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二百八十一章 雄心(上)
    更新時間:2012-09-13

    王府家宴過去了整整兩個月,云蝶仙還是沒能見到楚天。

    事實上,自從楚天秘密抵達玉輪城的那一刻起,便再也沒有人見到過他。甚至,有人懷疑他已經悄悄離開了這里另作他往。

    然而依舊有不少人相信,楚天一定還隱藏在玉輪城中并未離去。

    云蝶仙就是這樣想的,因為楚天向自己訂制的那艘魔舟至今尚舊靜靜地停泊在玉輪城的港口里,等待著它的新主人。

    當然,這兩個月過得并不平靜。就在前不久,從度朔山脈再次傳出驚人消息——天臺城和紅月會的逾萬精銳全軍覆沒,天臺城城主宣穰、紅月會兩大軍部統領巖雨、醜風悉數戰死無一生還。

    如果僅僅是這樣一小段戰報,或許只能激起人們茶余飯后的談資。畢竟度朔山不過一隅之地,遠不足以牽動諸如云天王乃至神罰四大世家高位者們的興趣。

    但是很快便有一則更加令人震驚的傳聞徹底勒緊了所有人的呼吸:殺死宣穰和巖雨的是一柄酷似鎮獄魔劍的神兵!

    這一下任何人都無法繼續保持所謂的淡定了。如同早有默契,整座玉輪城里幾乎聽不到有誰在談論鎮獄魔劍的事,但無數密探與書簡早已如蝗雨一般涌向了遙遠的寂然城。

    云蝶仙本想去寂然城看個熱鬧,可恰巧手頭上有筆大生意,便只好打消了這念頭。

    好在比起紅月親王烈瀾所遭受的重創,自己這點小小的失意也就壓根不算啥了。

    兩支身經百戰裝備精良的紅月軍部,外加數千藩屬武士和天臺軍的襄助,居然被窮鄉僻壤的土著拼湊成的幾千雜牌軍打得片甲不留,這個跟頭算栽到姥姥家了。

    烈瀾招兵買馬窺覷玄明恭華天天王寶座的傳聞不是一天兩天了,奈何短短數月間便在度朔山前后折損了三支軍部,使人不能不懷疑他的才能與實力。

    云蝶仙卻知道,才能也罷實力也好其實并無太大干系,要怪只能怪烈瀾的運氣實在太差,前一次撞上了天命之盤,而這一次又碰見了鎮獄魔劍。

    不過這次鎮獄魔劍出世的消息傳來,無形之中也幫了云蝶仙一個大忙。

    兩個月來明里暗里不曉得有多少雙眼睛盯著他,希望順藤摸瓜能夠尋找到楚天的下落。無論云蝶仙走到哪兒,哪怕是離開玉輪城,他依舊能夠覺察到在自己身后有一雙雙監視的目光的投來。

    云蝶仙自然很不喜歡這種感覺。如果不是知道每一雙眼睛的背后,都有一個個惹不起的大人物,云蝶仙一定會把它們全部挖出來塞進這些家伙的屁股眼里。

    但是這天事情好像突然起了變化。云蝶仙在云間會館里談完一筆生意剛剛走出門,一輛牛車從暗處駛了出來徑自停在了他的面前。

    “上車。”趕車人身材消瘦,英俊的臉龐上掛著一縷吊兒郎當的笑容,懶洋洋地轉動著手里的皮鞭,正是消失已久的慕山。

    云蝶仙怔了怔,嬌笑道:“你怎么改行坐車把式了?要不要我請你進去喝兩杯?”

    慕山不以為意,笑瞇瞇沖著簇擁在他身后的那群如花似玉的女侍們做了個鬼臉,說道:“算了吧,當年我在這里頭打架喝酒找女人的時候,你家老爺子才剛穿開襠褲。”

    云蝶仙咯咯一笑腰肢輕搖如風擺荷葉坐上牛車,朝一干花枝招展的女侍揮揮手道:“咱家要去見個朋友,你們不必等我。”

    話音未落,就聽有人冷冷問道:“不知蝶仙公子要見的這位朋友是誰,能不能也引薦給我認識認識?”

    慕山扭頭望去,只見一個二十多歲身穿綠袍的青年公子手搖羽扇施施然從會館里走了出來,身后兩名青衣長隨亦步亦趨,一看就是修為臻至圣階巔峰之境的大千空照級高手。

    很顯然,綠袍公子將慕山當作了普通車夫,正眼也不瞧一下,只神情倨傲地盯著云蝶仙,唇角之間絲毫不掩飾地流露出鄙夷厭惡的譏笑之意。

    云蝶仙殺機暗動,卻明白這綠袍公子乃是碧落海雨家的嫡系子孫,傳淵公子的嫡親弟弟雨傳縉,在公眾場合自己絕不宜動手,惟有找機會暗地里整死他。

    誰知慕山根本不管這一套,兩眼上翻道:“滾!”

    雨傳縉的笑意一下子凍結,在他的記憶里從來沒有人敢這樣侮辱自己,齒縫里森冷地迸出兩個字道:“拿下!”

    沒有直接下令殺死,并非出于仁慈,而是他有太多種比死亡殘忍百倍的手段,要讓對方為剛才的言行付出相應的代價。

    何況此人來歷不明,亦需好生拷問一番。

   &nb bsp; 身后的兩名長隨聞風而動,分從左右探爪抓向慕山的肩膀。

    “砰!”云蝶仙雙袖微拂,將兩名長隨攝落的魔爪蕩開,笑吟吟道:“傳縉公子,咱家的這位朋友脾氣不太好,你又何必跟他一般見識?”

    雨傳縉怎么聽都覺得云蝶仙是在譏諷自己,冷然低哼道:“云蝶仙,你算什么東西,也敢擋我的道?!”

    云蝶仙玉容一寒,數十名隨他而來的女侍和護衛悄無聲息擺開陣列,將雨傳縉等人團團圍住,劍拔弩張殺氣騰騰只等他一聲令下。

    雨傳縉見狀心頭微凜,畢竟強龍不壓地頭蛇,想到自己的大哥傳淵公子就在玉輪城,他底氣十足蔑然冷笑道:“惹惱了我,便是云無量也保不住你!”

    不料話音剛落,慕山從牛車上驀然長身而起,沒等任何人看清楚他的動作,揚鞭在雨傳縉的臉上“啪啪”抽了兩個耳光。

    雨傳縉面頰腫脹口鼻流血飛了出去,人在空中驚怒交集急忙運功提氣,誰知經脈一麻手足無力,身軀像捆柴禾般重重摔落,砰的聲砸在云蝶仙的腳下。

    再看慕山早已悠然坐在了牛車上,就像從來未曾出過手一樣,身法之快簡直已經無法用語言形容。

    在黑暗里,那一雙雙正向這里窺視而來的眼睛,無不在瞬間被驚駭充滿。

    雨傳縉的修為或許遠不如他的大哥傳淵公子,但比起被楚天等人聯手擊殺的雨傳蓀卻不遑多讓。然而誰能想到,僅僅一個照面居然會讓名不見經傳的車夫打得滿地找牙狼狽不堪!

    死寂之中,無數訊息通過各種方式悄無聲息地向四面八方飛速傳遞,設法打探這個車夫的詭秘來歷。

    云蝶仙抬手攝起雨傳縉飛落的羽扇,面帶笑容走到他的面前,細聲細氣地慰問道:“傳縉公子,沒傷到你吧?”

    雨傳縉趴在會館白玉門楹前的臺階上動彈不得,臉色怨毒盯視云蝶仙,咬牙切齒道:“你最好每天都向老天爺祈禱,千萬不要落到我的手里,否則……啊!”

    突然,他爆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像鞭子一般抽碎了寂靜凝固的空氣。

    云蝶仙反轉羽扇,將扇柄從雨傳縉的臀部之間惡狠狠地插了進去!

    雨傳縉的兩名貼身長隨大吃一驚,欲待上前解救卻被云蝶仙麾下的女侍和護衛擋在了外圈。

    雨傳縉頓時疼得昏死了過去,金紅色的鮮血汩汩冒出。

    云蝶仙松開羽扇,若無其事地拍了拍手,不屑道:“白癡!”身形輕搖坐上牛車。

    慕山瞥了眼倒插在雨傳縉下身上的羽扇,吹了記口哨道:“早說嘛,我可以把手里的鞭子借給你。”意念催動之下,牛車緩緩向西駛去。

    似乎是受到一招制服雨傳縉的震懾,慕山和云蝶仙沒有再遭遇到阻截。不過黑暗中卻有更多的人悄悄跟著牛車追蹤了下來。

    慕山權當什么都沒看見,不緊不慢地趕著牛車出了玉輪城。

    車輪在虛空里轱轆轱轆徐徐轉動,前方的霧氣變得越來越濃,四周聽不到一點兒聲響。

    忽然牛車開始漸漸向左傾斜,似乎是在拐彎,須臾之后重又恢復了平穩,卻已來到玉輪城背面的血域山中。

    車輪頓時落在了凹凸不平的堅硬石地上,卻教人絲毫感受不到行進中的顛簸。

    這里是名副其實的黑暗世界,高空的紅月受到玉輪城的遮擋,沒有一絲光能夠透射過來。龐大的血域山連綿起伏六千余里,無數虛境深藏其中,終日被伸手不見五指的血色濃霧籠罩。

    霧氣濃烈而熾熱,像一團團火焰從四面八方涌來,即使是云蝶仙這樣的修為也感到有些許的燥熱不適。

    以他的目力,偶爾能看到有一兩點零星光火透過濃霧冉冉升起,那是滿載各種珍稀礦石的走私船從血域山中的某處礦場啟航,駛往遠方。

    很久以前,身為玄華恭明天之主的云無量曾經發動兩萬魔軍,試圖鏟除血域山中盤根錯節的各大勢力,結果卻是險些葬送了他的天王寶座——在那些蘊藏巨大財富的礦藏背后,無不站立著一個個實力雄厚的門閥世家,甚至連四大神罰家族的身影也若隱若現。

    面對如此龐然大物,云無量也只能頹然作罷,無奈地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任由他人在臥榻旁酣睡,夜以繼日地攫取著本該完全屬于他的巨額財富。

    就在這時候,云蝶仙的心頭驀然一凜,他的耳中聽到了一記從遠處傳來的微弱慘叫聲。

    “別擔心,是小雪在做清掃。”慕山不以為意地解釋道:“這丫頭,總喜歡弄出點兒聲響,生怕別人不知道她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