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終于等到你 > 第六章
    謝芷默想,找個機會,把這個盒子還回去吧。彼此既然清算干凈了,就不該多這么一條賬目的。

    大中午的,謝母看到謝芷默回來,訝然道:“你啊,做事風風火火的,回來都不知道知會一聲,中午都沒買菜。”

    “沒事,隨便吃點就成。”謝芷默向她笑,一邊從包里掏著什么,“倒是你,臉色有些差,干脆讓夏阿姨買只雞晚上燉。”

    “哪里這么嬌氣。”謝母抬了抬眼鏡,“你交規考得怎么樣?”

    “還行。有什么好擔心的,你女兒從小都是逢考必過的。”由于她這個奇特的體質,大學的時候還被同學黑,在社交網絡上瘋狂轉載她的照片,說什么“轉發這條錦鯉,逢考必過”。當時氣得七竅生煙,現在想起來卻能莞爾一笑。

    許多事都是這樣,輕易被時光抹去,磨滅不了的只是寥寥。

    謝芷默把那個藍色的盒子遞給她:“媽,那個叫悠悠的小朋友來的時候,你就把這個盒子給她,讓她交給她……爸爸。”

    “什么東西,神神秘秘的……”

    謝芷默趕緊低頭倒水:“他上次不小心掉在我們家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

    處理完那個盒子,謝芷默輕松了許多,在家里的衣柜里翻出一件ol裝,精神滿滿地前去《》,開始她的第一個項目。

    這是她從文藝圈進時尚圈的第一步,必須走好。

    要拍攝的是某國外品牌的春季新品女裝,由于設計師使用了叢林元素,所以宣傳照的拍攝道具直接真身上陣,由模特與動物配合。

    小柔把拍攝流程給她過目,雀躍道:“攝影棚被塞得跟個動物園似的……不過《》的攝影棚就是高大上,比我們以前那個不知道好多少。”

    《》開出的條件非常優厚,謝芷默原工作室的團隊基本保留,所以共事的人里頭還是有不少熟面孔,助理也是她用慣了的。

    謝芷默穿著細高跟踩在《》的玻璃地面上,輕輕扭了一下……旅行攝影師當久了,還是不適應穿著高跟鞋拍照啊。

    “默大?”

    “……沒事。”

    謝芷默忍著痛咬牙進了攝影棚,眼前景象簡直令人嘆為觀止。

    動物園也沒有這么生態豐富的。從一只純種英牧到珍稀白孔雀,據說等會還會送進來一條碗口粗的蟒蛇。那可是真的、活的蟒蛇,就算經過特殊處理、并且長期馴化,也足夠把女模特嚇得罷工了。

    《》真是……下了血本。

    項目負責人看到謝芷默,跟她握了握手:“怎么樣,會有心理壓力嗎?”

    謝芷默放下攝影包,笑道:“我在曼谷取景的時候,被真的毒蛇咬過,連發了七天高燒。主任放心,只要模特能自然拍攝,我這邊沒有問題。”

    前半程的拍攝很順利,只有在白孔雀這里拖延了點時間,一屋子的人等它開屏。

    休整之后進行后半程,年輕的女模特果然不干了:“你們只說會有危險動物,沒有說要我捧著它!還讓它在我肩膀上爬……是!它確實是無毒蛇,可它如果想要纏死我呢?你們負得起這個責嗎?”

    負責人勸了幾句之后,她還不依不饒,《》的員工也不是吃素的,放話說你不想拍就別拍。

    女模特年輕氣盛,居然真的甩臉子走人了,還扔下一句:“財大氣粗了不起啊?這種無理的拍攝要求,我看你們能找得到誰!”

    人是走了,空留滿屋子的火藥味。

    這種糾紛與攝影師無關。謝芷默捧杯咖啡站在角落,靜觀其變。負責人到底是見過大場面的,氣過了就上來道歉,客客氣氣地圓場面:“不好意思浪費了大家的時間。小柔,你去聯系備用模特,其他人休息。”

    消息很快出來,備用的幾個模特也都是大牌,得知了拍攝要求之后紛紛表示不能接受。

    有人提議是否取消這一項拍攝,被負責人罵了回去:“其他的可以取消,這一項絕對不能取消!廣告商欽定了要拿這一張當封三的,能取消么?!”

    他親自上陣給幾個經常合作的模特打電話,對方口徑異常地一致,紛紛婉拒。只有一個資質平平的,開了高價,表示愿意受邀。

    負責人掛了電話,正發愁。謝芷默突然開口:“我這邊有幾個模特的資源,不過不是走國際的,比較小眾,可以用么?”

    ※※※

    明笙接到電話,二話不說就趕來了《》。

    之前愿意受邀的模特名氣不響,價位倒是開得高。反倒 高。反倒是明笙,在網絡上擁有超高人氣,還愿意友情價幫忙。雖然不走國際流,不免落入下乘,但也算是一個噱頭。

    負責人勉勉強強松口,表示可以試一試。但明笙的可塑性很強,美貌加上天性膽大,和龐大巨物互動起來生動自然,拍攝效果出奇地好。

    最后一張,蟒蛇從她背后游上來,巨大的蛇目與她四目相對,明笙非但沒有害怕,反倒笑著對它吹了吹氣。蟒蛇沖她吐了吐紅色的蛇信子,仿佛在向她微笑。謝芷默抓拍到這一張,比了個ok的手勢,立刻有馴獸員把龐然大物從明笙身上扛下來。

    《》幾個看熱鬧的工作人員驚得眼睛都直了,互相議論:“這蛇就跟她自己家的一樣……”

    “美女與野獸這種變態的萌點,我算是理解了……”

    謝芷默收工之后給明笙回看:“你看這張,角度顯得你的妝容特別妖媚,‘蛇吻’的時候眼神里有戲,媚態天成啊明笙女神。”

    明笙揉揉酸痛的肩膀:“得了吧,要不是你的面子,我才不來。”她悄悄附耳,小聲道,“《》的人眼睛都長在頭頂啊,看不起我這種網紅。”

    話音未落,負責人先笑呵呵地過來了,親切友好地跟明笙握手:“效果非常地好。明笙小姐有考慮過做專職平面模特嗎,可以跟我們雜志社簽約,我們一定大力歡迎!”

    明笙輕飄飄甩了一句:“我本來就是專職模特呀~”

    謝芷默噗嗤一聲破了功。

    多年的閨蜜了,她還看不出來么?明笙能答應過來救場,絕對不是她的面子這么簡單,恐怕也有想要登上《》的意圖在。畢竟《》在時尚界的影響力不容小覷,模特這一關把得尤其嚴,一般人連面試都進不了。這種救場的機會可不是什么時候都有的。

    所以負責人既然有籠絡的意思,明笙也樂得順水推舟。謝芷默知趣地回避了,捧著一杯咖啡窩在角落里刷微博,放了一張花絮照上去,附文:“你們明笙女神的蛇口歷險,想看么?”

    粉絲們獸血沸騰,有怒指她虐待女神的,也有期待成片的。網民的才華總是不容小覷,幾條調侃的熱門評論看得謝芷默都忍俊不禁。

    不過,也有刺眼的評論——“明笙也要當商業咖了么?出道的時候多小清新啊,什么民國洛神,什么古典美女,現在還不是鉆進錢眼里。”還有一堆人掐她靠抄襲上位,就為賺幾個破銅板。

    莫須有的罪名。

    謝芷默的嘴角垮下來,望了一眼和負責人相談甚歡的明笙,關掉微博。

    總有人把“商業”和“銅臭”綁在一起。其實這個世界,每一個角落,都有人會因為升職和加薪而開心,因為買到心儀的衣服吃到好吃的菜而雀躍。

    她真的很想問問他們,如果有一天他們的親人患上重癥,需要一大筆錢來換心,他們還會覺得,努力賺錢是這么一件可恥的事嗎?

    電話就是這時候進來的,來電顯示是:媽媽。

    謝芷默接起來,微笑著想叫一聲媽,電話那頭卻傳來一個男聲:“芷默,你媽媽暈倒了,在第三醫院。”

    她的笑才牽到一半就滯住了:“……聶子臣?”

    “是我。”

    ※※※

    謝芷默趕到三院的時候,謝母已經脫離了危險。

    聶子臣下樓取藥,回病房時,那個清瘦的身影正伏在床前,攥著她媽媽的手。她半蹲時顯得有些不自然,視線下移,才發現她腳腕踝關節是腫的。從前那么怕冷的人,如今十度的天氣穿絲襪套裙,踩著細高跟風風火火趕過來,全身還帶著室外的涼氣。

    他皺皺眉,輕輕把藥放在床頭,從西裝口袋里取出一支鋼筆,在收銀條的背面寫著什么。

    謝芷默抬頭,他才伸出食指抵了唇,作了個噤聲的手勢,手下筆走龍蛇,很快寫完,把紙條壓在藥盒下面。像是刻意遵守約定,他轉身出去的動作瀟灑利落。

    背影沒入走廊上的光,挺拔卻沉默,慢慢地淡出視線,看起來……居然有幾分蕭索。

    謝芷默瞧了一眼他寫的紙條,攥在手心追了出去。

    聶子臣剛進電梯,門還沒合攏,一只纖細的手突然擋住電梯門,嚇得電梯里的其他人連忙按了開門鍵。一個中年婦女抱怨她:“小姑娘不要這么火急火燎的,夾壞了手怎么辦?”

    謝芷默站在門口,用眼神示意他出來。

    聶子臣松了松領帶,才在八卦的目光里慢吞吞走出電梯。

    兩個人站在病房前的走廊上,相顧無言。

    謝芷默把那張紙條展開在他面前,逼問:“你這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