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二百六十八章 玉輪城(下)
    浩瀚寂寥的冥海萬年如一,火紅的驚濤駭浪不斷拍擊著船體,魔舟在劇烈晃顫中朝向前方航行。

    遙遠的虛空里隱隱約約亮起了一團暗紅色的光流,如幽夜里的明燈指引著遠行的旅者。那是玉輪城上空的玄冥罡流層,其中偶爾有幾束隕雷拖曳的光火爆濺,卻也因隔得極遠聽不到激撞后爆發出的隆隆轟鳴。[]

    這是一艘從萬源城駛往玉輪城的商船,搭載著如山堆積的貨物和魚龍混雜的商旅。經過將近一個月的枯燥航行,此刻終于可以遙遙望見玉輪城的廓影。

    自從三百年前的幽界叛亂平息后,玉輪城便一直作為玄明恭華天的王城,素有“千城之首,百邦之心”的美譽。

    若遠遠從高空俯瞰,玉輪城就像是一只完美無瑕的白玉盤,在滔滔冥海中散發出美輪美奐的瑰麗光暈。

    它是玄明恭華天中極少數幾座筑有城墻的城市之一,墻面晶瑩如璧高達四十丈,直插上方的玄冥罡流層,將整座城池守護得固若金湯。

    在玉輪城的下方是一座倒懸的高山,五座殷紅色的山峰聳入冥海,如同巨大的基座將城池高高托起。在這座名為“血域”的魔山之中蘊含著多種珍稀礦藏,為玉輪城提供了令人難以想象的龐大財富。

    遙遙望去血域山煙霧騰騰沖向霄漢,幾乎每時每刻都有不同規模的熔漿在噴發。然而死亡并不足以阻擋淘金者的腳步,很多時候貪婪總能夠戰勝恐懼。何況真正冒著生命危險在血域山中經年累月開采礦石的,終歸是那些所謂的賤民與奴隸。而他們的主人們,則會安逸地居住在玉輪城中的豪宅里,享受著犬馬聲色的奢華。

    永遠不要幻想這世界上會有真正的公平與平等,惟有強者才能把握自己的命運。

    隨著玉輪城漸近,魔舟慢慢減緩了航速,眾多的商旅開始收拾行李準備下船。

    “聽著,待會兒下船的時候如果再敢用爪子撓我,小心拔光你全身的鳥毛。”

    在一間密閉的艙室里,斬天整了整背后的重劍,嚴厲警告熾影道。

    “把你的臟手從我身上拿開。”化身為魔鷹的熾影站在斬天的肩膀上惡狠狠回應。

    炫流靠在艙壁上,見這兩個活寶劍拔弩張頗有在下船前再大干一場的味道,忍不住心里苦笑。

    根據他的不完全統計,自打離開寂然城這一路之上兩人三天一小仗五天一大打,剩下的時間要么在養傷要么在對罵,總之自己的耳根就沒清凈過。天曉得,怎么會讓自己跟著這對冤家一同前往玉輪城找尋楚天。

    但這是枯寂的意思,也不知他怎么說服了夕雅,令后者勉強留在了寂然城。于是最終成行的便只有炫流、斬天和熾影三人。

    饒是如此,這三大圣階巔峰人物業已是寂然城眼下所能派出的最強陣容,即便遇上天階高手也有與之一戰的實力。

    可問題在于熾影和斬天死不對眼,使得炫流不得不擔心真要遇上什么麻煩,這兩個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主怕也不怎么靠得住。

    既來之則安之,事到如今炫流也唯有這么自我安慰了。

    思忖之間魔舟轟然一顫,在玉輪城中降落下來。

    炫流、斬天和熾影混雜在魚貫而出的商旅中走下魔舟,踏上了玉輪城的土地。

    確切而言,玉輪城是一座無土之城。

    整座城池完全建立在一座熾烈的巖漿湖上,所有的建筑都凌空懸浮,籠罩在灼熱的濃煙里。

    魔舟停泊的地方是一片由數個秘法空間疊加形成的港口,乍一看酷似層次不齊的幾排浮木漂在了汩汩冒煙的血紅色湖面上。

    走出港口炫流揚手招來一輛牛車,先塞給車夫一錠幽金才吩咐道:“玉輪城里最有名的會館是哪家?”

    車夫瞟了眼炫流和站在他身后的斬天,無疑對方的樣貌顯得頗為扎眼。不過看在幽金的份上,他回答道:“云間會館。”

    炫流看得出車夫眼神里掩藏的輕蔑之色,無論是天羽遺族還是巨魔族,在幽魔族人的心目中都全無地位可言。哪怕你是族中的王者,而后者僅僅是個車夫,那種高高在上的優越感卻總能吊詭地夷平兩者間懸殊的地位差距。

    盡管多年以來早已習慣這樣的眼神,炫流依舊感到自己的心底里扎了根刺。聯想到如今寂然城的景象,他愈發渴望盡快找到楚天,找到傳說中的救贖者。

    “就去那里!”他坐進牛車,拋開雜念開始盤算下一步的舉措。

    當下惟一 下惟一的線索便是楚天極有可能是搭乘了云蝶仙的魔舟離開寂然城,順著這條線或許就能探聽到他的下落。

    不過當務之急還需先找一個落腳點,似云間會館這樣的地方三教九流往來不輟,一方面易于隱藏行蹤,另一方面也便于打聽消息,確也再適合不過。

    牛車在巖漿湖上方御風飛行。由于車輪上加持了風靈秘法,兼之從玄冥罡流層刮來的狂風被城墻遮擋大半,故而飛得又快又穩。

    斬天和熾影如同兩個剛進城的鄉巴佬,好奇地透過車窗往外張望。

    如帷幕般籠罩的紅霧深處,影影綽綽地懸浮著一棟棟古老的建筑,間或還會看到車外有飛屋和人影掠過,甚而還有煙囪、門板、八仙桌、勺子、籮筐這等稀奇古怪的東西搖搖晃晃地飄浮在空中。

    “奇怪,誰家的煙囪飛了出來?”熾影明知道這句話出口遭致的必是斬天刻薄的奚落,但終究忍不住好奇心問道。

    果不出其然,斬天很是不屑地哼道:“少見多怪。”

    熾影嘿然道:“算我孤陋寡聞,倒要請教斬大將軍這煙囪究竟作何用處?”

    斬天不以為然道:“當然是用來排放炊煙的。熾影兄,孤陋寡聞不是你的錯,誰讓你是只沒見過啥世面的井底之蛙呢——嗯,我說錯了,應該是沼底爬蟲才對。”

    “黑鬼,看你的長相莫非就是從這煙囪里生出來的?”熾影反唇相譏。

    “這應該是一件秘法煉制的空間魔器。”炫流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出聲,兩個家伙準定會在車里打起來,他嘆了口氣道:“兩位,我們身負重任,需得同心協力。”

    斬天沉著臉道:“協力勉強可以,同心就免了。”

    熾影鼻子輕嗤道:“到時候只要這頭大無腦的蠻牛不拖后腿,我就謝天謝地了。”

    幸好,在又一場大戰即將爆發的關鍵時刻牛車停了下來,車夫用牛鞭重重地在車板上一敲道:“下車!”

    炫流走下牛車,就見前方十余丈開外高懸著一座白玉門楹,門上的匾額寫有“云間會館”四字。門楹背后空空如也,卻是看不到會館的影蹤。

    有了前車之鑒,熾影強忍著沒發話,卻輪到斬天納悶問道:“怎么看不見會館?”

    車夫愈加地輕蔑,冷冷道:“只管往前走,過了門楹便是云間會館。”

    炫流頷首道:“多謝!”舉步向前行去,不意突聽身后傳來車夫的一記低哼。

    他急忙回頭望去,只見熾影探出鷹爪將車夫的天靈蓋生生掀起,從里頭掏出一顆鮮血淋漓的金丹來。

    見炫流回頭相望,他若無其事道:“我不喜歡這頭幽魔豬的嘴臉。”

    炫流苦笑聲道:“熾影兄,這里可不是寂然城。”彈指射出一縷罡風刺穿莽牛的頭顱,又將車輪上的風靈秘法魔符毀了。

    “砰”的悶響,牛車載著車夫墜落進巖漿湖里,紅色的熔漿翻滾了幾下,便什么也見不到了。

    這次斬天沒有趁機譏嘲熾影,他舒展靈覺確定四周無甚異常,方才說道:“可惜,忘了拿回那錠幽金。”

    三人走過門楹,頓時前方的景物劇變,但見玫瑰色的云霧波蕩,一座金碧輝煌的建筑群赫然呈現在眼前。

    空氣里散發著頹廢淫靡的氣息,毫不見門外的陰森死寂。女子的嬌笑聲,呻吟聲,男人的喘息聲呼吼聲,從一個個隱秘的空間里傳送出來,卻是只聞其聲不見其人。

    人是有欲望的,當無節制地放縱時,也就成了魔。

    “怎么沒人出來招呼?”斬天皺了皺眉,盡管以前沒來過這種地方,但己方三人長驅直入卻不見有誰出來迎納,總覺著好像有點不對勁兒。

    熾影滿不在乎地哼了聲道:“前面有棟屋子,咱們進去瞧瞧。”振翅飛起,鷹爪在門上運勁一扣,“嗡”的聲將禁制強行破開推門而入,后面的炫流欲待阻止已是晚了半拍。

    登時,一副不堪入目的淫亂景象迎面撲入三人的眼簾。

    只見門后竟是一座用無上秘法不知從何處整體挪移過來的溫泉池。池邊青石碧草圍成一圈,屋頂與四壁離奇的消失,舉目望去幽空凄清曠野寂寥,營造出一片奇異幻境。

    乳白色的水汽里不時響起銷魂蝕骨的喘息呻吟,熾影定睛望去就看到一名渾身精赤的幽魔族中年男子趴在池邊正自翻云覆雨不亦樂乎,他的身下卻并非是什么青春靚麗的美艷少女,而是一條閃爍著殷紅色磷光的母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