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二百八十五章 似是故人來(上)
    更新時間:2012-09-14

    “噗!”盡管云無量的左拳已經轟中,然而那束銀白光錐還是刺入了他的胸口。

    出人意料之外,光錐沒有在云無量的胸膛上造成任何的傷害,甚至連一點傷口都未曾留下。它就似一滴水珠,輕而易舉地破開對方的護體魔罡,滲入到了他的軀體里。

    云無量的臉色徹底變了,他立時察覺到,那光錐在自己的體內猶如冰雪一般的迅速消融,化作千絲萬縷的寒流蔓延開來,頓時全身的經脈骨骸乃至血肉內臟都像被揉碎摧垮,變成了一團團濃稠的液體在汩汩翻騰。

    他大叫一聲像斷線的風箏栽落在地,似一灘稀泥再也爬不起來,身上還在冒著冉冉的紫氣。這是散功的征兆,即使魔君仙尊也無法解救得了。

    云無量的心底涌起一股從未體驗過的強烈恐懼感。

    他深知自己在權傾幽魔界的同時,也是仇家遍地。一旦失去修為,端的生不如死。

    但現在,云無量卻連殺死自己的力量也沒有了。形象的說,此刻的他就是一團肉泥,只剩下思維和感官還能運作。

    冰盾喀喇喀喇不斷破碎,慕山吊兒郎當的身影漸漸從后方露了出來,卻看也不看云無量,斜過眼光得意洋洋地沖著雪憐城吹了聲口哨,炫弄道:“就這點三腳貓的本事也敢自稱是什么狗屁天王?想當年我家主公座下隨便拉出個跟班的來,也能打得你不認東南西北。”

    雪憐城玉臉緊繃只當沒看見,雙眸緊盯楚天和秘籍羅的激戰。

    她知道早在三百年前慕山的修為就已達到了造化神通的境界,如今的實力更是遠在云無量之上,因此這場打斗根本就是毫無懸念。倒是楚天和秘籍羅打得風生水起扣人心弦,短短幾個回合已是**跌宕一波三折。

    不過顯而易見秘籍羅并未盡全力,兼且不愿輕易傷到楚天,故而出手頗有分寸。但此人生性乖張,誰也保不定他何時惱怒起來突下狠手。所以雪憐城不敢有絲毫大意,隨時準備出手襄助楚天。

    沒想到秘籍羅突然暴退二十丈脫離戰團,眼睛睜得滾圓盯視慕山,上上下下打量了老半天卻是一言不發,但臉上的驚訝之情愈來愈明顯。

    慕山被他的目光盯得渾身不自在,自嘲道:“難不成玉樹臨風如我者對男人也有莫大的吸引力?”

    “錐心刺骨,萬念成灰——”秘籍羅呆呆看著慕山,嘴里喃喃念叨。

    云蝶仙愣了下,心道莫非這兩人之間果真有奸情?

    慕山也是一怔,問道:“你怎么曉得我方才施展的那式秘法的招名?”

    秘籍羅兩眼放光,便如同看到了什么鮮嫩可口的美食,叫道:“七爺,你是七爺?”

    慕山還沒來得及開口,秘籍羅就像瘋了一樣沖了過來,不由分說張開雙臂把他抱住,興奮異常道:“七爺,原來你沒死!我是小騾子,您還記得么?”

    慕山詫異道:“你就是當年跟著我的那個小書僮?”

    秘籍羅連連點頭,道:“那年您帶著我去投奔蕭逆,半路上失散后我怕慕大爺責罰不敢回家,便四處找您。后來聽到傳聞說蕭逆被天界封印,您也在亂軍中戰死……”

    慕山怒道:“哪個王八蛋亂嚼舌頭敢咒我死?”

    他和秘籍羅失散的時候,后者還是個小書僮,而今三百余年過去,彼此形容大改,更未料到會有重逢之日,險些就上演了主仆大戰。

    如此一來,秘籍羅自然不能再和楚天動手。別看他為人狷狂,可在慕山面前卻全無玄明恭華天第一高手的派頭,儼然還是從前那個調皮搗蛋的小書僮。

    這邊主仆重逢喜出望外,那旁的云殤卻嚇得魂飛魄散。

    云無量一倒,本就只剩下秘籍羅還有點指望。可誰曾想這家伙居然會是慕山昔日的書僮,還能有比這更要命的事么?

    如果說有,那便是云殤隱隱約約猜到了慕山的真實身份——輪回山慕老祖的嫡親七弟,論起輩份來自己還得叫他一聲“七爺爺”!

    幾乎想也不想云殤揮動月牙魔輪往外一推,迫使寒料峭回劍自保,乘隙施動魔功身形放光變作一道電芒就往百里荒蕪堡外遁去,動作之快連慕山亦不及阻截。

    突然,幽空變成了一片血紅色,所有的聲音都不可思議地消失,只有一陣隆隆的轟鳴宛如雷霆海嘯鼓蕩著人們的耳膜。

    一輪紅月從楚天的手中升起,散發出難以言喻的瑰奇神光。光芒波及之處,眾人明顯感覺到周圍虛空的光陰仿佛在膠著在凝滯,變得異常的緩慢。

    于是可以清晰看到,云殤所化的那道電芒速度驟降十倍,好像任誰都只需幾個跨步就能追上他。

    但沒有人出手,云蝶仙也好秘籍羅也罷,乃至趴在地上不 地上不能動彈的云無量,全都被眼前的景象震懾得心旌搖曳難以自抑。至于慕山和雪憐城等人,雖然早已不止一次經歷過這樣的場面,但眼睛里也情不自禁地煥發出驚喜的光彩。

    天命之盤,遠隔三百年后終于重現在幽魔界的天空之上!

    這不再是虛影,而是實實在在的天命盤本體,而它的威力又何止于是前者的十倍百倍!

    盡管限于楚天的修為還無法完全駕馭,從而發揮出天命盤所有的威力,但要對付惶惶如喪家之犬的云殤,眼下的這點力量業已綽綽有余。

    “不好!”云殤做夢也想不到楚天居然已經能夠成功催動出天命之盤的本體,當機立斷燃燒魔元擲出月牙雙輪,加速朝堡外飛遁。

    在他看來,自己這一連串的動作勢若奔雷亦是快得不能再快,就算碰到法相自然之境的超卓高手也要退避三舍不敢直攖其鋒。

    然而他不曉得,自己的搏命一擊落在其他人的眼里,簡直跟一只慢吞吞的蝸牛差不多少。

    天命之盤的神力已不著痕跡地扭曲了時空,使得云殤如同一只落入羅網的蚊蠅無望地做著垂死掙扎。

    那道電芒逐漸褪淡,顯露出他的真身,臉上的表情猙厲而蒼白,再也看不到往昔那種從容不迫的風采。

    此時此刻,蕭逆的魔識已然完全占據了楚天的意志,他木無表情的地看著云殤,就像看著一只妄圖從自己指尖脫逃的螻蟻,冷冷道:“你應該慶幸,遇上的不是原本的我——”

    說著話天命盤中一道濃烈強光激射而出,瞬息籠罩住云殤的身軀。

    云殤不由自主地痛楚呼喊,面目扭曲身軀顫栗,在血紅色的光瀾里飛速化作一蓬黑色的浮影,所有的血肉、魔元乃至魂魄俱都被天命之盤毫不留情地吞噬,哪怕連一點殘渣也沒有留下。

    天命之盤的光芒開始徐徐收縮,最終連同本體一起納入楚天的體內消失不見。

    楚天的本我意識也在逐漸復蘇中,感到渾身一陣虛脫,急忙在身軀失去控制前不著痕跡地飄落在地。

    為了催發天命之盤,他幾乎賠上了所有的家當,好在回報之豐厚也是顯而易見。

    百里荒蕪堡漸漸恢復了平靜,一縷縷流光在幽空里淡去,破碎的虛空被大量幽冥之氣填補彌合,已經很難用肉眼看出異樣。

    令人詫異的是那幾座破敗不堪看起來風一吹就會倒的屋子,盡管隨著大地的顫栗也顫顫巍巍搖晃個不停,卻終究安然無恙繼續屹立在黑暗中。

    一場驚心動魄的大戰,至此以楚天等人的完勝而落下了帷幕。

    雪憐城一聲不響飄至楚天身邊,用纖纖玉指握住楚天的微涼的左手,將一道精純冷冽的魔氣注入他的體內。

    楚天向她微微一笑以示謝意,低聲道:“我沒事。”

    慕山嬉皮笑臉湊了過來,隨著他和楚天相處日久,發現這位傳承了蕭逆魔識的新主人遠不似老主人那般嚴厲孤傲,便也慢慢地本性畢露放肆起來,沖著雪憐城裝可憐道:“累死我了,要不你也來關心關心?”

    雪憐城嫣然一笑道:“你再站近點兒。”

    慕山大喜,他的記憶里雪憐城還從未對自己如此和顏悅色過,待到一步邁出猛然發覺不對——這丫頭什么時候變得好說話了?

    “哧——”一道凌厲至極的青色風鞭從雪憐城的掌心吞吐而出,直朝慕山抽落。

    慕山大吃一驚,忙不迭飄身橫移,同時施動秘法扭曲虛空。

    青色風鞭受到秘法影響失去準頭,“啪”地抽空,黑夜里一串串青光爆閃,罡氣如鋒崩散開去。

    慕山退開十丈,苦笑道:“不會吧,我就這待遇?”

    雪憐城看著他吃癟的模樣,強忍著笑冷哼了聲,不再搭理這活寶。

    云蝶仙走近云無量,笑吟吟道:“父親大人,你是否在后悔為何沒有早點殺死我,就像當年逼死我娘親那樣?”

    昔日的玄明恭華天之主,堂堂的天王,現在卻只剩下茍延殘喘的游絲。聽到云蝶仙的譏笑,他努力抬起眼低哼一聲道:“你想怎樣?”

    云蝶仙慢條斯理道:“很簡單,把你的位子讓給我。”

    云無量輕蔑道:“做夢!”

    云蝶仙也不惱,彎下腰來在云無量的耳邊輕輕說了句。

    云無量面色劇變,色厲內荏地喝道:“孽障,你敢!”

    云蝶仙笑了笑,伸手在云無量的臉頰上拍了拍,悠悠道:“我也不知道,要不咱們試試看?”

    一時間云無量的臉灰敗如灰,怨毒地盯視云蝶仙徐徐道:“你不愧是我的好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