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終于等到你 > 第十七章
    謝芷默關心的,卻是最開頭的那幾頁。

    那時候她剛剛起步,時間是兩人分開后不久,她最艱難的那段時間。他的坐標是一些只有國防安全教育時才會聽說的地名,在邊境線周圍,整整半年。

    她回憶起當初在一起時的種種。

    他從來不介紹朋友給她認識,她很乖地不問,但是卻好奇。

    有次她一個人在街邊小攤買燒烤,被一群社會青年搭訕。她非但不害怕,而且還笑容溫和地跟他們聊了起來,試著打聽一些只在聶子臣的通訊錄上見過的神秘人名:“你們認識肖楚嗎?”

    對方紛紛表示不認得,只有領頭的沖著另外幾個一人一腳踹過去,罵罵咧咧地表示這丫頭不能惹,莫名其妙地跑掉了。

    只剩謝芷默一個人莫名地站在原地。

    聯系他那句“不那么光彩”,構建起來的想象壓得她喘不過氣。

    中途她突然問:“你以前的手機號是什么時候停用的?”

    聶子臣的目光明顯閃爍了一下:“那個號碼,一直都只有你一個人。”

    分開之后,自然也就再也沒有用過。

    “怎么了?”

    謝芷默一點一點撐開一個笑,搖頭說沒事。

    ※※※

    一頓晚餐嚼盡了回憶,走的時候空曠的電梯里只有兩個人,金色的電梯門緩緩合上,映出并肩的兩個人影。謝芷默盯著這一對影子出神,鬼迷心竅一般,和鏡中的那個她一起,自然而然地去牽身邊人的手。

    手上觸感微涼帶癢,聶子臣一愣,回握的力道由輕變重。女孩子的手那么小那么柔軟,輕易就可以包進手心,這么在手心攥了一會兒,才不舍地撐開五指,彼此十指相扣。

    相顧無言,只是細小的動作,心臟卻麻了一片。

    明明都已近而立之年,居然還像十七八歲的毛頭小子一樣,牽著喜歡的人的手,就如釋重負得覺得擁有了所有。

    他的肩膀僵直,握著她的手那么用力,惹得謝芷默有種調戲了他的錯覺,笑著側頭看他。

    “聶子臣。”

    “嗯?”

    “……沒什么。”

    她從前也愛這樣,在安靜的時候突然喊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不知在確認什么。

    現在他才慢慢懂她。

    聶子臣轉過身,扣著她的五指舉到兩人中間:“這次不會放了。”

    謝芷默看著兩人交纏的手指,下意識地想抽回來,被他牢牢扣住,干燥的掌心寬厚又溫熱。

    她抬頭,天然的身高劣勢,需要仰頭才能看清他的表情。可他輕輕一低頭,瞇起眼,就是一個曖昧不清的姿勢。

    清冽的氣息摻著紅酒濃醇的味道,牢牢地環繞她,她下意識地向后仰,幾乎倒退一步。

    正當此時,電梯停在了負二層。

    兩側門緩緩移開,外面站了一個年輕女孩子。

    她踩著一雙皮靴,一件張揚的白色中款皮外套敞開著,里面不畏寒似的只穿了一條包臀裙。墨鏡下的臉妝容精細,在電梯燈光的照射下近乎慘白,就這么站在電梯外,兩手在胸前交了個環,冷笑一聲:“聶子臣,好久不見呀。”

    女人的嗅覺都是敏銳的。謝芷默本能地想松開聶子臣的手,卻被反扣在他手心。他的臉上沒了方才的甜膩溫存,笑容謙和,卻每個字都透著疏淡:“小沐,一個人來吃飯?”

    秦沐聽他自然地跟她打招呼,這才一步跨進電梯里,收起墨鏡勾在手上:“我是不是一個人重要么?倒是你,挺會享受嘛。”說完還挑釁地斜了謝芷默一眼。

    聶子臣嗤笑一聲,沒再看她,牽著謝芷默往外走。

    大抵是他不屑一顧的態度激怒了她,眼看著電梯門就要重新關上了,秦沐突然按下了開門鍵,向兩人的背影喊了一聲:“謝芷默!”

    聶子臣可以不理會她,謝芷默卻不行。她驀地僵住,回過身去:“你……認識我?”

    女孩子長得凌厲漂亮,穿戴無處不透出家境的殷實,舉手投足都是一股常混跡夜店的富家女氣息——她的印象里從來沒有這號人物。

    秦沐笑得一臉嘲弄:“認識啊。你的好姐妹明笙和我還挺熟的呢。”

    明笙和她有瓜葛?謝芷默更加一頭霧水,誠懇道:“不好意思,明笙朋友多,我不是每個都記得。”

    她是認真和人解釋,可是聽在秦沐耳朵里,就好像是故意不把她放眼里似的。秦沐氣得眼角一凜,冷冷扯了下嘴角:“還真是跟明笙一路貨色呢。”

    說完按下關門鍵,謝芷默掙開聶子臣的手想去找她理論,電梯已經上負一層了。

    聶子臣牽過她的手:“不用理她。”

    謝芷默被人莫名刺了一通,心里依舊不是滋味,何況那人還連明笙一起罵進去了,說得好像她跟明笙一起做了什么見不得人的事一樣,導致她回頭質問聶子臣的語氣也不好:“她是誰?”

   p;   他喊她小沐,關系一聽就不一般。

    聶子臣揶揄地笑,含沙射影地笑她爭風吃醋:“我二叔家的女兒,從小風紀不好,被嬌慣著長大的,不要理會就好了。”

    謝芷默氣焰矮了一截:“你堂妹?”

    “嗯,算是。”

    ※※※

    有了秦沐這一出,先前的氣氛一掃而空。謝芷默一路都抿著唇不說話,氣壓低得他只能苦笑。

    他把車停在她家樓下,背倚在車門上,目送她上樓。

    謝芷默低頭走了幾步,剛進單元樓,又出來了,小跑到了他跟前,像是有什么話說,可一抬頭又沒出聲。

    “怎么了?”聶子臣安安靜靜等了她一會兒,看她斟詞酌句欲言又止,心下明了,笑道,“怎么,舍不得我啊?”

    謝芷默砸了他兩記拳頭:“我是剛剛沒留意,現在才想起來,你喝了酒,能開車么?”

    “幾口紅酒而已,不礙事。就算不幸被攔下,酒精濃度估計也不會超標。”

    謝芷默剛被交規洗過腦,一臉守法好公民的表情,將信將疑地看著他:“真的?”

    聶子臣扭頭低笑,故意抬頭看了眼她家的樓層:“不然呢?要是假的你準備怎么辦,收留我一夜?”

    謝芷默白他一眼:“讓你堂妹來接你呀。”

    聶子臣也很錯愕:她這么薄的臉皮,居然沒在口舌上敗下陣來,反而反將他一軍,實在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

    他怎么想得到,這完全是女人的本能。

    謝芷默看他沒話講,揚手道了聲“不管你了你酒后駕駛被逮進去我是不會來贖你的”就頭也沒回地跑回了單元樓。進了樓里暗處才往外看了一眼——他還站在遠處,微弓著身子,心思深沉的模樣。

    謝芷默一邊上樓,一邊照著微弱的手機燈光發短信:“你認識一個叫小沐的么?長得挺漂亮,丹鳳眼,看起來應該是個富二代,據說還滿混的。”

    明笙的回復很快到了手機上:“秦沐?!”

    謝芷默當然也不敢確定:“只有這一個么?”

    “就這個最富了!還真是個混的,s市常去酒吧會所的都認識她。不過人家家里是真的有錢,你辦那個展覽不還是她家出的錢么?就是那個秦家。”

    謝芷默心里咯噔一下:“你確定,她姓秦,是跟她父姓?”

    “這肯定啊!秦氏集團一把手秦穆陽的獨女,不跟她老子姓難道還跟她媽姓啊?”

    謝芷默按下鎖定鍵,開門進自己房間,把自己拋到了床上。柔軟的床陷下去又回彈,她無力地跟著起伏了兩下,像風浪間的一葉孤舟——堂兄妹,怎么會一個姓秦,一個姓聶呢?

    明笙等了很久也沒等來她下一條回復,急匆匆又發來一條消息:“你突然打聽這個人干什么,她去找你麻煩了?”

    謝芷默答非所問:“她是什么人啊,到處找麻煩么?”

    明笙的回答倒是干脆得跟聶子臣幾乎一致,六個字——“小賤人,甭理她。”

    謝芷默沒再回。

    多年閨蜜的直覺靈敏,明笙立刻嗅到了不對勁,直接打電話過來問她:“你今天是不是又去見那人了?”

    謝芷默此刻反而坦然了:“是啊,可能又要做傻事了,要罵趕緊罵。”

    “你他媽也知道是傻事啊。”

    “傻人不做傻事,會后悔一輩子的。”

    “……”明笙深吸了一口氣,電話安靜了許久,她的聲音緩和下來,“這回不要一個人扛,萬事有我。”

    謝芷默吸吸鼻頭:“好感動啊要投入你的懷抱了。”

    “滾開,老娘是直的!”

    ※※※

    謝芷默不去聯系聶子臣的幾天,他也正好忙于工作,連著出了兩趟差。

    她趁這時間把駕照的科目三考完了,順便接下了那檔真人秀節目的邀約。第一個場景是在澳門,劇組幾天后就要出發錄制,時間非常趕,謝芷默這兩天都在研究拍攝流程。

    這檔節目買下了全美超模大賽的版權,仿照國外節目做本土化《超級模特》,《》身為業內時尚標桿,是唯一一家合作紙媒,會與勝出者簽模特約,而則是獨家冠名贊助。

    謝芷默在飛機上翻著滿頁的熟人,百無聊賴地看了眼之前并不關注的選手頁,結果竟然還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她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明笙!

    她一落地就給明笙轟了個電話,沒想到對方也已經抵達澳門了,嬉皮笑臉地表示:“這不是因為簽了保密協議嘛,我要是告訴了你,劇組可是要我賠錢的~你以為我為什么慫恿你來呀,這不是大家聚一起拍起來熱鬧嘛~”

    女神都拿這么軟綿綿的語氣跟她講話了,謝芷默被蒙在鼓里的氣也消了大半:“你住哪個酒店?”

    明笙報上一個酒店名,果然跟劇組安排給她的一模一樣。謝芷默搖搖頭掛了手機,拖著行李坐上出租:“到ianmacao,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