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二百七十九章 交會(上)
    更新時間:2012-09-12

    就在洞天機和翼輕揚尋找到幽冥通道的前一天,晴兒便已經通過它順利進入了幽魔界。畢竟她已傳承了巫虞魔妃生前的記憶與魔識,因此對于幽冥通道出口的具體位置了若指掌,所需做的僅僅是運用鎮獄魔劍劈開通道出口上的天界禁制,卻也整整花了她將近一天的工夫才在鈞陽鎮幽符上硬生生斬開了一線縫隙。

    由于收服了幽元魔珠,晴兒壓根不擔心北冥海中幽禁的冤魂厲魄會對自己構成任何的威脅,甚至是鬼圣級的高手對她也是敬而遠之不敢靠近。

    只是翼輕揚的那式“一夜海棠聽花語”雖然無意于取她性命,但也傷得極重。如果不是幽元魔珠和云麓靈氣的雙重救治滋潤,沒有三五年的時間休想恢復。

    饒是這樣晴兒仍不得不潛心療養了兩天,未等傷勢完全痊愈,便強行運功打開了幽冥通道。

    通道甫開,鎮獄魔劍立時生出感應發出一陣龍吟虎嘯般的鏑鳴。

    晴兒暗自一喜,運轉一縷意念與鎮獄魔劍的劍靈水乳融匯,果然模模糊糊察覺到了天命盤氣息的存在。

    但這縷感應極其微弱,如蛛絲馬跡仿佛隨時都會中斷,只能從中大致推測出天命盤此刻的方向,至于距離遠近根本無從談起。

    不過就算是只有這點收獲,已足以燃起晴兒心中的希望之火。

    她相信楚天沒有死,而且與天命盤之間存在著異常密切的聯系。只要按圖索驥,通過天命盤就一定可以找到哥哥!

    然而在當下,她首先要做的是必須將面前的三個幽魔界高手擊退,在千軍萬馬里殺開一條血路沖出這條大峽谷。

    也許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幽冥通道的入口剛好就在大峽谷的半空中,再往上面便是連天階巨擎也甚為忌憚的玄穹冥流。故而和翼輕揚、洞天機所遭遇到的情形一樣,晴兒將將飛出通道便迎面撞進了兩支魔族大軍的戰團里。

    這兩支魔族大軍的一方是寂然城的守軍,另一方則是由紅月會巖雨、醜風兩大軍部極其藩屬武士,聯合了天臺城城主宣穰等幾股實力組成的盟軍。

    自從傳出度朔山發現了大型血冥晶礦藏的消息后,宣穰垂涎三尺虎視眈眈。

    俗話說近水樓臺先得月,何況這塊誘人的肥肉就在自家的門前?當下宣穰一邊派遣自己的寶貝兒子宣煬前往寂然城刺探情報,一邊招兵買馬整頓軍備,打算趁著慕成雪立足未穩的機會先下手為強。

    誰知偷雞不成反蝕把米,不久之后精神失常的宣煬被隨行護衛灰溜溜地從寂然城送了回來。宣穰這才曉得自己的兒子因在竹里館的酒館里鬧事,被云蝶仙當眾羞辱,其后遭遇不問可知。

    宣穰聞訊猶如五雷轟頂驚怒交集,即氣宣煬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又惱云蝶仙這人妖害得自己淪為了幽魔界的笑柄,更對慕成雪愈發地恨之入骨。

    如果折磨欺辱宣煬的是另外一個人,宣穰肯定會毫不猶豫地拍案而起打著復仇的旗號踏平寂然城。但肇事的人是云蝶仙,就不由得宣穰不顧忌這件事的背后是否有云天王勢力的存在?

    再后來各種關于慕成雪的傳聞越來越多,甚至四大神罰家族之一碧落海雨家的嫡系傳人傳蓀公子也折戟寂然城,使得宣穰越加不敢輕舉妄動。

    但是現在,機會來了——一方面慕成雪和云蝶仙均已離開度朔山,而且極有可能永遠都不會再回來;另一方面,紅月親王烈瀾向天臺城發出了聯盟邀請。

    這一次,宣穰不再遲疑。

    他深知風險和收益如同一對孿生兄弟。假如能夠從一次冒險中獲取到十倍以上的收益,那么即使成功的把握不足三成,也仍然值得賭一把。何況,那是價值連城唾手可得的血冥晶寶礦?

    于是在和紅月親王烈瀾派來的代表談妥了所有條件后,宣穰統領著五千天臺城精銳躊躇滿志殺向度朔山脈。

    與此同時擁有巖雨、醜風兩大強力軍部的紅月會五千人馬在接收到天臺城的補給后,也從另一個方向壓向度朔山脈。

    就這樣兩支魔軍兵力逾萬宛若一把無堅不摧的鐵鉗形成夾擊之勢,如狼似虎直撲寂然城。

    按照宣穰事先得到的情報,寂然城守軍包括新招募的人馬在內,亦不過五六千而已,而且魚龍混雜良莠不齊,只怕大軍一到便會望風而逃。

    然而他還是高估了寂然城守軍的斗志和士氣。根本沒有等到紅月會和天臺城的聯軍壓境,寂然城里的守軍便驚惶逃遁退入了度朔山中躲藏了起 藏了起來。結果宣穰、巖雨、醜風三人兵不血刃,輕輕松松地成為了寂然城的新主人。

    不等屁股坐熱寂然城城主寶座,宣穰迫不及待趕往巨麓山莊,準備接收那里的血冥晶寶礦。

    誰曾想他和巖雨、醜風興沖沖趕到巨麓山莊,卻愕然發現整座山莊被一座神秘莫測的秘法魔陣籠罩,地形面目全非,血冥晶礦蹤影全無。

    正當三人調集秘魔師破陣尋寶之際,紅月會和天臺城的魔軍卻接連遭受襲擊。那些隱藏在暗處的伏魔族、狼魔族和天羽族武士神出鬼沒,不斷騷擾聯軍營地,遇到小股的斥候部隊更是斬盡殺絕片甲不留。聯軍幾次出動試圖追剿,均都被他們逃之夭夭一無所獲。

    如此寂然城一日數驚,盟軍的傷亡倒在其次,卻給攪得日夜不寧疲憊不堪,攻城掠地的喜悅迅速消淡,取而代之的是日益衰落的士氣和逐漸增多的牢騷。

    宣穰和巖雨、醜風連日商議,最終決定斬草除根進剿度朔山,否則如此沒完沒了地折騰下去,遲早萬余聯軍會在泥沼里越陷越深直至不可自拔。

    這時候好消息傳來,一隊紅月會血魔族殺手奉巖雨之命冒險潛入度朔山,在大峽谷西北方向的一座隱秘河谷里,查探到了敵軍的駐地,不僅有狼魔族、伏魔族、天羽族、巨魔族和幽魔族的精銳戰士,還有數以萬計的老弱婦孺及輜重軍械。

    宣穰不由大喜過望,這些日子他并吞了寂然城,表面上風光無限,卻是被騷擾得苦不堪言,就像一頭雄獅力能搏虎擒狼,偏偏拿著幾只在耳邊嗡嗡亂飛的小蟲子毫無辦法,著實窩了一肚子的邪火。

    巖雨、醜風又何嘗不是?

    他們和宣穰不同,所統帥的兩千紅月會精銳根本不可能長期駐扎在這片窮鄉僻壤之地。更麻煩的是召集來的三千余名藩屬武士,本以為打下寂然城可以發筆橫財,至不濟也能擄掠幾個年輕魔族女子回去販賣。

    哪曉得對方玩了一手空城計,沒著油水也就罷了,還得時時刻刻擔心伏魔族、狼魔族和天羽族的殺手偷襲,這日子卻教人怎么過?

    雖然憑借紅月會的兇威,這些藩屬武士暫時還不敢鬧事,但日子久了難保不會捅出簍子,至于戰力與心氣,那就愈加無從談起。

    因此宣穰一開口,巖雨和醜風當即便表示贊成。

    三人一拍即合,除了一小部分人馬留守寂然城,當即盡起精銳空群而出,以最快速度撲襲度朔山。

    一聽說有仗可打,那些終日無所事事的魔將與魔卒們立刻變得精神百倍。戰爭,不僅意味著流血和死亡,還可以有其他很多內容——譬如燒殺搶掠,升官發財。

    但他們忘記了,或者說壓根就沒有想過,這是勝利者才能享有的特權。

    當近萬魔軍毫不掩飾行跡,耀武揚威地進入大峽谷,準備長驅直入橫掃度朔山的時候,滅頂之災卻突如其來的降臨。

    強弩、符石、火箭、標槍、秘法、魔陣、陷阱、刺殺……

    一瞬間,凡是能夠想得到的甚至是想不到的攻擊方式,從死寂的大峽谷里鋪天蓋地洶涌而出,登時沖垮了聯軍原本就松散拖沓的陣列。

    毫無防備的宣穰一下被打懵了,就看見自己身周的部眾成排成排地倒下,完全組織不起有效的抵抗。

    相較之下紅月會的巖雨軍部和醜風軍部身經百戰,在襲擊發生的第一刻就冷靜而熟練地擺開防御陣形,傷亡不過數十人。

    好不容易捱過了第一波攻勢,可來得及喘上一口氣,數以千計的亡靈大軍卻又涌入了峽谷。它們宛若聞到了血腥氣味的鯊魚,向著天臺城與紅月會的聯軍發起了瘋狂的攻擊,直至戰到最后一條亡靈幻滅,峽谷內卻也多增添了一千余具尸首。

    沒有絲毫的遲延,八百名巨魔族武士和一千五百名狼魔族戰士猛然從隱蔽多時的掩體里殺了出來,粗暴地將聯軍斬成三段。

    于是宣穰等人的囂張和大意終于釀成了自種的苦果,三千天臺軍、三千藩屬武士和兩千紅月軍部立時陷入了首尾不能相顧各自為戰的被動困境中。

    恰好這時,晴兒成功劈開天界禁制,從幽冥通道中飛了出來。

    迎接她的不僅有凜冽如刀的幽界罡風,森寒徹骨的滾滾濃霧,還有業已殺紅了眼的紅月武士的呼吼與圍攻。

    在這一刻,尚且沒有誰能夠意識到,這個姿容絕俗的雪衣少女將會給沉寂了三百年的幽魔界帶來怎樣的震撼,而她素手中所擎起的那柄鎮獄魔劍,又將改寫多少人本已注定了的命運軌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