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終于等到你 > 第三十八章
    謝芷默直到后半夜才終于睡著。

    整個前半夜,她想清楚了一些事。

    明笙說的都是對的,她對明笙說的那些理由,其實都不足讓他們想分開。那些都是她騙自己也騙別人的借口,真正的原因是——她覺得彷徨了。

    當初全世界都說他靠不住,全世界都拿他當渣滓看的時候,只有她一個人一顆心是堅定的。就連她最后放手一搏的時候,她也已經想好了所有最壞的可能,也清楚地明白彼此的心意,堅定地覺得這心意足夠他們在一起。

    可是現在,她卻彷徨了。

    也許時間給彼此的感情刻下罅隙,當她發現他口中的堂妹秦沐姓秦的時候,她不敢去求證,而是在心里懷疑;當她在網上陷入外圍女傳聞的時候,她沒有底氣公開,而是被動地等他的決定;當她受到秦沐威脅的時候,她的第一反應是自己承受,而不是和他商量;她不敢把孩子的事告訴他,怕他是因為責任才跟她在一起……

    這些都讓她看見自己的心:這顆心雖然仍舊像從前那樣愛著這個人,甚至比從前更甚,可它一直在患得患失,好像總有一些東西橫在他們中間。

    她的意識不能弄明白這是為什么,可是心卻敏銳地捕捉到了。

    只是她不愿意承認,才讓那些所謂愚孝所謂自責有了可乘之機。

    所以早晨她醒過來,看見聶子臣依舊安然無恙睡在她身邊的時候,心里百味雜陳。

    聶子臣在她的目光里蘇醒,涼涼地看著她:“看我干什么?”

    謝芷默笑得很小心:“……都已經八點了,我起來給你做飯好不好?”

    聶子臣有點覺得自己在做夢,伸手揉了揉她的右腮,還是微燙,才說:“你想干什么,討好我?”

    謝芷默說:“……算是吧,要看你還生不生氣。”

    語氣這么清明,看來是終于徹底醒過來了不犯傻了。

    聶子臣刻意不屑地笑:“要是還生氣呢?”

    謝芷默咬了下唇:“……那就是前女友給你做的最后一頓飯。”

    她這哪是不犯傻了,簡直燒了一回燒聰明了。聶子臣咬牙切齒地撲過去,單手撐在她肩旁的枕頭上逼問她:“你以為這么容易?以為睡一覺做一頓飯,你勾勾手指我就回來了?”

    謝芷默沒心沒肺地搖頭:“沒有啊,我不是要和好,只是想翻案。我承認我還是喜歡你……所以做不到老死不相往來。可是我還是沒有信心在一起,我總覺得跟你在一起的時候像在做夢,隨時隨地提心吊膽夢會醒。我不想再提心吊膽下去了……”

    她好像終于下定了決心,說:“我想了很久,覺得還是應該告訴你。”

    畢竟我們曾經那么好,我不愿意不明不白地分開,因為我知道遺憾是多么令人難熬。

    聶子臣聽到“我不是要和好”,本來都準備翻臉了,聽到后面卻也沉默了。

    他大概知道,她為什么會有這種感覺。

    但他沒有接話,剛才那個強勢的姿勢松下來,兩個人用依偎的姿態躺在一起。他把頭靠著她的肩窩,閉上眼對她說:“周末秦家有個聚會,秦家算我半個家,你愿意去么?”

    謝芷默猶豫了下,說:“……我現在,用什么身份去?”

    言下之意這么明白,聶子臣彎著嘴角,獎勵似的轉頭在她脖頸上輕吻一下:“這幾天,我可以當做什么都沒有發生過。”

    他邊問邊一寸一寸向上親,謝芷默沒奈何地只能仰頭,好不容易清醒的腦子又糊成一碗粥了,她低低“嗯”了聲,身上的人越貼越近,撩得她昏昏沉沉的,好不容易想起了自己的初衷:“那還要不要吃我做的早飯了?”

    聶子臣的聲音微微泛啞,忽然笑了一下:“……想吃你。”

    清晨的某種生理現象配合著他的話,彼此都感覺得到。謝芷默的第一反應居然不是推開他,而是在腦子里過了一遍發現手邊根本沒有應急措施。

    她覺得這么說挺掉節操的,但還是說出來了:“我可以……用其他方式幫一下你。”

    ※※※

    不過嘴上掉節操容易,謝芷默真的開始實踐“其他方式”的時候,還是窘得快鉆進地板縫里了。聶子臣把她側抱在懷,呼吸聲就貼著她的耳翼,顫動的眼睫在臉頰上微微癢癢地刷過去,伴著呼吸聲一下又一下。

    那種……粗重的,滿是男性氣息的,斷斷續續的呼吸聲……

    謝芷默整張臉都燙熟了,又不敢停下 不敢停下,有種自己把自己推坑里的悲壯感。他這么安然享用著,讓她極為不忿地用了一下力。

    聶子臣悶哼了一聲,雙唇去抿她近在咫尺的耳垂,懲罰性地吮了一下,笑著問她:“你這是欲求不滿?”

    謝芷默想罷工!

    結束的時候已經日上三竿,兩個餓著肚子的人在膩歪了一清早,只勉強完成了清理和洗漱,然后就再也不想動了。

    謝芷默累得一動也不想動,再加上燒還沒有退,賴在床上補她的回籠覺,反正有心情愉悅的某人接替她做早餐的任務。

    這么半夢半醒了一會兒,她忽然覺得腿彎和背后都撐了一只手,有人半抱著她扶她坐起來。謝芷默立刻醒了,自力更生地靠上床頭:“我自己可以坐起來啊,你叫醒我就是了。”

    聶子臣親了她額頭一下:“疼你啊傻子。”

    謝芷默心口溫溫熱熱的,看他備藥的時候帶著笑意的側臉,視線下移,卻看見他手臂上那些細小卻密集的傷口——都是她的杰作。

    聶子臣沒回頭:“你先吃飯,隔半個小時再把這些藥吃了。我要出去一下,你記得別忘記。”

    “嗯。”謝芷默目光定在他的手臂上,吞吞吐吐地問,“……很痛嗎,這些口子?”

    聶子臣順著她的目光去看,這才抬了抬手臂:“還好,改天把你的指甲剪了。”

    謝芷默不甘心:“怪指甲啊?你知道你昨天的樣子有多可怕么,誰敢嫁給你啊……肯定會被家暴的好不好。”

    他回想起自己的樣子,確實幼稚又暴躁,那還不是被她逼的。他笑著問她:“你不是喜歡三百六十度抖s的么?怎么,這點就不行了?”他意味深長地看著她,“還是只喜歡床上的?”

    謝芷默算是悔死當初跟他提三百六十度這個梗了,一個枕頭砸過去:“再貧就!分!手!”

    一般情況下,她說出這句話,尾巴翹起來的某人就該收起尾巴懨懨地走開。

    可是這次,聶子臣斂起玩世不恭的笑,突然湊到她面前,認真地問她:“你敢不敢?”

    謝芷默沒反應過來:“……什么?”

    聶子臣避而不答,在她唇上輕點了一下:“乖,先吃東西。”

    謝芷默狀況外地拿起調羹,等到他走了才猛地反應過來,忽而笑了。

    ……敢啊。怎么會不敢呢。

    只有在你面前,有用不完的勇敢。

    ※※※

    謝芷默的低燒一直持續了三天,連請了三天假,到第四天體溫才終于正常,立刻去《》開會,結果在走廊遇見明笙。

    明笙見到她的第一句話是:“喲,面色紅潤呀,不是說大病初愈都興弱柳扶風狀的么?我看你跟度了趟蜜月回來似的啊。”

    “別提了……我病一好就過來了,中午還要去我媽那里。我這兩天躲著不見她,見了還不知道見了會怎么樣呢,我怕一個說錯話把她氣得心肌梗死。”謝芷默拉一張苦瓜臉,突然意識到了什么,“不對啊,明笙,你為什么會在這里?”

    明笙今天踩了雙高跟鞋,在身高上碾壓了她二十幾厘米,彎下腰像拍個小女孩一樣拍拍她的頭:“這你就別管了,好好把心思用在怎么挽回你‘愛說謊的小女孩’的形象吧。”

    她俯下身來悄悄湊在她耳邊低聲說:“我說你當初怎么不干脆把孩子生下來啊,哪有這么多事兒,一下就從‘被帶壞的乖乖女’變成‘上位成功的豪門太太’了,段位高了不止一階兩階呀?你媽都不用跟著你遭罪。”

    謝芷默雙手拿手里的mac砸了她一下:“是不是想絕交啊!”

    明笙柔韌度很好地向后彎腰躲開,一臉嫌棄地拿指甲戳戳她的筆記本蓋:“嘖嘖嘖,幾天不見脾氣見長啊,你家那位寵得無法無天吧?”

    兩個人久違地像小孩子一樣打打鬧鬧,還擔心公司里其他人路過看見。最后明笙一本正經地踩著高跟鞋高貴冷艷地走了,謝芷默也恢復了職場白領狀態,款款走進會議室。

    下一個項目的短會很快開完,同事一個個收拾電腦離開房間。

    謝芷默腦海里不停過著等會兒要對謝母解釋的話,略有點魂不守舍地收拾東西,最后一個走出去。結果剛到門口,外面站了個意想不到的人物。

    年輕帥氣的男孩子頂著一頭騷包的黃毛,和來往的《》員工親切友好地打招呼。看見謝芷默出來,他才上前一步。

    江淮易笑起來露出一口燦爛的白牙:“能和你聊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