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終于等到你 > 第二章
    第一個發現這件事的人,是好友明笙。

    明笙從她成名早期就和她合作,是謝芷默的御用模特,早年在網絡上飛速躥紅,現在已經是老一輩的宅男女神。謝芷默的清邁特輯和她合作拍攝,所以發布宣傳照的那條微博,理所應當地了她。

    明笙正在鄰市泡溫泉,看到照片嚇得直接撥了她的電話:“怎么回事?你干嘛放個男人的照片,還說是我!我朋友都跑來問我是不是變性了!”

    “哪有這么嚴重……”謝芷默被她的一驚一乍吼得額頭突突地跳。以她百萬粉絲的影響力,不過幾分鐘的事,網上已經有不少轉載了。她正頭疼怎么解決,嘴上安撫道,“都怪我精神恍惚。放心吧,更正的微博很快就出來了,不會影響你的女神形象。”

    明笙在電話那頭嬌滴滴地笑:“摸摸你,簽約風波把你折騰得不輕吧?”

    “還好。”

    居然對她這么冷淡。明笙撇撇嘴,把話題轉去別處:“我說,那個男人是誰啊?看著還挺帥的,是你的新模特么?怎么都不告訴我……唉,有了新歡就忘了舊愛。”

    謝芷默用肩膀夾著手機,在電腦上輸入新的微博,官方解釋總是最費腦筋,又是一心兩用,更加怎么看怎么不滿意:“不是模特。我以后再跟你解釋好嗎?”

    “哎……”明笙還想再問,電話已經傳來了忙音。

    還真是有了新歡啊?認識這么多年,謝芷默還是頭一回用這種急不可耐的語氣掛掉她的電話呢。

    官方解釋附上正確的照片,很快發布了出去,粉絲們都松了一口氣。

    ——“我就說嘛~明笙女神怎么女扮男裝了!”

    ——“清邁特輯還是一樣美,會繼續支持的!”

    但也有不少人關注剛才的烏龍照片。

    ——“咦?剛才那是下一輯的模特嗎,取景跟《新藏之約》好像,我都要認錯了……”

    謝芷默刷到這一條,心里咯噔一下。

    有人回復上一條,八卦地猜測:“那些不像是擺拍照啊,會不會是芷默大大的男朋友?”

    對方激動地回應:“真的嗎?!看上去超帥的,我還以為是小鮮肉呢!”

    謝芷默看得頭更疼了,干脆關掉微博客戶端,眼不見為凈。

    關掉之前,她瞥了一眼自己時刻在增長的粉絲數。

    關注者:1003154。

    世界有七十億人口。這一百萬的人里面,有沒有一個人,是你呢?這一百萬的人里面,有沒有一個人,會偶然把這些照片給身邊的人看,而那個人,恰好是你呢?

    ※※※

    徐助理捧著手機,正要出旋轉門,突然“咦”了一聲。

    聶子臣今天看起來心情頗佳,向來不茍言笑的人,居然問了他一聲:“什么事?”

    神游天外的徐助理嚇得差點把手機砸了,連忙道:“聶、聶總,你認識這個攝影師嗎?”

    聶子臣淡淡掃了一眼他遞過來的手機屏幕,上面是一個認證微博,博主是“攝影師謝芷默”。他默然盯著屏幕看了兩秒,抬眸掃了一眼徐助理。

    徐助理被這一眼看得油然生出一股飯碗不保的警覺,連忙解釋:“哎,我就是覺得這模特,長得好像您哎……不過您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玉樹臨風,怎么可能是小模特可以比的!”

    說著為了證明自己所言不虛,連忙點開照片給他看大圖。

    沒想到他家boss連看都沒有看一眼,直接推掉了他殷勤遞去手機的手,淡淡道:“今天不用你開車,下班吧。”

    徐助理呆呆地望著聶子臣一氣呵成地打開車門、坐上駕駛座,頓時覺得自己的飯碗和這輛車一樣,馬上要絕塵而去了。他帶著哭腔做最后努力:“聶總你這是去哪啊?”

    “接女兒。”

    “女……女兒?!”

    ※※※

    工作交接之際,謝芷默手頭反倒沒活干了,第二天起了個大早,拎著兩盒營養品回家看媽媽,順便在網上約了個駕校。

    謝母是s市一所音樂學院的老教授,一個人寡居在學校附近的公寓里,偶爾會接私活,教小朋友彈鋼琴。眼看就要退休了,謝母這兩年身體每況愈下,謝芷默請了個鐘點工照顧她,自己也時常回來探望。

    謝芷默突然進門時,謝母正在吃早飯,簡簡單單的清粥雞蛋,慢條斯理地剝:“怎么這么早就回來了,媽媽上午有一單家教呢。”

    “沒事的,我正好出去見教 出去見教練,下午陪你逛超市。”謝芷默放下禮盒,坐在她對面幫她剝雞蛋殼。

    謝母點點頭:“蠻好的,你以后也是要朝九晚五上班的人了,自己學會開車方便些。”說完看著桌上的營養品,又是補鈣又是補鋅,嘆了口氣,“你的錢也不是撿來的,總買這些做什么?自己家的媽媽,又不是見婆婆。”

    謝芷默往她碗里放了個剝好的白煮蛋,得意地笑:“有錢,任性。”

    謝母的眉頭立刻皺起來了:“好好說話。都哪里學來的?”

    謝母是上世紀六十年代出生的知識分子,哪怕年過半百,舉止談吐也樣樣得體。謝父在世時雖然只是個國企小職員,但待人也是謙遜和氣。不知道這兩個人是怎么結合出謝芷默這個怪胎的,性子野,小時候是個皮猴,大了也收不了心。

    幸好這兩年知道收斂,給她介紹的對象也試著處起來了,工作也有著落了。

    想到這,謝母的臉色總算緩和了點:“工作的事怎么樣了,什么時候去上班?”

    “媽,我雖然簽了公司,但工種不一樣,不用坐班的。”謝芷默耐心地跟她解釋,“我是特聘攝影師,雜志出一個項目,我負責去拍就行了,反正都在本市。”

    謝母聽得一知半解,聽到“在本市”才滿意了些:“這樣多好。女孩子家,年紀不小了,別成天在外面晃。”

    謝芷默牽牽嘴角,強擠了一個笑容:“知道了,媽。”

    上午謝芷默去駕校交了學費,去醫院打了體檢證明,前前后后花了一個多小時,到家居然已經將近十點了。

    她把鑰匙插.進鎖孔里,屋里是悅耳的琴音,謝母在教琴。小孩子的技巧生疏,磕磕絆絆地才彈完一段練習曲,可是聽在耳朵里,卻有說不出的童真有趣,讓她一時愣在了門口。

    謝母的聲音傳來,分外溫柔:“嗯,這一遍彈得不錯,保持住,再來一次。”

    小的時候學鋼琴,謝母也是這樣教她的。只不過她坐不住,一首曲子彈個大概就想換一首,下一首還沒練熟,又不想彈了。饒是謝母這樣的好脾氣,也因為這事訓過她好幾次。最后也沒能把十級證書考出來,停在不尷不尬的九級。

    大學時候,有一次聶子臣突然來學校找她,謝芷默空手赴了約才知道那天是他的生日,只好把他拉去琴房,彈了一首曲子送給他。那大概是她彈得最認真的一次了,因為被他一直注視著,臉頰都微微發燙,心猿意馬得彈錯了好幾個音,頭一回懊惱自己小時候怎么沒聽媽媽的話,好好下苦功。

    可是他好像完全不在意,雙手捧著她通紅的臉,像捧著一只熟透了的蘋果,在掌心揉來揉去,就是不肯吃下腹。連笑話她的聲音都清潤好聽:“羞什么?我媳婦多才多藝,哪里拿不出手了?”

    那是她生平第一次覺得“媳婦”這個詞這么悅耳動聽。

    ……明明毫無關聯的事,怎么會又想起他來了呢?

    謝芷默神色有些黯然,晃了晃腦袋,才擰開鎖孔。

    正好兩個小時到了,小朋友從琴凳上爬下來,甜甜地喊了聲“謝謝老師”。五歲的小姑娘,小臉圓滾滾的,看著她的時候需要吃力地仰著頭,煞是討人喜歡。

    可她的注意力已經完全不能分給乖巧可人的小朋友,整個人像是被釘在了門口,一步都不敢踏進客廳。

    里面的那個男人像是全然沒有注意到她,禮貌謙和地跟謝母交談:“悠悠調皮,給老師添麻煩了。”

    謝母揉揉小悠悠的頭,笑得慈眉善目:“哪里哪里,小孩子這么懂事已經很不容易了。我女兒小時候學琴,三分鐘就喊累呢!”

    高大挺拔的男人蹲下來,替悠悠整理著衣領,仿佛漫不經心地一問:“您女兒?”

    謝母溫柔地笑著:“老大不小啦,要是早點聽我的話結婚,現在孩子也該這么大了。”

    謝母笑得和樂融融,門口的謝芷默卻是羞憤欲死,三步并作兩步邁到謝母身邊,埋怨地喊了一聲:“媽!”

    第一眼見到他時的震驚被謝母的話沖淡了不少,謝芷默平復了下呼吸,才勉強裝出一副疏離的樣子,明知故問:“這是?”

    謝母笑道:“悠悠爸爸。”

    那是聶子臣,她不敢忘記的聶子臣,如今已經是一個五歲小姑娘的父親了……

    謝芷默失神地哦了聲,仿佛事不關己地點頭,跟他說了聲“你好”。

    可一回頭,她愣神的表情一定出賣了她。

    他的笑容仿佛被時光鐫刻在歲月里,半分未曾老去,一身cantarelli定制西服不及他眼眸耀眼。而那雙璀璨得仿佛盛滿星光的眸子,慢慢地,移到她緋紅的耳廓上,別有意味地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