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越界 > 第三十八章 兄弟與愛人(下) .
    (無彈窗小說網 百度搜索飄天  )    《   .純文字》楚天躍上橋頭

    所有人都停止了打斗,包括陰嚴道在內,幾十雙眼睛驚愕地看著陰若華

    “放開我姑姑,不然今天晚上峨世家和幽世家必定會踏平你們陰世家”

    峨無羈在橋頭大吼,卻不敢過分靠近陰若華,以免刺激她做出瘋狂的舉動

    “只要楚天死,我就立刻放了峨山月,跟你們去幽世家自首” 最小說“小說”

    陰若華冷冷道:“否則你們就等著替峨山月收尸”

    顧嫂望向陰嚴道,漠然道:“家老,夫人在峨世家、幽世家里的地位你應該清楚從來沒有人敢拿劍指向她,令愛的膽子不小哇”

    在場眾人全都從她平淡的語氣里嗅出了濃烈的憤怒與殺意

    陰嚴道也沒想到自己的女兒竟將峨山月挾為人質,如峨無羈所言這樣做的后果勢必會引發三大世家的全面內戰一旦陰圣道頂不住壓力,自己就有毀家滅門之禍 最小說“小說”

    即使峨山月安然無恙,舉劍挾持幽世家女主人的罪行也足以駭人聽聞幽杞人和峨世家的家主峨放鷹根本就不可能饒恕陰若華,否則兩大世家的顏面將丟盡

    “若華,快收起劍到我身邊來即使今天殺不成楚天,我們今后還有機會”

    他終于開口,無論對楚天多么恨之入骨,也不能因此葬送整個家族

    “楚天,你聽到沒有?所有人都不想峨山月死,她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陰若華眼神凄厲盯視楚天,“只有你的命才救得了她”

    “瘋女人,死婆娘!”峨無羈急得破口大罵,“你是在叫人家自殺,這怎么可能?”

    楚天默算自己和陰若華之間的距離與角度,準備施展“天外飛仙”解救峨山月

    這一招他曾經在秦觀天的身上用過但陰若華的修為比秦觀天高出不止一籌,已經是修煉到藏宇境界的高手,能否突襲成功楚天并沒有十足的把握

    “為什么不用你的劍親手殺死我,這樣的復仇豈不痛快?”他對陰若華說道,邁步走近

    “站住”陰若華警覺到什么,冷喝道:“你先扔下劍”

    楚天望了望峨山月,平靜地點點頭道:“好”將蒼云元辰劍插在地上,然后高高舉起雙手

    峨山月皺皺眉,說道:“楚天,她不敢殺我,你”

    “住嘴”陰若華厲喝,將目光投向陰長河道:“大哥,殺了楚天為小弟報仇”

    陰長河猶豫地看向陰嚴道陰嚴道知道,事已至此無法挽回,自己即便能勸女兒放棄,她最終也逃脫不了一個死字他把心一橫道:“照你妹妹說的做”

    陰長河提劍走向楚天

    楚天背對陰長河,靈臺上清晰影映出對方的身形,心里飛快地推算出七種出手可能只等陰長河一走近,就立即發動雷霆閃擊將他生擒活捉,換回峨山月

    陰長河走到楚天背后,咬牙喝道:“姓楚的,去死”

    就在他的長劍即將向楚天后脖頸斬落的霎那,一道身影突然從峨山月腳旁的地面下掠出

    他的出現如此突然,以至于陰若華完全沒有時間做出反應

    “啪”來人一拳打飛陰若華手中的長劍,手肘順勢頂撞,將她打得倒飛而出

    “幽大哥”楚天看清楚來人的容貌,身軀驀地前傾拔出蒼云元辰劍反手緊貼左肋向后刺出

    “噗”劍鋒扎入陰長河的小腹,登時血流如注

    陰長河猝不及防,一聲低哼手中長劍偏軟無力地劈落在地上

    “嗖”顧嫂飛出黑絲帶鎖住陰若華的脖頸,運勁猛勒道:“賤人”

    陰若華的喉骨瞬間爆碎,嘴角溢出一縷黑血,雙眼圓睜死于非命

    “長河、若華”陰嚴道悲痛欲絕,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短短一霎那,他的一雙兒女一死一傷,倒在了自己的面前

    “殺”他徹底陷入了瘋狂的怒火中,手中的“天劫傘”霍然張開,從里面釋放出十三條羅剎光影撲向顧嫂

    “砰”前一刻幽鰲山的身影還如山遮擋在峨山月的面前,此刻便已來到橋上他一拳打出,拳鋒在空中怒綻,化為一面銀色的光盾將十三羅剎震回天劫傘中

    陰嚴道轉動天劫傘,發出一圈圈鋒銳的精光飛削幽鰲山

    幽鰲山張開五指在面前輕輕一攝,所有的精光立時扭曲變形,被引入橋下

    他跨前半步,五指再次攥緊一拳轟擊在天劫傘面上

    陰嚴道如遭雷擊,發簪斷裂白發飛舞,身軀晃動不已

    幽鰲山輕舒猿臂,抓住傘柄輕輕松松地一按一扭,就將天劫傘劈手奪過

    堂堂陰世家四大家老之一的陰嚴道,在他的面前如同三歲的小孩一樣,僅僅三個回合就丟盔卸甲潰不成軍

    陰嚴道一記怒嘯,凝爪搶奪天劫傘

    幽鰲山用傘一撥震開他的“綠波無憂爪”,然后倒轉傘柄 轉傘柄送到陰嚴道的面前道:“你的兒子還有救,趁幽世家的人還沒有現身,趕緊撤”

    陰嚴道惡狠狠瞪視幽鰲山,一時拿不定主意

    幽鰲山向兩名陰世家的外門弟子招呼道:“你們兩個去將陰公子背過來”

    那兩個弟子看了眼面色青白一言不發的陰嚴道,急忙奔過橋頭背回陰長河

    顧嫂松開黑絲帶,將陰若華的尸體丟在橋面上,冷冷道:“還你的好女兒”

    陰嚴道心如刀絞,抱起陰若華的尸首臉上老淚縱橫

    幽鰲山嘆了口氣,將天劫傘插回陰嚴道的背后,說道:“楚天已經手下留情了,否則現在死的不止一個陰若華”

    “楚天?”

    陰嚴道猛然抬頭望向楚天,咬牙切齒道:“都是因為你,老朽家破人亡只要我活一天,就一定要將你挫骨揚灰”說罷,他橫抱陰若華的尸體,率領眾門人家仆離去

    楚天目送陰嚴道一行人走遠,這仇恨到如今越結越深,恐怕要付出多的鮮血與生命才能終結

    “這老王八蛋,實在太囂張了”峨無羈惡狠狠瞪視陰嚴道的背影,胸中怒氣未消

    “峨大哥,你的胳膊受傷了”文靜說,剛才惡戰時她在峨無羈保護下毫發未傷

    聽到文靜對自己說話,峨無羈滿面的憤怒立刻消散無蹤,抬胳膊看了眼傷口,不以為然道:“這點小傷,沒事兒”

    文靜從懷中取出絲帕替峨無羈包扎傷口,目光卻悄悄望向了不遠處的楚天

    楚天收起蒼云元辰劍走近幽鰲山道:“幽大哥,你怎么來了?”

    “我來接你”幽鰲山微微一笑,視線情不自禁地轉投峨山月

    峨山月依舊玉立在樹下,顧嫂已經寸步不離地守在了她的身旁

    兩人的視線甫一交織,又忙不迭地各自躲開

    幽鰲山遲疑須臾,艱難舉步向峨山月走去

    “顧嫂……”峨山月輕聲說:“你能去看一看幽世家的人來了沒有?”

    顧嫂目光掃過幽鰲山,什么也沒說轉身離去

    六年不見,幽鰲山的容貌并沒有改變太多,多的只是無法掩飾的憔悴和落拓,頜下蓄起了鋼針般黝黑的胡須

    遠遠的峨山月就能聞到他身上散發出濃烈的酒氣,心里很疼

    兩人隔著長長的距離久久不說話,就那樣的默默相對,誰也不知道該怎么開口

    “那盆臘梅,去年冬天開得很好”

    “可惜我沒看到“

    峨山月感覺自己的心在止不住地微微顫抖,微笑道:“我把它放在了書架上”

    “那很好”幽鰲山說完這三個字以后,又陷入無話可說的沉默中

    “你不該喝那么多酒的”峨山月忽然說

    “唔”

    “經常出去走走,不要總把自己關在屋子里”

    “唔”

    ……

    “快些成個家”

    “唔……什么?”幽鰲山愕然無語

    “該有個人在身邊好好照顧你”峨山月垂下頭柔柔地說

    幽鰲山搖搖頭道:“我習慣一個人過”

    峨山月感覺淚水就快沖入眼眸,轉頭不敢讓幽鰲山再看到自己的眼

    幽鰲山的目光忽然越過峨山月的肩頭望向遠處,流露出一股無法言語的神氣

    一名寬袍緩帶豐神如玉的男子從林中漫步而出,也正在向幽鰲山投來意味深長的一瞥

    “杞人?”峨山月若有所覺,訝異地回過頭

    幽杞人慢慢走近兩人,先深深看了眼妻子,然后對幽鰲山說道:“大哥,你好”

    幽鰲山點點頭說:“好”

    幽杞人道:“在你出手救山月的時候,我們也到了所以謝謝你”

    幽鰲山淡淡道:“不用”

    峨山月夾在兩個男人之間心思如麻,輕輕道:“我先回去了”

    “也好,今天你受了驚,回去好好休息”幽杞人柔聲對妻子說

    峨山月點點頭,在顧嫂的陪同下向法巖峰上走去,身影漸行漸遠

    幽鰲山徐徐道:“我們也有六年沒見了”

    “是,六年……真快”幽杞人凝視幽鰲山說:“六年前的事情誰也無法改變不過只要你愿意,我隨時可以將家主的位置還給你那本就是你的惟獨山月,我絕不相讓”

    幽鰲山的眼睛霍然一睜,直視幽杞人

    “我只是一個酒鬼,你還不懂?”

    幽杞人的嘴角逸出一抹苦笑,說道:“我懂,可我替你難受”

    幽鰲山油然一笑,伸出手拍拍幽杞人的肩膀,再不說什么扭頭離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 138看網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