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終于等到你 > 第四十章
    謝芷默拒絕了他的提議,直接打的飛奔回來。

    連聶子臣都沒有料到她回來得這么快,開門的瞬間被她撲了個措手不及。謝芷默呼吸急促得厲害,抱著他就不說話了,像只好不容易回到樹穴的兔子。

    她突然這么熱情,讓人猝不及防。聶子臣在她耳邊揶揄:“想我了?”

    “嗯。”

    她悶悶地應答,這么乖巧,他立刻就能察覺到,她有心事。

    沒等他問,謝芷默先說:“你之前說要去秦家,是在周幾?”

    “周日,怎么了?”

    “周六我要去掃墓。我爸的忌日。”銘記在心的日子,之前那么多動亂,竟然等到日子臨近了才想起,她自己都覺得罪過。

    聶子臣忽而明白了她今天的異樣,揉了揉她柔軟的長發,在她額上親了一口:“我陪你去。岳丈大人這一關,總要過的。”

    謝芷默破涕為笑:“我覺得他不會喜歡你的,他從小不讓我跟流里流氣的小男生玩。”

    聶子臣眉峰微挑:“什么形容詞?”

    “流里流氣啊,說的就是你這種……流氓。”

    似乎為了證明她的話,聶子臣的手不規矩了起來,繞過她腋下輕撓她腰上的癢肉:“這樣的?”謝芷默笑哈著氣掙扎,兩個人鬧了一會兒,謝芷默突然正經了起來,轉身看著他,心跳得飛快:“怎么辦,我居然覺得有點緊張……”

    “緊張什么?”

    謝芷默,難以描述。

    那種莫名的緊張。亡故的親人,再也沒有參與她后來的人生。可是她卻想知道,如果爸爸陪她成長到如今,會滿意現在的自己嗎,會喜歡她愛著的人嗎?

    ※※※

    墓園在城郊,春日已深,陽光正暖,可落在墓園大片的松樹針葉間,卻顯得靜謐。

    謝芷默把鮮花放在墓前,輕輕地說著話:“爸,我來看你了。媽媽身體不好,所以沒有來,這兩天已經在好轉了,你不用擔心……”

    她的側影溫和嫻靜,有種讓人安心的力量。

    良久,她才起身,看著一直沉默的聶子臣,問:“你不用說點什么嗎?”

    聶子臣之前沒打擾她,這會兒才向前一步,說:“那你不要偷聽。”

    謝芷默沒好氣地笑了聲:“誰要偷聽你啊。這是我爸,你居然還要說悄悄話。”

    “不準?”

    謝芷默輕哼一聲:“勉強準了。”

    說不好奇肯定是假的,她隔著兩三步的距離,看著那挺拔如松的身姿微微躬身,煞有介事地偏過頭看她一眼,嘴唇勾了勾,仿佛在確認她沒有偷聽。

    謝芷默刻意地昂了昂頭以示不屑。

    聶子臣這才笑著轉過頭去,薄嘴輕輕翕動,側臉的輪廓半邊映著日光,俊朗又美好。

    謝芷默緊緊盯著,想從他的唇語讀出些什么來,終究失敗了,走的時候忿忿不平地瞪他:“你不要越級告狀,有什么不滿意的跟我說,不要去擾我爸的清靜。”

    聶子臣灑然地笑:“有什么不滿意的?”他攬在她腰間的手臂隨意一圈,把她摟進懷里,在她腰上輕輕揉了把,聲音低啞,“我滿意得很。”

    兩人膩歪了一路,重新坐回車上,謝芷默的心情較來時輕松了不少。明明什么都沒有做,只是在爸爸的墓前走了一遭,卻突然有了許多勇氣,仿佛是來自父親給予的信心。

    她的心情也像是今天的陽光一般,明媚璀璨。

    就連手機響起時的鈴聲,在她耳朵里都是雀躍的。

    一條q~q留言推送,林雋給她傳了一份文件,告訴她明笙對許亦淑事件準備走法律途徑,至此準備好了材料,可能會涉及到謝芷默這一塊,征求她的意見。他的措辭官方得體,讓兩人平白有一絲疏離感。

    聶子臣看她捧著手機久無動靜,邊開著車邊問:“怎么了,誰的消息?”

    “林雋……”她很誠實,和盤托出。

    聶子臣聽完她的敘述,不予置評,等著她說出她的決定。

    她說:“其實這種官司打下來沒意義的,網絡這一塊的法律不健全是人人皆知的事情,明笙估計也是氣昏頭了,想告她們來圖個痛快。其實哪怕成功了,問責也不重的,對那些造謠生事的人來說不痛不癢,反而是我們這邊花很多時間精力。”

    “所以?”

    “所以倒不是我和明笙的問題,是我不想再麻煩林雋了 煩林雋了。”

    聶子臣的態度模棱兩可,趁著紅燈傾身過來在她臉頰印了個吻:“你有主意就好。”

    ※※※

    謝芷默想和林雋約個時間出來談談,可他卻說,正好他要去她家一趟,就不用約其他地點了。

    謝芷默有些云里霧里,好幾天沒有回家,結果到得比林雋還晚。

    林雋半靠在她家防盜門上,腳邊還放著一個咖啡色的小貓窩,里面一只肥碩的折耳貓爬來爬去的亂蹭。

    謝芷默有些驚喜:“未來?”

    幾個月沒見,未來看她的眼神都冷淡了些。原本就是一只霸道萌喵,這會兒已經在用“請叫我女王大人”的眼神高貴冷艷地瞟著她。

    謝芷默失笑:“看來你把它照顧得很好。多謝你。”

    “沒有。是我要謝它。”林雋也蹲下來,輕輕撫摸未來柔順的絨毛,未來在他手下享受地瞇起了眼睛。

    他笑著說:“如果不是它,我都要不記得從前的你是什么樣子了。”

    謝芷默笑容一僵,起來找鑰匙開門:“進來坐坐吧?”

    林雋向后退了一步:“不了。我今天來主要是為了把未來還給你。我過段時間可能會去b市工作,照顧不了它了。”

    他的聲音很平靜,平靜得讓人聽不出來,這其實是一次告別。

    謝芷默一愣:“b市?”

    她只知道林雋是b市的人,那里算是他的老家,可那只是個二三線城市,顯然是不利于他這樣的人發展的。

    她把擔憂說出來,林雋卻灑脫地一笑:“人受了點傷害,總是習慣性想回家的。我回去一陣,說不定還會再出來,到時候回s市,或者去別的地方,以后的事誰也說不準。”

    以后的事誰也說不準。

    就像他剛認識她的時候,她還傷心欲絕,喝醉了酒給他講自己的初戀,難過地對他說:“林雋,我不相信偶像劇里那些十年二十年的等待,不相信誰有勇氣背負著整個現實等一個人到白發蒼蒼的……”

    那時她哭得滿臉通紅,給他講自己的故事,和別人的故事。講完一個老教授和初戀因文革分離的故事,她連呼出來的氣息都是濕熱的,緩慢地,用濃重的鼻音說著醉話:“這樣就算是好故事了吧?男女主角彼此相愛,即使終老時身邊陪伴的是另一個人,為別人誕下子女,平平淡淡地過完一生……到臨死的時候想起最好的年紀里轟轟烈烈愛過的人,還是覺得他閃閃發亮得讓人心如刀絞,還是美好得讓人遺憾數十年也甘之如飴,還是讓人覺得,多好啊,我居然背負著一整個他,一個人走完了一生。”

    那時他是怎么回答的來著?

    記不得了,好像是:“謝芷默,你怎么去當了攝影師?你應該去當個作家。”

    她笑呵呵的,醉得神志不清的時候連笑都醺人。

    他不得不承認,他們之間從來就不是兩個人的事。從一開始,他就是因為她對別人的癡傻,才慢慢生起了想要了解她的*。就像段譽對王語嫣,永遠隔著一個她心心念念的慕容復。

    盡管他從來都不喜歡王語嫣,可是那個醉醺醺的影子,居然一點一滴,滲透進了他的心。

    林雋佯裝漫不經心地聳了下肩膀:“不祝我前程似錦嗎?”

    謝芷默怔了片刻,才有些呆滯地笑:“祝啊,祝你飛黃騰達,一往無前。”

    “讓你祝你就真祝,不挽留一下我?”

    “……”

    林雋沒再跟她說話,反倒是退后一步去跟未來打招呼:“再見了,小家伙。”

    未來擠動著肥碩的身軀,想爬出貓窩去蹭他的手,喵嗚了一聲。

    天長日久,生靈都有感情,不知等到他下一次回來的時候,這只小貓兒還能不能認出他,還有沒有這樣依賴的眼神?

    時間真的會治愈一切,他用五年陪伴的人,也會慢慢走出心臟。

    最后,他沖她笑了笑:“網上發給你的東西收到了嗎,你的想法呢?”

    謝芷默說:“我想……還是不要了吧。網上的謠言一陣一陣的,這兩天已經慢慢消退了,過了一段時間大家的關注點跑去別的地方,也就沒有人關心這事了。我知道真的打起官司有多麻煩,你都要走了,就不要再為我和明笙費力了。”

    林雋仿佛早有預料,只是親耳聽了,才輕松地說了最后一句話:“那樣也好。”

    他說完便轉身走了,還是那個瀟灑的背影,隱入黃昏時分的斜暉里。

    誰也沒有話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