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終于等到你 > 第十八章
    明笙住的是選手規格的酒店套房,節目需要,安排了和另外一個女孩子同吃同住。室友是個金發碧眼的美國姑娘laura,來自佛羅里達州,性格和佛羅里達的天氣一樣,陽光燦爛,很好相處。

    真人秀還沒開拍,選手房間暫時還能夠自由出入。謝芷默擱下行李就上來找她,在她房間里轉了一圈,嘖嘖稱羨:“選手福利就是跟工作人員不一樣呢。”

    “得了吧。”明笙翹著腿坐在寬大的棕色沙發里,“選手也就算了,你見過哪個劇組的工作人員還能住ianmacao的嗎?這得是個多土豪的劇組?”

    謝芷默深以為然,她也嚇了一跳。

    明笙見她這模樣是真傻,簡直想戳穿她腦殼看看里面裝的都是些什么:“福利這么優厚,還不是因為贊助方肯下血本,你說他是為了誰呀?”

    謝芷默的大腦總算在明笙的推動下咔嚓咔嚓轉了起來,停在一個名字上。

    她的表情不禁有些落寞。

    明笙奇了怪了:“怎么啦?吵架啦?還沒在一起就鬧矛盾啦?”她從謝芷默的眼神里挖不出什么料,大笑一聲,“吵得好呀!趁早跟那個靠不住的斷了!我借肩膀給你哭!”

    謝芷默哭笑不得地回護了一句:“你為什么總覺得他靠不住呀……”

    “因為他不坦誠!男人不坦誠就是靠不住!”明笙一五一十地給她分析,“你想想,當今社會,真流行勵志青年那一套嗎?你真以為他五年前一無所有,今天就能站在這種揮金如土的地位上?你問問自己,你信他沒一點黑料嗎?”

    謝芷默出奇地頑固:“他在我心里一直都不是什么好人呀。”

    明笙都被她這個“不管他是什么樣的人,只要我喜歡”的邏輯整崩潰了,氣不打一處來:“就算你不在乎他做過什么事,可你總不能連他是個什么樣的人都不知道吧?”

    她簡直想把她扇醒:“你知道秦氏是什么樣的家族么,隨便一個白手起家的都能跟秦氏小少爺關系那么熟?世家大族的小孩子和大人不一樣,除非從小親近能對他言聽計從?我看他不但現在瞞著你,當初跟你在一塊兒的時候就沒跟你說過實話!”

    這些道理,明笙一個局外人都能分析出來,謝芷默何嘗不知道呢?

    明笙抬手把她攆出去:“你就繼續裝傻吧裝傻吧,我看你是真傻。”

    是啊,她是真傻。

    可是她迫不及待地想從遺憾的暴風雪里逃出來,哪怕逃進一個危機四伏的洞穴,也貪戀一時一刻的溫暖。

    心如明鏡,甘愿蒙塵。

    ※※※

    節目錄制很快開始,劇組租了黑沙海灘的一塊場地,進行現場拍攝。二月份的澳門天氣雖然暖和,但選手們穿著清涼,迎風入水,還是看著有些冷。相較而言,謝芷默這個攝影師就輕松多了,長袖外套加鴨舌帽,低調入鏡。

    因為是模特真人秀節目,會全方位展現平面模特在拍硬照時的狀態,攝影師、燈光師甚至道具師都會在節目里入鏡。劇組為了節目效果,請來的都是些知名人士,不是合作過高人氣綜藝節目,就是像謝芷默這樣本身具有一定人氣和噱頭。

    謝芷默抵達海灣,由化妝師給她上妝。她一邊由著眼線筆在眼角涂抹,一邊悄悄望著選手區。半月形的海灣邊站了十二個年齡膚色各不相同的女孩子,大部分是亞裔,也有laura這樣的白色人種。明笙平時身材高挑,此刻一米七五的個子被埋沒在平均身高直逼一米八的女模特中間,看上去居然有種詭異的嬌小。

    海綠石鋪成的黑沙海灘上陽光燦爛,謝芷默的心情也放松了起來,雖然身后有好幾臺攝像機全程拍攝,她跟模特的互動進展得依舊順利。攝影師本來就需要有調動模特情緒的專業技能,良好的互動在拍出好片的過程中是個重要因素。謝芷默性格親和,形象又有加分,這部分的工作劇組直接全權交給她,在節目上呈現互動過程的有趣之處。

    第一回的拍攝主題對她和模特來說,都是個巨大的挑戰。

    劇組要求模特入水,輕薄的紗裙,濕透的長發,服裝和發型都極盡自然,連妝容帶來的附加效果也大為降低。拍這種純天然路線的片子需要模特個人有非常強的時尚敏銳度,對動作、表情、眼神無一不有著超高的要求。

    幸好通過海選挑上節目的都有兩把刷子,雖然稱不上盡善盡美,但也經常能發現亮點。真人秀更有趣的是,選手個人的人格魅力也會考量在內。

    譬如laura在拍的時候,放松地向后一仰,笑著喊道:“i\'mdrowning.”

    謝芷默淡淡拍下一張:“nope,urshining.”

    謝芷默迅速和她的工作伙伴打成一片,導致明笙在拍的時候故意吃了回飛醋,在拍花絮時對著攝像機做了個委屈的鬼臉,學著天涯論壇的語氣控訴:“多年閨蜜愛上了我室友腫么破,在線等,挺急的。”

    一天的前期籌備拍攝結束,謝芷默樂在其中。晚上明笙房間要拍生活鏡頭,她一個人無聊,居然想起來給聶子臣打了個電話。

    “嘟”了兩下就接通。聶子臣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疲倦:“嗯?”

    謝芷默枕上床,淡淡地笑:“你在干什么呀?”

    據說這句話有時等同于,我想你了。

    聶子臣的語調果然愉悅了不少:“回家料理了些瑣事。明天情人節,我不在身邊,會不會想我?”

    謝芷默一算,今天十三號,明天還真是十四號了。她沒好氣地嘲他:“誰跟你是情人呀。”

    “嗯,還不是。”

    “……”

    不知道為什么,聽他說“還不是”,比那些甜膩的纏綿的情話還要讓她覺得動容。謝芷默任由心底暖洋洋的熱潮混雜著許多復雜的情緒翻滾了一會兒,突然一下掛了電話。

    ※※※

    秦家大院。

    聶子臣看著屏幕上突然出現的“通話結束”字樣,無奈地搖了搖頭。她最近喜怒無常,一會兒高興得主動給他打電話,一會兒又高貴冷艷掛他電話。

    她這種愛藏事的性格才是真的難猜。

    不過,好久沒有見到她了。

    他彎腰繼續整理行李,一個簡單的黑色旅行包,裝幾件換洗衣服和工作用的筆記本。

    秦沐無聲無息出現在他房門口,挑著眼看他的背影:“要走?”


    聶子臣認出聲音的主人,卻不回頭,淡淡回答:“嗯,今晚的航班。”

    “還真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了?”秦沐眼妝化得濃,冷笑起來滿眼都是刻薄,“你做這情深似海的模樣給誰看啊?給我爸?”

    聶子臣把一件不穿的襯衣掛上衣架,走到她身邊:“讓一下。”

    秦沐靠著門口他要用的那個衣櫥,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終于發火了:“聶子臣你拽什么啊!當初還不是求著來巴結我爸?現在算什么,過河拆橋?”

    她個子矮,抬頭吃力,卻恨透了,眼神鋒利地頂上他的目光:“你別忘了,大伯已經死了,要不是我爸容著你,你現在也就是條喪家之犬。”

    聶子臣隨手把衣服掛在一邊:“觍顏喊你一聲妹妹,秦小姐。我不是你們秦家的人,也不會要你們秦家的人,‘家’這個字,言重了。”

    秦沐把他的衣服往地上摔,她從小就是秦穆陽的掌上明珠,s市的富家子弟見了她都跟狗皮膏藥一樣,誰敢當著她面話有所指地說什么“不會要你們秦家的人”!

    聶子臣淡淡一笑收回目光,回身拉上旅行包的拉鏈,踩著那件價值不菲的襯衣,側身從她身邊路過。

    秦沐氣得全身發抖,指著他下樓的背影喊:“你不要后悔!你以為你現在過河了嗎?我早晚讓你跟她一起嘗嘗,什么叫泥足深陷!”

    ※※※

    晨光降臨。

    情人節。導演很夠意思,買了幾大箱巧克力,給劇組上上下下男女老少都分發了一份。即便拍攝日程依舊緊張,節日的氣氛還是烘托出來了,有幾個女選手的男朋友還到劇組來探班秀恩愛,男才女貌。孤家寡人的工作人員們三兩聚在一起,紛紛感慨逼死單身狗。

    謝芷默也屬于“單身狗”行列,不過好歹是一只瀟灑的單身狗。晚上劇組沒有約會的都在一起聚餐,導演豪氣地在ianmacao開了四桌,規模趕得上慶功宴。明笙跟她坐同一桌,開了香檳灑她一身,還當著眾人的面親她:“什么單身呀,你不是我的小愛妃嘛~”

    幾個造型師紛紛露出一臉鄙夷的神色:“單身也不至于搞百合呀,好歹還是宅男女神呢。”

    明笙切了一聲:“誰說我單身了?”說完又一臉色瞇瞇地親了謝芷默兩口。

    謝芷默覺得明笙自從參加了這檔節目之后,精神狀況越來越不對勁了,由衷地泛起一陣“我最好的閨蜜喜歡我”的惶恐,連連推開她:“……你把我衣服都弄濕了。”

    結果剛剛還一臉鄙夷的造型師們紛紛掩面:“太色`情了!”

    謝芷默:“……”

    她借去洗手間清理的機會逃之夭夭。幸好緞面的上衣防水,擦幾下弄干凈了,她悠閑地在ianmacao布滿工藝品的走廊里逛了一會兒,才磨磨蹭蹭回到宴會廳。

    一回去卻呆住了。

    原本燈火輝煌的宴會廳一片黑暗,空無一人。謝芷默呆站在門口,一個玩偶熊打扮的侍者舉著一個路牌模樣的棕色卡片,上面寫著:。

    謝芷默大腦空空,下意識地跟著玩偶熊走。

    上到三樓,酒店的天花板被裝飾成白云漂浮的蔚藍天空,燈光明亮柔和,人造運河貫穿樓層,威尼斯風情的磚紅色拱橋,岸邊是名店櫥窗,仿佛置身水城。游人和住客都被清空,岸上只站著熟悉的劇組同事向她友善微笑,熱情地鼓掌ianmacao賴以聞名的特色裝潢更加顯得真實,如墜仙境。

    澄藍的水面上漂著大大小小的船只,白色游船上綁著粉色紅色兩種心形氣球,每艘船上都如同載滿花鄉,玫瑰映著水光,仿佛清晨剛從露珠間摘下。

    明笙端著一個酒杯,在跟另一個亞裔選手交談:“嘖嘖嘖,這騙起小女孩來一套一套的,要是允許拍攝,都夠導演做一期節目了。”

    燈光漸漸幽暗,謝芷默身上突然亮起一束追光,她未有察覺地往前走,可無論怎么走,只有她腳下的一小塊方寸之地是亮堂的。

    人潮不知何時已經退去,童話般的場景里又只剩下了男女主角。謝芷默被他攙扶著上船,蕩漾在永遠清澈的水面。她眼眶沒緣由地溫溫熱熱的,被他抱進懷里也不知回應。

    腦海里莫名地想起年少的時候讀川端康成,《伊豆的舞女》里寫:“船艙里的煤油燈熄滅了。船上的生魚味和潮水味變得更加濃重。在黑暗中,少年的體溫溫暖著我。我任憑淚泉洶涌,頭腦恍如變成了一池清水,一滴滴溢了出來,后來什么都沒有留下,頓時覺得舒暢了……”

    她那時向往這黑暗里的唯一一束光。

    可是眼前的場面一點也不陰暗,沒有生魚的腥味和潮水的咸澀,他不是黑暗里溫暖她的那副體溫,他是她一整個光明的世界。

    聶子臣抬指擦掉她眼角的水澤,挑了下眉:“這好像是我們一起過的第一個情人節。”

    他意識到的時候也有些不能確信,總覺得彼此已經在一起足夠久。

    他的手輕輕扣入她的五指:“第一次覺得自己有點老了。”

    “怎么了?”

    “覺得時間不夠用,壽命也不夠用。”

    謝芷默笑他:“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會說甜言蜜語啊,說實話,跟多少人說過?”

    “只有你一個。”

    一直都是你一個。

    ※※※

    兩人下樓的時候,還有八卦的有意無意徘徊在樓梯口守著,見到大費周折的聶總牽著他家小情人的手下樓,紛紛露出一個個奸`情滿滿的笑。

    剛才酒桌上的一個造型師推推明笙的胳膊:“你家愛妃被搶走了啊,明笙女神?”

    “彈丸之國,不及人家暴君家大業大哎。”明笙嘆一口氣,原本知道的時候真想掄起酒杯把這人潑出去的,可是不知怎么的,這種小情小暖的調調,居然讓她心里有些松動。

    大概女孩子或多或少,潛意識里都有些向往童話的傾向。英俊深情的男人為你從天而降,嘴上不屑一顧,可真的親身經歷起來,拒絕得了才怪。

    明笙看著滿屋子羨慕壞了的年輕姑娘,居然有種流落風塵多年風雨的滄桑感,嘴角泛起一個自嘲的笑——相信童話,多好。

    有人讓你愿意犯傻,多好。

    所以兩個人路過她身邊的時候,明笙平和地向他們舉了舉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