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二百七十三章 阻止(上)
    通幽塔正在消失。

    更為準確地說,已經徹底光化的通幽塔正在被鎮獄魔劍猶如長鯨吸水般地吞噬。

    充斥四野的金紅色強光亦仿似潮水倒卷,從四面八方涌入了鎮獄魔劍中。[]

    海納百川,萬流朝宗。

    流光溢彩中鎮獄魔劍慢慢顯露出真容,猶如睥睨四海的王者高懸于九天之上。用任何言語都不能形容這一刻的壯麗景象,所有人不由自主地頓止呼吸,呆呆地仰望高空,甚至失去了思考與言語的能力。

    不知過了多久,空中的霞光又濃轉薄,鎮獄魔劍卻變得越來越亮麗絢爛,散發出無與倫比的威猛氣勢,煌煌如天神蒞臨馭萬邦宰兆民。

    突然一道紅影毫無征兆地從虛空里閃遁而出,距離鎮獄魔劍不過三十余丈,縱身抬爪吐出一條赤色骨龍抓攝過去。

    “宗厲海!”何必大吃一驚,認出來人正是魔門三府之一的南無仙府府主宗厲海。

    傳聞中此人修為已臻大千空照之境,只差半步就能破碎虛空羽化飛升,在正道五大派編纂的惡貫滿盈榜上排名第四,赫赫兇名威震八荒。

    他的話音尚未落下,宗厲海的身形已欺近到十丈之內,手爪之下赤色骨龍吞吐閃爍迫開劍瀾霞光直攝鎮獄魔劍。

    由于事起倉促且宗厲海的出手宛若雷霆閃電快到極致,因而無論是在懸崖上觀戰的魔教高手,還是負傷而退的覺眠大師、首陽真人和巽揚劍,俱都來不及攔截,眼睜睜看著他就要將鎮獄魔劍收入囊中。

    “大膽!”魔教四大護教法王最先反應過來,紛紛祭起魔寶神兵轟向宗厲海,可惜鞭長莫及已無力阻止他獲取鎮獄魔劍。

    千鈞一發之際,眾人的眼睛莫名地一花,恍惚只見縈繞在鎮獄魔劍周圍的霞光霍然波動,卻看不清是從魔劍內部的虛境里,還是從無垠的虛空深處又浮現出兩道身影,赫然便是久無音訊的晴兒!

    “咦?”宗厲海暗自一凜,當即加緊催動赤色骨龍搶奪鎮獄魔劍。

    不料赤色骨龍甫一纏繞上鎮獄魔劍的劍柄就“嗚”地燃燒起來,好似一塊冰被丟進了炭爐里,頃刻間千瘡百孔慘不忍睹。

    “轟!”一股不可抗拒的威嚴氣息從鎮獄魔劍中迸射出來,沿著赤色骨龍反攻進宗厲海的靈臺,震得他心神顫晃搖搖欲墜。

    宗厲海心下驚駭,知道自己若不趕緊壯士斷腕丟棄骨龍飄身遠揚,非但無法搶到鎮獄魔劍,反而會被劍意吞食如影翩躚、洞上原一般死無葬身之地。

    但教他就這樣空手而歸又豈能甘心?尤其赤色骨龍已然抓握住了鎮獄魔劍,好比到手的財寶焉有吐出來便宜旁人的道理?

    他低哼一聲全力凝神抗御鎮獄魔劍如海如岳的劍意催壓,孤注一擲燃動魔元源源不絕注入骨龍之中。但見赤芒暴漲,骨龍彈指間膨脹數倍死死咬住劍刃向后猛攝。

    哪知鎮獄魔劍宛如落地生根紋絲不動,反而是那條骨龍汩汩冒煙又開始熔化。

    只這么稍一耽擱,晴兒的身影已躍然而出,冷冷注視宗厲海道:“你也配?”伸出纖纖素手,指尖流淌著玉一樣圣潔的光暈握住鎮獄魔劍輕輕一抖。

    “喀喇喇!”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十余丈長的骨龍應聲裂開,寸寸碎斷。

    宗厲海駭然變色,只覺得洶涌的鎮獄劍氣迫面而來,如同重錘般在自己的胸膛上狠狠一擊,震得經脈扭曲骨骸爆響,口中不由自主噴出一道血箭。

    “罷了!”宗厲海惡狠狠瞪視晴兒一眼,閃身向后急退。

    他也不曉得這黃毛丫頭究竟有何神通,竟能輕而易舉掌握住鎮獄魔劍。僅是一道劍氣催壓,不但毀了他以魔元煉鑄加持的“赤陰獄龍”,而且余勢不綴打得自己口吐鮮血。

    如果再不見機退走,一條老命十有八九要交代在君臨峰上。

    晴兒清冷的眸子鎖定宗厲海的身形,纖薄的櫻唇微微上揚逸出一絲輕蔑的冷笑,翻腕掣動鎮獄魔劍簡簡單單地一記虛劈。

    “嗚——”劍鋒閃爍處,晴兒身前的虛空赫然裂開一條高達十數丈的金紅色空間縫隙,如鴻溝天坑飛縱天幕向外擴張,遠遠望去便似將蒼穹剪開一道巨大的豁口。

    “這是?!”首陽真人失聲驚咦,就看到電光石火間宗厲海的身影便淪陷在了充盈鼓蕩著金紅色神光的空間裂縫里。

    隱隱約約眾人的耳中聽見宗厲海發出了聲凄厲的長嘯,本該崩云裂石的嘯音卻被波動扭曲的空間攪擾得微若蚊蠅,他的身影就似一頭被天羅地網籠罩在內的困獸,無論怎樣掙扎也脫逃不出。

    下一瞬,空間裂縫如水乳般彌合。金紅色的神光恰似驚鴻一現迅速淡沒,重新露出灰沉沉的晦暗天穹。

    “嘭嘭嘭嘭!”四大護教法王祭出的魔寶神兵這才殺到,紛紛轟擊在了空處。

    原來這番兔起鶻落由于太過驚心動魄,故而令人感覺無比漫長,實際上從宗厲海現身突襲到鎮獄魔劍劈裂虛空將其打入異次元空間也不過是短短的一兩個呼吸。 。

    君臨峰頂變得一片死寂,驚訝、欣喜、焦灼、擔憂、懷疑、恐懼……各種各樣的眼神無聲地聚焦在了晴兒的臉上。

    三年的光陰,晴兒出落得愈發明艷照人,一雙漆黑的眼眸深如幽潭波光瀲滟,卻又有誰能看得到于千丈潭底隱藏的那一抹寂寞孤單?

    她收住鎮獄魔劍,六尺七寸長的劍刃超過一人多高,金光流動緩緩收斂,懾人的無敵威勢亦隨之一消。

    “晴兒!”林隱雪目光復雜,驚疑不定望著愛女道:“你……降伏了鎮獄魔劍?”

    “不是我,是外公。”晴兒輕輕道,語音微顫。

    林隱雪的心中無端地涌起一縷不祥的預感,問道:“你外公現在何處?”

    晴兒垂目看向手中的鎮獄魔劍沒有回答,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升起一層霧氣。

    林隱雪眼前一黑,旋即強自鎮定下來,深吸一口氣道:“他有什么話交待給你?”

    晴兒低聲道:“外公只對我說了一句話。”

    林隱雪強忍悲傷,追問道:“他說了什么?”

    晴兒沉默須臾,才徐徐道:“天命輪回,劍開冥海!”

    “不,不可以!”林隱雪面色蒼白如紙,失聲叫道。

    晴兒冷靜地看著她,說道:“外公三年前隱退通幽塔,舍棄肉身以元神祭劍熔煉鎮獄劍靈,等的就是這一天。我不能讓外公失望,更不會讓他白白犧牲。”

    林隱雪伸出手,用不容置疑地口吻吩咐道:“晴兒,把鎮獄魔劍交給我。”

    晴兒搖搖頭道:“娘親,你也無權阻止我。”

    林隱雪的眼中閃過一絲厲光,冷喝道:“四大護教法王,拿下這丫頭!”

    魔教四大護教法王怔了怔,都沒想到這對母女會鬧僵到這般地步,竟似要為了鎮獄魔劍兵戎相見。

    方才鎮獄魔劍大展神威,將南無仙府府主宗厲海在一個照面里干凈利落地打落到異次元空間,從此萬劫不復生不如死。

    這一幕四大護教法王俱都親眼目睹,暗自掂量即使聯手圍攻也未必能夠討得絲毫便宜。何況晴兒擺明了是要倚仗鎮獄魔劍劈開冥海溝通兩界,這本就是魔教守護通幽塔三千年的終極目的所在。

    但鈞命如山,四人只得硬著頭皮飄身上前。

    何必急道:“晴兒,有話好好說,何苦惹你娘親不高興?”

    晴兒對護教四大

    法王視若無睹,漠然道:“娘親,你攔不住我的。”

    “唿——”鎮獄魔劍輕輕顫鳴,通幽塔光影浮現散發出絢爛光芒,一時間流光溢彩漫天卷蕩,幻化成一座巨大的魔陣。

    林隱雪大吃一驚,叫道:“碎空流影陣,快截住她!”

    不待話音落下,四大護教法王業已縱身沖入光影之中,指掌相加攻向晴兒,試圖阻止她借住碎空流影陣遠遁。

    晴兒右手擎劍催動魔陣,左手抬起從鬢邊摘下定界魔槍迎空一掃,一道金煌煌弧形狂飆鼓嘯而出涌向四大護教法王。

    “不好!”四大護教法王齊聲呼喝奮力招架,砰砰掌風槍勁激撞如雷,憑空爆開一朵朵姹紫嫣紅的華光盛彩,刺得眾人難以睜眼。

    耳聽低低悶哼,四道身影跌跌撞撞倒飛而出,竟是擋不住晴兒的一槍之威!

    “唿——”幕天席地的繽紛光彩倏然收縮,晴兒的倩影迅速淡去,就似融入了虛空深處消逝不見。

    四大護教法王翻身落在懸崖上,面色慘淡若金抬眼仰望高空中冉冉流散的余光,驚駭之情溢于言表。

    林隱雪面如霜凍,下令道:“備車,這丫頭一定是去了北冥海!”

    何必望了一眼從未像今天這般灰頭土臉的四大護教法王,苦笑道:“追上了又能如何?”

    林隱雪按捺激蕩的心緒,冷笑道:“你真當這丫頭只是為了完成外公的心愿么?”也顧不得覺眠大師、首陽真人和巽揚劍,轉身徑自往輪回宮奔去。

    首陽真人目送林隱雪的背影,問道:“大師,不知你意如何?”

    覺眠大師道:“如果兩位施主尚能支撐,我們便立即趕往北冥海,同時將鎮獄魔劍出世的消息和洞掌門、影閣主駕鶴西去的噩耗發往各派。”

    巽揚劍道:“有碎空流影陣相助,那丫頭此刻多半已經被傳送到了北冥山,我們縱然御劍趕往也未必來得及。”

    覺眠大師沉聲道:“實不相瞞,破山師叔正在北冥海,我們盡快前去匯合,或許能夠力挽狂瀾免除這場人間浩劫!”

    首陽真人和巽揚劍默默對視一眼,心情并未因此樂觀起來。

    雖然破山神僧業已臻至窺涅化槃的天階境界,但他能否擊敗手擎鎮獄魔劍和定界魔槍的晴兒,卻是誰的心里都沒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