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二百八十四章 對戰(下)
    更新時間:2012-09-14

    “前輩,接劍!”楚天揚聲叫道,意念動處業已光化的蒼云元辰劍凝作一束精芒破空飛掠,刺透重重光嵐風暴落入寒料峭的手中。

    寒料峭一劍在手縱聲長嘯,元辰寶珠嘀鳴飛轉竟從中召喚出百余條幽冥魔龍,如長虹經天氣勢浩蕩,正迎上那些魔將元神。

    他橫劍出招,一式“睥睨四海”只見劍意不見劍招,豪情天放氣象萬千,“鏗鏗”激飛轟來的一雙月牙魔輪。

    寒料峭嘯聲愈發雄壯,宛若天雷滾滾碾壓四野,一鼓作氣轉守為攻縱劍直迫云殤。

    云殤面色難堪,招手攝回月牙雙輪和寒料峭短兵相接酣戰成一團,口中喝道:“秘大師,替我拿下慕成雪!”

    秘籍羅瞇縫著眼睛,對周遭的激戰似乎視而不見,穩悠悠地安坐釣魚臺,兩眼一瞪訓斥道:“后生,莫非你連個‘請’‘字都不會說么?’”

    云殤哭笑不得,卻知道秘籍羅天生就是一個怪胎,為人不僅恃才傲物喜怒無常,而且甚為孤僻,是出了名的難伺候。這次能夠請動他出馬助陣,全是仰仗了云家老祖宗的面子,否則就憑自己和云無量怕是八抬大轎也抬不來。

    可現在都火燎眉毛了,這位老兄居然還拿腔拿調糾纏不清,著實教人火冒三丈。

    別看云殤平日里長袖善舞笑容可掬,但身為云家子弟骨子里也是性高氣傲。無奈情勢比人強,這時候也只能忍氣吞聲道:“大師,請——”

    就這么一個“請”字,說得如此咬牙切齒而又這般無可奈何,恐怕也是獨此一份。

    秘籍羅這才覺得稍稍滿意了些,點點頭道:“也罷,我就幫你一幫,算是還了云老頭當年的那點情分。”

    說著話他扭轉過頭望向楚天道:“小子,你若覺得老夫恃強凌弱殊為不公,盡可叫上他們兩個一起出手。”

    不用問,他指的自然是雪憐城和云蝶仙。雖然這兩人都是天階高手,可在秘籍羅的眼里仍不過是小菜一碟,就算加上楚天,贏了也是勝之不武。

    哪知楚天搖搖頭道:“不必,就由我來向大師討教幾招,還請手下留情。”

    他的語氣平和沉靜,不卑不亢,說出來自有一股豪情義氣。

    秘籍羅愣了愣,反倒對楚天生出了些許好感。他素來孤傲怪癖,最是看不起唯唯諾諾的軟骨頭,更不喜那種自命不凡的浮夸之徒。

    雖然心里看著楚天順眼了不少,但他臉上還是一副眼高于頂的傲慢表情,大咧咧點點頭道:“也罷,待會兒老夫盡量不傷著你就是。”

    楚天笑了笑道:“那就先謝過大師了。”

    說起來他和秘籍羅之間多少還有點兒淵源。當年北夕雪游離幽魔界,就曾跟隨秘籍羅學過一年的畫藝,可謂亦師亦友。

    楚天還記得爺爺在世時曾經說過一句古諺:“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倘若秘籍羅果真是陰險狡詐十惡不赦之輩,以北夕雪的為人絕不至于如此。

    今日相見雖不過短短三兩句話,卻也能管中窺豹。看得出,秘籍羅只是脾氣臭了點兒,人卻不壞,至少和云殤、云無量不是一路人。

    聽楚天說得客氣,秘籍羅大感受用,輕捋頜下亂糟糟的須髯呵呵笑道:“好說,好說!”

    楚天不再說話,身周隱隱浮現出一蓬金光。不一刻,成百上千團拳頭大小的殷紅色光球在金光里倏然生成,如日行天圍繞著楚天身軀緩緩旋轉。

    “造化神通!”云蝶仙的臉上情不自禁流露出驚訝之色,若非顧忌驚擾到楚天的心神,早已脫口叫了出來。

    從上次和楚天分手到現在,滿打滿算也沒到兩個月,然而他的修為居然已經突破到了造化神通的境界,仿佛種種修煉參悟、生死大劫對這家伙而言全是浮云。即便是傳承了幽冥皇帝蕭逆的一縷魔識轉世,但修為進境總不該這樣變態吧?這讓那些被譽為幽魔界不世出的天才們情何以堪?

    秘籍羅亦是吃了一驚。按照云殤提供的情報,那個名叫慕成雪的小子至多也就是圣階巔峰,自己揮揮手就能隨便打發一大摞。

    盡管方才他已然看出對方實力不俗,并非云殤所說的那般不堪一擊,可也沒想到居然已是參悟了造化神通之境。

    不過縱然是造化神通,較之秘籍羅法相自然的修為依舊是相差了一大截,只是收拾起來稍稍費力一點罷了。

    秘籍羅自恃身份,并不急于出手搶攻,大馬金刀地飄立空中,雙眼瞇縫成一條線漫不經心地打量著楚天,任由他運功蓄勢。

 &nbs sp;   楚天似乎一早就賭定了秘籍羅的脾性,心無旁騖全力凝功,身遭的金紅兩色光芒越來越亮,到后來交匯融通化作一團瑰麗壯觀的神光,如日中天不可一世。

    突聽“嗚”的轟鳴,四周的幽空仿佛劇烈地震顫了一下,千道殷紅光球霍然迸流,在空中劃出一條條變幻莫測的軌跡,從各個角度齊齊轟向秘籍羅,正是“日照神拳”中的一式“千瘡百孔”。

    秘籍羅的眼睛微微一睜,喃喃自語道:“嗯,這還有點兒意思。”

    雖說“千瘡百孔”的拳路在他的眼睛里根本沒有秘密可言,只是雙目淡淡一掃便盡皆了然于胸,可拳鋒中蘊藏的氣吞萬里如虎的雄渾氣勢和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剛勁決絕之意,卻是讓秘籍羅也禁不住暗自一贊。

    假如是同等級的對手猝然遭遇上這式拳法,怕是很少有誰能夠全身而退。

    秘籍羅一邊對楚天的拳法評頭論足,一邊抬手往嘴里灌了口酒,驀地“噗”一聲往外噴出,登時幻化成為一幅碧波萬頃的壯麗畫面。

    層層疊疊的巨浪跌宕卷涌,以秘籍羅飄立之處為中心向四面八方澎湃而去。巨大的浪峰重逾萬鈞,砰然拍擊在轟來的日照神拳上,一道道兇猛拳鋒應聲破碎,如煙如霧湮沒在波濤里消逝得了無痕跡。

    秘籍羅的意念再是一催,漫天大潮滔滔不絕,又匯聚成一條大河橫亙長空,以摧枯拉朽之勢攻向楚天。

    “怒海沉月圖!”云蝶仙心里一沉,沒想到秘籍羅居然如此“看得起”楚天,一出手便是他的成名絕技之一。

    需知秘籍羅酷愛作畫,偏又天賦極高,硬是獨辟蹊徑以畫入道,在幽魔界中自成一家獨樹一幟。

    他自創的各種功法秘術無不與畫有關,譬如這式“怒海沉月”就是將早年的一幅畫作融入秘法魔功之中,施展開來狂濤怒張碧海翻滾,任你是大羅金線也要灰飛煙滅含恨而終。

    幸好他總算記得剛才的許諾,不愿輕易傷了楚天的性命,因此威勢雖猛卻無絲毫殺意,只想摧垮對方的守御,將這年輕人生擒活捉。如此雷霆一擊手到擒來,方能顯現玄明恭華天第一高手的無上風范。

    可惜楚天偏不如他所愿,臨危不亂神情沉著,低聲喝道:“滅!”

    “唿——”周圍金光遽然大亮,卻是剛才那式“千瘡百孔”僅僅用了三成力量,此刻才是養精蓄銳后的真正逆天一擊。

    就見那金光儼然凝鑄成一十八輪艷陽,如群星璀璨倏地升騰,在空中不斷膨脹炫動,結結實實轟擊在洶涌的怒海大潮中。

    一記驚天動地的巨響,怒海沉月圖中濺起萬丈碧芒。金色的拳光接二連三砸落下來,像山一般壓碎了席卷的怒潮,朝著秘籍羅平推過去。

    “米粒之光!”秘籍羅蔑然低哼,隨手掐定法訣向怒海沉月圖一指。

    霎那間碧波奔騰,怒海沉月圖的威力比方才竟又爆增數倍,宛若一條沉睡中的惡龍被驚醒,狂暴地昂首擺尾翻云覆雨,和楚天釋放出的日照拳罡不停地激撞絞殺。

    就在這時候,猛聽云無量爆出一聲怒喝,嗓音中竟然隱隱含有一絲不可抑制的驚惶之意,那柄以他本命元神煉制的魔寶遮天蔽日傘居然被慕山劈手奪過!不管云無量如何竭盡全力催動魔傘,一道道意念均都石沉大海無法撼動分毫。

    情急之下,他又是一聲斷喝,雙拳并出,左拳如日右拳似月,四周幽冥之氣哧哧響鳴如同水一樣的沸騰,在拳鋒上形成兩團巨大的渦流吞天噬地不可阻擋。

    慕山好整以暇地舉起遮天蔽日傘,瞥了兩眼道:“不就是一把破傘么,還你就是!”

    話音未落,他甩手丟出遮天蔽日傘,魔傘似一把旋轉的巨輪朝渦流飛去。

    云無量拳勢正盛,并不上慕山的當,只是微一凝念欲將魔傘收起,以免干擾到自己的這式“日月無光”。

    不料那魔傘全然不理睬主人的意念指令,反而“簌”地低響傘面合攏,化作一支紫金色的長矛沒入渦流之中。

    云無量見狀勃然色變,但已來不及再做第二反應。耳聽轟隆巨響,遮天蔽日傘炸了開來,像是一片片鋒利無比的刀刃射穿渦流鋪天蓋地打向云無量。

    “封!”云無量雙目綻光,兩拳回擺在胸前虛捏成印,身周虛空噼啪作響電流飛竄,居然在彈指之間像玄冰一般凍結,生生將射來的碎刃封住!

    “哇——”本命魔寶被毀,氣機感應之下云無量身軀搖晃面色慘白如金,往外噴出一口鮮血,功力大傷。

    但是沒等他稍稍松上一口氣,面前厚重如山的冰盾猛地一顫,從后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破出一束銀白色的神光,如錐如槍嗚嗚飛旋,刺向了他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