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二百七十八章 破禁(下)
    更新時間:2012-09-12

    黃昏后,翼輕揚回轉北冥海。

    她沒有告訴任何人早晨發生的事情,實際上亦是無人可訴。

    但她已經沒有時間去悲傷,對北冥海的反攻已經開始了。

    原來就在午后,魔教教主林隱雪統御著四大護教法王和八旗精銳率先趕到。不久之后,龍華禪寺的方丈覺眠大師、天意門的掌門巽揚劍和碧洞宗的掌教首陽真人也各自率領弟子門人聯袂而至。

    緊接著收到消息的正魔兩道各派高手源源不斷從四海八荒御劍趕來,頓時圣城十三峰上風起云涌劍氣沖霄,聲勢之浩大陣容之鼎盛甚至超過了三年前的北冥山一戰。何況,如今還有破山大師和洞天機這兩位勘透窺涅化槃之境的翹楚人物領軍坐鎮?再加上得到了天后衣缽傳承的翼輕揚,更是如虎添翼無堅不摧。

    當下群雄并分數路,分別由幽鰲山、林隱雪和覺眠大師統率對北冥海中蠢蠢欲動的冤魂厲魄展開掃蕩,猶如犁庭掃穴勢不可擋。

    這場滅鬼之戰整整進行了三天三夜,直到第四天的夜里,北冥海中的冤魂厲魄近乎被掃蕩一空。除了投降被俘的,即使有若干漏網之魚也已不足為患。

    但是這樣的戰果并未足以讓人松口氣。一來群雄的傷亡同樣不小,更重要的是晴兒依舊下落不明。

    于是眾人一面在北冥海里掃清余孽,一面四處搜索晴兒的蹤跡。

    翼輕揚也在參與搜索的人群里。以她的修為本來完全可以獨當一面獨來獨往,但誰都看得出,這幾天翼輕揚頗有些神思恍惚心不在焉,故而幽鰲山特意請洞天機和她結伴也好加以照顧。

    這時大伙兒已經知道了洞上原和影翩躚慘遭不幸的噩耗,無不對翼輕揚生出了同情與憐惜之意。

    洞天機自然滿口答應,他本就極是喜歡翼輕揚,又念及這丫頭和楚天的關系,簡直就將她當作了自己的小孫女兒,當下更是多了一層同病相憐的意味。

    兩人在冥海中御風行進,不斷擴展仙識向四周探察,不放過任何的蛛絲馬跡。

    但翼輕揚依然是那樣的心神不屬,明眸中流露出的落寞與憂傷讓所有人都會為之心痛。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這幾天是怎么過來的,只曉得不停地戰斗,不停地趕路,不停地搜尋……用一個又一個不停,讓自己的思緒沒有靜止的時候,好不再去想生父與養父的慘死,還有影翩躚的仙逝。

    雖然沒有所謂的名分,可在翼輕揚的心中,早已將影翩躚視為了自己的師傅。而恩師無微不至的關懷與呵護,也讓她依稀感受到了那一縷久已失去的母愛。

    然而霎那之間,她就失去了所有,只剩下孤零零的一個人,像飄渺虛無的影子一樣飄蕩在冥海里,有滿腔的痛,有滿腔的怒,卻無處可以發泄,無處可以傾吐。

    忽然,她發覺自己能夠真正懂得楚天的心了。

    只是,那個如冷雨般寂寞的少年,而今卻又孤傲地行走在何方?

    驀地,她和洞天機幾乎不分先后地覺察到了什么,飄忽的神思不禁倏然一收。

    兩人不約而同地對視了一眼,齊齊施動身法劈波斬浪驟然加速向東南方向掠去。

    不一刻,前方徐徐露出一抹乳白色的光芒,遠遠望去恰似一顆高懸在夜空里的孤星。但隨著翼輕揚和洞天機不斷地飛近,那抹白光亦在飛速地變大,宛若一片波瀾壯闊的光之海洋,沛然莫御的仙氣靈韻迫面而來,令得萬魔辟易百邪不侵。

    “鈞陽鎮幽符!”洞天機在那片浩蕩的光海前凝定身形,矚目眺望嘿嘿一笑道:“丫頭,我們找到了——這里就是三千年前輪轉魔君以無上神通開辟出來的幽魔界通道出口!”

    翼輕揚凝神打量,隱隱約約感應到就在這片光海之下,透出股磅礴魔氣,卻被鈞陽鎮幽符封堵鎮壓,只能如絲如縷地緩緩從中滲透出些許。

    她的目光又是一轉,旋即發現在光海深處有一道金紅色的裂痕若隱若現,若非自己修為突飛猛進,兼且參悟了《天后五經》中的曠世絕學“洞徹明眼”,根本就無從知曉。

    “壞了!”洞天機也已看到了那道金紅色的裂痕,跺腳惱道:“那丫頭的手腳倒也麻利,居然這么快就劈開禁制重啟了幽界通道,弄不好一場滅頂浩劫就在眼 就在眼前!”

    翼輕揚凜然一驚,就聽洞天機又道:“幸虧這條裂痕不算太大還可補救,麻煩的是晴兒那丫頭十有**已經攜著鎮獄魔劍進入了幽魔界。要是這柄魔劍落到幽界魔頭的手中,后果委實不堪設想。”

    他一面說著話,一面凝動心念釋放出一道仙識注入玉筒之中,甩手丟進了冥海。

    那玉筒嗖地一聲消失不見,須臾之后便能送達到破山大師的手里。

    他剛剛完成飛簡傳書,身旁的翼輕揚嬌軀掠動,如一抹淡淡的云煙不聲不響飄向那道被鎮獄魔劍劈裂的縫隙。

    洞天機怔了怔,或多或少有些明白了翼輕揚的想法,搖搖頭苦笑聲道:“這丫頭!”飄身追趕了上去。

    兩人一前一后躍入縫隙內,一股股洶涌澎湃的凜冽罡風撲面而來,吹得人東倒西歪猶如驚濤駭浪里的小船。

    想到再往前就是傳說中的幽魔界,即使洞天機活了七百余歲,此時此刻也難以掩飾住內心的激動,嘴里卻笑罵道:“這是什么鬼地方,難怪人人都想成仙得道呢。”

    他的話剛剛說話,前方突然出現一蓬妖艷刺目的殷紅色光華。尚未看清楚那是什么所在,洞天機和翼輕揚直感身軀一輕,仿佛被只無形大手在背上猛力一推,眼前一陣流光閃溢便已飄出了幽冥通道。

    “這么快就出來了?”洞天機微微一怔,四周光線急遽轉暗,紅霧如濤罡風跌宕,夾雜著刺入骨髓的陰寒氣息鼓嘯而來。

    只聽濃霧里殺聲震耳欲聾,無數金鐵激撞之音響徹長空,一團團絢爛多姿的光花此起彼伏競相盛綻,竟似有千軍萬馬正在舍死忘生的搏殺鏖戰。

    洞天機凝目望去,自己此刻已然置身于一座連綿不知幾千里的巨大峽谷中。頭頂上方冷霧翻滾,一條金紅色的虛空裂隙幾不可察覺,應是幽冥通道的入口。

    在他的腳下,兩支數以千計的魔族大軍在峽谷里激戰正酣,從態勢上看居然是兵力較少的一方逐漸占據了優勢。

    他們依靠峽谷的地利左右夾擊,一隊隊巨魔族武士和狼魔族戰士在敵陣中縱橫睥睨如入無人之境,所過之處人仰馬翻血流成河,將敵軍攔腰斬斷成三截,分而治之不斷蠶食。

    在戰場外圍,千余名幽魔族戰士壓住陣腳,借助山勢不停地用投石車和弩機朝著敵軍狂轟亂炸,與戰陣中的巨魔族、狼魔族友軍配合得天衣無縫相得益彰。

    更為可怕的是一條條伏魔族戰士的詭異身影在山巖和凍土里忽隱忽現,宛若幽靈殺手一般瘋狂地收割著敵人的生命。而那些來自于暗翼天羽族射手的密集攢動的魔箭流光,亦是無孔不入牢牢壓制住敵方弓箭手本就慌亂無力的反擊。

    這些戰士明顯來源于幽魔界不同的種族,但每個人胸前的甲胄上都鐫刻著一輪金紅色的圓月徽記,卻是教洞天機越看越覺得眼熟,一時也記不起自己在哪兒瞧見過。而敵方將士基本都是幽魔族人,但軍隊構成相對要復雜一些,似乎是由幾支勢力聯合組成。

    洞天機的靈臺映射,敏銳覺察到這座峽谷的方圓數十里內,居然已經被人施展莫大神通布置下了一座巨型秘法魔陣,使得配有金紅圓月徽記的魔族大軍如虎添翼占盡便宜。

    洞天機心下不由暗暗稱奇,可盡管峽谷里殺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他老人家的手不免也有點兒發癢,卻也不想輕易介入其中。且不說兩支魔族大軍誰贏誰輸與他老人家全無干系,但看那些普通戰士的實力少說也在真階四層以上,一旦深陷重圍想要脫身絕非易事。

    雖說對進入幽魔界后種種可能的遭遇都有所準備,但洞天機到底還是沒有預料到自己迎頭就會撞上一場驚心動魄的魔族大軍血戰。

    這與他從前經歷過的各種大戰抑或打斗都截然不同,甚至數年前的那場北冥山大戰也遠遠無法與其相提并論,簡直就成了小孩過家家的玩意兒。

    由此洞天機也更進一步地想到,倘若讓這兩支魔族大軍中的任何一支穿過幽冥通道,只怕云集正魔兩道所有的精銳高手也未必能夠阻擋得住!

    這一連串的念頭在洞天機的腦海里亦僅是一閃而過,他視線移轉四下尋找先自己一步進入幽魔界的翼輕揚。

    驀然洞天機的兩眼一凝,目光如明亮的火炬洞穿重重幽暗與迷霧,就看到左前方二三十丈遠的半空中,一位冷艷若霜的絕美少女與三個幽魔界高手殺得難分難解,不是晴兒卻又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