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二百八十七章 金帳三妃(上)
    更新時間:2012-09-15

    朝青絲聞言搖頭道:“他們怎么可能知道?”

    楚天默默無語,聯想到自己元神轉托在暮成雪體內,毋庸置疑這也應該是幽冥皇帝蕭逆早早就布下的一步棋。

    朝青絲又道:“如果不出意外,巫虞妹妹明日就會抵達玉輪城。至于那三個家伙,被我留在了玉輪城里養傷。昨日你又殺了云殤擒獲了云無量,玉輪城大勢已定,不過仍是要小心雨傳淵使壞。”

    不消問,那三個家伙自然是朝青絲從烈毅手下救出的炫流、斬天和熾影。

    楚天道:“多謝你在暗中一路護送我的朋友。”

    “巫虞妹妹?”雪憐城這才曉得朝青絲神不知鬼不覺已往返了一次度朔山,驚訝問道:“她還活著?”

    楚天回答道:“和你一樣,她的一縷魔識寄存在定界魔槍中,后來轉世到了我的一位朋友身上。”

    話音落下,三人一陣默然若有所思,只是各人所思所念均有不同。

    過了許久,楚天收斂神思招呼道:“走,我們去迎一迎他們。”

    朝青絲矜持微笑道:“慕大人到底還是放心不下。”

    楚天道:“如今玉輪城風起云涌殺機四伏,總需小心為好。青絲,你一路風塵,不妨在此歇息片刻,等著我們回來就是。”

    朝青絲睿智無雙,聞弦歌而知雅意,明白楚天是擔心自己與他同行會暴露身份,當下嫣然一笑道:“沒關系,我扮作憐城妹妹的一名隨身侍女,料來以雨傳淵等人的眼力也無法識破。”

    她凝念變身,頓時化作了一個眉清目秀乖巧伶俐的小侍女。

    楚天見狀便不再勸阻,念頭一動頭頂紫月陡然降下一束晶光罩住三人,將他們傳送到了屋外。

    楚天抬起頭仰望蒼穹,目光穿透重重的濃霧與罡風,極盡冥海深處,心情不由自主地激動起來。

    通過天命盤,他能夠越來越清晰地感應到鎮獄魔劍所散發出來的氣息。這就意味著,那些曾經同進共退生死相依的朋友距離自己正越來越近。

    他早已運用魅音螺和北夕雪通過話,隨時關注著眾人的行蹤,清楚的知道這一行中除了夕雅等人外,還有破開冥海進入到幽魔界里的洞天機……當然,也會有晴兒和翼輕揚。

    “在想你的朋友?”朝青絲站在楚天的身旁,另一邊是雪憐城。

    這只是兩人之間的第二次會面,但感覺上彼此好像已經認識很久了。

    在幽冥界所有人中,朝青絲可能是最為了解蕭逆計劃的那一位。畢竟她的前世就是有“魔界第一智囊”美譽的天姬殷青霜。

    因此她對楚天的來歷甚為清楚,甚至可以通過鬼神莫測的高深推算之術,推演出楚天在塵世的種種遭遇。

    也許正是出于這樣的原因,楚天發現與雪憐城、慕山等人不同,朝青絲并沒有將自己看作是幽冥皇帝的分身抑或傳承者,而更是像一個朋友,一個戰友。

    奇妙的是,這樣的相處感覺使得楚天輕松舒服了許多。因為一個真正的男人絕不愿意活在另一個人的陰影下,更不想成為那人的替代品。

    “是啊,已經很久沒有見到他們了。”楚天坦率地回答說。

    朝青絲意味幽長地說道:“我猜你最想見的應該是巫虞妹妹吧。”

    這一次楚天沒有回答,但心不知不覺熱了起來。

    他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會這么快就見到晴兒。從北冥海乍別至今,屈指粗算不過數月,她竟然已經取出鎮獄魔劍劈開冥海禁制,徑自闖入幽魔界中尋找自己。

    這丫頭,這丫頭……

    楚天不自覺地搖了搖頭,嘴角泛起一縷連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溫暖笑意。

    更令他料到的是翼輕揚也緊隨晴兒來到了幽魔界。

    恍惚間他的思緒一下子飄得很遠很遠,久違的塵世記憶紛沓而來,一幕接一幕在腦海里浮現又隱沒。

    不由得倏然驚覺,自己不知從什么時候起心境變得漸漸滄桑起來。不再是那個意氣飛揚初出茅廬的少年,甚至也不再是那個初入幽魔界茫然四顧的轉生者。

    如春風化雨,蕭逆的魔識已在潛移默化里改變了自己許多。再經過風后陵墓三百年的枯坐修煉和近來于造天虛境里的閉關參悟,從某種意義上而言,他也算得是個“老古董”了。

    但這樣的“老古董”,還會是晴兒熟悉的哥哥么?又或會遭致翼輕揚怎樣的調笑?還有,珞珈——她是否會喜歡自己現在的這個樣子?

    “慕大人——”雪憐城在耳畔輕輕喚了聲。

    楚天醒覺過來,自失地一笑,自己實在是 己實在是想得太多也太遠了,一切等見到晴兒她們再說吧。

    他調整心情,率先御風朝幽空飛去。雪憐城和朝青絲一左一右如影隨形。

    須臾之后,三人便迎頭撞上了玄穹冥流。

    三人之中如純以修為境界而論,當以朝青絲為最。但她此刻喬裝改辦成了雪憐城的貼身小侍女,不宜嶄露驚人實力,便招呼道:“憐城!”

    雪憐城心領神會,凝念展開了“吟風結界”。

    “唿——”一團青色的風影鋪展開來,就像是個晶瑩透明而又薄如蟬翼的琉璃燈罩,一邊徐徐旋轉一邊籠罩住三人的身形。

    四周的罡流滾滾涌來,如陣陣天雷密集地轟擊在風罩上,隨著石破天驚的轟鳴迸濺起一蓬蓬凄艷光瀾,而后又似一條條血紅的瀑布般往無盡的幽空里流散開去。

    這景象若是讓別人看到,必定會瞠目結舌。要知道就算天階高手,非有必要也絕不愿硬闖玄穹冥流層。其中每一道罡流都蘊有萬鈞雷霆之力,而且變化無常防不勝防,稍有不慎就會被轟成重傷。

    即便實力超群再加上不錯的運氣,強行沖破了玄穹冥流,但罡流層之外的冥海卻更為恐怖。惟有跟隨魔舟航道,避開種種可怕的風暴、炎火、冰流……以及那些突如其來的天象異變,才會相對安全。

    然而考慮到在數日乃至十數日、數十日的旅途中,茫茫冥海里壓根尋找不到任何一處可供歇腳的落足點,任何有理智的天階高手都不會莽莽撞撞地選擇御風的方式,那簡直跟自虐差不多少。

    但這些對于“吟風結界”完全不成問題。在結界的表面,擁有三千六百道無法用肉眼窺視的“流金魔紋”。在每一次與罡風冥流的撞擊中,流金魔紋都會全速運轉,最大限度吸取煉化其中的靈氣精華,源源不斷補充到結界之中。

    因此,這樣的御風飛行非但不會耗損雪憐城的魔元,反而對她的修煉有莫大裨益。

    只見三人在“吟風結界”保護之下猶如閑庭信步穿越過玄穹冥流,進入到浩瀚冥海之中。迫面而來的風暴越加狂猛,時不時一道道雷火從幽暗里迸發而出,卻被雪憐城輕盈靈巧地閃避過去。

    “慕大人,如果不介意,我很想聽聽你從前的一些故事。希望我和憐城是第一對也是最后一對聽到這些故事的人。”朝青絲的話語打破了三人間的靜寂,可給人的感覺自然而親切,毫無突兀冒昧。

    楚天一怔,隨即省悟到朝青絲的用意。朝青絲是在婉轉地提醒他,千萬不要在眾人面前輕易暴露自己的真實來歷,否則會由此引起一連串不可預測的后果。

    也許正是出于類似的顧忌,寒料峭才沒有在人前和自己聊起過往的事情。

    若非朝青絲的點醒,還真是差點就疏忽了這個問題。

    楚天感激地向她點了點頭道:“我不太會講故事,但愿你們聽了不會煩悶。”

    算算按照現在這樣的速度行進,至少還需要三五個時辰才能遇見晴兒一行。故而楚天強自按下迫不及待地心情,向朝青絲和雪憐城說起了自己在塵世中的經歷,也好讓她們稍后見到洞天機等人時不會顯得太過唐突。

    另一方面,自從進入幽魔界后,這些秘密就一直深藏在楚天的心底,不敢也不能對任何人提及,于他的潛意識里也希望能有機會一吐為快。

    即管如此,楚天還是有很多故事沒有說出來,譬如那一夜和珞珈在小屋中的纏綿,譬如霏霏細雨里在那片楓林中如巖漿噴涌的激情……這一切永遠只屬于他和珞珈兩個人,無論到何時都是自己此生最為寶貴的幸福記憶。

    故事講完以后,朝青絲和雪憐城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出聲。她們不僅聽到,也親眼看到了一個曾經年少輕狂的崢嶸歲月,還有他的情感世界。

    魔族是不會輕易動感情的,更不會輕易愛上誰。可是一旦動了感情,一旦勇敢地愛了,就會來得無比的濃烈無比的熾熱,百死不悔義無反顧。

    依稀,她們從楚天的身上看到了蕭逆當年的影子,想起了許許多多埋藏在歲月最深處那些或甜蜜或酸楚的往事,心底情不自禁地涌起一片溫情。

    許久之后,雪憐城輕聲道:“原來你是為了那位名叫珞珈的姑娘而來。”

    楚天重重頷首,回答道:“我要去寂滅谷找到她的魂魄。”

    朝青絲幽幽道:“可是你知不知道,即便找到了珞珈姑娘的魂魄,她也不可能變回從前的模樣。”

    楚天沉默半晌,緩緩道:“她在穿越三千年歲月回來找我的時候,從未想過這些。”

    朝青絲悵悵吐了口氣道:“我明白了,你要的只是她能幸福地活著。”

    楚天笑了笑道:“你和風后還有巫虞魔妃所有的付出,也不正是為了這些么?”

    驀地,他心有所動,目光眺望冥海盡頭翻滾的風潮,說道:“他們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