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終于等到你 > 第十一章
    兩個人就這么對峙著,誰也不開口。

    身后的徐助理拿著個平板劃來劃去,硬著頭皮插`進中間:“聶總,百業的陳總約了中午12點,您看……”

    聶子臣抬腕看表,抬眸瞥過謝芷默。她還保持著方才那個質問的表情,精心打理過的長發垂在肩側,修長的脖頸半遮半掩,露出淡雅的茶花耳墜。原本該是小女人的萬種風情,眼神卻那么冥頑不靈。

    他算是明白小朋友神神秘秘說的“特別禮物”是什么了。

    聶子臣輕聲跟徐助理交代了幾句話,仿佛要走,但卻轉身向她挑了挑眉:“還沒有祝賀你的攝影展大獲成功。不管是不是湊巧,都不是什么壞事,不是么?”

    “還有……你今天很漂亮。”他嘴角若有若無的笑意化在輕柔的聲線里,讓人分不清虛實,人卻已經轉身走了。

    謝芷默心煩意亂,回去刷微博,結果還刷到有人把那張巨幅照片po上網,粉絲們一頓狠扒,猜測天馬行空,說什么的都有。她一整天的好心情都沒有了。

    直到傍晚,小柔把她塞進矮富萌boss配備的接送車里:“晚上是慶功宴,大家都在呢,默大你這個主角不能不去呀,大家還等著你掏腰包呢!”

    應酬總是必要的,謝芷默雖然不喜歡,但還是現身在了s市最負盛名的半島酒店里。

    整個工作室團隊都在場,謝芷默做東,包了這一頓的飯錢。團隊成員都是從她剛在攝影圈嶄露頭角開始就跟在身邊的老人了,酒過三巡之后氣氛熱起來,紅酒開了一瓶又一瓶。

    謝芷默被灌得最兇,借口上洗手間,卻撞見個認識的人。

    顧千月從洗手間出來,和她擦肩而過時居然停了下來。儀態萬千的女人站在滿壁輝煌的走廊間,定定看著她。謝芷默做不到視若無睹,只好回身向她打招呼:“顧總?”

    顧千月微微挑眉,把她從頭打量到腳:“你叫,謝芷默?”

    謝芷默詫異她居然能叫得出自己的名字:“……顧總認得我?”

    “認得,當然認得。子臣經常說起你。”顧千月笑得落落大方,氣勢凌厲的人,連信口雌黃都能說得話外有話、引人遐想。

    謝芷默顯然有些不知所措。

    顧千月其實只是對這個聶子臣傳說中的心上人感興趣,很親切地詢問:“聽說你現在在《》任職,如何,工作還順利嗎?”

    《》的幕后*oss就站在跟前,謝芷默哪能不點頭:“挺好的。”

    顧千月笑著向她眨了一下眼,故作可憐道:“那就好,要不然子臣要拿我這個東家開刀了。”

    聽起來是隨意的寒暄,其實每一個字都是故意說給她聽的。謝芷默怎么可能一點都沒察覺到,只是不好駁她的面子,不溫不火地點頭應和。顧千月也不多事,很快就和她道別。

    謝芷默若有所思地往前走——連顧千月都知道她。所有人都覺得他對她,只是心血來潮的獵艷,就連她自己也不可避免地這么覺得。可是顧千月的字里行間,卻說得好像她是他捧在手心的瓷器,半點都委屈不得。

    聶子臣。她什么時候能猜透這個人呢?

    再回到飯桌上,下屬們紛紛表示喝得差不多了,想換個場子玩。謝芷默又帶著這一群人去隔壁的錢柜,定了一個大包間唱歌。

    另一邊,顧千月的女助理面紅耳赤地跑回來,附耳在她耳邊報告。顧千月聽罷輕輕一笑,把一串房間號發給聶子臣,指尖快速地打下一行字:

    “偶遇你家小美人在錢柜,好像喝多了,聶總要不要去探視一下?”

    ※※※

    聶子臣剛結束一個應酬,在車上收到這條短信,眼前浮現出上午的場景。

    她拿戲謔的神情,詰問他:“你是想告訴我,世上真有這么湊巧的事,財閥小世子碰巧看中了我的作品,又在我的作品里挑中了一張我不小心發上微博的花絮照,還特意瞞著我把它放大展出?”

    哪可能是湊巧。只不過是他想努力的時候,全世界都不約而同地反對他,可他猶豫不定的時候,全世界又像是說好了,一起來給他希望。

    聶子臣按下鎖定鍵,屏幕上映出那張熟悉的照片,每分每秒被光陰拖得漫長。

    不管是不是湊巧,都是因為我陪你走的這一段,還沒有走到頭。

    半晌,他合上文件夾,吩咐司機:“調頭,回半島。”

    ※※※

    謝芷默酒量尚佳,只是容易上臉,聽大家唱了幾首歌,臉頰已經通紅一片了。她躲在角落喝飲料,沒一會兒就被小柔她們發現,慫恿她點歌。

    謝芷默推辭不過,只好去點歌。剛彎下腰,背后突然傳來一聲整齊的驚呼:“wow~”

    她回身,包間門被打開,有投資方的人推著蛋糕車進來,巨大的水果蛋糕中間還印著公司的logo,旁邊是幾瓶紅酒。經常和他們打交道的投資方負責人笑著拍手:“少爺吩咐送來的,大家今天不醉不歸哈!”

    包間的氣氛立刻歡騰了,小柔一聲歡呼,第一個撲到蛋糕旁邊,從蛋糕車下搜出了一包蠟燭:“有蠟燭欸!不如點上讓默大來許愿吧,祝我們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


    謝芷默這邊的人都拍手應和,只有她本人不甚熱衷:“又不是生日,吹什么蠟燭啊……”

    那個負責人也為難道:“蠟燭是蛋糕店配備的,我們一開始沒想到要點蠟燭,沒準備打火機……”

    “這簡單啊!”小柔往沙發上一招呼,“喂,老張,小周!你們幾個大男人,總不會沒帶打火機吧?”

    結果他們一個被老婆管得嚴的中年男子,一個不沾煙酒的小受,摸摸口袋誰也沒有打火機。

    正掃興,門外突然又出現一個身影,單手插在西褲口袋,另一只手上托著一只cartier銀色鍍面打火機。聶子臣一身正式的灰色西裝,英俊的面容因為隨性的動作而顯得有些痞氣,淡淡一笑:“有需要么?”

    一包間的人都安靜了下來。立在門口的小柔沒敢去接,尷尬地問資方負責人:“這是?”

    負責人撓撓頭發,哈哈笑了兩聲:“啊,這個是……是上頭派來的代表,聶代表。”

    他介紹得吞吞吐吐的,小柔自言自語了一聲“原來是領導啊”然后從他手心拿過打火機,吐了吐舌頭:“謝謝領導啦~”

    只有謝芷默僵在原地,心亂如麻,他怎么會來?兩人中間隔著巨大的水果蛋糕,小柔拉著小周繞著蛋糕一個插蠟燭一個點蠟燭。光線昏暗的包間慢慢亮起燭光,暖橙的光線模糊彼此的臉,讓她愈發覺得不真實。

    蠟燭點完,小周沖謝芷默打了個響指:“默大,可以來許愿了。”

    謝芷默被推上前,腦子一片空白,下意識地雙手合十。

    聶子臣斜倚著門,她泛紅的兩頰在燭光映襯下,打上一層暖融融的光,像是某種色澤可人的糕點。那雙有些不知所措的眼睛輕輕閉上,雙手合十在低開的禮服裙前,沒有人知道她的愿望。

    他看得有些出神。

    從前他也陪她過過生日,她總是把愿望迫不及待地和盤托出,毫無創意的父母健康一生平安,然后驕傲地說,最后一個要保密,因為有關于他。

    現在呢,還有關于他嗎?

    謝芷默慢慢睜開眼睛,包間里鼓掌歡呼,要她吹蠟燭。那么大一個蛋糕,她有些無從下手,小柔見狀舉著打火機蹦蹦跳跳到聶子臣跟前:“這回能成功都是仰仗我們投資方的大手筆!不如領導一起來吹,合作愉快呀~”

    謝芷默眉間蹙起,他卻迎著她不悅的目光,應了聲“好”,從從容容走到她身邊。

    謝芷默強迫自己和他一起在蛋糕前俯身。兩個人離得很近,謝芷默的長發掉下來,險些沾到奶油,聶子臣自然地撈起那縷發絲,替她夾到耳后。謝芷默的臉頰本來就因為酒精而紅彤彤的,這下顏色更深,連忙自己伸手去理頭發,局促不安地斜睇他一眼。

    卻見他眉眼抑著笑意,連眼角的弧度都彎得那樣柔和。

    謝芷默陡然收回目光,一鼓作氣吹蠟燭。身邊的人喉嚨里逸出一聲輕得只有她能聽見的笑音,坦然地吹完他的半邊。

    一陣掌聲里,小柔激動地把蛋糕刀遞了過來:“默大快切呀!我們還等著吃呢!”

    謝芷默唯唯諾諾地切蛋糕,故意低著頭不想看見聶子臣。結果低頭的幅度太大,一塊蛋糕剛剛切出來,半邊耳環突然滑落,埋進了奶油里。

    目睹了全過程的小柔“啊”了一聲,抬頭看她家默大,果然也愣住了。

    一旁的聶子臣低笑一聲,大方地接過去:“這塊就給我吧。”說著就在小柔目瞪口呆的目光里拿了個蛋糕叉坐去沙發角落。

    謝芷默戴著半邊耳環坐立難安,最后還是把刀塞給了小柔,自己去討回她的耳環。

    她踩著高跟鞋站在他跟前,皺著眉頭想把蛋糕搶回去:“臟的,我再給你切一塊。”

    聶子臣笑得眉目如春,舉起白色蛋糕碟,兩指捏住耳環的金屬鉤,慢慢地把整個墜子提出來。精致的水晶茶花上沾了白色的奶油,他笑得滿臉痞氣,舌尖輕輕舔掉了上面的一小塊奶油,說不出的風流:“這塊不也挺好的?”

    他把那只耳環提在眼前,比著她右耳上還留著的那一只,眼神曖昧莫測。

    謝芷默想拿他手里的耳環,被他輕巧地躲開,故意溫柔地提醒她:“小心劃到手。”

    “聶子臣!”

    聶子臣低頭慢條斯理地吃他的蛋糕,還不忘叉一塊舉到她面前:“你要不要來一塊?”

    謝芷默不好引人注目,壓低了怒音:“你到底想怎樣?”

    聶子臣掃興地把那塊蛋糕含進嘴里:“你不是問我是不是湊巧么?我來告訴你了,是,都是我一手策劃的。我就是被你三番兩次警告拒絕,還是賊心不死。滿意了?吃不吃蛋糕?”

    謝芷默擋開他遞來的叉子,回頭一望,滿屋子都是遮遮掩掩的探究目光。

    她干脆俯身,三兩下把那塊蛋糕吃了,把空碟子扔回桌子上:“很有趣?”

    聶子臣笑得更開心。他認識的那個謝芷默,從來不會對人放狠話。在醫院那次那樣咄咄逼人,幾乎把他打退。可是人生多好,兜兜轉轉,該一起路過人間的人,總會被這世界的擁擠人潮推到一起。

    我會先向你走出這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