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二百八十八章 金帳三妃(下)
    更新時間:2012-09-15

    茫茫冥海中,一艘大型魔舟從遠方乘風破浪行駛而來。

    楚天清晰地感應到從魔舟中散發出的鎮獄魔劍的氣息,心頭不自禁地一熱。

    朝青絲察覺到楚天的神情變化,問道:“就是這艘魔舟?”

    楚天點點頭,說道:“船里人多眼雜,我們暫時不要露面,在暗中跟隨。”

    雪憐城“嗯”了聲,運轉魔識在吟風結界上又加持了一道隱形秘法,三人的身形登時消逝在了澎湃的罡流中。

    對此魔舟中的眾多乘客一無所知,繼續著他們漫長而百無聊賴地旅途。

    魔舟又在冥海里航行了一個多時辰,距離玉輪城越來越近。乘客們漸漸興奮起來,有不少人已迫不及待地走近窗口,向外焦灼地觀望。

    忽然,前方的航道上漸漸亮起一團微光,一艘青紅色的古老魔舟慢慢出現在了眾人的眼簾里。

    “奇怪,這艘船為何停著不動?”有眼尖心細的乘客詫異地問道。

    沒等身邊的同伴作出回答,稍遠處有人在窗口前驚叫道:“快看,船頭有碧落海雨家的徽記!”

    隨即類似的驚呼聲此起彼伏,更多的人看見了在那艘魔舟的船頭閃爍著熠熠神輝的雨家徽記。

    ——有大事要發生了。

    這時,對面的魔舟上打出了一串燈語。

    隱身在旁的雪憐城向楚天解釋道:“那是要求停船檢查的意思。”

    楚天沒吭聲,就見收到燈語指令后,那艘載滿乘客和貨物的魔舟緩緩停了下來。

    須臾之后,從雨家的船上御風飛出十幾名家仆,一個個氣度沉穩實力卓絕,最差的也是守一境的高手。而率領這群家仆的,則是兩名修為臻至窺涅化槃之境的雨家嫡系子弟,神色倨傲趾高氣揚地步入對面的魔舟里。

    雪憐城緊盯著雨家的座舟,問道:“青絲,你說雨傳淵會不會也在船里?”

    朝青絲胸有成竹道:“在玄明恭華天能讓雨家的人擺出偌大陣仗的,也只有雨傳淵了。”

    雪憐城眸中的寒芒閃了閃,望向楚天道:“大人!”

    楚天擺擺手,說道:“不著急,雨傳淵既然來了,就絕不會讓他跑掉。”

    三人說著話,那篤定的模樣簡直就是將名動幽魔界,被譽為碧落海雨家百年一出的奇才雨傳淵雨公子當作了盤里的一道下酒菜。

    可說來也奇怪,那將近二十名雨家的子弟和家仆進到魔舟之中過了老半天,竟似石沉大海了無聲息。

    又等了會兒,雪憐城道:“那些人肯定回不來了。”

    楚天點點頭,心想有北夕雪這樣的怪胎,再加上手擎鎮獄魔劍的晴兒以及眾多人魔兩界的豪雄,那十幾個雨家的人無異于羊入虎口,能全身而退才是怪事。

    朝青絲說道:“雨傳淵也一定發現了異常。我猜那些進入魔舟搜查的人里,肯定有用魅音螺和他保持聯絡的,也許已經發出了什么消息。”

    雪憐城對天姬殷青霜的智慧素來佩服,問道:“不知雨傳淵下一步會怎么做?”

    朝青絲尚未來得及回答,三人臉上幾乎同時閃過一縷驚異神色,低叫道:“不好!”

    只聽從雨家座舟上猛然爆發出一記沉悶轟鳴,綠光爆綻如長虹跨海,一塊塊威力絕倫的符石從舟內彈射而出,朝著對面的魔舟鋪天蓋地地轟落。

    楚天沒有料到雨傳淵居然會采取如此血腥殘忍的手段迫使晴兒現身,欲待救援已然鞭長莫及。

    可就算他趕得及,在不不竭盡全力催動天命盤的情況下,也根本抵擋不住一**符石狂轟亂炸的威力。

    千鈞一發之際,魔舟中亮起一道恢弘的金色劍華。晴兒躍身而出,揮動鎮獄魔劍劈斬出一蓬絢爛光芒,“砰砰砰砰”將十余枚符石絞得粉碎。

    緊跟著又是一團碧光從魔舟里流淌出來,化作千絲萬縷的藤蔓鎖纏住射來的符石,四兩撥千斤反打回去,和鋪面射來的第二波符石迎空激撞,轟轟爆響炸開巨大的光團。

    然后楚天就看到了翼輕揚那張明艷不可方物的俏臉。

    在她的身后,洞天機、夕雅等人魚貫而出,最后才是永遠做事慢一拍的狼魔族大祭司北夕雪。

    眾人各施神功秘法,高接低擋化解符石的攻擊,以保護身后的魔舟不被摧毀。

    但符石的轟擊變得越來越猛烈密集,更有無數支魔弩全力開動,每一記轟擊每一波攢射都不亞于大千空照級高手的御劍搏命。

    很顯然,雨傳淵并不在乎任何人的死活,他要的只是晴兒手里的鎮獄魔劍。

    晴兒憑借鎮獄魔劍舉世無雙的威勢尚 威勢尚能從容自若地招架抵御,但夕雅等人卻越來越覺得吃力。很快就有符石和弩箭穿越過眾人的防線,轟擊在了魔舟上。

    “一樣都是死,大伙兒拼了!”魔舟里不知是誰吼了一嗓子,乘客們如夢初醒,頓時有許多豪勇之士奮不顧身地沖了出來,襄助晴兒等人抵御符石弩箭。

    說到底,碧落海雨家的名頭再大再響,也不至于教所有人坐以待斃。左右是個死,魔族的血性反而被徹底激發了出來。

    饒是如此,情勢依舊沒有好轉。畢竟沖出來的幾十名乘客的修為良莠不齊,最高也不過是大千空照的境界,對晴兒等人的助力有限,轉眼間便出現了傷亡。

    晴兒見狀冷哼一聲,仗劍徑自向碧落海雨家的座舟沖去。

    翼輕揚不甘示弱,施動濟世劍訣如風行水上,與晴兒并駕齊驅。

    洞天機眉毛一聳道:“這倆丫頭,一點也不懂得禮讓長輩!”左手打出天機印,右手劈斬上清古劍,加速追了上去。

    夕雅望向北夕雪道:“大祭司,我們怎么辦?”

    北夕雪優雅地笑了笑道:“要不我們打個賭,看誰第一個殺進魔舟?”

    夕雅瓊鼻低哼扭過頭去,雙手連發十道魔狼火影,趁勢沖了出去。

    北夕雪不急不徐地跟在她的身畔,時不時釋放出一兩道秘法,將轟向夕雅的符石和弩箭震飛,雙目卻關注在沖殺在最前頭的晴兒身上。

    晴兒的身速已放慢了不少,碧落海雨家的人顯然改變了策略,用符石和弩箭集中轟擊她和翼輕揚、洞天機、北夕雪、夕雅等人。

    晴兒自忖倚仗鎮獄魔劍之力,沖進雨家的座舟應該不成問題,但在此過程中魔氣卻會被耗損大半。即使現在,她已經覺察到手中的鎮獄魔劍正在不斷變重,每一下揮動都必須灌注更多的力量。

    可是她的心里非但沒有半點畏懼,戰意反而愈發熾烈,一雙明眸凝視龐然大物般的魔舟,披荊斬棘一往無前。

    她感應得到,天命盤的氣息愈來愈濃厚——哥哥,就在前方!

    與此同時,身邊的翼輕揚好像存心要跟她爭個高下,頂風冒矢齊頭并進。

    一百丈、五十丈、三十丈——兩女與雨家座舟之間的距離在不停地縮短,面迎的壓力和危險也在成倍地增加。

    正在這時,雨家座舟的尾部猛地爆發出一記驚天動地的巨響,一道突如其來的神光從幽空深處激射而出,刺穿甲板上的防護魔紋,成功引爆了晶爐,頓時濃濃黑煙混合著絢麗光霧沖天而起!

    魔舟劇烈的震顫,船頭高高翹起,船體緩緩向右旋轉傾斜。

    “嗡——”那道神光倏然凝煉,化作一支青色的斬風魔刃落入了一雙晶瑩白皙的玉手之中。

    雪憐城收起吟風結界,傲然屹立在魔舟上空,神色冷漠凜然不可侵犯。

    在她的身后,是楚天和朝青絲。

    “唿——”斬風魔刃再次揮出,魔舟左側八根加持了守護秘法的巨型桅桿“咔嚓、咔嚓”發出一串脆響,被青色神光攔腰截斷,墜向無盡的冥海深處。

    雨家的座舟徹底失去平衡,一下子翻轉了過來。

    “賤婢,是你!”魔舟中傳來一聲怒喝,一名赤面老者一馬當先從爆裂的船尾沖了出來,手持一柄離魂霜月鉤直撲雪憐城。

    二十余丈的距離,赤面老者僅僅一個跨步便輕松越過,銀白色的霜月鉤斜掛雪憐城的眉心。

    朝青絲不聲不響地越過雪憐城,纖纖素手在離魂霜月鉤上輕輕一按。

    赤面老者直感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迫開霜月鉤的層層罡鋒,水銀瀉地般攻入自己的右臂。

    “嗶啵、嗶啵”一條條像是被鋒利刀刃切割出來的血痕沿著手背筆直向上,轉瞬間便蔓延過了肘部。

    赤面老者一聲怪叫向后翻飛出數十丈,這才卸去了朝青絲可怖至極的掌力。

    這時候又有數名雨家高手沖出了座舟,目睹此景不由得呆住了。

    如果單論輩份,這赤面老者也算得是雨傳淵的一位堂叔。盡管資質并不出眾,但憑借多年的苦修和雨家得天獨厚的資源培育,還是穩穩當當晉升天階,參悟了窺涅化槃之境。

    誰曾想出師不利,居然被雪憐城身后的一個小丫鬟不費吹灰之力一掌震傷!

    赤面老者堪堪穩住身形,一邊以魔功修復受傷的胳膊,一邊怒視朝青絲,卻到現在也沒看透那小丫鬟平淡無奇的一掌究竟是誰家的絕學?

    驀然,雪憐城的目光一冷,望見一名白衣青年從即將傾覆的魔舟里從容地走了出來。光看他臉上那藐視一切的神氣,無需再做任何多余的介紹,楚天即已猜出了對方的身份。

    ——————

    今晚12點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