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終于等到你 > 第50章 【番外】明笙(三)
    明笙回憶了一下,如果是別人跟她搭訕,大概會怎么說。

    就連那些果真想要包養她的金主,都會笑著夸她好看,有氣質云云。

    只有江淮易那個欠打的傻缺,堂而皇之地問她:“你是不是很缺錢?”

    大概是看她去陪那個廣告公司經理喝酒,從她陪的對象的段位,就能看出她的段位。她在他眼里大概就是一個雖然缺錢到不得不放下身段,但是好歹還保有最后一點節操的美人。

    明笙破功地笑了出來,說:“也沒有很缺。不過錢這種東西越多越好,你要給我我也不會不要。”

    江淮易聽罷笑了起來,頗有種一拍即合的感覺,走過來貼近她:“開個價吧。我今天心情不好,你陪我兜風,一晚上,想要多少?”

    明笙本來存的是耍人的心思,以為會聽到“一晚上”后面的詞是“上床”之類,結果居然是“兜風”,頓時對這人也有了點探詢的意味,問他:“心情不好是因為你那個朋友?”

    江淮易抿抿唇,一副無趣的表情:“想聽故事就是你付我錢了。”

    明笙大笑,果真拉開手包問他:“講一個故事要多少?”

    于是這個晚上莫名地演變成了誰也沒有付款,年輕男女因為寂寞,總是能很好地作伴。

    他載她飛馳在濱江的公路上,夜晚很少有游人,兩個人停在江邊,分享一罐啤酒。

    江淮易全然沒有方才的那種屬于貴氣公子哥的矜持,也罔顧曖昧氣氛,笑起來放聲大笑,說起話來也無所顧忌,仿佛完全就是想讓個長得順眼的陌生人陪著而已。

    他也確實說到他心情不好的理由,只是不講前因,只講:“本來想喊朋友陪我喝酒,不過他酒量太差,才那么點分量就倒了,你也看見了。”又突然問,“你酒量好嗎?”

    明笙答:“還成。”

    他想找個酒伴的意圖昭然若揭,可是這時候已經是凌晨,哪里還有賣酒的地方,難不成兜了一大圈再折返回嗎。

    江淮易倒是萬事無顧忌,直接去二十四小時便利店掃了一行貨架,拎著一大袋各種顏色的酒精飲品回到江邊。兩個人倚在江邊觀景臺的欄桿旁一起拉開易拉罐。金屬撕拉的聲響在沁涼的夜風里有種無端的自在與爽快。

    明笙喝了一口,是很平淡的酒精味,問出口的話也頗平淡:“有什么不開心的事嗎?”

    江淮易仰脖子灌了了半瓶,笑得沒心沒肺,揮臂把一個半空的易拉罐用力扔進江里,這才回過頭來回答她:“搞大了女孩子肚子算嗎?”

    明笙撲哧笑了,也有些錯愕,點頭說:“算吧。不過也沒有很值得不開心。”

    他單手撐著欄桿坐上去,有一種隨時都會追進江面的姿勢居高臨下地看著她,鬢角的發絲在夜風里輕揚:“我之前有個未婚妻,是個母老虎大小姐,不過長得還可以,可惜被退婚了,我去退的,鬧得我家以為我是不準備好好成家了。后來勾搭上個小明星,一不小心弄出了人命,本來沒多大事,結果我姐硬讓我把人家娶了,像話嗎?”

    他問一個女孩子這種事,正常女孩子應該破口大罵他又花又渣沒良心不負責任。他都想好了要經歷一頓義正言辭的指責了。

    不過明笙半倚著欄桿,淡淡抿一口,說:“那是挺不開心的。”

    原來是他在傾吐發泄,結果倒是他突然就有點不知道該怎么往下接了。

    明笙把話接下去,語氣里沒幾分認真,仿佛隨口一提地說:“那那個未婚妻呢,本來想娶么?”

    “也就還好。她長得不錯,娶了也沒什么。”

    明笙嗤然看著他,用一種取笑的神情:“你娶人的標準就是長得好看啊?”

    江淮易皺皺眉,一副世界觀受到了挑戰的模樣:“喜歡漂亮女孩子有錯啊?”

    他誠懇單純到一種幾乎愚蠢的地步,而且還不以為恥。

    單論這件事,其實也沒什么錯。

    就像她喜歡有錢的男孩子一樣。

    大家都不渴望互相交付真心的感情,甚至吝于付出真心,反而容易認可對方扭曲的三觀。

    她覺得他的感情觀念挺平常,江淮易卻反過來覺得她特殊。特 特殊。特殊在哪里也說不上來,只是覺得她和其他漂亮女孩子不太一樣。

    究竟不太一樣在哪里呢?

    很久以后他終于弄明白:以前見到過的那些形形□□的女孩子,也有單純喜歡錢的,她們的目的也很純粹,只要錢,不付出感情。但是這只是單方面的,其實在她們的觀念里,她們可以不愛他,但是她們希望能夠綁牢他,希望他對她們的感覺至少是不同的,不愛,但至少應該牽腸掛肚放不下。

    可是明笙不一樣。她把他當消遣,他的所有優點就像他對女孩子的要求一樣,漂亮,所以順眼就行了,她不占有,甚至不想分一杯羹。

    但這時候,他還來不及也沒有打算想這么多。

    她也是他的消遣。但她說完話之后抬抬手腕,看了眼表,說時候不早,就告辭了。她很大方地說今晚很愉快,甚至伸手從他褲兜里抽出他的手機,隨手對著自己拍了一張。

    她笑著說:“每晚獵艷都能找到我這么漂亮的女孩子挺不容易,給你留一張照片,不收錢。祝愉快。”

    然后就是離開,就像過了十二點的灰姑娘,匆匆忙忙地走,只留下殘碎的南瓜馬車和水晶鞋。

    他喝了兩輪,酒精在夜風里揮發,他能望見她隱入黑夜的長發,和手機屏幕上因為暗光而顯得對比度過強的相片。哪怕是夜里這么糟糕的像素,隨手拍下來的影像,還是能看出照片上是個多么標致的姑娘。

    她的長相很大氣,瓜子臉,下巴卻不是戳死人的錐子,輪廓的弧線鋒銳一分便太生硬,再柔和一分就會太過圓潤。這樣剛剛好,不笑時平和寡淡,笑的時候幾乎勾人心魄。

    女孩子漂亮成這樣,還真是很不容易。他把相冊往前翻了幾張,對比了一下,貨比貨得扔,之前形形□□的女人突然就都入不了眼了。

    可是他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回去讓朋友幫忙查,得到的結果倒是很快。根本不用查多深,她在網上本來就很有名,走紅好幾年的所謂“宅男女神”,在日新月異的網紅界不被遺忘還越來越有人氣,大概都是因為她這副好長相。

    明笙。

    她微博賬號的個人資料上寫了工作聯系郵箱。

    他用了最庸俗的辦法,給這個郵箱發了一封郵件過去,問她,有沒有時間陪出游?價格可商議。他沒有說身份,只是在一套說辭最后附上了那張她拍下的照片。

    明笙給的回復挺慎重,什么都沒有回復,只是針對他郵件里說兩個人很合拍這一點,回應說:“能理解不等于喜歡。我還是挺討厭你這樣的人的。”

    不過這種回復在他眼里完全是欲擒故縱,他根本就不放心上,要到了她的工作微信號,直白地說:“至于討厭我嗎,我記得我們就算是一夜`情也是很愉快的那一類吧?”

    其實只是一晚上萍水相逢的寂寞傾訴罷了。他特地用了這么一個曖昧的比方,搞得好像兩人果真有一腿一樣。

    但她見招拆招,語氣還挺不屑:“一夜`情最愉快的地方不是在于一夜么?都過了夜了再糾纏不清,就有點毀印象。”

    所以在她的心目中,那算是什么,艷遇?

    江淮易死纏爛打,不要臉地直言:“道理是這么說。不過我經常夢見你。你相信一見鐘情么,我好像有點喜歡你。”

    明笙的回復依舊迅速,仿佛完全不帶思考:“我信。”

    她分了兩條,隔了一條才回答說:“一見鐘情不就是見色起意么。我知道我很漂亮,所以對我一見鐘情的人還挺多的。”

    江淮易難得吃癟,有點受挫,不繼續這個話題了,又繞回去說:“真的沒有時間?”

    明笙說:“接下來有行程了。”

    他以為她是說有拍攝行程,問她:“去哪?”

    “英國。”

    他的簽證正好沒有過期,說走就走地就要跟過去。酒肉朋友知道了都覺得他挺拼的,滿世界跑地追妹子。他的回答一概是:“追妹子當然要舍得下血本。”

    別人奇怪道:“什么妹子這么吃血本啊,上回那個什么許亦淑,看起來挺清純的,不是勾一勾就到手了嘛。這回這個是哪里好了?”

    江淮易還是那張欠打的笑臉,說:“姿色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