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二百九十六章 橫掃(下)
    更新時間:2012-09-18

    丹冪虛境中。

    云岳仙不得不承認,那個死鬼云橫仙實在是個很會享受的人。即使是這樣一座規模并不算大的虛境,也被他打造得宛若天界園林,瓊花玉樹廊閣環繞,曲徑通幽景致怡人。

    只是他現在毫無心情欣賞周遭的美景,竭力按奈著心頭的緊張,雙目警惕地凝視著虛境的入口。

    除了他,藏入丹冪虛境的還有云羯仙、云耀仙、云鶴仙以及百余名心腹黨羽。但沒有一個人愿意開口,俱都如他一般緊盯著入口。

    “唿——”死寂之中,忽然一團銀光像漣漪一樣在秘境入口的背后透射擴散開來。

    “嗤嗤嗤——”

    “嗚嗚嗚——”

    霎那里,數以百計的羽箭、魔寶、飛刃、秘法……密集如蝗攢射向那團銀光里。

    “轟——”銀光之后,又是一蓬青芒爆出,射來的魔寶羽箭,飛刃秘法宛若泥牛入海,融入其中再不起半點波瀾。

    雪憐城的倩影緩緩浮現,步入虛境之中,冷漠的目光掃過秘境中的每一個人,問道:“你們誰是云羯仙,誰又是云岳仙?”

    盡管無人回答,但還是有許多雙惶恐的眼睛情不自禁地望向了云羯仙和云岳仙。

    云岳仙滿嘴苦水,硬著頭皮回答道:“我便是云岳仙。”

    再看對面,楚天、云蝶仙、寒料峭、慕山、秘籍羅等人業已進到丹冪虛境中,一個個表情輕松絲毫沒把他們這些人放在眼里。

    云蝶仙笑吟吟道:“三哥,多謝你助我一臂之力,替咱家宰了云橫仙那個廢物。”

    云岳仙沒說話,云羯仙冷哼聲道:“老幺,你想怎樣?”

    云蝶仙笑容可掬,柔聲道:“當然是替大哥報仇雪恨,也好給咱爹一個驚喜。”

    云羯仙臉頰上的肌肉一記微微的抽搐,說道:“你我公平一決,生死無怨。”

    云蝶仙咯咯嬌笑道:“二哥,你啥時候開始把小弟當成正人君子了?”

    云羯仙眼里閃過一道絕望的厲芒,就聽云鶴仙叫道:“老幺——啊,不,天王殿下,我是被他們脅迫的!”

    雪憐城輕蔑地冷笑道:“哪里來那么多廢話,全都給我閉嘴!”一道青色風鞭甩出直攝云羯仙。

    云羯仙斷喝出手,憑空推出一座金閃閃的魔鐘罩住周身。

    在他身后,兩名窺涅化槃級的高手齊齊發動,左邊一位掣出魔槍,右邊一位揮舞巨錘,雙管齊下砸向風鞭。

    雪憐城意念微動,鞭影驟然一閃,牽動魔槍巨錘以四兩撥千斤之力轟擊在了云羯仙的“怒瀚金罩”上。

    那金罩在兩大天階高手全力一擊下喀喇喀喇脆響開裂,絲絲縷縷精氣游離蒸騰。

    “啪!”風鞭再是一下結結實實抽擊在怒瀚金罩上。光瀾爆散罡風迸發,金罩應聲碎開,云羯仙身不由己飛跌而出。

    “嗖!”北夕雪眼明手快,揮出圣鞭鎖住云羯仙,將他像死狗一樣摔在了云蝶仙的腳下,微笑道:“不好意思,就算是我借花獻佛了。”

    雪憐城怔了怔,舞動風鞭將怨氣撒在了那兩個窺涅化槃的高手身上。

    云蝶仙瞥了眼云羯仙,溫柔含笑著望向云岳仙道:“三哥,你也想要跟咱家公平一決么?”

    云岳仙面如死灰,知道自己犯下了這一生中最大的錯誤。可惜,他已經沒有機會糾正,后悔也無濟于事。

    ---------------

    一切塵埃落定。

    僅僅用了半個時辰,十五萬討逆軍便煙消云散。除了見機極快,最早抽身逃跑的一萬多人,剩下的大半被殲,而成為俘虜的只有不到五千人——不是他們不愿投降,而是冥獄戰魔根本沒有留活口的習慣。

    要么臣服,要么死,不會有第三條出路可供選擇。

    包括云羯仙、云岳仙、云耀仙和云鶴仙在內的討逆軍首腦人物幾乎無一漏網,玄明恭華天的反叛勢力就此土崩瓦解冰融雪消。

    如此觸目驚心的結果,再一次震撼了整座幽魔界。

    在接下來的時間里,云蝶仙忙得不可開交。事實上他只是在重復不斷地做兩件事:招降和平叛。

    隨著天命之盤、鎮獄魔劍和冥獄戰魔逐一出世,神罰四大世家乃至高高在上的天界勢必會有所反應,要將所有的火種都扼殺在襁褓中。

    云蝶仙知道,接下來的日子絕對不會輕松,腥風血雨將成為家常便飯,自己活下來的可能微乎其微。畢竟當年幽冥皇帝蕭逆全盛之時曾經統御百萬魔軍精銳,都被天界鎮壓,而今卷土重來依舊是兇多吉少。

    但他已經不在乎最后的生死勝負了。因為生命的價值不在于活多久,而是活得夠味,活得精彩。

    他  他一邊招兵買馬重整軍備,一邊擴充地盤廣納財源,聲威之高勢力之強早已遠遠超過了云無量在位時。

    與此同時,北夕雪、熾影等人亦在逐步整合各地的狼魔族、伏魔族勢力,加上斬天的巨魔族戰士和炫流的天羽族精英,以及由枯寂、羅獄等人統領的幽魔族精銳,合并成為了一支兩萬五千余眾的“天命五旗營”。

    而那些在黑暗歲月里被迫四處流亡抑或銷聲匿跡的幽冥皇帝舊部、天命盟盟友以及數以萬計胸懷大志不甘平淡的幽界豪雄在聞訊之后,從四面八方不遠千里萬里紛紛來投,一時間玉輪城風起云涌龍虎交匯。

    注定,三百年的沉寂后,幽魔界狂瀾再起!

    此刻的血域山也被云蝶仙的人馬全面接管,相比于玉輪城的熱火朝天,這里依舊是一片沉寂荒蕪。

    無論每天有多忙碌,哪怕被折騰得焦頭爛額,楚天都會雷打不動在厄獄古林里獨自待上幾個時辰。

    由于他將鎮獄魔劍安放在了造天秘境里,時光流速大幅減緩,對于秘境之外的人來說,那并不算一段很長的時間。

    對于楚天而言,其實也是如此。

    人生太短太短,歲月太快太快。

    當他坐在水晶棺前,靜靜凝望著沉睡中的珞珈,光陰卻仿似戛然而止。

    惟獨在這遠離喧囂的異域里,他的心才能夠享受到短暫的寧靜。什么也不去想,只是細細地回味著與珞珈相識、相愛、相守直至訣別的每一天、每一幕。

    他這才霍然驚覺到,自己和珞珈真正獨處在一起的日子屈指可數。

    于是,每一天、每一瞬都變得那么彌足珍貴,成為甜蜜而痛楚的回憶,永永遠遠烙印于自己的生命里。

    擁有時,往往因為不懂得珍惜而將這一切當作理所當然;

    失去后,才明白原來這世上沒有任何人、任何事物會是永恒。

    這就是年輕的懵懂,這就是成長的代價。

    而今的楚天,手掌天命之盤、鎮獄魔劍,統領八萬冥獄戰魔、數十萬玄明恭華天大軍,一呼百應萬眾矚目。

    而今的楚天,參悟了造化神通,傲立于天階,從心所欲無所不可為,勘破至境以身化道指日可待。

    然而,這是他想要的么?

    然而,珞珈在哪里?

    他,寧愿放棄這所有,只想春暖花開,門朝大海;只想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忽然,身后微風輕拂,有人來了。

    楚天沒有回頭,但已知道是誰來了。

    朝青絲、晴兒、翼輕揚和洞天機默然行到他的身后,站定下來。

    過了須臾,朝青絲輕聲道:“楚公子,幸不辱命,我們回來了。”

    楚天深吸了口氣,慢慢轉過身道:“謝謝你們!”

    洞天機搖了搖頭道:“小楚,你要有準備——盡管朝姑娘已經竭盡全力,但有些事終歸拗不過天命。”

    楚天平靜地一笑道:“我省得。”

    “我們在寂滅谷找到了珞珈的魂魄,她就在這里。”

    朝青絲緩緩伸出羊脂玉般的纖手,掌心托起一只碧綠色的炙金魂盒,盒蓋上隱隱閃爍著淡藍色的封印魔紋。

    雖然早有準備,但楚天仍舊不由自主屏住呼吸,心“砰砰”跳動著提到了嗓子眼。

    他幾次想伸手接過炙金魂盒,可莫名地失去了勇氣。

    翼輕揚見狀暗自幽幽一嘆,芳心里說不出的酸楚難受,卻故意嬌哼道:“怎么變得扭扭捏捏了,你從前欺負我的那股勁頭到哪兒去了?”

    楚天一咬牙從朝青絲的手中拿起炙金魂盒,只覺得重逾萬鈞。

    他的手微微抖顫,輕撫在炙金魂盒凹凸不平的表面上。

    片刻之后“叮”的一記悅耳動聽的脆響,魔紋一陣波動放出炫光,盒蓋緩緩彈起。

    從炙金魂盒中霍然升起一束清澈透明的綠色光柱,一條魂牽夢縈的美麗身影徐徐浮現在了楚天的面前。

    她已化為了亡靈,魂魄被封印在炙金魂盒中,像是一位酣然入睡的少女。

    “珞珈……”楚天的心底里發出一記痛苦的狂吼,似想將她從沉睡中喚醒。

    但最終,他的嘴唇只是蒼白地翕合了幾下,沒有吐出一絲的聲響,而雙手抖得卻更厲害了。

    “我已經用‘寂滅心燈’重新點燃了她的神智與靈性,但……”朝青絲斟詞酌句,說道:“她還是失去了一些東西,譬如記憶。”

    楚天恍若未聞,他深情而入神地凝視著睡夢里的珞珈,低聲喃語道:“你說的話,我全都記得……”

    ——————

    今日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