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終于等到你 > 第四十七章
    謝芷默現在是個閑人,明笙去機場的那天,她主動請纓去送她,一大清早就開車到了她樓下。她的車技讓每個坐在她副駕駛座上的人都膽戰心驚,只有明笙一派泰然自若,一邊看著風景一邊跟她稀松平常地聊天:“我從b市回來的時候,你們應該已經不在s市了吧?”

    “嗯。”

    “在那里待幾天?”

    “沒有定。大概是一個多星期吧,如果遇到什么事的話可能會久一點。”本來就是一場放松的旅行,沒有必要給自己下什么限定,隨性往來。

    明笙這個大忙人居然有點羨慕她的自由支配,兩個人到了機場,她才問:“沒有東西要我轉交么?”

    謝芷默笑了笑,從包里取出一個白色的信封:“幫我帶給他吧,記得替我說聲生日快樂。”

    明笙捏著薄薄的信封在陽光底下照了照:“什么東西呀,都什么年代了還流行寫信?”

    “不是信。”她按下明笙的手,嗔怪地說,“別照了,帶去就是了。你再不去安檢要趕不上了吧?”

    明笙捏著兩指把信封投進包里,比她高小半個頭的纖柔身體貼上來擁抱了她一下:“honey我走了,你自己小心點。”

    送別了明笙沒幾天,謝芷默和聶子臣也離開了s市,直飛拉薩。通高速公路之后,機場離拉薩市只有半小時,這座藏傳佛教的圣地在近些年愈發向游人開放,沒了多年前抵達時的艱辛,許多事都和當年不一樣了。

    謝芷默習慣了體驗和一群人交互的感覺,堅持包車前往市區,在路上也愛和當地的漢人聊天,久在樊籠里的心難得放縱。聶子臣不怎么愛熱鬧,但在這個他熟悉的地方,好似回到了從前,也并不抗拒。

    下榻的酒店在一片湖心,清澈的湖水環繞四周,仿佛置身于一塊碧玉之中。房間壁上掛著祥云圖案,讓現代化的裝潢都有了一絲香火氣息。

    在這種地方,最本能的欲念沒被洗滌干凈,反而更加純粹又赤`裸。

    這一夜幾乎沒有成眠,謝芷默覺得自己幾乎要起高原反應。幸好第二天醒來,呼吸依舊平暢,除了有些犯惡心以外,倒沒有別的不適。

    倒是聶子臣有些緊張她。飛機直飛海拔四五千的地方本來就有起高反的危險,謝芷默算是體質好的了,以前來的時候也沒有過反應,這一次突然有了異樣,雖然只是輕微但還是引起了重視。

    以至于這一天她想出游的時候都被攔下來:“要不要休息一兩天?”

    反正只要在一塊兒,做什么都不重要。

    但她并沒有拿它當一回事,堅持出來了就要出去逛。

    住的地方就在老城區的中心主干道上,離大昭寺不過是幾分鐘的步行路程。她對宗教遺跡都有別樣的迷戀,在門前青石磚板上信徒朝拜留下的痕跡邊站了許久。

    許多回憶都涌上來 都涌上來。

    譬如那天在教堂,他虔誠地許諾。可是她卻覺得彷徨,唱詩班的曲子就像高原上毒辣的陽光和稀薄的氧氣,壓得人喘不過氣。

    譬如那年她在羊卓雍措湖邊浸濕手套只為找尋借口親近,他看著她說:“沒聽到藏民說的嗎,在圣湖邊說謊,會被仙女懲罰。”言語時雙眸耀眼如星,幾乎照亮她心底笨拙的遮掩。

    ……

    其實高原上毒辣的陽光和稀薄的氧氣,只會讓人覺得不真實。

    不真實得好像,會愛你一輩子。

    聶子臣牽過她的手,問她:“在想什么?”

    謝芷默眼底是高山上灼烈的光,笑著回握他的手:“我在想,以前說的謊,現在還有沒有機會圓。”

    他挑眉:“什么謊?”

    “不愛你。”

    騙過自己千萬遍,最后還是只能誠實地看清的,這個彌天大謊。

    與此同時,明笙結束了在b市的工作,準備班師回朝。

    林雋去機場送她,提早了一個多小時到。明笙不想一個人在候機室里待著,干脆延緩了安檢的時間,和他一起坐在機場的咖啡廳里閑聊。

    明笙嘆一口氣說:“這兩天忙著正事,都沒時間好好敘舊,你生日都沒好好幫你過。”

    不過月余不見,就連他們兩個人都好像疏遠了不少。

    林雋的話比以前更少,明笙說幾句他才會回應一句。

    末了她又重新拾回好奇心,挺八卦地問他:“謝芷默給你的生日禮物到底是什么呀,方便透露么?”

    他笑了笑,搖頭說:“不方便。”

    居然是斷然拒絕。明笙假裝嫌惡地看著他:“嘖嘖嘖,你這樣我都要懷疑你們藕斷絲連了。”

    林雋卻淡然地一笑:“從來沒有連過,怎么藕斷絲連。”

    說到這,明笙竟也惋惜了起來:“本來有機會的。”

    氣氛有些沉默。明笙頓了頓,主動挑起來:“后悔么?沒有說過的話,后來就沒機會說了。”

    “也沒有什么好后悔的地方吧。”

    “你就是嘴硬。”

    “就當是吧。”

    曾經理智大過感性,對所有情緒都保持著克制與公允,到最后收獲的反而是泛濫的遺憾。

    不過也幸好如此,也沒有驚濤駭浪拍碎平和的時光。光陰里面守候過的人得到了她的幸福,彼此依然可以如故友般寒暄,也許也應該是個好故事的。

    總會變成一個好故事,等很多年以后。等遺憾也不那么遺憾的時候,再這樣平和地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