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終于等到你 > 第四章
    謝芷默被林雋攬著肩膀往外走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回頭看了眼。

    看的不是聶子臣,是那個雅間。里頭扎著雙馬尾的小姑娘依然熟悉,旁邊還坐著一個身材姣好的女人。雖然看不清面容,但她端坐在那里,優雅的氣質和衣裝,足以看得出那是一個多么大方得體的美人。

    謝芷默的心尖還是不由自主地抽了一下。

    人真是一種犯賤的生物,明明和自己沒有關系的人,明明嘴上針鋒相對說著老死不相往來,心里卻還是在意的。那是她最好的年紀,她那么喜歡過的人,曾經在他面前彈錯曲子的一個音,都覺得天要塌下來了一樣的人。

    可是其實,他才是她的生命里,彈錯的那個音。

    林雋看她臉色不佳,行尸走肉一樣,干脆停下了腳步:“怎么樣,吃飽了沒有?要不要再去吃點什么,或者……陪你喝酒?”

    謝芷默搖搖頭。她還沒有矯情到見一次前男友就要大醉一場的地步。

    “沒事,送我回工作室吧。”她揚起個笑臉,“忙著掙錢養家呢,哪有空借酒消愁呀?”

    ※※※

    第二天醒來,謝芷默才覺得自己真是慫爆了。

    她越想越覺得抓耳撓腮,在工作室的單人床上滾來滾去,結果“咚”地一聲滾下了床。

    謝芷默痛得眼淚都要出來了,身體摔得險些散架。不過這么痛一痛,反倒好了,有力氣打電話吐苦水了。

    明笙接起電話聽完她的訴苦,哈哈哈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謝芷默惡狠狠地威脅:“你再笑!下個系列讓你進泥坑滾泥巴,你等著為藝術獻身吧笙女神!”

    “別呀……”明笙笑得岔氣,勉強平靜下來,“你真的狂拽酷炫地想掏錢砸他臉上,結果發現錢沒帶夠啊?”

    謝芷默扯了個枕頭蒙住自己的臉,已經丟臉丟得不想說話了。

    明笙笑夠了,一本正經道:“不過啊,這事的重點為什么是前男友?”

    “不然還是什么?”

    “英雄救美啊!”明笙陶醉在幻想的劇本里,“你有沒有看最近很火的電視劇,《何以笙簫默》?你知不知道現在微博上有多少女孩子想要一個高大帥氣英俊多金的何律師啊?你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謝芷默頭又痛起來了:“我哪里……”

    明笙粗暴地打斷她:“你別狡辯了!你家林律師對你不賴呀,五年了兢兢業業守在你身邊,充當私人法律顧問外加男閨蜜,也是時候該扶正了吧?”她壓低聲音,故意營造出魅惑的聲線,“怎么樣?準備什么時候給人家一個名分呀~”

    謝芷默的頭痛得一個頭兩個大:“我現在哪有閑心想這些。”

    囫圇吞棗地掛了電話。

    打開q~q,林雋的頭像果然閃動著,打趣地詢問她:“起床了沒有,不會背著我一個人去酗酒了吧?”

    他的頭像是一只灰色的折耳貓,目光犀利,活脫脫一只霸道總裁喵。那是她前段時間寄養在他那里的貓——她要換工作了,之前租的小工作室合約馬上到期,謝母又對貓毛過敏,只好把團隊愛寵寄在他那里。

    剛送過去幾天,就看見林雋的頭像換成了霸道總裁喵。謝芷默還笑了他兩天,說不符合他律政精英的氣質。林雋不以為然,大言不慚地說自己太過溫文爾雅,用這個頭像能增加威嚴度。

    什么威嚴度!謝芷默現在一看見這頭像閃起來,都覺得自己養了一只q~q寵物。

    可是林雋是個真實存在的人,不是她的q~q寵物。謝芷默難得地黯然了,沒有回他的消息。明笙的話不無道理,她和林雋最近相處起來……確實越來越不對勁了。

    大概是年紀都大了,不能像年輕那會兒隨心所欲了吧。

    老了,新認識的人越來越少,也就越來越害怕,失去故人。

    ※※※

    但她轉眼就認識了一群“新認識的人”。

    簽約《》之后,還沒接到過正式工作,時間卻已近年底了。《》雜志社的年會在濱江的一家酒店舉行,她這個新面孔也在與會之列。

    明笙比她還高興,激動地說:“這是好事啊!你可是逢獎必中小紅手啊,年會上肯定會有抽獎,《》那么財大氣粗,一等獎說不定是輛車呢!這不就是一筆巨款入賬嘛?”

    謝芷默揉揉額角:“不要做夢了,明笙女神。”

    不過,她的逢獎必中體質倒是確有其事。她第一次中獎是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抽中了冰紅茶的香港兩日游,顛覆了全班同學的三觀——飲料瓶上的大獎居然不是騙人的!

    不過謝母擔心她的安危,根本沒準她去領獎,三年級的謝芷默郁悶了小半年。

    大概是因為人生第一次中大獎就遭到了扼殺,謝芷默越挫越勇,從小到大戰績 到大戰績累累,抽中過臺燈、ipadmini、演唱會門票……甚至還包括一套價值9999的婚紗攝影。

    現在想想,她的人生一路高歌猛進,風調雨順,唯一稱得上倒霉的,只有遇到了聶子臣吧?

    而《》的年會,當然也是有抽獎環節的。

    她今天穿得很正式,一件不功不過的黑色小禮服,在人群中并不顯眼。不過年會現場的熟人還是在人群中輕而易舉地發現了她。

    小柔遠遠地沖她揮手:“默大,我們在這一桌!”

    謝芷默望過去,她原本工作室的團隊成員都坐在同一桌。小柔是她的攝影師助理,剛畢業就跟著她走南闖北,年輕小姑娘最黏人,跟著她的粉絲一起喊她“默大”。

    謝芷默慢吞吞挪過去。小柔在《》實習了一段時間,對臺上的領導比較熟,一個個給她介紹,從主編副主編,到千月集團的領導。謝芷默很認真地記下,突然一愣,指向正要上臺的女人:“這個是?”

    “顧千月啊。聽名字就知道了,千月集團的老總,女強人一個,居然也來了!主編肯定要忙死了!”小柔嘖嘖嘖了半天,卻發現謝芷默失神地看著臺上,抿唇不語。

    是她嗎?應該只是有點像吧。

    正當此時,一個掛著工作牌的正裝男穿過人群找上她們:“小柔!你怎么在這?抽獎環節快開始了,你還不去后臺!”

    小柔撇嘴:“知道啦,不就是充個禮儀小姐嘛,用得著這么急嗎?”

    正裝男焦頭爛額:“當然了!另一個實習生不知道哪里去了,待會兒估計只能辛苦你一個人捧號碼箱了。”

    小柔啊了一聲:“不要啊!那么沉一個箱子!”她撒了會兒嬌,突然靈機一動,挽上謝芷默的胳膊,“默大~反正坐著也是坐著,就當混臉熟了,一起來唄~”

    謝芷默失魂落魄的,半推半就就被小柔勾走了。到了后臺才后悔,但拗不過新入職的小姑娘熱情高漲,給她套上一條印著公司名的綢帶,叮囑道:“等下捧著箱子走到抽獎嘉賓面前就行了,抽完就下臺,前后一分鐘的事!”還塞給她一張號碼紙,說是當禮儀小姐也能參加抽獎福利。

    謝芷默在這方面是個濫好人,無奈地點了點頭。

    顧千月關于“攜手奮進”“展望來年”的發言結束之后,就是抽獎環節。三等獎和二等獎很快抽完,一等獎的抽獎嘉賓面子很大,由顧千月親自宣布。臺上的女人風姿綽約,用得體而官方的語調宣布:“接下來這位抽獎嘉賓,是我們《》合作珠寶品牌的ceo,同時也是我個人多年的好友,非常榮幸今天可以請到他——聶子臣先生。”

    場下掌聲如潮,候在臺側的謝芷默只覺得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小柔把她半推半搡地一起走到臺中央。

    聶子臣的輪廓那么清晰,在明晃晃的燈光下,每一個表情都像是一個慢鏡。他今天一身挺括修身的灰色西服,鋒利的剪裁勾勒出修長挺拔的線條,愈發襯得他風華無雙,而她卻套著滑稽的禮儀綢帶,活像個嘩眾取寵的小丑。

    聚光燈打下來,面前的男人看著她,取出一塊號碼牌——76號。

    主持人舉著號碼牌,一連喊了三遍:“76號?76號是哪位?今晚的一等獎,沒有人認領嗎?”

    謝芷默回過神,下意識地展開自己捏在手心的號碼紙。

    小柔眼尖地瞧見她的舉動,激動地拉起她的手沖主持人揮手:“在這里!”

    抽獎抽中了搬號碼箱的禮儀小姐,底下爆出一陣善意的笑聲,主持人也祝賀她的好運氣。小柔熱情地一個人接過號碼箱,見謝芷默還愣著,推了她一把:“默大你快去領獎呀!”

    獎品很神秘,裝在一個包裝精致的淺藍色盒子里。謝芷默硬著頭皮從聶子臣手里接過去,兩人捧著同一個盒子,底下有專業攝影師拍照留念。她挨過這漫長的十幾秒,立刻就想轉身。

    不料腳下才剛挪步,手臂突然被人一帶,聚光燈在頭頂旋轉,謝芷默整個人不受控制地落進一個懷抱里。男人的力道很大,輕輕松松就足以讓她不得掙脫,清冽而熟悉的氣息環繞著她,像是永不湮滅的纏綿情咒。

    聶子臣清潤好聽的聲音念動咒語,在她耳畔溫然響起:“恭喜你,謝芷默。”

    好像只是一個禮節性的,祝賀的擁抱。

    謝芷默渾身的關節都在作響,忍耐到了極致,終于還是沒有當眾給他難堪、也給自己難堪。她直接沖下了臺,一進后臺就扔掉了那個禮物盒,發狠地扯下身上不倫不類的綢帶。

    由于用力過猛,用來固定綢帶的回形針飛濺出去,撞上墻,發出“啪”的一聲。后臺寥寥幾個工作人員紛紛停下了手里的動作,目瞪口呆地看著她。

    聶子臣隨后而來,只看到一個僵硬的背影。

    他彎腰撿起那個被她遺棄的禮物盒,向她伸手,被謝芷默甩手打開,轉身沖出了房間。

    聶子臣快步追上去,一把拉住她的手腕:“不高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