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終于等到你 > 第四十六章
    謝芷默得知消息的時候,也很驚訝。明笙是個標準的刀子嘴豆腐心,這種以牙還牙的手段,絕對不可能是她屬意。而江淮易又是跟在明笙身后說一是一說二是二的人,讓他做得這么狠辣不如期盼西邊出太陽。

    她想到秦沐,可是又不敢確定。對這個姑娘,她心情總是復雜的,也不知道該不該跟聶子臣提。畢竟他們兩個好不容易才有今天的和樂美滿,謝母那邊也終于是松了口,一頓晚飯吃過之后,也算是默認了他們之間的關系。工作上也進展順利,她準備給自己放一個小假,不急著接下一單片子,日子過得閑適愜意,謝芷默從來沒有覺得如現在這樣輕松自在。

    可是她不提,秦沐卻找上了門來,說要找她一起喝一杯。

    謝芷默推辭說她不喝酒,秦沐卻自嘲地笑:“我也不是整天都廝混在酒吧的。一起喝杯咖啡總行吧?”

    說到底她還是聶子臣法律上的堂妹,太不給面子也不好。謝芷默想起許亦淑的事,不知道她有什么目的,便順水推舟地答應了。

    秦沐的性子直,倒不用她猜測,開門見山地說:“之前你和明笙的那些新聞,現在都洗干凈了,除了你媽媽的意外,我也不欠你什么了。”

    謝芷默無言。其實她也沒有覺得她欠她什么。

    她為人處世有種奇異的遲鈍,對“惡”習以為常,遇事習慣于自己處置,而不去探究究竟是誰在從中作梗。

    但是秦沐好像很在意,一心要跟她兩清,把她的手機按亮,屏幕正對著她:“要不是有這張圖,我也不會做這些事。”

    謝芷默看清了,那是秦沐給她看過的那張單子的掃描件。

    秦沐笑了笑,把手機拿回去,長指甲輕輕點了兩下,再把屏幕扣回來給她看:“幫你發了,怎么樣?”

    謝芷默看見的一瞬間,瞳仁驟然收緊,想搶過來點取消——那是秦沐的微信界面,收信人是聶子臣。她一直找不到時機,并且也躊躇著要不要說出來的真相,原來傳遞的過程那樣簡單,只要幾秒,就到了對方手上。

    謝芷默的驚詫只有片刻,這時已經平靜了許多:“你這是做什么?”

    “感謝你呀。”秦沐笑起來看不出是真情還是假意,總有種尋釁一般傲氣,“你們教的多好,有話就要說,想做的就去做。我想了想,其實你也沒好多少,干嘛只會教訓人?”

    謝芷默對她說的話,盤桓在腦海里——如果你連喜歡這件事都不敢對他和盤托出,那么你要對付的人,其實根本不是我。

    秦沐無所謂地聳肩,把話幾乎原封不動地還回去:“如果你連這種事都不敢對他和盤托出,那么害了你的人,其實也根本不是我吧?”

    反而是她猶豫不決的態度讓人起疑,她才會做出那些傻事。

    各自有因也有果。

    秦沐付了帳,把小費留在桌上,拎起包走人:“有時候挺羨慕你這種人的運氣的。”

    纖小卻跋扈的背影消失在玻璃門拐角。

    謝芷默坐著,念著這些被秦沐當做發泄說出來的話,淡淡地一笑置之。

    誰不是靠運氣呢。

    這世上所有的相遇所有的別離所有的重逢,誰憑的不是運氣呢。

    只是她持有一顆不曾變動的真心,誠心等過這份運氣,便已經足夠用漫長的一生去回憶了。

    放在包里的手機也震起來,她馬上就能猜中來電的人,干脆沒有理會,出了咖啡館,攔車回去。

    ※※※

    一進門,迎接她的是在新環境里愈發如魚得水的未來,鉆出個毛絨絨的腦袋喵嗚著往她腳背上蹭。謝芷默換鞋的動作都因為有這么一個毛團子而變得遲緩起來。

    聶子臣聽到門口的動靜,靜靜地站在客廳另一端看著她,鋒銳的眉眼間藏了復雜神色,說不清道不明,目光始終沒有從她身上移開過。

    兩人都心照不宣。謝芷默繞開未來走上前,伸出雙臂環住他的脖子,自然又親昵的一個擁抱,仿佛她也是未來一般的一只依賴主人的貓科動物。

    而這么溫順又惱人的她,已經是很久沒有見過了。

    聶子臣把她抱住,問她:“哪里去了,電話也不接?”

    “不想接。”謝芷默回來之后總有種懶洋洋的疲倦,想到什么不經大腦便說出來,全無顧忌, 無顧忌,“秦沐來找過我。”

    “說什么了?”

    她對此評說幾句,語氣也是懶洋洋的:“其實我覺得她除了小孩子氣一點,別的也沒什么不好。嬌氣有嬌氣的活法,也沒有多討厭。我聽明笙說她還偷偷入過的股,當初大概背地里幫了你不少,年輕女孩子真是一個比一個轟轟烈烈的,我都要有點自愧不如了。”

    她的語氣平淡又自嘲,不知道她哪一句話觸動了他,聶子臣抱著她腰的手臂陡然收緊,箍得她略有些氣喘:“……你抱疼我了。”

    聶子臣好像對她絮絮叨叨這一大堆一點感觸都沒有,只是用近乎兇狠的目光盯著她看,像是要沿著那漆黑的瞳仁窺探到她難以翻閱的內心:“為什么不告訴我?”

    他的聲音帶了絲輕啞,聽起來竟然讓人無端地覺得愴然。

    彼此都不用指明,卻都明白這對往日躲藏的詰問。

    謝芷默嘆一口氣:“就知道你要問。”

    她輕描淡寫一筆帶過,就好像這個問題一點分量都沒有:“我要是知道為什么,早就告訴你了。”

    這個問題沒有這么好糊弄過去。她在他逼視的目光里歪著頭想了一會兒,又說:“大概是那時候傻吧。那時候干的傻事可多了,不多這一件。其實你也傻氣,能傻到一塊兒就在一起了唄。后來覺得也沒什么說的必要了,過去的都過去吧,反正我們還有以后呀。”

    她在回來的路上想了很久,還是想不出一套合適的措辭。也許原本就不需要太合適,她的語無倫次,恰好是最真實的狀態。秦沐說得多好,都是憑運氣。她在這樣混亂顛倒看不清自己內心的過程里,竟然始終沒有放棄過,多大的運氣。

    聶子臣張口卻覺得喉嚨口發澀,心腹都有種莫名的焦渴。言語很多時候都不能達意,他想剖開時間,找回一開始的彼此。

    他的眸子暗了下去,兩個人唇齒相接,一個蘊著強烈情緒的吻,謝芷默自然地回應他。少了青澀和羞怯,互相認定了對方即是余生,連出于本能的親吻都纏綿悱惻。

    略微松開時,他的聲音透過細微的震動傳來,仿佛是從她體內發出的,嗡嗡作響:“不要提別人。就你這一個,我都不知道拿你怎么辦才好。”

    很多事都有跡可循。包括她一開始的抗拒抵觸,包括初初在一起時她若即若離的態度,以及許多言語眼神上的碰觸。他不是沒有覺得異樣過,但卻總是想不到這一層。

    他啞著的聲音幾乎有些哽咽:“一想到你以前……”

    謝芷默強硬地抬起手指擋住了他的唇:“不要說了。過去太久了,現在已經不覺得是多大的事了。唔,說好了這個月底要去旅行的,機票定好了沒有?”

    ※※※

    明笙收到謝芷默的信息,問她要不要跟她一起去新藏線,真是哭笑不得,回消息道:“你這是準備把好端端一趟提前蜜月變成閨蜜旅行,還是變成工作拍攝啊?”

    謝芷默的回復是:“聽起來都不錯啊。”

    明笙:“你這么心不在焉,聶子臣知道么?”

    謝芷默:“知道啊。”

    明笙呵呵了她一聲:“你睜眼說瞎話的本事越來越高了。祝你一路順風。[再見]”

    謝芷默習慣了工作團隊一起出游、“旅行=工作”的模式,突然減員還真有些不習慣,但是這一趟有著別樣的意義,所以對明笙的邀請也只屬于例行詢問。

    明笙當然知道她的意思,只埋怨了一下她辭掉《》工作之后變得越發兩耳不聞窗外事,不知道究竟在籌劃什么。謝芷默神神秘秘的,只說:“你以后就知道了。”

    明笙惡狠狠地回復:“翅膀硬了,敢跟我藏秘密了。”

    謝芷默跟她還是一樣地貧:“哪有。我這不是連提前蜜月都來邀請我家明笙女神了么?我就算再忙也記得來聯絡感情呀。”

    明笙卻沉默了一會兒,說:“你真要跟朋友聯絡感情,還記得后天是什么日子吧?”

    謝芷默也是一愣。

    掐指算了算,后天正好是林雋的生日。

    可是他人已經去了b市,兩個人的聯絡也近于無,變得連說一句生日快樂都要謹慎小心了。

    明笙爽快地為她解決問題:“我要飛b市去拍攝,你有什么禮物之類的順便讓我帶上,我可以代為轉交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