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終于等到你 > 第三十七章
    聶子臣追上去喊住她:“謝芷默!你有本事就出了這個門別回來。”

    謝芷默站在門口的背影頓了一下,還是義無返顧地去開門了。

    手剛碰上門鎖,聶子臣過去從身后單手攬住她的腰,一把往后抱了一步,剛開開來的門失了助力,茫然無助似的往里慢慢地開,被他一腳踹了上去。

    “砰”的一聲巨響。

    積壓在心底的火騰地全都冒上來,聶子臣單手扣住她,一手掰過她的臉,兩個人面對面近在咫尺:“出去啊?再出去啊?”

    他以前脾氣很差,打架的時候像惡魔,可重逢之后這些鋒芒全都斂盡了。他在她面前永遠溫和,柔聲跟她說話,偶爾又痞又賤,可她能感覺到他心里向著她。很長一段時間,謝芷默以為從前那個發起脾氣暴戾得讓人不敢回一句嘴的他早就被歲月磨滅了。

    可是現在他告訴她,沒有。一切只不過是因為彼此在乎,所以把性子都小心收起來,以免傷害這段好不容易失而復得的感情。

    “聶子臣你放開我!”謝芷默雙手用力去扯他扣住她腰身的手臂,他做飯時候挽了衣袖,修長的指甲毫無阻礙地嵌入皮肉。她心里不忍,可卻顧不得那么多,在他的小臂上留下一個又一個鮮紅的指甲印,有些甚至破了皮,滲出鮮紅的血。

    結實的手臂青筋暴起,肌理的紋路清晰得感覺得到他壓倒性的力量。

    謝芷默痛得彎腰,血液都在上泛,可就是掙不開。

    聶子臣另一只手也交疊上來,雙手從身后緊緊抱住她,閉上眼,又深又重地呼吸,聲音沙啞:“別鬧了,好不好?”

    “我沒有在鬧!”謝芷默頭還在疼,赤足踩在地板上的涼意一直刺到心頭,脈搏在腦海里突突地跳,她痛得一陣陣暈眩,強撐著說,“我們已經分手了,聶子臣。”

    聶子臣聽到這兩個字,像是突然被挑出一根嵌入心臟的木屑,他原本以為已經習慣了與之俱來的痛覺,刻意把它當成身體的一部分忽略,卻被人抽出來又重新狠狠地刺了一遍。

    他聲音里帶了恨意,笑著對她說:“分手了就不要一而再再而三地來找我啊?分手了就在看見我的時候表情平靜點補兩句絕情的話啊?你有本事像在醫院里那樣把那些話再對我說一次?”他說著說著語氣帶了譏誚,“還是每次惡人都只能我來做?”

    謝芷默只覺得又苦又澀,眼淚不由自主地滑落,不知是恨自己說得出絕情卻做不到,還是恨自己在他面前總是慣性一般地軟弱。

    她不再掙扎了,整個人像是失去動力的八音盒娃娃,慢慢、慢慢地滑下去,屈膝彎腰,要由他的手臂支撐才不會坐倒在地。

    聶子臣把她翻過來,看到她煞白的臉色,罵了個臟字,打橫把她抱起來往臥室走。

    她睜著眼不說話也不反抗,任由他把她抱上床塞回被子里,柔軟的白色羽絨把她牢牢包進去,他用力地替她固定好每一個縫隙,連這些動作都帶著恨意。

    床頭柜上還靜靜地擱著他拿進來的藥瓶。他倒出兩粒在手心,取了床頭的玻璃杯給她倒水,居高臨下地命令她:“起來吃藥!”

    謝芷默被他吼住了,像只蠶蛹一樣躺在他給她鑄的繭里,良久才慢慢地挪出來,聽話又小心地看著他的眼睛,手慢慢去拿杯子。

    她這個受了欺負的模樣真是夠了。聶子臣恨得往后靠上衣柜,肩胛骨撞上金屬柜門一聲巨響,嚇得謝芷默手一顫,透明的液體晃了兩下,灑了一滴在床單上。

    謝芷默像做錯了事一樣慌慌張張地穩住杯子,把好幾顆不同顏色的藥片和著一口水全吞了,苦得情不自禁地皺眉頭,那樣子看得人平白覺得不忍心。

    聶子臣一直在盯著她吃藥,見狀習慣性地問她:“苦不苦?”

    謝芷默被他問得一愣,手端著半杯水不知該往那邊放,低低地說:“……還好。”

    聶子臣脫口而出這個問句之后更加煩躁了,上前搶過她手里的杯子仰頭灌下那半杯。杯沿還有淡淡的藥的苦味,冷水經肺到胃,全身的毛孔俱是一涼。

    媽的,他想的居然是,她生病怎么能喝涼水。

    最后兩個人都安靜了,一起僵在原處,一個不動另一個也不動。

    聶子臣把心頭上涌的怒氣和苦澀壓下去,好不容易回身看她,一看見就發脾氣:“愣著做什么?躺進去!”忍無可忍地把她露出來的肩膀和胳膊全塞回去重新填成一個蛹,他單膝撐在床沿,惡狠狠的臉就在她上方一尺。

    他冷靜下來了,不帶情緒地對她說:“先睡一覺,要想鬧也等鬧得動了再鬧,聽到沒有?”
    沒發泄完的怒氣讓他渾身不爽,回身一邊往外走一邊扯開襯衣最上面的兩顆扣子,面無表情地反手帶上門,一眼都沒再看她。

    謝芷默舌苔發苦,分不清是藥片的苦還是別的什么,躺在繭里機械又緩慢地眨眼睛。

    都說生病的時候味覺會失靈,為什么苦味這么清晰呢?

    苦得好像,再也不會有其他滋味了。

    ※※※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聶子臣坐在客廳的沙發里,好幾個小時閉目養神,卻沒有睡意。

    他其實已經很累了,徹夜未眠的心力交瘁,只是剛才不覺得。

    為什么對她發脾氣呢?說好了當初離開她,在自己變成一個適合她、能給她安寧美滿生活的人之前,都不要回來找她的。

    重逢時他還對她說,他怕如果不是他,別人會因為她善于妥協就一味地欺負她。

    都是假的。欺負她的一直都是他,讓她害怕的人是他,讓她難過的人是他,讓她沒有安全感得遇到事就想一走了之的人也是他。

    他占據了她的喜怒哀樂,卻控制不住自己的喜怒哀樂。

    手機在這時候響了起來,一個動一動手指能震動半個s市的名字——秦穆陽。

    接起來,渾厚又冷漠的聲音傳了過來:“小臣。”

    秦穆河死后,已經很久沒有人這么叫過他了。那是一個遙遠又陌生的名字。

    聶子臣漠然地嗯了聲。

    “小沐的事我都聽說了,你這周日來家里吃頓飯,你容姨也在,你帶來看看她。”

    秦穆陽料到他不會輕易來,特地提到了秦穆河的遺孀和,找得一手好軟肋。

    聶子臣嗤笑,說:“好。”

    就算沒有這兩個人,他也得過去見一次秦沐,給謝芷默一個交代。

    掛了這個電話,他才終于起身去臥室。

    謝芷默已經睡著了,睡容都不安詳,眉心微微皺著,大概還是不舒服。

    聶子臣笑她也笑自己,過去替她提了提被子,蓋上隱約露出來的肩頭。他坐在她床頭,靜靜地看著她,臉色那么蒼白,還出了一身虛汗,頭發絲凌亂地散在枕上貼在臉頰,病態又難看。

    當年的她多好啊,家教那么嚴的一個乖乖女,卻生性`愛冒險,心大卻猶疑,做了出格的事之后才知道惶恐。他最喜歡帶她去做那些她的教養里覺得不可以做的事,把她從猶豫不決的世界帶到她天性里刺激又冒險的人生,讓她一點一點知道,那些她敢想不敢為的事有多美好。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他巴不得把她藏在一個無風無浪的島嶼,終年無災無禍,只有他陪著她虛耗光陰,就這么一輩子到老。

    可以嗎?

    ※※※

    謝芷默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時候睡著的,明明心亂如麻毫無睡意,頭腦昏沉配合退燒藥嗜睡的藥效,不知不覺眼皮就耷拉上了。

    再醒過來時,已經是半夜了,房間里沒開燈,聶子臣一言不發地坐在她床沿看著她。

    她有些吃驚,試探著說:“你怎么坐在這兒……”

    聶子臣笑:“這是我的房間,有問題么?”

    謝芷默想起他讓她走的話,認真地說:“我覺得好多了,馬上就走。”

    聶子臣把手伸她額頭上手心手背摸了兩下:“你急著去干什么,看你媽?”

    “……嗯。”

    “明笙說你舅舅舅媽都過去了,讓你省省,別去傳播感冒病毒了。”

    謝芷默神情猶豫:“……”

    “燒還沒退,你一個病號逞什么能。”他面無表情地把她抱起來往里床放了放,自然地躺上空出來的半邊,一副“我很累我要休息”的姿態。

    謝芷默難堪地往旁邊讓了讓,又讓了讓,都要掉出被子了。

    聶子臣不耐煩地把她撈回來,盯著她的眼睛說:“你放心,我只是累了,你現在求我對你怎么樣我都沒興趣。你睡得老實點。”

    “不是這個。”謝芷默一臉茫然地搖搖頭,認真地說:“我怕傳染給你……”

    聶子臣:“……”居然怔了半晌才翻過身,閉眼倒頭直接睡。

    ……信了你的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