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征程(下)
    “啪!”雪憐城凝念束成一條罡流之鞭,如黑電飛閃劈中砂影。

    砂影的胸口猛然凹陷出一個漩渦狀的大洞,迅速將罡流之鞭吞噬入內。[]

    意念隔斷,罡流之鞭如泥牛入海。

    雪憐城凜然一驚,沒想到區區一條砂影竟有如此神通。所謂管中窺豹,在幕后操縱這條砂影的人,修為之高恐怕連自己也難望其項背!

    眼看砂影就要突破魔識結界向自己撲來,雪憐城低哼了聲便欲施展末日流風鞭將它絞殺,卻見楚天停住腳步朝著砂暴深處朗聲道:“慕山,你不認得我了么?”

    “嘩——”砂影應聲瀉落,化作無數礫石飛散。

    楚天不為所動,繼續說道:“我回來了。”

    “唿——”漫天砂暴猶如帷幕般揭開,只見一位身材瘦削的中年男子身著紫夜風袍佇立在十丈開外。他的身后是一座古老陵墓,被砂土層層覆蓋,依稀還能看到滿是滄桑厚重的墓碑半掩于土下。

    他宛若亙古的守夜者,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陪伴著沉寂無語的陵墓。

    須臾的默視之后,他的紫晶色的眼睛里漸漸泛起一縷笑意,朝楚天緩緩單腿下跪道:“陛下,不得不說您真的很守時。”

    “陛下?”

    雪憐城呆滯的眼神里不由得生出一絲驚愕。身為碧落海雨家的人,她當然清楚古往今來上天入地,在幽魔界中能夠被稱為“陛下”的惟有輪轉魔君蕭逆!

    “三百年,你的拳頭沒有生銹吧?”楚天不由自主沉浸在對輪轉魔君蕭逆的往事追憶里,思緒在當下與過往中不斷地切換,恍惚間白云蒼狗滄海桑田。

    “生銹?”暮山嘿嘿一笑,傲然道:“啟稟陛下,我的拳頭早已餓得嗷嗷叫了!”

    楚天點點頭,視線轉向了被厚厚一層砂土湮沒大半的墓碑。他遲疑了片刻,舉步走到墓碑前,用手抹去上面的砂土。

    砂土如皸裂的甲片大塊大塊剝落,徐徐露出墓碑上的字跡。

    由于視線被楚天的身影阻擋,雪憐城只看到了“風吟蟬”三個字。

    縱使如此,她的心頭亦禁不住劇烈地一顫,霎那間醒悟到楚天為何要來這里。

    當年的金帳三妃中風后風吟蟬是蕭逆身旁第一位戰死的紅顏知己。她的遺體下落始終成謎,沒想到是被安葬在了這片荒蕪人煙的戈壁深處。

    如此,這位名叫“慕山”的守墓者的身份來歷亦就呼之欲出。只是他的來頭實在太大,大到連雪憐城也不敢多想。

    “那是什么?”楚天注意到在陵墓的四周佇立著四五十具骷髏,任憑風沙吹刮自始至終都似標槍般站得筆直。

    “都是些不知死活的盜墓賊,放在這兒也好陪我解解悶。”慕山灑脫不羈的一笑,回答道:“權當是自娛自樂吧,可惜從沒有美女來過。上回好不容易見到一個女的,卻是個滿臉麻子又黑又丑的老太婆。”

    直到這時他才漫不經心地瞥了眼雪憐城,問道:“陛下,除了這位如花似玉的姑娘,還有人被您留在戈壁外等候么?”

    楚天暗自一凜,沒想到居然有人能夠躲過自己和雪憐城的耳目在暗中跟蹤到此,當下搖頭道:“就只我們兩個人,能知道對方的長相么?”

    慕山回答道:“是個鬼鬼祟祟的秘魔師,修為似乎不弱。陛下,就讓我陪那家伙玩玩吧。”

    他蜷起左手拇指和食指扣在唇間發出一聲悅耳的呼哨,陵墓四周五十余具骷髏猛然雙目發亮迸射出妖艷的紫光,然后分成兩隊飛到空中,分從左右兩側向潛入戈壁的不速之客悄無聲息地迂回包抄。

    “厚德載物!”雪憐城暗吃一驚,她早已看出這些骷髏全都失去了魂魄,與一堆朽骨無甚差別。但慕山僅僅是憑借魔識操控,就令得它們仿似復活了過來,而且擁有不亞于大千空照級別的恐怖實力,這等手段怕是在碧落海雨家的耆宿之中也屈指可數。

    楚天的臉上卻沒有流露出一點驚訝之情,在蕭逆殘留的記憶里對慕山的修為也有著極高的評價,否則亦不會特特安排此人守護風后陵墓等待自己的歸來。

    他推開石碑后的墓門,對慕山道:“你在外面守著。”又回過頭望向雪憐城道:“你也進來。”

    雪憐城怔了怔,一聲不響地跟在楚天身后走進陵墓內部的甬道。

    幾乎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陵墓內部的構造異常簡單,只有一條長約三丈的筆直甬道。甬道的盡頭是一間墓室,站在門外楚天忽然問道:“你是否還想殺死雨傳淵?”

    雪憐城沒有回答,但她的神情已說明了一切。

    “要殺他,就要比他強。”楚天道。

    雪憐城沉默了一會兒,緩緩開口道:“你答應過,會幫我。”


    “如果需要你付出一定的代價呢?”楚天問道。

    “我只有這條命可以給你。”這次,雪憐城沒有遲疑。

    楚天笑了笑道:“我不要你的命,我只要你一半的心。”

    雪憐城的目光霍地一閃,旋即垂下眼簾道:“我可以努力嘗試。”

    楚天點點頭道:“記住你的承諾。”

    “嗚——”墓室的門被推開,一團刺目而絢爛的彩光從門后涌出。

    雪憐城的腦海“轟”地一響,仿佛身軀在霎那間已不存在,而魂魄卻飄飛在了無數離亂的時空浪潮里。

    一團團五顏六色的強光在她的周圍如潮水般跌宕起伏,墓室內的所有景物都被淹沒,那感覺就像是在千百年的歲月中穿梭徜徉,渾然不知身在何處。

    “這不是幻覺,你和我已經回到了三百年前。”忽然她的身后響起了楚天的聲音道:“風后戰死后,為了保住她最后一縷元神不散,輪轉魔君強行催動天命之盤,逆天而行將這座墓室的光陰永遠凍結。但是墓室的門一打開,時光將重新恢復秩序,我們必須在這里待滿三百年,然后才能回到當下。”

    雪憐城大吃一驚,一下忽略了楚天在提及輪轉魔君的時候并未用到第一人稱。

    就在這時候,凌亂肆虐的流光里徐徐浮現出一條淡淡的絕美女子的元神。她氣質空靈貌如少女,即使素來以美貌自負的雪憐城竟也不由得暗生自慚形穢之心。

    “蕭大哥,我們有多久沒見了?”她清澈通透的雙眸凝望楚天,似乎想從后者的神容中尋找到往昔的一絲印象。

    楚天的心底涌起奇異的感受,莫名地微微一笑道:“只是剎那。”

    不知為何,聽到楚天的回答雪憐城本如同灰燼的心情不自禁地狠狠一酸,有一種想哭的沖動。

    剎那芳華,彈指紅顏,卻是三百年不離不棄的守護。可是誰人能夠了解,在他們重逢的一瞬,卻也是生死決別的一刻。

    “可惜,我已看不到你從前的模樣。”風后癡癡地打量著楚天,幽幽道:“不過如今這樣也很好。”

    “你覺得她怎樣?”楚天視向雪憐城。

    風后戀戀不舍地將視線從楚天臉上挪移開來,落在了雪憐城的身上,只是并不經意地一瞥便問道:“她知道么?”

    雪憐城已漸漸明白了楚天的用意,問道:“奪舍之后我的魂魄意識還能保留多少?”她可以不在意肉身被奪,但必須保持著清醒去復仇!

    “這不是奪舍,你的意識和記憶將完好無損地保留下來,就像現在的我。”楚天回答道:“打個不恰當的比方,便如同在一碗水里撒上一把糖。水會變得有甜味,但糖水還是水。”

    “我懂了。”雪憐城的眸中閃過一抹決絕之色,徐徐道:“開始吧!”

    “謝謝!”風后輕輕道,她的元神正變得越來越淡,顯然支撐不了太久。

    “閉上眼睛去念存思,稍后你會感到一陣難忍的灼痛,但很快一切都會過去。”

    風后如風鈴般動聽的嗓音渺渺傳來,雪憐城的眼皮不由自主往下垂落,一股從未有過的倦意襲上心頭,令她直想睡去。

    突然,一道無法用言語描繪的璀璨青芒在雪憐城的眼前如花盛綻,在她被將將驚醒的一霎那,焚心灼骨的劇痛燃燒了全身的每一根神經,靈臺仿似暴怒的火山噴射出滾滾巖漿,順著經脈洶涌奔騰。

    她情不自禁發出一記悠長而痛楚的呻吟,感覺自己已經死去。

    風后并未欺騙她,整個過程的的確確是在一瞬間完成。但這一瞬對雪憐城而言,比過去的半生還長。以往遭受過的種種折磨與蹂躪,鞭撻與摧殘,比起此刻所承受的痛苦實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她情愿立即就死了,也不想再忍受哪怕一剎那的煎熬。

    此刻楚天就站在距離雪憐城不到三丈遠的地方,波蕩的青色光瀾幾乎將她的身影徹底吞噬,惟一能聽到的便是那撕心裂肺不忍卒聞的嘶喊。

    他下意識地攥緊自己的拳頭,牙齒不自覺咬破了下唇,滲出一縷金紅色血絲。

    輪轉魔君的意愿得到了實現,風后如游絲般的元神也得以依靠另一種方式獲得了延續。至于雪憐城,她將獲得風吟蟬的所有記憶與意識,成為風后的傳承者,擊殺雨傳淵也不再是可望不可即的夢想。

    當然,自己也在前往寂滅之谷的征途上又邁進了堅實的一步。

    無疑,這是一個皆大歡喜的選擇。每個人都心甘情愿,每個人都各得其所。

    然而,在聽到雪憐城的嘶喊聲時,楚天的心仍舊禁不住顫了顫。

    生命的意義,從未像此刻這般立體而厚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