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終于等到你 > 第二十七章
    聶子臣回完謝芷默的信息,屏幕上突然彈出一個罕見的名字。

    江淮易:子臣哥,聽說你昨晚去見到明笙了?

    聶子臣有些無語,他最近真是被這事牽連得不輕,誰都來找他打聽。他直接一個電話回了過去,問候了下顧千月夫婦和悠悠,才在江淮易失去耐心前語焉不詳地說:“我也挺久沒見你了,改天一起吃個飯吧。”

    江淮易立刻收到了話里的訊息,他就說呢他這個子臣哥不像是會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人,原來還真和明笙有交情,這頓飯是來興師問罪來了?他想通了這些,又覺得越來越想不通,試探著問:“……是不是有別人想見我啊?”

    “嗯,你嫂子。”

    ※※※

    江淮易頗隆重地把吃飯地點選在千月集團旗下的一家餐廳,他做東,提前半小時進包房候著。聶子臣帶著謝芷默一出現,他直接忽略了前者,沖著后者殷勤地喊上了:“嫂子好!”

    謝芷默原本聽說要來見江淮易,全身上下燃燒著為閨蜜揍死渣男的熊熊斗志,結果被劈頭蓋臉一聲嫂子叫得有點發懵,冷冰冰的臉都呆了一下。

    聶子臣看著狗腿的江淮易,再瞧瞧一臉莫名的謝芷默,忍笑給她介紹:“這就是江淮易,顧千月的弟弟。”

    謝芷默當然知道了,點頭坐下,臉色還是憤怒得僵硬。

    江淮易也被普及過了,知道面前這位是明笙最好的閨蜜,立刻主動解釋上了:“嫂子啊,這事兒真不賴我。我以前呢是浪了點,那會兒不是沒認識明笙呢么?許亦淑也就是那些女人中的一個,只不過一不小心讓她懷上了,我姐就想讓我娶了人家。其實我也不怎么情愿嘛……”

    謝芷默氣得臉都青了。這是什么解釋!游戲花叢中了獎,完了繼續勾三搭四,還說不賴自己!不賴他難道賴明笙么!

    聶子臣都被這場面逗樂了,抑著笑在謝芷默耳邊低聲道:“消消氣,想喝點什么?”

    謝芷默遷怒地推開他,白了一眼笑呵呵的江淮易:“我真弄不懂明笙看上你哪點了。”

    “我癡情呀嫂子!”江淮易一臉大言不慚,“遇上明笙之后我就再也沒碰過別的了,其實許亦淑懷孕也是假的……我發現了之后就想跟她斷了來著,但她咬著我不放,把這事捅到網上去,就是想逼我不敢取消婚約。”

    “你癡情你不告訴明笙?”

    江淮易滿口理所當然:“我不告訴都追了她小半年呢……要告訴了這事還能成么?我是想等解決了再告訴她的。”

    謝芷默終于理解了什么叫“槽點太多無法下口”。這時候只恨自己平時沒跟明笙學著點,書到用時方恨少,渣男在面前也不知道該怎么罵。

    她氣得發抖,直接推開椅子甩門出去了。

    聶子臣跟上去,她正抱著胳膊靠在走廊上不停深呼吸。

    他扶著她的雙肩笑她:“生什么悶氣?不是說要來給閨蜜打抱不平呢么,人都在面前了怎么不開口了?”

    謝芷默氣得又哭又笑的:“你幫誰呢!”

    “幫你啊。”他把她勸著一點點回包房,“放心,這小子雖然不正經,人不算壞,你耐心點跟他好好說話。”

    謝芷默就是沒發現江淮易人哪里不壞了!明笙看上去挺聰明的一人,喜歡這種男的是腦子被門夾了嗎!虧明笙這家伙還有臉罵她蠢!

    她吸取教訓,重新回到飯桌上,盡力不被江淮易氣著,平心靜氣地對他說:“我不管你之前究竟是怎么回事,總之這事你得替明笙擺平。網上的謠言造謠傳謠的時候容易,澄清的時候難于登天,你自己不出面也得讓許亦淑出面,把話都說清楚。”

    “嫂子教訓得是!”江淮易一臉奴顏婢膝的樣子,答應完了才覺得為難,“其實我也不是沒試著擺平,只是這事兒有人在背后掀風作浪啊,許亦淑一個人哪能做得這么大啊。我出面容易,讓許亦淑出面就有點難了……”

    謝芷默把叉子一擱:“你現在知道難了啊!當初騙人的時候呢!”

    江淮易捂住一張堪比韓國小鮮肉的俊臉:“是是是!嫂子您息怒。”

    謝芷默被他左一聲嫂子右一聲嫂子叫得都氣笑了:“少套近乎!誰是你嫂子了!”

    聶子臣頓時有種戰火蔓延到自己身上的憋屈,摟了摟她的腰,向江 腰,向江淮易遞過去一個危險的眼神。

    江淮易把這些小動作盡收眼底,心道他家清心寡欲的子臣哥這回是來真的啊,更不敢惹這女人了:“別啊嫂子……您氣歸氣,話不能說絕啊。明笙那里我當然要管到底,可她不接我電話啊。聽說今天都有許亦淑的粉絲團去她家小區鬧事了,她沒事兒吧?”

    謝芷默的注意力果然被吸引過去了:“她有事沒事你管的著么?這事情結束之前你給我不要再去惹她!”

    ※※※

    謝芷默交代完,沒吃幾口就掀桌走人了,一直到地下車庫還是咬牙切齒的。

    聶子臣替她扣好安全帶,笑她:“不錯啊,以前還擔心你不會吵架呢,原來戰斗力還挺強的。”

    謝芷默憤怒地摔了包。

    對女人來說,自己遇上事大多是包子,但好姐妹遇上事就化身戰士了。她要攤上這事兒估計還不如明笙狀況好,但換在明笙身上,她就氣不過,一定要來找江淮易理論,恨不得扇他倆耳刮子。

    她算是深刻體會到當初明笙恨鐵不成鋼把她罵出家門的感受了。

    聶子臣替她撿包,看她像個受氣包似的就好笑:“我要是像江淮易那樣,你準備怎么辦?”

    謝芷默余怒未消,把剛撿起來的包往他懷里一摔:“那你就去死吧!明笙還算客氣的,請人去卸江淮易一條腿,換我親自給你一刀!”

    聶子臣一臉無恥的心馳神往表情,拉著她的手往自己小腹上按:“捅哪里?這里?”又往上移一寸,“還是這里?”再往上移到左胸,“要不這里?”

    她真是……要氣死了!

    ※※※

    明笙一醒過來就收到謝芷默的電話轟炸,安靜地聽完她“你蠢嗎”“你蠢也不要找個這種男人啊”“你還有臉說我蠢”“你簡直蠢死人了”等一系列詞語匱乏的痛罵。她笑呵呵地問她:“你去見江淮易了啊?”

    “是啊!你快告訴我我見到的那個是假的!你到底喜歡他哪一點!”

    明笙點上一根煙打開筆記本刷網頁,抖了抖煙灰:“也沒怎么喜歡啊,看他追我追得太辛苦就母性大發了一下,沒想到就栽了。”

    謝芷默聽到她那邊窸窸窣窣的聲音:“你是不是又抽煙?你少抽點!”

    明笙自從出事之后就一根接著一根停不下來,笑著說好:“我這還有事,先掛了啊。”

    網頁上顯示出許亦淑的微博主頁,最新一條是:“淮易是我的未婚夫,就算他做錯了事,我也不希望大家怪罪他和其他無辜的人。”

    嘖嘖嘖,這措辭,這論調,明笙這個“其他無辜的人”都要笑落淚了。她怎么不干脆打一句“且行且珍惜”呀?披著大度善良的外衣拐彎抹角地引粉絲來罵她,真是演得一手好白蓮啊。

    明笙那天喝垮了,胃至今還偶爾抽搐,皺皺眉隨便吞幾片藥就好了,好像也不覺得有多痛。揉著胃部隨手刷下去,許亦淑的評論早就炸開了,一群衛道者在下面競相科普——

    “明笙那種貨色,也能搶許亦淑的未婚夫,那男的是瞎了吧?”

    “情義千斤不敵胸脯四兩啊~”

    “哈哈,你們還不知道吧,明笙有個好姐妹,早幾年就勾搭上秦氏的少東了。她好姐妹家那個跟千月集團老總顧千月是拜把子交,明笙也算是抱上大腿了,勾搭上江淮易一點都不奇怪,她們一整個閨蜜團都是這種外圍女~”

    “明笙好姐妹統共也沒幾個啊?來對個暗號,你說的不會是xzm吧?那個拍照的?”

    “就是她!”

    明笙看到這,才摔了鍵盤。

    半晌緩過神,她目光兇狠地點開聯系人列表里林雋的頭像,有些殘缺的水晶指甲在鍵盤上飛速地敲:“你上回說告他們誹謗,那個流程怎么走?”

    林雋把事先搜集過的資料和往年案例給她看:“網絡上的謠言很難告,首先你不知道傳播源,也很難找到傳播源馬甲身后的那個當事人。不過網絡立法在完善,前段時間有編劇告論壇版主誹謗的例子,可以借鑒。”程式化的語氣說完了,又加一句,“怎么突然想通了要走法律途徑了?”

    明笙操著滾輪在幾十頁的文檔里面滾了半天,看得頭也痛胃也痛,罵了聲臟話,才把剛才那些評論截圖發給他:“自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