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宿命拐點(下)
    更新時間:2012-09-18

    深夜,造化秘境中。

    通幽塔在夜色里閃耀光芒,猶若一座華光萬丈的燈塔,孤傲地佇立。

    楚天在通幽塔前站定腳步,向身后的晴兒道:“你就在這兒等我。”

    晴兒點點頭,與其說是強烈的預感莫如說是來自于內心深處無比堅定的信念,使她絲毫不擔心楚天的生死成敗——哥哥,從來沒有失敗過,這次也一樣會成功。

    楚天從她的眸中讀到了許多,于是笑笑不再說什么,從容步入了通幽塔。

    他一路不做停留,徑直登頂,進入到蘊藏于鎮獄魔劍內的厄獄古林中。

    如今的厄獄古林已然名不符實,所有的石柱都被云麓圣泉融化,灰綠色的荒原一馬平川,狂風呼吼霧霾沉沉,那座刻有“云麓”二字的石碑孤零零地屹立在幾近干涸的泉水里。

    楚天緩步走到石碑前,底層的水晶棺里并排躺著兩個人,左邊是巫虞魔妃,右邊是他自己。

    楚天對著水晶棺默默地出神半晌,望著那張熟悉卻又夾雜著一種奇異陌生感的少年臉龐,曾經的鮮衣怒馬青蔥歲月在眼前一晃而過,馬不停蹄地遠去,只留下依稀回蕩在耳畔的憂傷回響與激越呼嘯……

    如果算上在風后陵墓里閉關修煉的那些年,塵世上的事離他已經很遠很久。心像是隨著歲月一起蒼老了百年。

    惟有看到少年時的自己,還有依舊青春飛揚的晴兒和翼輕揚,楚天才又一次覺得年少輕狂的熱血兀自在心靈深處沸騰澎湃。

    他輕輕飄身,來到碑座頂層盤腿坐下,四周的魔紋驀地亮起,自動形成一座防護結界,縈繞在楚天的身周。

    他緩緩閉上眼睛,將所有的雜念瞬間摒除,腦海里清明一片,凝神從蕭逆的記憶里仔細閱讀參悟有關修煉第二元神的功法與心得。

    光陰在萬籟俱寂中不停流逝,也不曉得到底過了多少時候,楚天輕輕吐出了一口濁氣,喃喃自語道:“原來如此——”

    他不再猶豫,心念凝聚,慢慢地一道元神的虛影投映在了靈臺之上。

    與此同時楚天的頭頂亮了起來,漸漸透出一團金色光暈。

    隨著時間推移,金暈越來越濃幻化成為一朵含苞欲放的奇異花蕾。三瓣流光溢彩的花瓣緊緊地合攏,慢慢地膨脹變大。

    楚天雙手橫亙在小腹前,交錯打出一串令人眼花繚亂的法印。他的手勢愈來愈快,到后來衍化作一團團跌宕流轉的神光,好似無數魔葩仙花在身前怒放。

    “咄!”他的口中低低一哼,從靈臺投映的元神虛影里不可思議地生成了一縷細到無法用肉眼看見的絲光。

    那絲光逐漸從元神虛影里剝離,由虛而實向上升騰,經過胸前、咽喉、頭顱各處經脈竅穴,最后無聲無息地滲入金色花蕾里消失不見。

    就這樣一個簡簡單單的過程,卻似耗費了楚天九牛二虎之力。他全神貫注如履薄冰,端的不敢有哪怕一絲一毫的疏忽與錯漏。

    直到光絲完全融入花蕾之中,他才暗暗松了口氣,一邊調息一邊運轉心念如抽絲剝繭般繼續剖析分解自己的魂魄。

    又過了許久,第二縷細微的絲光在魂魄凝煉后徐徐生成,從元神虛影里分離出來。

    如此循環往復周而復始,一縷又一縷的絲光不斷地生成,然后猶如百川入海被投送進楚天頭頂上的金色花蕾里。

    花蕾越變越亮,表面散發出熾烈而濃郁的金芒,一圈圈交織蔓延,仿似蠶繭一樣。

    一百、一千、一萬、兩萬、三萬、三萬一千……

    當第三萬六千縷光絲承載著楚天小心翼翼抽離出的魂魄注入到花蕾里的那一霎那,異變突生。

    “嗡——”花蕾光芒暴漲,三片花瓣微微顫動了下,開始緩緩盛綻。

    在光華耀眼的花蕊上方,不知何時凌空懸浮起一尊狀若嬰兒的金色元神。

    “無此無彼,即此即彼!”楚天一記低吟,雙手高高向上虛托,五指舒展如捧大日結作“白日飛升印”。

    “唿——”金花抬升云蒸霞蔚,四周交纏如蠶繭的光芒層層收縮匯入其中。

    “法無天地,自生自滅;道生心成,入吾玄門!”

    楚天不停地吟誦真言法訣,將體內魔元源源不斷傳輸到金色奇葩里。

    那尊端坐在花蕾之上,狀若嬰兒的元神漸漸成長,仿佛每隔一瞬就會長大一歲,而容貌形體亦在發生著天翻地覆的變化。

    與此相對應,楚天靈臺上的那尊元神虛影卻在不知不覺中淡化褪去,好似所有的精氣神均都被那金花汲取一空。

    金色奇葩上的元神不斷長大,儼然成為了一個器宇軒昂英姿勃發的少年。

    他的相貌乃至神情氣質和楚天一模一樣,或者更準確 更準確地說這就是在進入幽魔界前的楚天元神的再生。

    事實上,所謂的第二元神絕非普通人以為地將本尊元神一分為二,而是繼往開來孕育化成。

    換而言之,便是逆天行事打破大道禁錮,硬生生憑空再造一尊元神。

    只是這尊元神等若本尊的身外化身,于本質上來說還不能算作另外一個人。

    “以神為印,以血為鑒;道返于一,一生為二!”

    楚天再是沉聲一喝,張嘴“噗”地噴出口血箭,盡數激射在了金色光葩上。

    頓時,楚天的第二元神霞光萬狀,由內而外噴薄出瑰麗的金紅色神彩。

    轉眼之間,他竟似又長大了一兩歲,眉宇間更多幾分成熟與堅毅。

    “啪!”那朵金花被抽干了所有的能量,光彩盡失應聲爆碎。

    電光石火之間,楚天無比清晰地感應到了第二元神的存在。

    這種感覺玄之又玄,就像被溪流串聯在一起的兩座水潭,互融互通渾若一體,卻又自成體系獨樹一幟。

    驀地,第二元神睜開了眼睛,那熟悉的眼神看得楚天的本尊元神心頭一震,油然涌起一股說不出的古怪味道。

    無需本尊元神發出任何指令,已然擁有**魂魄與靈智的第二元神即已自行動作。他的雙手在胸前結作法印,身形徐徐下降如水銀瀉地般穿透水晶棺,納入了楚天的肉身中。

    下一刻,水晶棺中的楚天幽幽醒來,就看到基座上方寄居著自己本尊元神的慕成雪正在指天踏地施展秘法。

    “轟!”水晶棺微微震顫,壁面猶如池水般波動起來,散發出淡淡的銀白色光暈。

    楚天卻并不急于出棺,他先仔細地檢查了一遍元神和身體的狀況,確定沒有留下任何慕成雪和蕭逆的痕跡后,深深吸了口氣猛然凝念切斷了自己與本尊元神之間的聯系。

    “喀喇喇——”他的腦海里炸響一串串五顏六色的電光,仿佛有什么東西從腦袋里被狠狠抽走,只剩下一片荒蕪廢墟,劇烈的痛楚和灼熱遠超常人所能承受的極限,那感覺就像死了過去。

    好在,這僅僅是一瞬間的事。很快,一股雄渾柔和的清流從靈臺升起,迅速填補了腦海的空白,他的神智慢慢恢復了過來。

    仿如割斷了臍帶的嬰兒,楚天再次睜開眼打量周圍的世界。

    他已經感受不到本尊元神的存在,從這一刻起成為了一個完整而**的人。

    這感覺,真爽。

    他的唇角逸出一絲輕松灑逸的微笑,身形微微一振從水晶棺中飄飛而出,落在了本尊的對面。

    如第二元神一樣,楚天的本尊也已感應不到對方的存在,兩個人彼此靜靜相望,恰如一株樹上長出的兩根枝杈,同源而不同流。

    “往后,你就叫慕成雪吧。”楚天打破了兩者間的沉默。

    “好。”后者注視著楚天,悠然一笑道:“小子,我嫉妒你。”

    楚天嘿然道:“別忘了,這本就是你做出的決定。”

    慕成雪笑著搖搖頭,卻又肅容道:“好好對珞珈。”

    楚天哼了聲,道:“嘮叨。”

    慕成雪戲謔地一拳捶在楚天的肩膀上,說道:“還有輕揚,如果她想回去,那也拜托你了。”

    楚天故意一皺眉道:“怎么聽上去你像是個甩手掌柜?”

    慕成雪佯怒道:“比不識好歹,也不咱倆換換?”

    楚天哈哈一笑,縱身躍下石碑基座,說道:“我可沒你好命,能夠催動天命盤,駕馭鎮獄魔劍,橫掃幽界威震乾坤。”

    慕成雪閃身追了上去,兩人肩并肩出了厄獄古林來到通幽塔下。

    晴兒乍見兩人走出通幽塔,明眸里情不自禁地露出一縷難以言喻的復雜眼神,然后俏臉上綻放出明艷的笑容,喚道:“哥哥!”

    楚天和慕成雪齊齊應了聲,晴兒一時沒有習慣過來,愣了愣才笑道:“真好,從今往后我有兩個哥哥了。”

    話雖然這么說,但于她內心而言,多多少少會覺得楚天更親近些。雖然他和慕成雪是同一人,但那才是她最為熟悉的臉龐與笑容。

    慕成雪心知肚明,笑了笑道:“晴兒,你還是跟我的分身一起回去吧。這里有青

    絲和憐城,再加上慕山他們綽綽有余。”

    “搞錯沒,我才是正宗貨好不好?”楚天不滿地抗議。

    晴兒的臉上閃過一絲猶豫,卻又堅定地搖頭道:“我要留下!”

    慕成雪不再勸說,張開臂膀將楚天和晴兒同時摟抱在懷中,用力緊了緊胳膊。

    遠方一輪紅日正冉冉升起,造化秘境又迎來新的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