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終于等到你 > 第三十一章
    驀地,耳畔傳來一陣震動。

    謝芷默趕緊翻出包里的手機:“您好。”

    電話那頭是她這一組的組長,看她久久沒出去,來催一下她。謝芷默三言兩語敷衍過去,連忙收拾東西站起來。明笙在她身后搖搖頭:“你啊,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蠢到頭。”

    謝芷默朝她勉強笑笑:“你也一起出去吧,這里等會兒會有教會的人來。”

    明笙身材高挑,紅色的禮服長裙輕松駕馭,走起路來曳曳生風,一邊挽著她的胳膊輕聲開解她:“你別想得太嚴重了,你媽是有心臟病,但也不至于被氣一下就倒了。再說了,你有的是時間用迂回戰術啊,你探探她的口風,一點點把她的心理底線提上去,再讓聶子臣去她面前表表忠心。你媽又不糊涂,總能理解的。”

    謝芷默透了透氣,表情看上去稍微好了些。

    兩個人穿過巨大的五彩鑲嵌玻璃,前方隱約傳來唱詩班的合唱。

    今天是禮拜日,受洗的基督徒組成的唱詩班淺淺吟唱,沉渾又清澈的歌聲,亨德爾的《彌賽亞》,在冬日近午暖洋洋的晨光里,像個迷離的幻境。

    她推開門,一個身影坐在木椅的最后一排,安靜地聽著唱詩班的吟唱。

    明笙見到他略為訝異,知趣地松開謝芷默的手:“好吧,正主在這兒了,你們聊,我去換衣服。”說著沖她眨了眨眼,提著裙擺推門出去。

    謝芷默默默地靠近他,在他身邊一個位置落座,小聲問:“你怎么在這兒呀?”

    聶子臣扭頭向他一笑:“中午沒什么事,就過來等你。”

    雖然是白天,但教堂焦黃色的墻壁和五彩的菱形玻璃把光線折成橙暖的樣子,融在他臉上,讓一張豐神俊朗的臉顯得格外柔和。他自然地握住她撐著椅子的手,輕輕圈進手心,靜靜地坐在天籟般的圣歌里。

    謝芷默心里百味雜陳,也去看臺上捧著唱詞的唱詩班。

    聶子臣輕輕地開口:“你記不記得我們剛認識的時候,在羊卓雍措湖邊,當地的藏民告訴我們,如果在圣湖邊說謊,會被仙女懲罰?”

    謝芷默喉嚨里艱難地滾出一聲“嗯”,轉過去看他,恰巧他也扭過了頭,兩個人四目相接。她眼底有明亮的光在閃,他眼中卻揉滿了笑意,俯身在她唇上印下個點到即止的吻。

    他說:“在耶穌面前說謊,會不會被懲罰?”

    謝芷默:“嗯?”

    聶子臣抵著她的額頭,薄唇輕啟:“我愛你……一生一世。”

    謝芷默愣了神,下一秒有了反應,居然是去捂住他的嘴,不讓他說下去,眼神慌慌張張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聶子臣這時候才注意到她今天的異樣和眼眶不易察覺的微紅,拿下她的手:“怎么了?聽說你今天負責拍許亦淑,跟她斗氣了?”

    謝芷默才意識到剛才自己下意識的反應太唐突了。明明是蜜意濃情的瞬間,摯愛的男人在她面前虔誠地許下一生的信諾,她的第一反應居然是不能讓他說下去。

    她不知如何掩飾,干脆避重就輕地嗯了聲。

    唱詩班的曲子就像高原上毒辣的陽光和稀薄的氧氣,壓得人喘不過氣。

    她央求他:“我們先出去好不好?”

    ※※※

    教堂外有一片草地,將將初春,卻綠草如茵,上面有陽傘和白色的椅子,時常有人會在這里辦草地婚禮。

    謝芷默坐在椅子上,有些神游。聶子臣看她臉色不對勁,還摸了摸她的額頭:“身體不舒服?”

    陽光曬在草坪上,比陰冷沉重的教堂讓她好受許多。她閉上眼貪戀此刻,抱住他的胳膊,頭輕輕地靠在他肩上:“沒有。大概是熬夜熬多了,今天一大早開工,覺得好累。”

    悠閑的時光過得無比漫長,可她每感覺時間過去一分一秒,都覺得心驚肉跳。

    他想起她剛才的反應,揶揄地看著她:“這么聽不得情話?”

    “是啊……我實際。”

    “好啊,你上回說要我親自來過丈母娘那一關,準備安排在什么時候?”

    教堂里還是隱隱約約傳出圣歌的調子。

    謝芷默覺得頭有些疼,微微搖頭:“不用這么急……我媽媽這兩天忙著走親戚呢,再等等吧……”

    聶子臣什么都依她:“嗯,你定。”

    謝芷默靠在他肩上小憩,想起了許多事。

    譬如她在羊卓雍措湖邊浸濕了手套,把手揣在他兜里。他問她:“小姑娘,你是不是喜歡 是喜歡我啊?”謝芷默沒所謂地笑笑表示只是各取所需。那時他是怎么回答她的?

    他看著她說:“沒聽到藏民說的嗎,在圣湖邊說謊,會被仙女懲罰。”言語時,雙眸耀眼如星,幾乎照亮她心底笨拙的遮掩。

    現在想起來……其實說謊的一直是她。

    她這么愛他,愛到雖九死其猶未悔,可是卻……說了這么多謊。

    ※※※

    晚上謝芷默借口身體不舒服,說要早點回家。聶子臣把她送到家,她卻偷偷溜出來打車去了酒吧。s市的酒吧她一共就熟悉兩家,一家,一家明夜。

    給她留下的記憶太不愉快,她去了明夜。

    酒吧夜場音樂震得人渾渾噩噩,謝芷默點了一杯伏特加,煞有介事地借酒消愁。結果沒喝幾口把自己給喝笑了。這世上怎么會有那么多買醉的男男女女呢?什么一醉解千愁,只不過是想象征性地做點事來掩蓋心煩意亂時的束手無策。

    她把下巴擱在吧臺上發呆,酒液的顏色讓她想起在的那一夜,她看到他身上曾經的影子,又痞又不可一世,不由分說地要把她嵌進他的未來。

    可是現在她卻對彼此的未來迷茫了。

    一個聲音打斷她的思緒:“美女,一個人來啊?”

    搭訕的是一個三四十歲的大叔,笑容殷勤又猥瑣,說著說著咸豬手就上來了,謝芷默閃身一躲,把半杯伏特加全往他身上潑。

    被潑了一身的男人啐罵一聲“給臉不要臉”,紅著脖子上來就想教訓她。

    結果還沒等他撩袖子,后面冒出來兩個黑衣男,把他整個撂倒在地。

    一雙锃亮的皮鞋踩在他肚子上,江淮易叼著根煙罵:“媽的敢在我的場子動我嫂子,不要命了?”

    謝芷默見他把人碾得都發不出聲音求饒了,上去阻止:“……行了,也不是多大的事。”

    “怎么不是大事了!”江淮易提高八度把地上的男人又補了兩腳,才賣謝芷默的面子,喝了聲“以后別讓勞資見到你”才吩咐手下把人扔出去。

    謝芷默對江淮易也沒好印象,看這情形就莫名升起一股煩躁,默默走開了。

    江淮易趕上來把煙掐了,單腿坐上她身邊的吧臺凳:“嫂子你來也先知會我一聲啊。您老要在我場子出了事,子臣哥還不得把我分尸啊?”

    謝芷默聽到這個稱呼就頭疼:“能不裝得這么熟嗎?”她潑了他一頭涼水,臉色緩和了些,“他讓你來的?”

    江淮易一臉莫名:“沒啊,我手下看見你才來通知我的。怎么,子臣哥不知道你在這兒啊?”

    謝芷默對他印象糟糕透頂,一句話都不想多說,干脆坐下來旁若無人地點酒。

    江淮易一手把她攔住:“別啊,這酒有什么好喝的?”他打了個響指,閃身繞進吧臺,向她舉了舉空杯子,“你等著,一定要給我這個面子。”

    他一手負在身后,一手持厚玻璃杯,將色澤不同的液體和冰塊混入調酒器,密封后從身后甩出來,劃出一道銀色的弧線,再穩穩接入手中。年輕男人帶點邪氣的俊臉露出絲笑,長指靈活地翻飛,旋轉翻動,再濾入一個馬天尼酒杯。

    brandyalexander上綴了櫻桃,浮著奶沫,像它的味道一樣甜香可人。

    江淮易兩指夾著杯底推到她面前:“嘗嘗?”

    謝芷默嗤笑著轉過眼,半晌才瞥向那杯淡棕色的雞尾酒,接過來卻不喝:“我有點明白你是怎么追到明笙的了。”

    這話里的諷刺那么明顯,江淮易痛苦地豎起兩掌擺在兩人中間:“別啊嫂子,我這不是哄你開心呢么?我要敢對您老有非分之想,明笙不揍死我子臣哥都得剁了我啊。”

    “你還記得明笙呢啊?”

    “記得啊!”江淮易可憐巴巴的,像條寵物狗似的湊上來,“我看上去就這么像個薄情寡義的么?許亦淑那邊我真是說清楚了,還讓她公開發申明替明笙解圍了,誰知道會那樣啊?”

    謝芷默搖搖頭心想他是真不了解女人。許亦淑那條微博發得此地無銀三百兩,不把明笙填坑里算不錯了,還解圍,虧他說得出口。

    在這個話題上他們是話不投機半句多,謝芷默今夜沒心思跟他爭論,淡淡說:“今晚上你能不能就當沒見過我?”

    江淮易一臉八卦:“怎么啦?跟子臣哥鬧矛盾啦?”

    “……嗯。總之別告訴他。算我欠你一個人情。”

    她掩飾著抿了一口酒。

    白蘭地混了甜酒和奶油,那么甜。

    卻還是有酒精的澀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