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終于等到你 > 第九章
    神經粗如明笙都看出來了她的魂不守舍。第二天早晨起來,往餐桌上放了兩杯牛奶,煞有介事地瞟了眼謝芷默:“坐。”

    這談判一樣的架勢把謝芷默逗笑了,乖乖坐她對面:“這是干嘛呀,女神大人?”

    明笙優雅地落座,拿餐巾擦了擦唇角:“你知道你媽媽昨天給我打電話,跟我說了什么么嗎?”

    謝芷默的笑容一垮,心下已猜到了七八分。

    “能耐啊謝芷默,聽說你傍上大款,晉升小三了呀?”明笙涼涼地笑,“怎么樣,下一步是不是母憑子貴,借機上位呀?”

    她明知真相還把話說得這么難聽,弦外之音不言而喻。謝芷默擺了擺手,難免有些生氣:“你又不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干嘛還說這種話……”

    她態度不好,明笙也窩著火氣,一觸即燃:“謝芷默你傻呀!那個什么聶子臣,不就是你的初戀嗎,至于這么念念不忘嗎?年紀輕的時候巴著他當個寶也就算了,小姑娘嘛,玩得起。你現在幾歲了!他當初跟你談戀愛的時候什么都沒有,還不是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現在人家發跡了,你指望他對你一心一意啊?”

    謝芷默捧著杯牛奶一聲不吭。明笙發泄夠了,壓下火氣勸她:“醒醒吧,謝芷默。你想想,他這樣的人,哪怕現在還沒娶妻生子,身邊的女人會少么?你就不怕他每次接你電話的時候,都剛從哪個女人身上抬頭么?”

    明笙生氣起來說話沒有邊際,越說越污穢不堪。謝芷默終于聽不下去,說了聲“他不是這樣的人”,結果引來明笙指著鼻子一通罵:“他是什么樣的人你真知道?當初他為了什么甩的你,我不清楚,你自己心里難道不清楚嗎!”

    謝芷默霍地站起來,金屬椅子在地上一拖,發出刺耳的聲響:“行了。我們兩個都未婚都單身,連正常來往都不行么?我又沒說我想跟他怎樣。”

    “正常來往?”一向以好脾氣著稱的閨蜜居然為了個男人跟她扯嗓子,明笙氣得肩膀都發抖了,揮手指著大門,“好啊,你跟他正常來往去,不用住我這種勢利小人的房子了!”

    謝芷默怔了一下,破天荒沒有服軟,一言不發地拿包走了。

    ※※※

    明笙前段時間看她心情低落,留她在自己家一直住著。謝芷默現在出了門,不至于無家可歸,可卻油然而生一股無家可歸的無力感。

    可是二十一歲時的記憶實在太好了,在海拔數千米的地方度過的那半個月,是她一生最驚險又美好的記憶。是她第一次為了自己的夢想勇敢地只身上路,遇見了最美的風景,和最閃耀的人。為了那些美好得發光的過去,即便不能原諒那個人,卻也忍受不了旁人置喙。

    謝芷默拎著包,在冬天的街上漫無目的地走著。天氣很冷,走著走著四肢僵冷,不知不覺過了幾個小時。教練憤怒的電話打過來,問她為什么到了時間不出現。謝芷默吞吞吐吐地解釋、道歉,在全世界的怒氣里手忙腳亂。

    掛了電話再想起明笙,心里頭又盈滿了愧疚——畢竟如果不是真的拿她當好朋友,也不會對她這么生氣。道理她都懂,可她暫時拉不下這個臉說和好的話,想了想又收起了手機。

    她打車去醫院看謝母,病房里卻多了一個意料之外的人,林雋。

    謝母對他態度很好,兩個人相談甚歡,連謝芷默都只能尷尬地站在墻角。沒多久林雋恰好要走,謝母看見她來,笑盈盈讓她去送送人家。

    謝芷默點頭,雙手插在大衣口袋,低頭沉默地走在他左側。

    醫院的電梯很擁擠,林雋貼心地替她擋著人群,到了底樓才開口:“跟明笙吵架了?”

    謝芷默點點頭。明笙什么事都告訴他,他知道也不奇怪。

    兩個人的腳步都放得很慢,并肩在住院部長長的石子徑上走著。林雋溫和地說著:“明笙脾氣暴躁,生起氣來口不擇言,你不要放在心上。”

    謝芷默低低嗯了一聲。這些她都知道。

    林雋何嘗不知道她也明白這些,只是耐心地安慰她:“其實念舊情不是什么壞事,那天在餐廳見到那個人,看起來也沒有明笙說得那么惡劣。你真的……不考慮一下嗎?”

    謝芷默撇了下唇,模棱兩可:“現在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事,只有我媽的病。我務實都來不及,哪有空風花雪月。明笙那里是我不對,現在想想也有點后悔。”

    林雋長嘆一聲,揉了揉她的頭:“你有分寸就好。明笙那里我幫你去說,反正也不是頭一回當你們的和事佬。”

    謝芷默點頭:“那就麻煩你了。”

    林雋嗯了聲,顯得有些興致索然,沒再多說就互道了再見。

    謝芷默摸不著頭腦,莫名地送走了林雋,再回到住院大樓,卻發現聶子臣不知何時來了,閑閑倚在門邊,顯然已經站了許久。

    她抬頭看見他,連最后一節臺階都忘記邁了。最終還是他失去耐心,緩緩幾步走到她面前,雙手放口袋,居高臨下地俯視她:“很不想見到我?”

    從他的角度俯瞰,能把石子徑上的人影看得一清二楚。重逢后少有的幾次見到她,她都和林雋在一起。

    謝芷默沒頭沒腦念了一句:“……不是說不要來醫院么,怎么又來了?”

    聶子臣淡淡地笑:“因為比你念舊情。”

    他都聽到了。

    謝芷默咬唇:“偷聽很好玩?”

    聶子臣俯身,修長健勁的手臂環住她腰:“嗯,學到不少東西。”他低下頭,五指輕輕按上她的長發,極富耐心地一寸一寸往下揉撫,所過之處帶起微妙的輕癢。

    謝芷默頭皮發麻,掙了幾下:“你干什么……”

    聶子臣指尖纏著她的發絲低笑:“你很習慣這樣?除了林雋,還有誰也可以?”

    可以肆無忌憚地對你做這些親昵的動作,然后你還乖順地點頭?

    謝芷默反手向后,一點一點用力掰開他的手,對上他的眼睛:“聶子臣,在你心里,我是那種隨便到來者不拒,明明有交往對象還跟舊情人曖昧不清的人,是不是?”

    他向她伸手,被她后退一步躲開了:“如果是這樣,我們也沒有繼續糾纏的必要了吧?”

    謝芷默沒緣由地覺得失望,轉身就走。

    走了一段,身后的人快步追上來:“謝芷默!”

    她不理會,咬著唇往前走。

    聶子臣從身后牽住她的手:“生氣了?”

    謝芷默涼聲笑了:“有什么好生氣的?我們五年沒見了,說不定我比你想象中更加見不得人呢。”

    他笑著問她,清俊的臉上是熟悉的狡猾:“如果不是那樣,是不是就有糾纏的必要了?”

    謝芷默一怔。

    終于,還是開口道:“不管怎樣……到此為止吧。”

    到此為止吧,畢竟誰都沒有力氣再來一次兩敗俱傷。

    她歉然地向他笑笑,轉身走進住院大樓。

    走進病房,謝母問她:“小林走啦?”

    謝芷默點點頭,嘴角淡淡抿著笑,反反復復地,一會兒問她身體狀況一會兒又問她護士來過沒有,話比平時反常地多。

    謝母看出來異樣,說:“你今天不太對,是不是網上又說你什么了?”

    謝芷默一低頭,手機卻突然震了一下,進來一條工作短信。她沒理會,依舊笑著對謝母搖頭:“沒有啊,都挺好的。”

    只是聽從了理智,心卻沒緣由地下沉。

    她推開窗,依舊能看見那個站在樓下的身影。

    仿佛一切都沒有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