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對戰(上)
    更新時間:2012-09-14

    “小畜生!”云無量面露怒色,終于忍不住率先出手。

    他一步跨出,數十丈的空間仿佛在霎那中不可思議地收縮了百倍、千倍,五根閃爍著紫金色光輝的手指直插云蝶仙的面門。

    沒有眼花繚亂的虛招,也沒有千變萬化的花巧,云無量的左爪便如同一張撐開的天羅地網,封閉了云蝶仙所有的退路,而從指尖迸射出的強烈殺氣,更有若無數條肉眼看不見的鎖鏈,將他的身軀牢牢捆縛無法躲逃。

    出乎意料之外,云蝶仙面容如霜,雙眸顯露出前所未有的凌厲,嘿然道:“老東西,這一天你等了很久吧?”

    自母親離開后,云蝶仙就曉得他已成為了云無量的眼中釘肉中刺,隨時都會遭遇滅頂之災。為了保護自己免遭云無量的猜忌與屠戮,他用盡了種種非常手段,卻明白生死依舊只在父親的一念之間。

    今天,這層薄如蟬翼的窗戶紙終究被捅破,父子之間也就迎來了兵戎相見的攤牌時候。

    云蝶仙看出云無量的這一招實則融合了“咫尺天涯步”和“一網成擒爪”兩大幽魔界絕學。先是扭曲空間將自己的位置徹底鎖死,而后一爪插下如捕網中之魚,擺明了是要將他殺死絕除后患,同時也能夠震懾楚天等人。

    “鏗!”云蝶仙的掌心陡然升騰起一道紫芒,在手中凝鑄成為長約四尺的魔刀,犀利的刀鋒像切割瓷器一樣破開被禁錮的空間,悍然無畏地劈中云無量的左爪。

    “孽畜!”云無量一眼就認出云蝶仙施展的正是專門用以破除“一網成擒爪”的黃泉沼云家不傳秘技“碎空斬”,而且一刀之下嶄露出來的實力赫然便是天階窺涅化槃之境,顯然對自己早有防備,一直在未雨綢繆韜光養晦。

    不過,想憑這點伎倆就想從一網成擒爪下脫逃,未免太小看了自己。

    云無量冷冷一笑,五指拿捏“喀喇喇”一串脆響,將魔刀生生抓爆。

    云蝶仙臉上紫氣一閃,嚶嚀晃身,反手又是一記碎空斬直劈云無量眉心。

    “砰!”云無量面帶不屑,左手化爪為拳迎了上去,將劈來的魔刀轟成兩段。

    他的拳勢更盛,如雷霆貫空毫不停滯,朝向云蝶仙的胸口轟落。

    千鈞一發之際,側旁空間如水波紋般猛發出劇烈晃顫,伸出來一只姜黃枯干的手,五指迸立如刀切向云無量的“千古大恨拳”。

    “是你?!”云無量望見出手之人,愕然叫道。

    “啪!”拳掌交擊,爆綻開一團團姹紫嫣紅的絢爛光華,頓時將“咫尺天涯步”鎖牢的空間炸得支離破碎。

    云蝶仙只感到一陣光彩刺目,無邊的罡鋒呼嘯奔騰如潮過頂又瞬息退去,自己的身形匪夷所思地又退到距離云無量數十丈開外的地方。

    只是,在他的身邊不知什么時候多了一個人,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碧先生?”云蝶仙怔住了,無論他的想象力有多充分,卻做夢也猜不到碧斷居然會從云無量的千古大恨拳下救下了自己。

    “蝶仙公子,你該記得吧?老夫說過——需要的時候,我的手會隨時伸向公子。”

    碧斷的右手已被云無量的鐵拳轟得皮開肉綻,但在“哧哧”蒸騰的紅煙繚亂中,受傷的經脈與筋骨飛快地愈合,很快肌肉與皮膚也重新生出恢復如常。

    云蝶仙盯視碧斷,輕輕吁了口氣道:“雖然你有點老,但此時此刻我還是很想握著你的手好好撫弄一番。”

    碧斷嘿嘿一笑,全身骨骼噼啪作響,體內冒出一股股殷紅霧光,登時體貌容顏大改,化作了一位古雋老者,舉手投足間睥睨天下豪情萬丈,與方才的猥瑣模樣判若云泥,竟然是六百年前羽化飛升進入了幽魔界的劍魔寒料峭!

    “前輩?!”楚天見狀亦不由得大吃一驚。

    雖說他隱約有一種感覺,自己在幽魔界遲早會遇見寒料峭,但也料到他居然會改換容貌以碧斷的身份投入天王府里,成為云無量身邊的首席幕僚!

    “小友,我們又見面了。”寒料峭一語雙關,不過除了楚天之外在場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這句話其實別有所指。

    另一邊,云無量卻已顧不得訝異于寒料峭的身份轉變。他所面臨的,是慕山驚濤駭浪般的兇猛攻勢。

    那面寒料峭剛剛救下云蝶仙,慕山的攻招便旋踵而至。

    只見幽空仿似被一雙巨手撕裂,無數藍色的閃電卷裹著 電卷裹著隆隆的霹靂聲從天而降,忽而密集,忽而稀疏,忽而勢若奔雷迅猛無鑄,忽而慢條斯理凝重如鉛,千姿百態無一雷同,宛若萬箭齊發直劈云無量。

    “咦?”云無量的濃眉不經意地往上聳了下,認出慕山施展的是輪回山慕家絕學“千山暮雪”。

    莫非,作為神罰四大世家之一的慕家居然背棄天界暗中倒向了慕成雪?果真如此,委實是一件駭人聽聞的事。

    “嘭嘭嘭!”云無量凝神出拳,僅僅在一個呼吸之間,便已轟出了驚人的一百余道拳鋒。

    每一道千古大恨拳的拳鋒都凝聚成團,似一顆顆流星劃破天宇,像長了眼睛一樣轟擊在了藍色的電芒上,爆散出滾滾光瀾,如繽紛落英充斥虛空。

    但是沒多久云無量就發現,自己出拳的速度盡管已發揮到極致,可依舊跟不上“千山暮雪”的節奏。

    一道又一道的電光如同長江大河,后浪催前浪步步緊逼,轉眼的工夫就推進到身前十丈之內!

    “咄!”云無量一聲低喝,右手抬起憑空掣出一把紫金色的魔傘,砰地撐開。

    這把魔傘長約丈許,完全打開時幾乎覆蓋了五丈方圓,傘面上暗光點點,布滿復雜深邃的秘法符紋,猶如一圈圈漣漪在流動蕩漾,不斷向四周擴散,正是云無量的本命魔寶“遮天蔽日傘”。

    藍色電芒源源不絕劈斬在了傘面上,砰砰作響好似雨打芭蕉,激得流光四濺虛空晃顫,卻也暫時抵擋住了慕山的攻勢。

    云殤暗暗皺眉,未曾料到慕山的修為竟會一強至此,連獨尊玄明恭華天多年的云無量也奈何不得,甚至要落入下風。

    不過,他并沒有過多的擔心,畢竟自己的身邊還有一位修為尚在云無量之上,號稱玄明恭華天第一高手的秘籍羅。

    他冷笑著說道:“碧先生,好手段。現在總可以告訴我你究竟是誰了吧?”

    寒料峭仰天長嘯豪氣畢露,應道:“不必廢話,接招”

    他易容改型隱姓埋名數十年,而今終于能夠露出本色,心里當真是說不出的痛快,雙腳步罡踏斗踩動乾坤,雙拳一錯空中幻動出鋪天蓋地的金紅色拳影,一個個大若磐石滾滾奔騰,匯聚成一束浩蕩巖流直撲云殤。

    “給我開!”云殤身軀巋然不動,雙手需握振臂舒展,面前涌起一層紫光。光芒蔓延之處,虛空猶如帷幕般向兩旁開啟,露出背后黑洞洞的離亂虛境。從那虛境之中,冒出騰騰黑氣狂風,一時天昏地暗蒼穹破碎。

    “嗚嗚嗚嗚——”碩大無倫的拳影沖入黑氣深處,迅速被離亂虛境吞噬得無影無蹤,恰似泥牛入海了無聲息。

    云殤輕蔑道:“雕蟲小技而已,也好意思在我面前賣弄?”

    寒料峭不為所動,雙拳猛地搗出沉聲喝道:“破!”

    “轟!”驚天動地的一串巨響,成千上百的拳影應聲爆炸,立時罡風如注肆虐開來,無數金紅色的光流從亂離秘境里迸射而出,剖開黑氣顯露猙獰,映得幽空一片斑斕輝煌。

    “喀喇、喀喇喇——”亂離虛境像一個瓷器花瓶被炸得粉身碎骨,彌漫的黑氣與暴戾的紅光交織輝映,似海嘯一般將所過之處滌蕩得一干二凈。

    “哧——”又是一聲尖銳的嘯音響起,一支金煌煌的長矛躍動著澎湃烈焰穿越過崩滅的離亂虛境,鋒芒直指云殤咽喉。

    “滅仙之矛?”云殤稍一大意,沒料到寒料峭能夠破去自己的離亂秘境,頓時陷入被動。好在他也是云家年輕一代里的翹楚人物反應極快,當即抬起左手朝金矛上抓落。

    “嗤嗤——”他的五根手指泛起紫色的光芒,如同鋒利的金剛石切開燃燒的烈焰,精準地抓住槍桿。

    不料寒料峭這一擲之力大得驚人,魔氣磅礴直有開山斷流之威。金色的槍桿在云殤的指間劇烈摩擦繼續向前滑動,直抵咽喉。

    云殤一聲大吼,燃動魔元左手光華暴漲,將金矛轉瞬間徹底吞沒,在掌心里重新煉化成為一枚普普通通的幽金。

    饒是如此,他的咽喉仍為強勁的矛鋒所傷,緩緩泛出一抹金色血痕。

    “老匹夫,我要把你碎尸萬段!”云殤的臉上煞氣涌動,眼神卻變得森寒如冰,翻腕亮出兩只紫色月牙魔輪振臂揮出。

    月牙魔輪在空中發出撕心裂肺的嗚咽之聲,比萬鬼哭嚎還要刺耳恐怖,滾滾聲浪就像驚濤駭浪般沖向寒料峭的靈臺。

    一道道被煉化的魔將元神從輪中噴薄而出,各顯神通殺技悍不畏死地沖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