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終于等到你 > 第一章
    謝芷默微博粉絲漲到一百萬的當天,收到了新東家的勞務合同。

    甲方是當下炙手可熱的時尚雜志《》,而謝芷默只是一個在微博上發布作品的網紅旅行攝影師。也就是她走運,才能被《》伸出的橄欖枝砸中。

    她即將有固定的工作,有五險一金,不再是親戚眼里那個“二十七歲了整天在外頭跑的無業游民”。謝芷默苦笑的同時,心底居然有一絲塵埃落定的輕松。

    有得必有失。工作穩定的同時,意味著她的作品也不再完全受自己支配。

    她要拍商業大片了。

    粉絲們群情激奮,在發布她簽約《》的那條微博下面,鬧得不可開交。

    大多數聲音都是——“大大真的要轉型拍商業了嗎?像大大這種有靈氣的攝影師不多見了,拍商業太可惜了。”

    也有少數力挺她的——“我是從默大發布第一個《新藏之約》系列的時候就追著看的元老粉了,默大拍的商業片質量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不過,更多的還是擔憂——“默大選擇什么樣的工作無所謂,我們關心的是,大大以后還會出新的《旅途》系列嗎?”

    謝芷默滾動鼠標的手停了下來。

    會嗎?還是會的吧。只是不能像以前一樣,隨心所欲,踏遍四海八方了。

    年輕的時候有愛好,喜歡旅行,喜歡攝影,這些年也一直奔波在路上,偶爾在微博上記錄那些攝人心魄的風景。其實能有這么多人喜歡過她的年輕肆意,陪她走過這一程,她已經比尋常人幸運得多了。

    畢竟她也是蕓蕓眾生中的一個,到了年紀,被父母耳提面命,要嫁人,要安定。

    失神間,q~q上閃動起一只貓的頭像。

    【系統提示】您的好友“林雋”向你發送文件“簽約合同.pdf”,確認接收嗎?

    謝芷默點下“確認”,給他打下一行字:“這么快就看好了?”

    林雋的回答很簡練:“《》背后是千月集團,一向財大氣粗,怎么會屑于在合同上動手腳。”

    謝芷默打開他審過一遍的文檔,雖然整個合同沒有大的問題,他還是事無巨細地把一些需要注意的細節標紅。都是一些無傷大雅的小細節,出于律師的職業敏感,他替她耐心地一個個寫了批注,提醒她可能會衍生的糾紛,供她自己衡量是否接受。

    說不感動肯定是假的。謝芷默發了一個q~q自帶的擁抱表情過去:“夠朋友!等你這趟出差回來,請你吃大餐,你想吃哪一家,隨便挑!”

    林雋仿佛完全沒有被她的熱情影響,在屏幕前無奈地搖了搖頭:“真的這么高興嗎,簽約《》?”

    “高興啊!我不愧是江湖人稱逢獎必中小紅手~多少大觸擠破了腦袋想當《》的特聘攝影師啊,能挑中我簡直是天上砸餡餅!”

    對方的回答只有冷冰冰三個字:“說實話。”

    謝芷默的興高采烈本來就是虛張聲勢,被這么迎頭一盆涼水澆下來,沉默了。

    手指擱在鍵盤上,好不容易打了幾個字,又通通刪掉。

    謝芷默深吸一口氣,道:“你知道的,我媽媽那邊,想讓我安定下來。”

    對話框突然安靜了。

    已經是夜里十一點了,城市被燈光浸沒,像綿延萬里的寂寥辰星。

    屏幕另一頭,林雋抿了口速溶咖啡,揉了揉眉心。

    謝芷默這個姑娘,天不怕地不怕,二十一歲那年背著相機,就敢一個人橫穿新藏線。年輕的時候無比地肆無忌憚,談過一個混混男朋友,瞞著家里偷出戶口簿,就敢上民政局結婚。

    可是,就是這么一個活得肆情恣意的謝芷默,對她媽媽卻是千依百順、言聽計從。

    林雋哭笑不得,骨節分明的手在鍵盤上翻飛:“你為了你媽媽上建筑系,為了你媽媽去相親,現在連事業也要遂你媽媽的心意了?”

    打完這一行字,他神情疲憊地靠上椅背,右手食指在鍵上有一下沒一下地敲擊。長長的一行問句馬上化整為零,變成一段令人嘆息的空白。

    已經十二月了,零下三度。

   p;   謝芷默雙手抱著一杯熱牛奶,坐在電腦前呵熱氣,等了好久,林雋的頭像才重新閃起來。

    回復很簡短,干凈利落的一句:“oyamasushi,請不請?”

    oyamasushi,s市十分有名的一家日式料理,人均一千。沉浸在淡淡悵惘里的謝芷默瞬間清醒了,仿佛剛被人捅過一刀,一邊泣血一邊回復:“……請。”自己嘴賤說的請客,流著淚也要吃完。

    林雋放下筆記本,沒奈何地笑了,修長的手指有意無意地摩挲著屏幕。謝芷默的頭像在他的指腹下,沒心沒肺地笑著。

    說你什么好呢。“拒絕”這兩個字,一共十六畫,你不會寫嗎?

    可這些,謝芷默全然不知。

    她想的是:他如今是s市最大的律師事務所里的青年才俊,頻頻出差,坐飛機的頻率比她這個把旅行當職業的人都勤快。人家這么忙,總是叨擾他太不好意思了。

    于是,很快就互道了晚安。

    謝芷默百無聊賴,重新打開微博,評論又漲了一千多。質疑、維護、譏嘲、探詢混雜在一起,像是一個與她剝離開的虛幻世界。

    可她已經沒有力氣回應了。

    她關了電腦關了燈,無力地倒上床。

    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呢?變得安于現狀,變得易于妥協,變得不再易喜易怒……剛開始在微博上發布攝影集的時候,遇到一點點不屑的聲音,都會氣憤委屈得和朋友訴苦,如今面對著全世界的不理解,居然只是笑笑就過去了。

    大概是老了吧。

    那么,到底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呢?

    一片黑暗里,她摁亮手機屏幕,打開那個命名為“新藏線”的文件夾。

    照片拍攝時間顯示為六年前。前前后后換了好幾個手機,只有這個文件夾,她一直小心翼翼地備份,導入新的系統里。就像是屬于過去的一枚芯片,植入新鮮的、面目全非的血液里。

    海拔4000米無遮無攔的陽光,熾烈得像是能把人心炙化。一望無際的雪山起伏連綿,自邈邈遠方延綿至鏡頭前。澄藍的圣湖像是一面剔透的菱鏡,倒映純凈的天光,宛若收盡了世間所有明澈綺麗,美得令人窒息。

    而照片上的男人,背靠皚皚雪山,簡單的黑色大衣,沒有任何修飾。可他身姿若松,站在茫茫雪海間,仿佛比這景色更瑰麗耀眼。

    謝芷默機械地一張張翻過去,突然翻到一張特寫。

    年輕男人的臉英俊得挑不出半點差錯,對著鏡頭朗然地笑,眼底是化不開的甜蜜寵溺,和屬于少年的一絲絲痞氣。他明如星斗的眸子里,依稀能看見她舉著相機的身影。

    這些照片,哪里是“新藏線”。

    如果她的記憶也是一個儲存器,那么這個文件夾應該被命名為——“聶子臣”。

    謝芷默迅速地退出了相冊。眼眶不知什么時候,溫溫熱熱的,浸著潮氣。

    她深呼吸了一口氣,平復下心緒,重新去面對這個二十七歲的,真實的世界。

    她打開微博。前段時間去清邁拍的寺廟特輯已經籌備得差不多了,手機里也存了好幾張精縮版的宣傳圖。她斟酌著字句,在輸入框里打下向粉絲們的交代:

    “簽約了《》之后,《旅途》系列還是會照常發布,請大家不用擔心。這是預告過的第三十七站,清邁。感謝老朋友明笙女神出鏡。這些十五世紀的寺廟承載著泰北古老的歷史,我很喜歡,也希望你們能一如既往地喜歡。”

    措辭頗為官方,但也算給一直支持她的粉絲們一個清楚的回應了。謝芷默仔細檢查了兩遍用語,確認無誤之后才快速地點開相冊,隨便點了三張早就準備好的風景照,按下發送。

    她如釋重負地放下手機,閉眼喘息。

    手機很快響起有新消息的提示音,鋪天蓋地的評論涌進來,在她耳邊縈繞不絕。

    突然間,謝芷默睜開眼,瘋了一樣抓起手機,點開她剛剛發送出去的圖片。看清楚的一瞬間,她哀嚎一聲,欲哭無淚得簡直想把自己按進屏幕里。

    這哪是清邁的照片!

    熟悉的俊朗容顏,笑眸璀璨如星,在冰涼的屏幕上,明亮得晃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