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二百七十一章 鎮獄魔劍(上)
    冬天來了,冬天又一次來了。

    幕天席地的鵝毛大雪紛紛灑灑一整夜,直到天明仍未見停歇的跡象,將君臨峰裝飾得銀妝素裹分外妖嬈,猶如一片晶瑩剔透的冰雪仙境。[]

    林隱雪的心中也如這莽莽峰巒,被層層的冰霜封凍。

    當日通幽塔上沉寂了三千余年的鎮獄魔劍突然毫無征兆地覺醒,龍吟徹空劍華沖霄,頓時引得云陸正魔兩道為之側目,將君臨峰推上風口浪尖。

    幸虧北冥山大戰正道五大派死傷慘重元氣大損,一時間無力征討,兼且鎮獄魔劍只是發出鳴響,并未有進一步異象出現,故而各門各派仍以觀望居多。

    然而這種驀然成為眾矢之的,強敵環伺虎視眈眈的日子卻也令得林隱雪不能有絲毫疏忽,于整頓教務之余時時刻刻都需得提防來自各大勢力的細作滲透和高手潛入,而更讓她揪心的卻還是置身于通幽塔頂樓的晴兒。

    整整三年了,晴兒沒有走出過頂樓半步,形如閉入死關,委實教人擔憂。

    林隱雪佇立在懸崖盡頭,望著塔頂耀眼生輝的金紅色劍光,眉宇之間隱然浮現起一抹憂思。

    起初的一年,她還能登上通幽塔的八樓,觀望了解晴兒修煉的進境。但是隨著鎮獄魔劍不斷復蘇,釋放出的劍氣愈來愈雄渾可怖,八樓也成了裹足禁區。而后七樓庚道虛境、六樓的碎空流影陣、五樓的滄海遺珠軒也一一淪陷,及至最近一年甚至連三樓也被劍氣封鎖成為禁地。

    換而言之,她已有兩年多未曾見到晴兒,甚而不曉得愛女如今是生是死,只能像現在這樣呆立于大雪之中,遠眺通幽塔。

    此刻的通幽塔,由三樓往上宏偉的塔身盡皆為一層金紅色的神光覆蓋,散發出令人膽寒的王者之氣。

    即使站在遠處,林隱雪依舊能夠感受到鋪面而來的桀驁氣勢,直教人由心底里生出折服之念莫敢與之抗衡。

    遙想三千年前幽冥皇帝蕭逆手擎鎮獄魔劍,策動天命之盤縱橫三界掃蕩八荒,應是何等的絕世豪情威武風姿?

    俱往矣,三千年輪回,而今卷土重來,卻不知又是怎樣一番的天崩地裂?

    似乎感覺到身外寒意襲人,林隱雪緊了緊裘衣,神容深藏于面具之下無人能知此際的表情。

    “幽冥太子,救贖者——”

    林隱雪輕聲念道,語氣低沉而透著冷意。

    或許那日所有在場目睹天命盤異變的人里,她是惟一清楚楚天元神下落的知情者。她知道這年輕人絕對沒有死,而是被天命之盤輪回轉送去了幽魔界,完成三千年前幽冥皇帝立下的預言。

    或者更準確的說,是一個布了三千年的局。

    她也好晴兒也罷,乃至云陸蕓蕓眾生億兆生靈,卻也不過是這局中的棋子,一旦落子命運便已然注定。

    她曾經竭盡全力試圖阻止過,但功虧一簣終是讓天命之盤按照既定的軌跡融入了楚天的元神中。

    通向幽冥地獄的大門已然出現,鑰匙就在通幽塔頂。似乎,一切都變得不可阻擋。

    忽地,林隱雪聽到身后響起莎莎的腳步聲,何必頂風冒雪走了過來。

    他欠身一禮,說道:“教主,龍華禪寺覺眠大師、碧洞宗首陽真人、天意門巽老門主、禹余天洞掌門、海空閣影掌門聯袂來訪。”

    林隱雪微微頷首,輕聲道:“我曉得了,有請。”

    何必想了想問道:“可要安排諸位掌門前往搖光殿用茶小憩?”

    “不必了,我就在這兒等著。”林隱雪的唇角流露出一縷莫測高深的冷笑,徐徐道:“他們萬里迢迢云集于此,不正是為了親眼看一看鎮獄魔劍?”

    何必似乎還想說什么,嘴唇動了動終究還是點頭道:“我這便去請。”

    林隱雪目送何必去遠,視線回轉到通幽塔上,不由得心頭凜然一驚。

    只見通幽塔上那層金紅色的神光正以緩慢到肉眼難以察覺的速度,悄悄地從三樓往二樓蔓延。如此細致入微的變化,若不是長時間一直在全神貫注觀察著通幽塔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發現。

    林隱雪目不轉睛地盯著那如同波浪般在塔身上蕩漾的金紅色神光,心知這是鎮獄魔劍即將徹底覺醒的征兆。

    它一定是感應到了天命之盤蘇醒的氣息,如同蟄伏了一冬的雄獅,饑渴難耐崢嶸畢露,不知會制造幾多血腥幾多殺戮。

    如果有誰能夠煉化它,然則睥睨云陸橫掃正魔兩道亦是易如反掌!

    又如果還有什么方式能夠 方式能夠改變棋盤上早已注定的結局,那就是——踹翻它!

    林隱雪輕輕吸了一口寒冷的空氣,若有所覺地回過神來。

    身后的懸崖上,龍華禪寺方丈覺眠大師、碧洞宗掌門首陽真人、天意門門主巽揚劍、禹余天掌門洞上原和海空閣閣主影翩躚在何必的陪同下正朝這里走來。

    她轉過嬌軀遙遙一禮道:“五位掌門聯袂蒞臨實令輪回宮蓬蓽生輝,隱雪有失遠迎尚請諸位海涵。”

    覺眠大師停住步履,雙手合十還禮道:“阿彌陀佛,林教主不必客氣。說起來老衲尚未謝過林教主三年前在北冥山一戰的援手之德。”

    林隱雪不以為意笑了笑道:“不過是各取所需而已,大師無需掛懷。”

    見寒暄已過,首陽真人開門見山道:“林教主,我等的來意想必你也心知肚明。鎮獄魔劍乃幽界兇兵,一旦出世勢必會引發三界戰亂,屆時云陸首當其沖生靈涂炭赤地千里自不待言。你我雖正魔有別,然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以林教主的冰雪聰明不難權衡此間利弊,但請三思而后行!”

    林隱雪靜靜聽完首陽真人的話語,從容問道:“那以諸位之見我該怎么做?”

    首陽真人徐徐道:“釜底抽薪!”

    林隱雪搖搖頭道:“鎮獄魔劍若能毀掉也不必等到今日,你們五大派早就做了。”

    洞上原朗聲道:“雖然鎮獄魔劍無法毀去,卻可將它封印起來永沉君臨峰底!”

    林隱雪道:“怕是要令諸位掌門失望了,鎮獄魔劍乃本教圣物,決不容外人染指。”

    洞上原道:“林教主莫要誤會,我們只是想將其封印起來,并無窺覷劫奪之意。”

    覺眠大師亦道:“林教主,還望你能以天下蒼生為念,容老衲等人封印魔劍。”

    巽揚劍卻知什么天下蒼生、三界大劫于林隱雪而言無足輕重,她所關切者不過是魔教傳承手中霸權,覺眠大師和洞上原再怎么苦口婆心也是對牛彈琴。

    眼看林隱雪不為所動,他呵呵一笑道:“林教主,此舉若成于云陸億兆黎庶功德無量,所謂投桃報李日后貴教但有所需,只要不違道義,我們五大派定當鼎力襄助絕不推脫!”

    何必聞言心下暗笑,巽揚劍這是準備和林隱雪談條件了。

    哪知林隱雪輕哼一聲道:“若有鎮獄魔劍在手,本教又何須旁人襄助?”

    首陽真人本就對這次談判不抱太大希望,聽林隱雪直言拒絕了己方的提議,顯然是想趁機收取鎮獄魔劍,借以掃蕩云陸一統正魔兩道。以當今天下之情勢,她的野心也不盡是癡人說夢。

    但于公于私,正道五大派無論如何都不能眼睜睜瞧著鎮獄魔劍橫空出世為禍人間,更不能讓林隱雪如虎添翼從此無人可制。

    念及與此他沉聲說道:“恐怕林教主未必能夠如愿!”

    林隱雪道:“如此說來諸位掌門是要先禮后兵了?”

    影翩躚面色沉靜道:“大凡魔兵仙器多有靈性,我只擔心林教主未必能夠收服鎮獄魔劍!”

    林隱雪心頭一震,沒想到影翩躚一針見血直指自己的要害。

    在正道五大派掌門之中,影翩躚可謂是最為低調的一位,素來不顯山不露水,極少在公眾場合露面。往日各大門派的聚會,也是多由門中長老如梵一清等人代為出席應酬。

    然而只此一言,就要令她對影翩躚和海空閣刮目相看重新估量。

    就在這當口上,突聽洞上原低喝道:“快看,通幽塔!”

    眾人一驚不約而同凝目朝通幽塔望去。

    只見通幽塔金光蕩漾,一圈圈金紅色的光芒如水銀瀉地往下蔓延,速度越來越快轉眼便覆蓋了二樓,緊接著毫不停歇向底樓涌去。

    與此同時連接懸崖與通幽塔的云梯也如匹練般舒展旋舞,漸漸幻化成為一團炫目瑰麗的金紅色云霞,將宏偉的塔身高高向上托起,竟似要捅破蒼穹飛升而去!

    目睹此情此景五大派掌門不由得盡皆色變,首陽真人喝道:“時不我與,立刻封塔!”揮動拂塵飄身飛起欺近通幽塔。

    覺眠大師兀自能夠保持鎮靜,朝林隱雪合掌一禮道:“林教主,大劫在即,為保云陸蒼生太平,老衲惟有得罪貴教了!”

    說話間五大派掌門齊齊起身,義無反顧地向通幽塔飛去,只求能搶在鎮獄魔劍完全醒轉之前將其封印,至于自身安危及魔教的反應已是顧不得了。

    一時間氣沖斗牛光撼九霄,一場驚天動地的封魔之戰就此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