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終于等到你 > 第二十八章
    幸好微博底下潑臟水的人太多,這些消息一時間真真假假誰也分不清楚,傳播廣度有限。但明笙還是氣得不輕,打開手機聯系人黑名單,把江淮易調出來:你干了什么破事?

    江淮易也很無辜:真不賴我,這事有人在背后推,占大頭的還不是許亦淑。你自己想想,你和謝芷默最近得罪了誰?

    還沒等他下一條道歉短信進來,明笙重新把他又設進了黑名單。

    誰會這么大費周折,來抹黑她們?

    ※※※

    年后上班族陸陸續續回到工作崗位,謝芷默工種特殊,初四就接到了《》的街拍項目。一到拍攝現場,從模特到助理都一副假期剛結束消極怠工的表情。

    周圍的半條街都被拍攝組清空,兩個模特穿著2015春季新款酒紅紗裙坐在拍攝用車里,香車美人,經典又俗套的搭配。

    謝芷默剛到現場,小柔掛著工作證,一邊打哈欠一邊給她科普:“這回拍的一個模特還跟咱們有點梁子呢,默大你小心點。”

    謝芷默調試著器材,頭也沒抬:“哦?是誰?”

    “杜深衣呀,上回拍二月刊廣告的時候,她本來聯系好了說要來呢,獅子大張口開了個天價,后來不是被明笙截胡了嗎?”小柔偷偷朝那邊撅了下嘴,“她一來就擺張臭臉,估計還記恨著呢。”

    謝芷默往轎車后視鏡里瞟了眼。杜深衣的長相在國人審美里絕對算不上好看,但好在上了妝之后五官十分立體,是西方人眼里的東方美人類型。比起明笙那樣的女神級人物……確實是差遠了。

    她若無其事地和其他工作人員溝通,沒想到杜深衣自己下了車,頂著一臉海報款濃妝跟她打招呼:“你就是今天的攝影師?”

    謝芷默疏淡地笑,客氣地向她伸手:“是,希望合作愉快。”

    杜深衣模特身高加上十幾厘米的高跟鞋烘托,比起一身休閑打扮帆布鞋的謝芷默高了一個頭不止,兩手揣在懷里居高臨下地笑:“聽說你是網紅出身啊?《》拍廣告都不請幾個專業的么?”

    謝芷默手還伸著,被她一頓搶白,旁邊的小柔已經一臉想干架的表情了。

    謝芷默左手擋住小柔,拿剛伸給她的右手撣了撣肩上的灰,不露聲色地看向《》負責這個項目的組長:“今天隨行還有其他攝影師么?”

    組長還沒摸清狀況,只說沒有。

    “模特呢?”

    “模特倒是還有一個……”本來就是姐妹花兩個一起出鏡的海報,不過也有單獨的鏡頭。

    謝芷默把日程本遞給小柔:“先拍那一組吧。”

    杜深衣踩著禮服長裙上去跟她理論:“你這算什么,小小一個攝影也玩公報私仇?”

    謝芷默往前走了兩步突然停下。杜深衣及時一步剎住,差點絆到裙擺,看上去就像一個跟在她身后笨拙移動的龐然大物。

    謝芷默轉身一笑:“杜小姐想多了。我這樣不專業的攝影師,需要更專業的模特配合我。等我把專業技能錘煉好了再來拍杜小姐,不過分吧?”

    等順利拍完一組,中場休息。小柔諂媚地給她遞上一杯外送咖啡,解氣地給她豎了個大拇指:“默大你過了個年進化了啊!你居然學會嗆人了!”

    謝芷默喝了一口潤喉,手指還在刷新微博客戶端。

    她進化成這樣才不是長了一歲的關系,是最近在微博論壇潛水欣賞口水戰久了,又親自上陣跟渣男血拼了幾回合,終于也算學有小成了。

    連聶子臣都說她牙尖嘴利了不少。

    不過流言比她長進得要快多了,原本一出渣男賤女都市狗血劇已經被陰謀論的網民演變得面目全非,還有人拉出跟明笙合作過的某女明星上半年出軌的事,硬要把這事上升到明笙整個圈子的黑幕——而且,也牽連上了她。

    所以現場幾個不太熟的工作人員看她的眼神都有些異樣。

    謝芷默頂著這些眼光和杜深衣的非暴力不合作勉強拍完了整套片子,收拾相機回去。小柔跟她一起坐公司用車去吃晚飯,疑惑地看著她:“默大,你家聶總是不是虐待你啊?”

    謝芷默一口魚噎著了,咳了半天:“哪看出來的?”

    小柔揮舞著筷子:“你看你出門還得坐公司的車,正常情況難道不是總裁大人打開車庫狂拽酷炫地表示隨便挑嗎?還有哦,你年初四就要來開工啦!一般小白領都沒這么慘呢!來開工還得受杜深衣那種人的氣哦,要我是你家聶總肯定直接把她整到被雪藏啊!”

    謝芷默咳得眼淚都在飆:“……你狗血劇看多了吧?”

    她是個正常的成年女性,有能力自己工作、養活自己,也能夠應對別人的找茬挑撥,不需要活在誰的保護下。

    她只要,在他身邊……就覺得很好了。

    ※※※

    不過某人并不這么想。

    聶子臣在公司偶然間聽到一些流言蜚語,上網隨便看了看她的最新動態,立刻一個電話打了過去。結果他家小女人跟個沒事人似的在和助理吃便餐,跟他抱怨的也就是晚上要回去修片不能 片不能陪他。

    他:“……你明天來我公司一趟。”

    謝芷默:“欸?!”

    “有問題?”

    “我明天也要修片啊……”

    聶子臣的耐心即將耗盡:“我辦公室有電腦。”

    謝芷默想了想,能見到他也好:“哦……”不過她一個生面孔跑去他辦公室修片子,真的不會被員工圍觀嗎?

    ※※※

    謝芷默前一天晚上熬夜修片子,第二天睡到自然醒,習慣性地刷了刷網上的最新消息。

    有d姓女模特爆料,說她仗著有后臺,在工作場合大放厥詞,潑許亦淑的臟水,袒護自己家閨蜜。謝芷默一笑置之,晚上的傳言越來越離奇,也越來越沒有根據,反而沒有一開始那么讓人憤怒了。

    她走進星巴克外帶一杯咖啡醒神,在柜臺剛剛轉身,迎面出現一個戴棒球帽的女生,打開一杯熱拿鐵往她身上澆。旁邊一個中年婦女險些被殃及,拉著謝芷默一起躲開,兩個人都被濺了咖啡點子。謝芷默還沒反應過來,那個女生把接下來半杯咖啡也潑過來:“你是謝芷默吧,不要以為躲著就沒事了!我們家亦淑哪里惹你們了,明笙搶男人還有理了!你們自己是什么好東西,賣了肉還有臉污蔑人!”

    謝芷默這回躲閃得及時,那半杯全潑在后面的柜臺上。柜員也出來制止,結果那個女生還是罵個不停。圍觀群眾也漸漸明白了,大概是個追星族,聽到有人說自己家偶像的不是,就來潑人。

    謝芷默一動不動,只抽了張紙巾擦衣服上的污漬,最后還是柜員把鬧事的人清理了出去。她捧了杯咖啡出去,聽見剛剛那個中年婦女背后跟人議論:“現在的小姑娘家怎么回事哦?追星追得都腦子發熱了。”

    她竟然笑了笑,在街上晃晃悠悠地,慢慢散步去聶子臣那里,手機上收到一條短信——“怎么還沒到?”她說沒事,堅定不移地要求他專心工作不要理她,她自己上樓就好。

    結果一進門,何止是被圍觀了,從前臺小姐到過往員工都拿一種看熊貓的表情看著她。那個引她去聶子臣辦公室的前臺小姐路過每一塊剛清潔過的地面的時候都會過分殷勤地喊她:“小心!”穿著防滑平底鞋的謝芷默恍惚覺得自己是個孕婦……

    謝芷默喝完咖啡想找垃圾桶,前臺小姐搶過去幫她扔好,回來還對著一臉無語的她呈星星眼狀:“聽說您是搞攝影的,文藝圈的氣質就是不一樣呢!”

    謝芷默:“……”你的氣質也很獨特。

    方才的冷遇和突然遭遇的熱情對比鮮明,她一下適應不過來。最后前臺小姐把她交到徐助理手上,總算見到個正常人。徐助理指著辦公室靠窗的沙發,銀色的茶幾上已經擺好了一臺一體機:“聶總在開會,您有什么需要盡管喊我,我就在外面那一間!”

    謝芷默當然沒有什么需要。電腦里早就備好了她要的軟件,她坐下插上u盤就進入了兩耳不聞窗外事的工作狀態。

    聶子臣辦公室的采光很好,坐在淺棕色的真皮沙發里整個人都被初春的暖陽曬化了。謝芷默修了半個小時圖,揉揉眼睛想起來拉窗簾,一扭頭才發現,身后不知何時早就站了個人。

    聶子臣雙手插西褲兜里,俯身看她的電腦屏幕:“跟剛才有區別么?”

    謝芷默反應過來他在說她的片子:“有啊,曲線調亮一點畫面整個都會鋒銳一點,模特的臉部瑕疵也會被掩蓋掉很多。”

    他皺皺眉一臉“雖然明白但是無法理解”的表情。

    陽光透過明凈的玻璃映出他的側臉,原本就過分出色的容顏像是從雜志內頁走下來一般精致俊朗,眼角卻藏一絲笑意,柔軟又動人的樣子。

    這個讓她愿意承受整片陰霾,換片刻晴暖的人。

    謝芷默被陽光烤得熱烘烘的,腦子也熱烘烘的,像做賊一樣偷偷親他一下,結果被捉住雙手加深了這個吻。剛剛還有些侵占城池的滿足感,剎那就被反客為主了……

    聶子臣松開她,厚顏無恥地給她補了一刀:“親男朋友的時候不用害羞。”

    “……”

    他繞過茶幾去自己的辦公桌后,銀色弧形的辦公桌像一塊巨大的刀片,讓他霎時顯得有些冷漠。謝芷默渾身不自在,訥訥地開口:“你到底干嘛讓我過來啊……”

    “不喜歡?”

    “不是,就是有點不習慣。我都不敢出去透氣,感覺會被圍觀,或者因為沒有工作證被趕出去。”

    聶子臣蹙了下眉尖表示了解:“最近還關注輿論么?”

    謝芷默窘迫地欲言又止。她當然有密切關注啊,還經常遭遇早上那樣的事。只是網上的話說得實在太難聽了,什么“外圍女”啊“綠茶婊閨蜜團”啊,她都不好意思在他面前說。

    其實他也算是半個當事人了,網上有些傳言對他指名道姓的,連他的身家都扒了出來。謝芷默有種連累了他的心慌:“對不起……把你也卷了進來。”他這樣的人,公眾形象直接和股值掛鉤,肯定不愿意被卷進這種八卦輿論的吧?

    不過聶子臣在意的顯然不是這些。他用內部通訊軟件下達了幾個指令,才關掉電腦電源,過來向她伸手:“跟我出去,透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