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終于等到你 > 第48章 【番外】明笙(一)
    明笙遇到謝芷默的時候,才十八歲。

    那時謝芷默還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攝影師,而她是更加名不見經傳的業余模特。兩個人的相遇純屬偶然,只因為她在一個網上招募合作模特的貼里看見她的資料。

    這種帖子里有很多男性攝影師招募私房模特,其實真正目的昭然若揭。她也是偶然點進去,瀏覽了幾樓之后就一笑置之,剛想關掉,卻看見一樓非常有誠意的招募貼。層主寫的信息十分詳實,措辭雖然官方但能看出她的誠懇,就連字數也比其他人多出好幾倍,在這樣一個廣撒網釣魚的帖子里顯得格格不入。

    那時她已經離家出走兩年,從十六歲擁有自力更生打工的能力開始,她就脫離了那個只有繼母的家庭,一直在外謀生。她什么活都干過,端盤子,發傳單。漂亮的長相和那時已經十分高挑的身材給了她天生的優勢,她經常能接到會展禮儀之類的兼職,穿著短裙高跟鞋,露著大長腿站一天,就能有兩三百塊的收入。除了經常會被人揩兩把油以外,待遇十分地讓人滿意。

    而被揩油這樣的缺陷,對于那時為了生計疲于奔命的她而言,已經不足掛齒了。

    在這樣拮據而壓抑的生活里,她唯一在意的就是保護這張臉。她很清醒地知道自己唯一的優勢,年紀輕,沒有學歷,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長得漂亮。她有一張漂亮得非常大氣的臉,收拾妥帖的時候,沒有人能從這張臉上看出她生活的卑寒。

    因此她一直很善于經營,哪怕為了生計不斷需要熬夜,她也會舍得花錢去保養,即使再忙也會注意自己的飲食。她的心里有著不屬于那個年紀的膨脹野心,曳尾于塗中的時候,從來沒有忘記過蒼穹之志,所以再艱難的時候,她也活得精致又驕傲。

    她很明白自己要走的一條路,所以開始涉及平面模特與廣告。后者的門檻更高,時常是那些電影學院的學生掙外快的福地,而前者則魚龍混雜,可以從最底部一點點做起。

    她漸漸在s市的文藝攝影圈子里有一點名氣,經常會接一些私拍,男攝影師對她趨之如騖,不乏見過兩面就跟她告白的。明笙在這方面并不抗拒,有時看得上眼的也會答應了在一起,之后便是同居,過了一段時間大家都膩煩了,就好聚好散地分手。

    十六歲到十八歲的這段時光,一個女孩子最好的時候,應該開始一段初戀。可是她的初戀就是這樣風塵味濃重的,輕佻又不鄭重地交付出去。說不出有多喜歡,也并非不喜歡。這樣的戀情像云煙一樣一吹就散,一段又一段,臉譜一般,到最后自己都不怎么能記清前任和前前任的長相。

    她約了謝芷默拍片子的時候,談著一個男朋友,叫陸遠,也是攝影師,長相中上,留一頭很藝術家的長發,值得稱道的是身材非常好。

    謝芷默約的是一套室內片,拍攝的時候,是陸遠送她去的。

    謝芷默看見那個男人,表□□言又止,可最終什么都沒有說,很是落落大方地跟明笙打招呼,說一些“初次合作,希望愉快”之類的話。

    明笙性格比較自來熟,陸遠走后她開始上妝,一邊跟化妝師聊天。謝芷默是個話不多的女孩子,看得出來家教很好,身上有股從小衣食無憂的嫻靜舒適。

    明笙其實是很喜歡這樣的女孩子的,因此拍攝過程中,也很樂意找她說話。

    聊的話題無所顧忌,從工作到情感。謝芷默聊著聊著突然問:“剛才送你來的那個,是你的男朋友?”

    明笙毫不在意地嗯了聲。

    謝芷默又露出那種欲言又止的表情,小心地問:“你認識他久嗎?”

    明笙換了個姿勢,只說:“不久,也就剛剛在一起。”

    謝芷默恍然明悟了一般,又不想搬弄是非又不忍心欺瞞的樣子,結束拍攝的時候才私下里斟酌著說:“我認得他的,在圈子里挺有名的。他拍私房很出名,據說私生活挺混亂……”

    明笙一愣。

    謝芷默連忙道歉:“不好意思……我只是覺得你年紀挺小的,性格也挺單純,不像……”她說著說著又不好說了。

    她其實有點嘴拙,有時不吐不快的話,心里想著想要說得委婉,但總是不能成功。就比如此刻,謝芷默覺得她是一個很干凈的小姑娘,不應該跟陸遠那樣的人廝混在一起。但是畢竟交淺言深,她猶豫,怕冒犯到她。

    明笙爽朗地笑開,濃妝在她漂亮的眼角綻放出瑰麗的色澤,說:“謝謝你。”

     ; 謝芷默反倒怔住了。

    明笙攬過她的肩膀,大笑著說:“你心地真好。其實我也知道他私生活很混亂的,不用翻他的手機,只要翻翻他的sns主頁,就知道他這周約了幾個姑娘了。”

    謝芷默那時也是初出茅廬,雖然知道文藝圈的混亂,但大概還是不太能理解一個本身不混亂的女孩子為什么能容忍自己擁有一個這樣的男朋友。

    為了錢嗎?也不像是。明笙看起來氣質很干凈,是那種爽快又明澈的漂亮,她是讓女孩子都不得不喜歡的那種姑娘。要不是因為這樣,謝芷默也不會多那一句嘴。

    后來又有幾次,兩個人因為正事見面,交情也漸漸變好,因為同在一座城市,住得又近,兩個人私下里也會約出來一起吃個飯喝杯飲料。

    兩個人漸漸地熟起來,明笙還是沒有跟陸遠分手。

    謝芷默有一次約她去逛街,又見到陸遠,想了想還是沒忍住問她:“你喜歡陸遠么?”

    明笙漫不經心地答:“就那樣吧。”

    謝芷默的神情顯然是不能理解這樣的一段關系,勸她:“既然不怎么喜歡,為什么還一直在一起呢?”

    明笙連片刻的愕然都沒有,笑著說:“不跟陸遠在一起,那要跟誰在一起?”

    那時候謝芷默也才大學剛剛畢業,眼界并不廣,想了想只能說:“我媽媽在音樂學院任教,音樂學院的男孩子不少都長得挺帥的,年紀也跟你差不多,要不要我幫你介紹介紹?”

    明笙謝絕她的好意,還是聽之任之。

    謝芷默也不好置喙。

    雖然謝芷默要比她大上幾歲,但是總覺得在處事閱歷上,明笙不知比她高出多少。兩個人熟起來之后,明笙才更像是年紀更大的那個。就比如過了大半載后謝芷默組建起團隊,每次前往一個新的地方拍照,都要經受謝母的三令五申,而明笙則是輕裝簡行,有時候連旅行箱都不用帶,一個包里塞了日用品和衣服,就能隨叫隨到。

    而這時,明笙也終于跟陸遠分手了。

    謝芷默莫名地松了一口氣。她有點遺傳謝母的傳統觀念,覺得像明笙這樣美好的女孩子,總是跟陸遠那種人廝混在一處,其實是一件很令人惋惜的事。但是明笙畢竟算是失戀了,謝芷默再討厭陸遠,也對剛剛分手的明笙表示了安慰。

    明笙卻完全不放在心上,笑道:“分了就分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不是一直很想讓我跟他分手的么?”

    謝芷默咋舌:“可是你們在一起這么久,分開了總是會難過的吧?”

    明笙表現得更加云淡風輕:“還好吧。談得長是因為懶得換。其實一個人也沒什么大不了的,男人說白了就是解決生理需求,有什么好難過的。”

    謝芷默對這個在十幾歲的時候就持有“男人說白了就是解決生理需求”這種愛情觀的明笙絕望了,從此就很少插手她的感情生活。

    而明笙的行動也很符合她的愛情觀。從來只有被她拒了傷心欲絕說要等她一輩子的漢子,沒有讓她牽腸掛肚甚至哪怕分一點點心的對象。

    女孩子在這么小的年紀就通透到一種自暴自棄的地步,謝芷默覺得,怎么樣都不算一件好事。

    謝芷默問她:“你沒有想過,要找一個真心喜歡的人么?”

    明笙其實仔細思量過這個問題。

    但她閉上眼,想起的畫面都是年少時的父母分離,到最后父親因病去世,把自己交在繼母手上。然后就是一段灰暗的時光。離家之后的艱辛,反而有點不足掛齒了。

    有沒有想過,要找一個真心喜歡的人呢?

    有過嗎?

    一開始在酒吧做臨時工,深秋的夜里穿著布料清涼又劣質的工作裙,走在酒吧后門狹長又黑暗的巷子里的時候,蕭冷的夜風吹得胳膊的雞皮疙瘩全都立起來,瑟瑟發抖卻沒有一盞溫暖的燈光在等她。

    那種時候,她想的是,要怎么過得更好。

    她想要過得不再必須承受這樣的寒涼,想要有一個屬于自己的溫暖的巢穴,想要有錢。“真心”和“喜歡”這兩個詞都太干凈了,甚至沒有辦法參與她如此世俗的夢想。

    她自嘲地想,也許比起找一個“真心喜歡的人”,她只想過找一個“真心有錢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