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終于等到你 > 第二十六章
    “……聶子臣!”謝芷默忿忿轉過身,結果猛地撞進他懷里,把身后的人撞得悶哼一聲。她手忙腳亂地替他揉,咬著牙一個個字蹦:“活該,讓你這么孟浪。”

    “哪里孟浪了?我哪怕打車回去都是可以的,是誰熱情邀請我來的?”

    謝芷默憤怒了:什么熱情邀請!她家離他的公寓很遠,要不是看他酒喝多了怕他快天亮才能到家難受,她至于這么偷偷摸摸把人藏房間么!

    聶子臣把炸毛的某人好不容易安撫好,兩個人關燈躺上床。夜幕沉沉,她的床又是窄小的單人床,兩個人擠在一起,和大白天睡午覺的時候感覺大相徑庭。

    更何況兩個人下午都補了一覺,現在都精神得很。

    謝芷默一個翻身面對他,床吱吱呀呀地響,聲響聽上去曖昧得不行。她臉又有些發燙:“趕緊睡吧,明天還得早點起床出去,我媽起得很早的……”

    聶子臣笑著抱住她:“有人埋怨有我在旁邊束手束腳睡不著,這回我精神好得很,可以看著你睡。”

    謝芷默在他腰上擰了一把,摸到滾燙的皮膚才反應過來:“……你真的沒穿啊?!”

    “嗯,不然呢,明天穿著皺巴巴的襯衣出去,讓所有人欣賞一下我昨夜的偷情成果?”

    謝芷默咬唇不說話了。

    聶子臣心里還在疙瘩,問她:“那只貓是什么時候養的?你要是需要寄養,可以放在我那里。”

    酸味這么明顯,謝芷默愉悅地笑了:“干嘛,你吃醋啊?”

    “對。”他吃醋,他連她養過貓都不知道,連她獲過那么多獎項都不知道,可是有人卻一點一滴地參與了所有的這些。

    他討厭這些滲透在她生活方方面面的細節,提醒他自己缺席了她最好的五年。

    謝芷默故意憂愁:“怎么辦,未來它跟林雋很親的,見別人就咬……”

    聶子臣果然狠狠把她箍進懷里逼問:“未來?那只貓叫未來?”

    “是啊……”

    跟他分開以后養的貓,還是和林雋一起去寵物店挑來的,最孱弱又不親人的一只。林雋說這種貓都是小時候受過人的傷害,所以對人抵觸,他還說:“現在沒關系了,以后你就是它的未來,替它遮風擋雨。”

    謝芷默笑呵呵地把它領回家,居然很享受它從害怕她逃避她、一直到小心翼翼親近她依賴她的過程。等到小家伙成長成一只霸道萌喵的時候,她也不再活在感情受挫的陰影里了。

    她給它取名叫“未來”,不止是因為她是它的未來,也是因為她想有自己的未來。

    而那個未來,原本是預計好了沒有他的。

    本來是玩笑,一下子就沉重了。

    謝芷默環上他的腰:“不要生氣啦……現在抱著的是你呀。”

    對,現在是他了,以后也會是他。

    可他還是覺得心有余悸。

    聶子臣從來沒有把她抱得這么緊過,用力得沉默,連纏綿的話都說不出來。良久,他才像渡過一劫,喉結輕輕滾動:“如果不是我先遇見你……你會不會跟他在一起?”

    答案其實很顯然,連他都想象不出來否定的理由。如果不是他先遇見她,她恐怕早就在謝母的耳提面命下找個平凡的人嫁了,相夫教子,幸福美滿。

    謝芷默跳過了答案,輕輕地說:“如果不是先遇見你,我就不是現在的自己了……”

    她知道他的心結在哪里,其實那何嘗不是自己的心結。

    五年呢,她也曾經試著接納過新的人,可是總是無疾而終,連自己都佩服自己的執迷不悟。而他呢?也是這樣嗎?

    彼此都沉默。聶子臣輕撫她的背,埋頭在她肩頭烙下一個吻,吐息深沉:“睡吧。”

    “……晚安。”

    ※※※

    一夜之間,娛樂圈新年第一彈八卦繼續升溫,“明笙”“許亦淑”雙雙登上熱搜詞。

    當事人之一的許亦淑第一次在微博上公開回應,承認江淮易是自己的未婚夫,并為自己隱瞞戀情長達一年向粉絲道歉,只口不提被當成小三的明笙。

    粉絲們暴怒了!她們家亦淑這么大度,還因為自己隱瞞戀情而道歉,都沒有罵那個渣男和小三!實在是太善良了!

    她們集結成群,對明笙的微博進行了新一輪正義的轟炸,更有甚者發揮技術宅天分,人肉出了明笙的履歷 的履歷和家庭住址。

    一堆人高舉著大旗謾罵:“切,原來是個連高中都沒念完的,怪不得就這點教養。”

    “就是個賣肉的~”

    “沒有人想去她家門口砸雞蛋嗎?!!”

    謝芷默看到的時候,事態已經演變得不受控制了。

    謝母坐在餐桌上,看她盯著手機發呆,拿筷子敲了一下她的碗:“干嘛呢,一早上就呆愣愣的。”

    謝芷默連忙收起手機吃飯。她起床的時候呆愣愣是因為剛送走聶子臣做賊心虛,現在是因為擔心那些有了明笙家地址的人對明笙做些什么。

    謝母瞪她:“你這丫頭也真是的。就算明笙那事是假的,你也不用成天惦記著。你是她誰呀,替她操這個心?”

    “媽!明笙是我好朋友,她在s市就一個人,過年連個親戚都沒法走,她幫過我不少忙,現在她出了事我能不惦記著點嗎?”

    “知道了知道了,一說這事兒就臉紅脖子粗……媽媽不是反對你幫朋友,是擔心你被卷進去!你剛還給我普及網絡暴力有多可怕呢,你就不怕自己被扯上?”

    謝芷默吃完,拿著手機進屋了:“我行的端做得正,有什么好怕的。”

    她低頭編輯著一條短信:“到家了嗎?”

    收件人,聶子臣。

    ※※※

    聶子臣一回家,公寓樓下停了輛扎眼的車,正占著他平時停的車位。

    秦沐在后視鏡里看到他的車,推開車門下去,半倚著跟他對峙:“聽說你昨晚用秦家的名義,砸了閻文申的場,堂、哥?”

    聶子臣下車鎖上,瞥過她:“我以為我說得很清楚了。”

    秦沐腦海里又泛起他那句“我不是你們秦家的人,也不會要你們秦家的人”,怒氣頓時又浮起來了:“是啊,說的時候清楚,做的時候怎么不清楚呢?有本事就不要頂著秦家的招牌惹事呀!”

    聶子臣淡笑了聲,一邊回著短信一邊上樓。

    秦沐不依不饒跟著他一起到他家門口,聶子臣脫了手套要按密碼,回頭看她一眼:“秦小姐,這是我的私人住宅,在我按密碼的時候能不能回避一下?”

    秦沐猛地轉過去,咚地一聲靠上墻:“你按呀,你有本事就永遠跟我沒瓜葛。既然有瓜葛,現在做這種做派只會讓人覺得惡心。”

    聶子臣按完密碼,滴地一聲開門。他不急著進去,轉過來饒有興致地看著她,戴著銀戒的手指指了指她,又好笑地指了下自己:“瓜葛?”

    他淡淡地推門進去:“我們連血緣上都沒有瓜葛,還能有什么別的?”

    秦沐一把擋住門沖進去,還沒發聲,他掛著大衣回身來,風度很好地解釋:“昨晚是逼不得已,在姓閻的面前借了你家這棵大樹乘涼。不過倒不是我主動想頂這塊招牌,是有人見到我,就認出是你秦小姐的哥哥。”

    他搬出肖楚,也是為了避免秦家的麻煩,沒想到沒惹到秦穆陽,倒惹上這個女人。

    他一臉很有興趣知道的神情:“我說,你在那種地方都做了些什么,才能讓那些人個個認識你,以至于認識我的地步?”

    秦沐被“那種地方”“那些人”這樣含混不清又帶著濃濃貶義的詞語刺到了軟肋。是啊,她秦大小姐家世學歷長相沒有一樣輸別人,只有常混跡夜店這一項說出去有些不好聽。她拒絕爸爸安排的聯姻,也是讓對方拿她生活不檢點當借口。

    可是她沒想到連聶子臣都拿這個來諷刺她。

    秦沐恨到極點反而笑了出來:“是,我是在‘那種地方’混得熟。所以你最好記住我當初說的話,我有幾百種方式讓你后悔。”

    她總愛這么放狠話,聶子臣都有些習慣了,哭笑不得地問她一句:“你糾纏著我不放,到底圖什么?報復我沾了你秦家的樹蔭?”

    秦沐一下子居然覺得有些荒謬。

    女孩子臉上的凜厲狠毒都如海水退潮似的退去了,呈現出一個二十三歲女孩子該有的純白無知。秦沐張了張口,發不出聲音,又仿佛十分不甘心。

    聶子臣直接送客。

    秦沐慢慢蹲下去在門口坐了一會兒,手機上彈出一條微信:“沐小姐,那女人的資料調查好了,還拿到了這東西,您看還滿意么?”

    屏幕上跳出一張圖片,看起來像是翻拍的一張單子。

    秦沐用流量點開,圖刷得很慢,21%,49%,80%……像是命運在慢慢舒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