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終于等到你 > 第二十二章
    謝芷默沖進書房,打開電腦搜“明笙許亦淑”,網上果然已經吵瘋了。

    事件的導`火索是天涯上一個粉絲貼,據說在倫敦街頭偶遇宅男女神明笙和一個漢子,出于好奇就尾隨了一段,結果發現兩人進了某酒店。粉絲拍下他們挽手逛街外加一起站在酒店前臺的照片,像素雖然不清晰,但能看出來圖上戴墨鏡的女子就是明笙。

    粉絲紛紛心碎,表示明笙走文藝女神路線,一直對外宣布單身,沒想到背地里跟漢子出國開房,叫人大跌眼鏡。

    帖子堆了一百多樓,突然有一個id爆料:“這男的不是千月集團老總的弟弟江淮易嗎!s市常混酒吧的都認識他啊!”

    底下八了一會兒江淮易這個人,把他花心玩嫩模的花邊新聞全都翻了出來,一堆人陰陽怪氣地感嘆:“明笙看上去還挺清高的,為了錢連臉都不要了,居然爬這種人的床。”

    接著又是幾十樓腦殘粉和腦殘黑的對掐。

    終于滾到一條把這帖子推上hot的勁爆消息:“只有我一個人覺得你們的關注點錯了嗎?江淮易和演《京城四海》那個古裝美女許亦淑不是去年才訂婚嗎?這么快就分了?”

    “我屮艸芔茻難不成明笙還是個三兒……”

    “何止是三啊,前段時間爆出來她要參加的那檔真人秀,據說請了許亦淑當明星評審的呢。小三正房撞一塊兒了,導演是故意的吧?!”

    “哈哈哈哈哈過年就蹲這貼了,春晚都不看了哈哈哈。”

    鼠標滾下去,終于有人問出了謝芷默心底的猜測:“不會是那檔節目的炒作吧?”

    謝芷默看到這里看不下去了,網上人證物證俱全,明笙被拍到的那個酒店和她告訴謝芷默自己在英國住的酒店是同一個,甚至有人扒出來江淮易新開的那家酒吧“明夜”就是用明笙的名字命名的。

    再聯想到前兩天來機場接她們的那個司機……江先生,明夜,全對上了。

    可是謝芷默怎么都不信,明笙會是這種人。

    她幾乎是立刻撥了明笙的電話,冷冰冰的機械女聲傳來——對不起,您所撥的電話已關機。她又撥了幾個,不是不在服務區就是已關機。

    鼠標點開明笙的微博,比她的還要熱鬧好幾倍。許亦淑演了大火的《京城四海》之后穩居一線,一千多萬粉絲在明笙微博底下鬧,鬧到謝芷默那里已經算是余波了。明笙頭像下面的綠點是亮的,顯示在線,微博底下那些污言穢語難聽得她這個局外人都看不下去,可明笙就是安安靜靜沒有回音。

    手機開了免提,還在一遍遍地撥明笙的電話。

    “對不起,您所撥的……”

    謝芷默一下按掉,給她的微信、q~q、微博私信都留了一遍言,轟了好幾條短信問她的下落,全都石沉大海。

    明笙跟家里關系不好,十幾歲就輟學當平面模特,這會兒估計也不會回老家過年,謝芷默實在想不出她能去什么地方,直接出門想打車去她家。

    舅媽急著追出來:“小默你怎么了呀?出什么事啦?”

    明笙這事怎么說都不太光彩,再說現在她也不知道真假,更加解釋不清了:“沒事,舅媽,我有點急事要回去一趟,打車就成了,你們看電視,不用管我!”

    她的話說得七零八落的,一會沒事一會兒又有急事,謝母聽著就不滿:“大過年的,這里又偏,出租車誰還在路上跑?”

    謝芷默看了眼屋外的滿眼煙花和空蕩蕩的街道,這個點連地鐵和班車都沒了:“沒事,總能打到的!”說著就往外沖。

    舅舅拿了車鑰匙就想出來送她:“你要去哪,要不舅舅送你?”

    謝芷默含糊不清地拒絕,正百口莫辯,手機響了起來。

    她條件反射地接起來,卻不是明笙。林雋的聲音一如既往地冷靜,摻了絲擔憂:“明笙出事了?”

    “對,我找不到她!她怎么能連我都不說一聲呢?她身邊都是些酒肉朋友,出了事能說得上話的也就我們幾個,她能找誰啊?”

    “你先別急,芷默。”

    謝芷默怎么可能不急。

    林雋的呼吸聲清晰在耳:“你現在在哪里?我來接你。”

    ※※※

    謝芷默見到林雋的時候,已經將近凌晨一點。外婆她老人家都睡了,謝芷默隨便編了個借口搪塞了謝母,匆匆忙忙跳上了林雋的車。

    她拿著手機一遍一遍打明笙電話,屏蔽了鋪天蓋地的新年祝福短信。手機打得只剩百分之二十的電,電量不足的提示音跳出來,她整個身子都一彈,還以為有了消息。

    林雋知道她在擔心什么,一邊開車一邊安慰她:“你不要太擔心了。明笙 。明笙那么豁達的人,不會想不開的。”

    網絡暴力逼死人的事也不是一起兩起了,越是有名的人摔得越狠。明笙在網絡上本來就高人氣,形象一直很好,這回還拉上一個許亦淑一個豪門未婚夫,粉絲能放過她才怪。

    謝芷默說不出來是不是怕她想不開,但就是一定要聯系上她才放心。

    林雋挺理解她這心情的。當初她在曼谷出事,明笙也是急得一宿沒沾床,要不是護照問題恐怕就直飛泰國了。她們兩個好得跟連體嬰兒似的,誰也離不開彼此。

    明笙家小區里有人在放煙花,看見林雋和謝芷默熱情地喊“新年快樂”,謝芷默失魂落魄的也不知道回應,只有林雋尚屬冷靜地跟人家點頭打招呼。

    兩個人到了明笙家門口,里面燈還亮著,大門緊鎖,謝芷默按了兩下門鈴喊“明笙”,最后直接用敲的,越敲越響:“明笙,明笙你開門!”

    林雋攥住她的手:“好了,待會兒鄰居都被你敲出來了。”

    幸好大年夜大家睡得晚,爆竹聲又一直不停,謝芷默的喊聲不顯得那么突兀。

    最后她終于放棄了,坐在明笙家門口打她電話,一下又一下,打到手機自動關機了。林雋站在她跟前,把自己的手機遞給她:“你準備就這么過年么?”

    “過年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節日的意義不是在于人么?人都找不著了,還過什么節呢。

    謝芷默拿著他的手機繼續給明笙打電話,點進最近通訊記錄,才發現自己的號碼在他手機里的備注名是“alwaysandforever”。她一愣,仰頭看他。

    林雋單手接過去把明笙的號調過來,戲謔地一笑:“你的麻煩還真是alwaysandforever。”

    謝芷默怔怔的接過來……原來是這個意思么。

    聽筒里傳來反反復復的機械女聲。林雋莫名覺得有些郁熱,走到樓梯間的窗口推窗望出去,涼風透進來,單元樓后面的小花園呈現在面前。

    “芷默……”

    他訥訥地叫了她一聲,示意她一起來看。

    空蕩的小區花園里,一束一束煙火升空。明笙拿著一根煙點上禮炮,“啾”地一下炸開在她頭頂,漂亮的臉在火樹銀光間燦爛無比。

    ※※※

    明笙把手機扔在家里,一個人搬了十幾箱煙花,在花園里放。拿來點火線的煙快滅了,她就吸一口。謝芷默趕到樓下的時候,她正吐出一個煙圈兒,風塵媚態地看著她:“怎么著,怕我炸死自己啊?”

    謝芷默都快被她急哭了:“你下回失蹤前能不能給我報個信啊!”

    明笙把煙拿遠了,單手抱了她一下:“這不是過年放煙花呢么?”她身材高,抱著她跟抱個娃娃一樣,往她身后一挑眼,“喲,把我們林大律師也請來了啊?你挺夠意思的,知道不能拉上你家那位來礙我的眼。”

    明笙跟聶子臣不對盤,謝芷默這時候也只好順著她往下說:“他人在法國呢,想礙都礙不了。”

    “挺好。”

    這么一下,兩個人又沉默了,誰也不提網上的流言蜚語。

    明笙又抽了一口,把煙遞給林雋,踢了踢腳下的煙花筒:“怎么樣,肯不肯代勞?”

    林雋當然樂意,替她們兩個女孩子點煙花。從明笙搬來的那一堆煙花里挑出幾個小孩子玩的的手持煙火,一人遞了兩根:“劃得快能寫字,小時候玩過沒有?”

    謝芷默搖頭表示沒玩過,明笙手把手教她。她的名字筆畫太多,明笙挑了個林雋的“林”字,迅速在空中寫出來,謝芷默也跟著她畫,一模一樣的一個“林”字。林雋看得有些出神,手下導火線都快燒到底了才立刻跑開,退到謝芷默和明笙身邊。

    煙火升空,金色的火光映出三個人的臉,仿佛今夜無所煩惱。

    可是彼此都清楚,總要面對的。

    最后把手持煙花都玩光了,兩個女生坐在花園的長椅上,林雋點著了最后一桶煙花,把煙頭掐進垃圾桶:“放了一晚上了,你們小區的住戶明天不會來投訴?”

    明笙齒間發出聲響亮的“嘁”聲:“這不是有你嗎?要真有人投訴我,正好給你找活干了。”

    煙花一下一下升空,謝芷默扭頭看著明笙仰頭的側臉。那么驕傲那么趾高氣揚的明笙,眼底有晶瑩的光在閃爍,強自歡笑的神情無比落寞冷清。

    幸好她來了。

    謝芷默一言不發地抱住她,在她耳邊輕輕地說:“那些流言蜚語都不用管它,改天不高興了去告他們誹謗。”

    明笙淡淡地說:“要是不是誹謗呢?”

    謝芷默怔了怔,斬釘截鐵:“就是誹謗!你不用騙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