怒急于挽回顏面。像蒲炎這樣的大千空照級子弟,雖然說修為不錯,但對碧落海雨家來說仍是一抓一大把,死了也就死了。問題是,直至目前他帶來的人已經折損將近三成,連碧鬃魔獅都成了楚天的俘虜,對方卻毫發無傷!

    如果今天的事情傳出去,不僅會成為幽魔界的笑柄,更會令自己在雨家的地位和風評大受影響,故此他必須活著慕成雪,拷問出天命之盤的秘密!

    “嗤嗤嗤——”數十名伏魔族人突然出現在那些秘魔師的身后,雙手環抱住后者兩腳下陷,迅速沒入了下方的凍土層中。

    “轟!”巨嵐重重砸在坑中,在瞬間將大坑的直徑又向外擴展了數丈。砂土翻飛如雨,卷裹著十余名未能及時遁入凍土深處的秘魔師與伏魔族戰士的尸體。只是此刻他們的尸體已被炸成殘肢斷臂,完全分辨不出本來的面目。

    傳蓀公子還是覺得不解恨,雙目一凝洞徹迷霧,就看到在星羅密布的弩機和投石機之間,赫然站立著兩排人。

    第一排從嚴格意義上說其實只有兩個人,左面的青年容貌頗為熟稔,使得傳蓀公子幾乎不假思索便已斷定他的身份。

    在楚天的身旁是一名身穿月紋魔袍的如雪男子,雋永俊秀衣發飄揚,倘若所料不錯十有八九便是那個狼魔族的大薩滿。

    至于后面一排佇立的羅獄、夕雅、碎羅、斬天等人,傳蓀公子根本連看也懶得多看一眼,雙手握住呼風喚雨旗猛力一擺,“嗚”的如悶雷滾動,一卷黑色狂飆洞穿密布的弩箭符石直刺楚天。

    北夕雪的魔識在方才與雪憐城的激戰中損耗甚劇,此刻面對修為更勝后者半籌且手執呼風喚雨旗的碧落海雨家傳人傳蓀公子,心下也不敢怠慢。

    不過他的目光卻還是一如既往地清澈明亮,懶散地一笑道:“這面旗不錯,制作的時候一定很費布料吧?”

    楚天笑笑道:“你身上的月紋魔袍也該換洗了,不如把它搶過來裁剪幾身衣服。”

    “咻!”一串尖銳的嘯音響起,北夕雪翻腕亮出狼魔族圣鞭,黑黝黝的鐵棒上迸射出九束耀眼生花的神光,倏然突進十余丈劈擊在狂飆之上。

    澎湃的狂飆立時被九尾光鞭劈裂成十段,猶如斷裂的怒龍軀干不甘地扭曲顫動,爆發出一團團狂野的黑色光瀾。

    傳蓀公子一記低哼,雙手抖動呼風喚雨旗猛灑出一蓬黑色冰雹再次轟落。

    北夕雪舉起圣鞭在頭頂輕輕轉動,九道電光如風輪般飛旋化作一面熠熠生輝的魔盾。黑冰雹擊打在光盾上噼啪脆響,被激蕩的罡風絞殺碎散。

    彈指間,呼風喚雨旗凝成一束如黑電破空刺殺而至!

    在旗桿頂端一支三尺長的鋒利槍刃閃動著懾人寒光,強勁的鋒芒猶若實質刺透光盾激射向北夕雪的眉心。

    “唿——”楚天早有防備,施動須彌洞天籠罩住北夕雪,光華一閃而逝,兩人的身影憑空隱遁。

    槍刃刺在空處,傳蓀公子舒展魔識鼻中冷哼道:“滾出來!”

    “喀喇喇!”左側的虛空似琉璃般破碎,顯露出楚天和北夕雪的蹤影。

    就在他準備調轉呼風喚雨旗攢刺的霎那,羅獄、碎羅和夕雅分從三個不同的方向殺到,刀杖齊施骨刃電閃如萬箭齊發聲勢駭人。

    傳蓀公子運轉旗桿往外橫掃,黑云翻滾砰砰砰三下悶響,將三人打得吐血飛跌!

    斬天高擎重劍跨步上前,劍鋒呼吼以萬夫不當之勇斬斷黑云直劈傳蓀公子。

    與此同時楚天的蒼云元辰劍、北夕雪的圣鞭也從背后掩襲而至。

    血戰,在生與死之間熊熊燃燒。

    這時候甄博率領十數名碧落海雨家子弟業已趕到近前,看見楚天、北夕雪等眾多高手圍攻傳蓀公子,當即揮動手中的魔斧沖殺上去。

    由于雙方已是短兵交接,不僅投石機失去了作用,弩箭也難以發揮效力。畢竟在瞬息萬變的高手對決中,這些用于戰場上的大型 的大型魔械此刻無疑顯得有些笨拙。

    因此甄博完全可以放開手腳,像從前每次戰斗的景象一樣用手中的魔斧渲染出華麗的血腥畫卷。

    驀然他的眉心一陣刺痛,靈臺觸摸到了危險的氣息,幾乎想也不想甩頭側身向旁閃避。

    “嗖!”一支透明的水晶之箭緊貼左臉飛掠而過,僅在靈臺上留下一抹淡淡痕印。

    沒等松口氣,甄博的瞳孔猛地收縮,突然醒悟到這支潛殺之箭真正的目標根本不是自己!

    心念陡轉間,背后傳來一聲慘哼。一名碧落海抱樸級的子弟猝不及防被水晶魔箭射中,頭顱砰然爆炸,撒開一蓬鮮艷的血紅。

    在風起云涌的幽空深處,數十名天羽遺族的射手似鬼魅般隱伏在濃霧里,一道道凄厲的箭芒撕裂黑暗,無情地瀉落。

    一眨眼,又有三名修為稍弱的碧落海子弟中箭身亡,頓時陣列大亂。

    “殺過去!”甄博雙目殺機迸發揮手擲出魔斧,“唰”的聲一名天羽遺族射手的頭顱脫離身軀高高拋飛。

    這時他身后剩下的同伴也均是抱樸級甚至守一級的精銳子弟,天羽遺族的魔箭已難以再對他們構成重大傷害,各自施動魔功發起反攻。

    一時飛劍秘法穿梭呼嘯,十余名天羽遺族射手或死或傷向下墜落。

    就在甄博不斷迫近打算大開殺戒之際,耳畔忽然聽到低沉的狼嚎。

    一雙、兩雙、三雙……無數黃晶晶的兇狠狼眸似鬼焰般浮現閃動,然后隨著一記長嗥,近百條魔狼在東陽耀和南月薰的率領下向甄博等人撲了過來!

    這些狼魔族戰士的修為均在洗心抱樸上下,若單打獨斗絕對不是任何一名幸存的碧落海子弟的對手,但如今群起而攻之又有兩大狼主壓陣,情勢登時不同。

    在魔狼撲出的同時,炫流指揮著天羽遺族射手向外圍撤退,用魔箭牢牢壓制住戰場局勢。一旦有受傷落單的碧落海子弟,幾十支魔箭就會毫不猶豫地攢射而來,將他在彈指間穿成刺猬。

    對于甄博等人的絕境,傳蓀公子的靈臺上洞徹若明。但他并不準備作出任何補救措施,一雙冰冷無情的眼睛牢牢鎖定楚天,呼風喚雨旗縱橫睥睨卷蕩風云,只在三五個回合間便戳爆了羅獄的一條胳膊,更將碎羅打得奄奄一息。

    但他的后背上也結結實實捱了北夕雪一鞭,皮開肉綻鮮血流淌。長久以來未曾體驗過的傷痛感非但沒有讓他產生一絲一毫的畏懼,反而變得更加亢奮嗜血。

    倘若單純以實力而論,手掌呼風喚雨旗的傳蓀公子和擁有狼魔族圣鞭的北夕雪委實不分伯仲,甚至以對大道領悟的造詣而言后者尚勝出一截。

    可惜北夕雪此刻的魔識僅恢復到七成,近戰又非他所長,因而只能憑借圣鞭周旋,堪堪穩住局面不致崩壞。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如果讓傳蓀公子掌握主動搶先出手,寂然城付出的代價將會比現在慘重許多。

    至少,眼下依靠突襲傳蓀公子身邊的力量已遭受致命打擊,而他本人也陷入重圍被眾人擺在明處一通狂攻。

    “鏗!”斬天跌跌撞撞再次被擊退,他的口鼻冒血,已將全部魔氣毫不吝嗇地釋放而出,功力直逼窺涅化槃之境。

    但這樣的狀態只能維持短短的半炷香時間,之后便會渾身虛脫失去戰力。

    不過話又說回來,半炷香已經足夠決定很多事情。

    傳蓀公子明顯感覺到了斬天給予的壓力,手中的呼風喚雨旗往下一沉,微露出胸前的一線破綻。

    楚天毫無遲疑策動蒼云元辰劍長驅直入,直插傳蓀公子的胸口。

    傳蓀公子抬起左拳重重一擊砸在蒼云元辰劍上。劍刃嗡嗡顫鳴向一旁蕩開,在傳蓀公子的手背上劃出一條淡淡的血氣。

    傳蓀公子的拳勢不輟,轉守為攻搗向楚天面門。

    雙方之間本有接近一丈的距離,但在他這拳轟出時,空間竟然發出一陣扭動,足足被壓縮了一半有余!

    楚天已來不及躲避,凝念召喚出幽冥之龍咆哮噬向轟來的拳頭。

    “砰!”傳蓀公子的左拳在空中有一個顯著的停頓動作,霍然崩碎幽冥之龍,而后猛然暴漲擊中楚天左肩。

    金光一閃,楚天祭起不動如山令,身軀側旋施展沉魚落雁身法再卸去一部分拳勁,饒是如此也禁不住胸口一窒噴出一團血霧。

    但他的截擊已有效到為北夕雪爭取到了喘息之機,一輪救贖之月血芒熾烈當空砸落,仿佛在霎那間抽空了方圓百丈內所有的幽冥靈氣。

    傳蓀公子一記冷笑,逆轉呼風喚雨旗飛舞過頂,黑色的旗面如同大地般鋪展開來,層層黑嵐波瀾壯闊沖向紅月,立時天昏地暗星月無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