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終于等到你 > 第十三章
    謝芷默醒來的時候,已經日上三竿。

    她猛地從陌生的床上坐起來,裙子皺成一團,好在還妥帖地穿在身上。她松了一口氣,下床想穿鞋,結果發現地板上空無一物——那她是怎么上的床?

    她光腳推開臥室門,一股食物的香氣撲鼻而來,連宿醉的頭痛都緩解了不少。

    然后她就見到了一身居家裝的聶子臣。

    曾經的他穿得總是隨性又痞氣,重逢之后他總是一身鋒利冷漠的正裝,她從來沒有見過他這么……柔軟的樣子。公寓有地暖,他只穿一件低領薄毛衣,簡單的純灰色長褲,休閑的打扮,在他身上卻顯得很精神。

    他把早餐端上桌,看著她一笑:“臥室衣柜有干凈衣服,你可以把這身換下來。”

    謝芷默錯愕地回頭,才發現這間臥室里確實有一個大得離譜的衣柜。拉開來是他的衣物,大多是正裝,不同顏色的襯衣,而在衣柜里面,是女裝,一年四季都有。

    他的臥室里,居然掛著這么多女裝。雖然每個季節只是寥寥幾件,吊牌都還保留著,但這意味著,這間房間會有女客出入?謝芷默五味雜陳地拿手指在一條條品牌赫赫有名的裙子上撥過去,最終選了一條稍厚些的冬裝裙——恰好是她的尺碼。

    在主臥自帶的衛浴簡單沖洗了一下,換上衣服,門外已經擱了一雙拖鞋。她半是猶豫地穿上,出去跟他對質的底氣又少了些:“……我怎么會在這里?”

    聶子臣遞給她一雙筷子,面不改色心不跳:“你喝醉了,說對我舊情難忘情難自已,黏著我回來的。你不記得了么?”

    謝芷默臉色青一陣白一陣。聶子臣俯身離她極近,一手扶著她肩膀,一手取出一對耳環,輕輕勾上她素凈無瑕的耳垂。

    耳環尖銳,她不敢亂躲,只能斜眸瞪他:“你做什么……”

    他在她耳邊輕笑,氣息吹在她耳廓:“還你耳環啊。”說著又專心去替她戴另一只。笑眼柔和的俊臉近在毫厘,只要往前一湊就能親上他的臉頰,謝芷默連說話都不太敢翕動嘴唇:“你……”

    結果門鈴在這時候響了。

    聶子臣蹙眉起身。

    門外是一個助理模樣的男人,帶著一個小男孩。

    正太酷酷地把手向后一揮:“你可以走了,等下子臣哥哥送我回去。”助理對他千依百順地點頭:“那就麻煩聶先生了。”

    聶子臣把這個自說自話的不速之客領進門,面色明顯不悅一米五的個頭只到他的腰,也不管頭頂明顯的低氣壓,聞到食物的香氣就歡呼起來,邊喊邊撲向餐桌:“子臣哥哥你居然做了早餐!我還想讓你帶我出去吃呢!”

    撲到一半,他終于發現了謝芷默的存在,連忙立正站好,清咳一聲,紳士地向謝芷默伸出手:“嗨,我叫秦子梔,我們見過的。”

    原來矮富萌boss的中文名叫秦子梔,稚氣又有些像女孩子的名字。謝芷默好笑地跟他握了握手:“你好,小梔。”

    秀氣的眉頭皺了起來,很不高興她這么叫他。聶子臣的表情輕松了些,過來揉他的腦袋:“不樂意?”立馬就泄氣了,裝腔作勢地沖謝芷默努努嘴,勉為其難地默許了。

    他伸手去夠謝芷默面前那碗海鮮粥,捧到自己面前開喝,還沖謝芷默擠眉弄眼:“哼,子臣哥哥一年都不會下幾次廚的,你居然都不喝!”

    謝芷默莫名被小朋友唾棄了,心里也很郁悶:雖然她確實跟聶子臣有賬要算,但她也不會跟自己的肚子過不去的,她只是還沒來得及喝……

    抬頭看看聶子臣,他已經又走向了廚房:“正好剛才那碗涼了,我替你再盛一碗。”

    某個中二小正太齜牙咧嘴的,忿忿地埋頭喝粥:太過分了!小孩子好沒人權!

    有了突然亂入的小朋友攪局,兩個大人也不好再談什么嚴肅話題,一頓飯吃得十分安靜。謝芷默見這情形是問不出什么來了,吃完早餐就要走,結果被霸道的矮富萌boss殘酷地攔下:“哼,你有沒有看微博啊,網上關于你剽竊的謠傳鬧得那么兇,都是我在幫你澄清,你走之前難道不要感謝一下我的嗎?”

    謝芷默知道自己成名后一向鮮花伴隨臟水,對“抄襲”這樣的傳言也略有耳聞:“怎么澄清的?”

    得意地昂頭:“那個傳言被你抄襲的西班牙攝影師親自替你證明了,這樣夠不夠?”

    謝芷默也有些驚訝。抄襲這種事最難自證,她身為創作者不可能不苦惱,自己出面解釋也只會被有心人越描越黑。她是真的感謝這個小鬼頭:“好吧……你要我怎么感謝你?”

    伸出一根手指:“至少再陪我吃一頓飯呀?”

    他堅持攔在謝芷默跟前,像塊擋路的磐石,謝芷默無奈推脫:“我下午還有個會要開,不去會扣工資的……”

    聶子臣飛速在手機上按了兩下,把屏幕給謝芷默看:“替你請了假。” 假。”

    謝芷默看過去,顧千月已經回復:“沒問題,祝愉快。”

    她現在堅持去工作,會被顧千月和兩個頂頭上司拋棄的吧?

    等她這邊一搞定霸著聶子臣家不肯走,一定要他親手做一頓豐盛的午餐,公然寫了一長列菜單給他。時間精貴的聶總一反常態,居然欣然應允了這個要求。

    謝芷默有一肚子話要問聶子臣,正想借一步說話,順水推舟跟他一起去了超市買食材。

    兩人一起推著購物車走在冷柜區,聶子臣不時停下拿幾包食材。謝芷默斟酌詞句,力求表情平淡自然:“昨晚……”

    “沒有舊情難忘,也沒有情難自已。”他搶先解釋了,低頭去看她手里的清單,“還差什么?”

    謝芷默一時也不知該繼續哪個話題,咬唇看了眼手里的單子:“雞翅買了嗎?”

    “唔,沒有。”聶子臣推著車繼續往前,留謝芷默一個人在原地憤恨了一會兒,才快步跟上去。她真是沒有談判天賦,總是三言兩語就被他扯開話題。

    謝芷默小聲嘀咕:“小柔她們究竟是干什么吃的,居然把我隨隨便便交給個陌生人。”

    “陌生么?”聶子臣向她綻露一個刻意的笑,“你的攝影展里可是掛著我的大幅照片,正面、清晰。你覺得她們對我陌不陌生?”

    怎么沒有想到這茬呢!謝芷默對自己的智商痛心疾首了一會兒,再回想昨晚他出現在錢柜的那一瞬,有幾個人的眼神分明就透著一股奇怪——顯然是覺得眼熟。

    她強自鎮定:“那你就能把我送到你家過夜?你知不知道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這種事,別人知道了我怎么解釋得清!”

    “那就不要解釋。”他低頭翻檢食材,出色的輪廓陰影分明,似有似無地笑,“反正我們之間,什么時候解釋得清過?”

    謝芷默猛地怔住,死死地盯著這個人。

    有些事她選擇性地忘記,人前不提,旁人不知。心理學上說,大腦對過去的記憶會自動修正,所以連她自己偶爾都會相信,那些事沒有發生過。

    可是他怎么可以,輕描淡寫地提起來?

    聶子臣見她僵著肩膀的樣子,自嘲地彎了下唇:“有這么丟臉么,就因為……跟我上過床?”

    謝芷默腦海里仿佛有一道白光轟隆一下炸開,炸得她不知如何自處,愣了三秒,扔下購物車扭頭就走。

    穿著高跟鞋的女人在前面走,把光滑的地面踩得嗒嗒作響,長相出眾的男人在身后追,過往顧客紛紛側目。

    聶子臣怕她摔倒,上去拉住她。謝芷默掙扎得厲害,他干脆緊緊把她扣在胸膛,任她纖瘦的肩膀在他懷里劇烈地起伏。

    顧客們又搖搖頭走開,只把他們當做一對吵架的普通情侶。

    謝芷默把他一推,用力得自己都倒退了一步:“你覺得很有趣嗎,這么羞辱我?”

    在他眼里只是一件輕描淡寫你情我愿的事,可她卻一直那么努力地回避、那么小心地隱瞞、那么謹慎地想從她的生活里抹去。

    聶子臣也知道她從小受謝母的保守教育,在這方面一點都開不起玩笑,卻沒料到她的反應會這么大。他去牽她的手,粉飾太平地朝她笑:“既然你這么在乎,那就來找我啊?怎么不來逼我娶你,逼我對你負責?”

    謝芷默想也沒想就把他的手打開:“你太自以為是了。”

    聶子臣借勢把那只手攥進手心,把她往自己身上拉。謝芷默不想受制于人,揮手去打他,卻沒想到他分毫沒有躲,這一下結結實實打在他臉上,清脆的一聲響。

    她掌心火辣辣地疼。

    他臉一直這么側著,嘴角扯出一絲笑:“像這樣不是挺好?要是覺得羞辱,就打回來罵回來。怎么不打了?”

    謝芷默沒緣由地心慌,回身就走。

    不料才邁開幾步,面前突然迎上一對高中生模樣的小情侶,女方激動地撲上來:“你是網上最近很火的那個美女攝影師謝芷默吧?我看過你的訪談,還去過你的展覽哦!沒想到我也能偶遇網紅,真人比電視上更漂亮欸!我是你的粉絲呢!”

    女孩看到站在不遠處靜立如松的男人,驚喜道:“你也是和男朋友一起來的嗎?”

    那男孩看了看謝芷默兩人的臉色明顯不對,攬了攬女孩的腰,示意她少說兩句。

    可惜女孩嘴快,已經從包里搜出紙筆給她:“網上說你長得漂亮又學霸,還是t大建筑系的呢!我超想考t大建筑系的!你能不能給我簽個名呀?”

    謝芷默擠出一個不自然的笑,草草給她簽了個名字。

    好不容易才送走這對小情侶。

    聶子臣緩緩幾步上去:“有什么事回去再說,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