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終于等到你 > 第三十二章
    江淮易堅持把她送回去,一路邊開車邊不停給她講笑話,怕她有哪一瞬間不開心似的。人在生活和感情兩方面有時候是兩個人,謝芷默因為明笙的事那么討厭他,卻不得不承認他挺有趣也好相處。

    下車的時候江淮易還給她留了個號碼,說:“明笙有什么消息麻煩你通知我。我對她真是真心的啊……她不理我就算了不能阻止我喜歡她啊……”

    謝芷默無語凝噎地接下了。

    回去的時候才十點不到,比謝芷默平時回來的時間點稍晚一些。謝母警惕地看她一眼——自從她默認了她和聶子臣有過夜經歷之后,謝母就豎起了十萬個戒心,每次她一晚歸,謝母的眼神都會暴露她之前進行了多少不好的想象……

    謝芷默都快被逼瘋了,又不好意思拆穿,赧然問她:“媽,怎么這么晚還不睡?”

    謝母也掩飾地微微豎起手里的書:“備課。”

    她在學院主要教理論課程,但那些課件一年復一年都是一樣的,哪還要熬夜備課。

    謝芷默粉飾太平地點頭,想進自己的房間,默了半晌又轉身,突然捅破了窗戶紙,咬牙說:“媽,你是不是覺得我特別輕浮特別不自愛,才這么看著我?”

    謝母驚訝地說:“當媽的怎么可能這么想你啊,媽媽是擔心你吃虧……”

    “吃虧不就是不自愛才造成的么?”謝芷默笑著問,“您看您最近都緊張成什么樣了。我也沒怎么吃虧啊,又不是墮了個胎~”

    “說什么胡話呢!”謝母把書咚地一聲擱上桌,“女孩子家能把這種話掛在嘴邊嗎?讓別人聽了去像什么樣子!把自己當什么人了!”

    謝芷默深吸一口氣,仍舊在笑:“是,媽,我錯了。”

    謝母還在生氣:“你啊就是四處亂跑浪慣了,再不知道收斂,以后哪個正經人家要你啊?”

    謝芷默的笑松動了:“媽,我又不是真的干了這種事,你就氣成這樣。要是我真干了怎么辦啊?”

    “那你就別進這個家門了!”謝母被她的話氣得放下書,直接進臥室睡了。

    謝芷默一個人在客廳倒水看電視,甚至一頁頁地翻那本鋼琴教案,就是沒有睡意。

    月光靜靜灑在客廳。

    明笙的短信打破寂靜:“臥槽江淮易跟我說你去明夜買醉了,真的啊?”

    謝芷默看笑了,這人答應了她不告訴聶子臣,結果鉆空子拿這事去找明笙搭訕。她苦笑著問:“你不把他拉黑名單啦?”

    明笙:“別轉移話題!!!你真為秦沐那個小賤人去買醉了?!老娘被許亦淑一千多萬粉絲罵成狗了都沒去買醉,你買個球啊?”

    謝芷默:“是啊,你不買醉,你去陪酒了。一百步笑五十步。”

    “……”不能愉快地做朋友了。

    明笙緩了緩,又發一條:“說正事呢,聶子臣上午不是來找你了嗎,你怎么沒當著上帝的面把真相告訴他啊,拿主的圣光感化他,不挺好的?”

    謝芷默:“……”主的圣光都快把她感化了。

    她放下手機,端著杯水去陽臺,極目遠眺。

    星空多美好,每一顆都像你的眼睛。

    有過那么耀眼的你,為你做所有勇敢的事都不可惜。

    可是這一次……不僅僅需要我的勇氣。

    ※※※

    第二天是周一,臨近全市初高中開學,謝母卻接了一個初中男生的家教單,讓謝芷默回避著點,不要穿著睡衣在家里亂晃。

    謝芷默早上醒過來聽說了,覺得神奇:“不是快開學了么,怎么這時候開始學鋼琴?”

    謝母也納悶:“不知道呀,他家里說他是突然做的決定。據說是上次那個小姑娘悠悠家長介紹的,專門慕名而來要我教。開的價還挺高的,我介紹同事過去都不肯,非要我教。人家都這么說了,我也不好推辭。”

    謝芷默敏銳地捕捉到“悠悠”“非要我教”,心里已經感覺到了不對勁。

    結果門鈴一響,她出去開門,算是徹底明白了。

    頂著一頭美國設計師替他量身定做的黃毛,一張白白的笑臉出現門口,沖謝芷默招手:“姐姐好呀。”

    謝芷默愣在當場,回過魂才去看他身后——幸好是一個男助理送來的,沒有見到聶子臣。

    謝母在客廳喊她:“怎么不讓人家進來呀?”

    謝芷默才讓開路放進來,看著這只中二正太沾沾自喜直接坐上琴凳。趁謝母還沒過來,謝芷默壓低了聲音問他:“小梔,你怎么來了?是不是你哥哥教唆的?”

 &     正大光明地點頭:“是呀!”

    謝芷默:“你們……”

    剛開口,謝母已經到身邊了,打發她走,自己坐在琴凳的另一邊,循循善誘:“小朋友,你家里沒有跟老師溝通你的情況,只說你有基礎。這樣,你先隨便彈首曲子給老師聽好不好?”

    把這句話理解為“到本少爺出手的時候啦!”,高興地點點頭,問老師想聽什么。謝母舉重若輕地表示讓他彈最能反映他技術水平的。

    謝芷默已經不關心這里,回到房間拿手機給聶子臣一個電話轟了過去:“是怎么回事?!”

    聶子臣舉重若輕:“是有人說我在丈母娘心目中還是個有婦之夫,所以派個小鬼頭去澄清一下。”

    謝芷默聽出話外之音:“……所以你等會兒也要來?”

    “嗯,是。”他的聲音愜意得很,微啞的聲線曖昧至極,“又不是……沒來過。”

    謝芷默這時候正坐在床上呢,想起他們曾經偷情似的一起擠在這張床上睡過一夜,發火的話都說不出口了。她嗓子干干的正不知道該怎么接茬,客廳里突然響起一首熟練流暢《野蜂飛舞》……

    電話兩頭都寂靜了。

    聶子臣嗅到氣息:“……彈的?”

    謝芷默都要哭給他看了:“你下次能不能派個靠譜點的小鬼頭!”

    這個水平都可以去考演奏級證書了,還需要個鬼鋼琴家教啊!

    謝芷默不由分說地掛了電話,跑去客廳一看,謝母的臉色果然很難看。她就算再怎么不疑人,也能看得出來這個“慕名而來”的學生根本不是沖著學鋼琴來的。

    行云流水的鋼琴聲突然斷了扭頭笑得露出兩個酒窩:“老師你滿意嗎?”

    謝芷默:“……”

    謝母涵養好,攬著他的肩膀問:“小朋友,你學琴幾年了?”

    都在國際鋼琴大賽少兒組的舞臺上拿過大獎了,但是這時候一拍腦袋突然想起子臣哥哥讓他稍微掩飾一下。于是,他伸出一只手,掰出三根手指:“……三年?”

    三年學成這樣,那些鋼琴家都可以去投湖了!

    覺得氣氛不對,連忙減掉一掉手指:“啊,其實是兩年!”

    謝母瞪了一眼謝芷默,對好歹還算客氣:“小朋友,是這樣的,老師之前對你的情況不熟悉,現在看來你根本不需要這樣初步的教導,只需要勤加練習就可以了。老師教的很多鋼琴專業的大學生都沒有你彈得好,你這樣的以后如果申請國外的音樂學院,相信會有名師愿意收你。”

    聽得很受用,愉快地點頭表示同意。事實上,人才不多得,在他拿下國際金獎的時候就已經有不少名師向他拋出橄欖枝了。

    謝芷默聽得額頭突突跳,直到聽到謝母說出:“你家長付的學費老師不能要,你回去跟他們說一說,我這邊恐怕不能教你了。”

    “啊?”被這突如其來的拒絕給嚇懵了,向謝芷默發去求救信號,“真的不能教嗎?”他有這么差勁嗎?!

    謝芷默殘忍地別開臉——讓你家那個愚蠢的哥哥來救你吧。

    ※※※

    最后還是打電話給聶子臣來領人了。

    他一踏進客廳,謝母的臉皮都抖了抖。只有還一臉歡脫地給她介紹:“老師,這就是我哥哥!”

    謝母雖然不知道謝芷默的男友就是他,但卻還是認得他的,微笑著點了點頭:“悠悠爸爸。”

    氣氛一下結冰了。

    “……”聶子臣被謝芷默鋒利的眼刀砸中,很是無辜的咳了聲。

    拉著聶子臣的手,一臉驚恐:“我哥哥才不是悠悠的爸爸呢,他只是悠悠的干爹!我哥哥還沒有結婚哦!”

    謝母愕然了一會兒,才道歉:“不好意思啊,是我弄錯了……”

    聶子臣笑得風度翩翩:“沒有,誤會而已。”一邊意味深長地看著謝芷默。

    謝芷默心想幸好謝母不知道她傳言里的男朋友就是眼前這個人,不然這場戲一定精彩極了。趁火還沒燒到她身上,她已經鴕鳥心態地逃出暴風圈,悄悄溜進房。

    隔著一扇門,傳來謝母和聶子臣隱隱約約的對話聲。謝母對誰都和和氣氣的,哪怕心里已經隱約有了猜測,還是招待得很周到。聶子臣的聲音含著禮貌的笑音,聽上去倒是和睦。

    謝芷默就這么躲了一會兒,手機上收到聶子臣的短信,她才敢出去。

    聶子臣此行的目的也只是解釋清楚這一件事,目的達成就瀟瀟灑灑領著走了。謝芷默探頭探腦地出來,被謝母一聲喝斥:“你這丫頭,給我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