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二百七十四章 阻止(下)
    更新時間:2012-09-11

    幽暗之中波瀾壯闊的血紅色海浪此起彼伏,如同一頭頭憤怒咆哮的怪獸不停地相互激撞,爆發出震耳欲聾的隆隆轟鳴。

    湍急的渦流仿似飛旋的利刃四處肆虐,直將這寂黯天地也要撕裂絞碎。

    在萬仞深海之下,時不時地會有一條條飄忽的鬼影從波濤里是游弋而過,應是蟄伏于北冥海底的千年惡鬼。

    盡管三年前的正魔決戰北冥神府因身處風眼渦心故而傷亡慘重一蹶不振,但幽元殿并未受到絲毫波及,依舊巋然屹立鎮壓住眾多劫后余生的惡鬼厲魄,使之無法沖破結界為禍人間。

    對于晴兒而言,這是她三年后第一次故地重游,目光遠眺冥海深處那散發著銀白色如星辰般璀璨光芒的幽元殿。

    她的腦海里緩緩浮現起一幕幕當日隨同楚天與珞珈深入北冥海,大戰倪天高、安天王等人的情景。不覺,歲月蓯蓉已是千多日夜,卻似恍然一夢歷久彌新。

    許久之后,晴兒似從夢境中醒來,一雙寶石般光輝的眼眸中掠動過冰冷如雪的寒芒,視線所及之處仿佛萬頃冥海血濤亦要為之封凍。

    “鏗!”素手輕揚,一蓬金紅色神光從鎮獄魔劍之中沛然噴薄,宛若幕天席地的滾滾洪潮向著幽元殿跌宕而去。

    轉瞬的工夫數百丈的空間一掠而過,洶涌的海水被劍芒染得如殘陽斜照杜鵑啼血,澎湃的光華倏然將整座幽元殿籠罩吞噬。

    猛聽轟然巨響,幽元殿發出劇烈顫動,團團銀白色光芒如云蒸霞蔚升騰而起,與周遭的金紅劍華水乳相融,釋放美輪美奐的萬丈華彩。

    下一刻,更加不可思議的景象發生了——幽元殿在鎮獄魔劍的劍芒照射之下,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急遽收縮凝煉,但從魔殿內射放出的光芒卻也變得越來越華麗濃郁。

    突然間十數條人影自幽元殿中激射而出,受到鎮獄魔劍劍光壓迫,身形俱都發出猛烈搖晃,如風中落葉海上孤舟擺動不停。

    “唿——”一道赤色精芒如雷電閃動,只見僵尸老媽從幽元殿內沖了出來,她雙腳穩穩踏定昊天神棺,任由四周劍華滔天海浪蒸騰身軀卻是落地生根紋絲不動,一雙枯干手爪握住棺蓋肆意揮舞,生生劈開一條通道引領眾人脫出劍光包圍。

    原來北冥大戰之后,元老會除了玄斷等寥寥數人之外盡皆隕落,如今已是名存實亡。新任的北冥神府府主正是幽鰲山,他雖也有意恢復元老會,奈何高手零落耆宿星散,萬難恢復昔日輝煌。

    無奈之下,幽鰲山只得請出僵尸老媽代為鎮守幽元殿,以防止居心叵測之徒再來興風作浪。對這駐守幽元殿護衛北冥海的差事,僵尸老媽倒是頗為歡喜,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將峨無羈、文靜還有手下的一干蝦兵蟹將統統搬進了殿內修煉。

    晃眼三年過去,北冥海中風平浪靜,僵尸老媽的日子過得也算逍遙快活。

    由于北冥海中靈氣充裕,兼且幽元殿里珍藏著北冥神府三千余年的魔功典籍,峨無羈等人心無旁騖晝夜修煉,修為勇猛精進自不在話下。

    僵尸老媽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只盼著自己個兒的寶貝兒子有朝一日能夠青出于藍參悟大千空照的圣階至高之境,羽化飛升晉入天階。

    誰曾想好景不長,晴兒仗劍闖入北冥海,竟似要以鎮獄魔劍煉化幽元殿,令得僵尸老媽勃然大怒沖了出來,朝著劍光來處瞠目望去,卻要瞧瞧究竟是哪個王八蛋吃了豹子膽,居然想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里撒野。

    待到看清楚來人竟是晴兒,僵尸老媽不由一愣,再望見她手里的那柄鎮獄魔劍,更是禁不住大吃了一驚!

    就聽峨無羈在一旁亦是納悶問道:“晴兒姑娘,你這是在做什么?”

    晴兒充耳不聞,全神貫注策動鎮獄魔劍煉化幽元殿。

    原本以她的修為無論如何也不可能驅動得了鎮獄魔劍。但此刻她的體內已融入了巫虞魔妃的記憶魔識,加之鎮獄魔劍亦經林盈虛元神祭煉,因而一人一劍之間息息相通產生共鳴,換作旁人哪怕是天階高手也未必能教這魔劍俯首稱臣。

    但就在這一兩句話的工夫,幽元殿卻正在以驚人的速度不斷收縮,光球的直徑從原先的千余丈僅剩下不到現在的百丈長短。照著這樣的勢頭繼續發展下去,恐怕不出一柱香的時間便會被晴兒徹底煉化。

    驀然文靜身形飛掠,似一縷輕煙無聲無息穿透重重激蕩光瀾掩襲晴兒。


    晴兒看也不看,抬起皓腕摘下鬢邊定界魔槍迎風虛晃,槍刃在指尖遽然放大“哧”的一束狂飆破空擊出。

    “啪!”一記爆響,金燦燦的狂飆猶如一條無堅不破的雷霆神鞭將文靜應聲連人帶刀抽飛了出去。

    “老婆!”峨無羈不防晴兒會下此重手,急忙縱身救護文靜。

    一個月前,他和文靜由幽鰲山親自證婚喜結良緣,小兩口新婚燕爾熱乎勁兒還沒過,老婆就捱了打,教峨無羈如何能夠不怒?

    他伸手接住文靜,見她雙目緊閉業已昏死過去,好在晴兒手下留情并未傷到性命。

    僵尸老媽頓時火冒三丈,不由分說掄起棺蓋似開山巨斧一般劈向晴兒。

    經過這些年在幽元殿的潛心修煉,她的一只腳已然踏進了大千空照之境,自打倪天高、安天王等眾多桀驁梟雄相繼凋零后,堪稱是北冥神府的頂尖人物。可惜在晴兒眼里,這等驚世駭俗的修為卻還是不夠瞧。

    需知便在不久之前她倚仗鎮獄魔劍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將惡貫滿盈榜上排名第四的南無仙府府主宗厲海硬生生打進了異次元空間,從此萬劫不復永無出頭之日!

    她一邊凝神催動鎮獄魔劍加速煉化幽元殿,一邊揚起定界魔槍朝上橫掃。就聽見“當啷”金石激響火花四濺,棺蓋如遭雷擊高高彈起,僵尸老媽低聲悶哼搖搖晃晃飄退三丈,驚疑不定地瞪視晴兒。

    晴兒的嬌軀微微一晃隨即穩住,俏臉上的殷紅氣血一閃而逝,肌膚重又變得晶瑩如雪,定界魔槍斜指蒼穹冷冷道:“看在你們是哥哥朋友的面上,我就不大開殺戒了。”

    僵尸老媽又驚又怒,氣極而笑道:“臭丫頭,真當老娘我是吃素的?!”

    她身經百戰慧眼如炬,看出晴兒為了凝煉幽元殿不能分神,更不能騰出手來運轉鎮獄魔劍。若是等到對方將幽元殿完全煉化收為己有,縱使天階高手怕也難以將她制服,情急之下當即放開手腳駕著昊天神棺掄動棺蓋劈頭蓋臉的砸了下來。

    “當啷、當啷、當啷……”刺耳的轟響聲不絕于耳,棺蓋一記重過一記劈擊在定界魔槍之上,排山倒海的力量引得光濤洶涌罡氣迸放,卻見晴兒的嬌小倩影在僵尸老媽暴風驟雨的轟擊下穩若磐石寸步不退,令人無法相信這少女的體內究竟蘊藏著何等恐怖的功力!

    僵尸老媽也是豁出去了,不管不顧奮盡全身之力足足轟了百多下,到后來她口鼻之中紅氣狂噴,身上肌膚如枯干的樹皮噼啪開裂,形容可畏宛如冥獄羅剎。

    峨無羈母子連心看得提心吊膽,終是忍不住叫道:“媽,我來幫你!”左手環抱文靜,右手舉起磨金霸王錘施動僵尸神功沖到近前,一錘砸向晴兒螓首。

    晴兒神容淡漠,纖手翻動逆轉定界魔槍“叮”的掃中磨金霸王錘。

    峨無羈只覺得手臂一麻,磨金霸王錘不由自主偏斜而出,擦著晴兒的側臉徑直往僵尸老媽砸去。

    僵尸老媽急忙橫過棺蓋向外封擋,但這一錘聚集了峨無羈十成功力,又有晴兒的定界魔槍推波助瀾,不啻有雷霆萬鈞之勢。

    但聽一聲巨響,峨無羈七竅流血金錘脫手,人也如彈石般拋飛了出去。

    僵尸老媽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屁股坐倒在棺材里,昊天神棺嗚嗚呼嘯往后翻滾。

    峨無羈見狀叫道:“媽!”

    僵尸老媽強提一口氣應道:“哭什么喪,老娘沒事!”手撐棺材邊沿搖搖擺擺想站起來,可沒等挺直腰桿雙腿一軟又坐了下來,但感渾身虛脫呼哧呼哧直喘粗氣。

    晴兒清冷的目光一掃,那邊蠢蠢欲動的幻云鬼王諸無常被盯的心頭發寒,情不自禁地往后退出幾步。

    看到峨無羈母子力竭敗退的模樣,眾人不由得相顧駭然。

    誰人不知僵尸老媽悍勇無雙,又得昊天神棺之助在北冥山一役里于萬千鬼軍中縱橫馳騁取高手首級如探囊取物,哪曾想今日竟讓一個看似弱不禁風的少女打得全無脾氣,而且是以她原本最擅長的方式!

    這時候幽元殿忽然發出“嗡嗡”顫鳴,在金紅色的鎮獄劍華中赫然凝縮成為一枚直徑不到三寸的銀白色光丸,恰似顆潔白無瑕通靈剔透的夜明珠靜靜懸浮在了浩瀚澎湃的冥海之中。

    晴兒的唇角輕輕逸出一絲如釋重負的笑意,劍光如彩綢一樣纏繞著幽元魔珠緩緩向她飛來,似是要與鎮獄魔劍璧合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