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筆小說 > 終于等到你 > 第53章 【番外】明笙(四)
    姿色確實很好,這一點完全不能被否認。

    大概正如明笙所說,他對她的想法完全就是出于一個雄性生物的本能驅使——見色起意,多好的概括。反正他也從來不以為恥。

    明笙對這樣的狀態聽之任之,沒有強硬地拒絕過,一直容忍他的趨之如騖,偶爾似是而非地回應,也是不咸不淡的。江淮易陪她半個月,什么實質性的進展都沒有,也是他人生履歷上的一大敗筆。

    她好像深諳打一棒子給個棗子的道理,從來不過分地靠近,也并不疏離。

    而他居然開始在乎一個女孩子給的這些甜頭,甚至連早就在籌備準備開的酒吧名都用了她的一個字,他都要懷疑自己真的對她一見鐘情了。

    但熱情很快被消退,他也恢復到以前游戲花叢時的萬事不在乎狀態,只是依舊跟明笙保持著聯系。直到網上曝出他們的照片。兩個人都不是什么連出國都會有狗仔跟拍的公眾人物,可是照片卻實實在在地被傳出去了,一起被牽扯進來的還是許亦淑。

    或者說,根本就是許亦淑挑起來的。

    江淮易大發雷霆,但是許亦淑那邊最多只能發一通火,于事無補。反而是顧千月連夜把他喊回去教訓了一通,說他不知道收斂云云。

    江淮易吃這個啞巴虧吃得太無辜,趁此機會干脆把許亦淑那邊也推了,撕破臉皮跟顧千月大吵了一架,目的是達到了,但是姐弟倆撕破臉皮,他心情總是差。

    他跑去自己的場子找人喝酒,結局還是差不多,他還沒有喝盡興,同桌的人就倒了。

    這次他沒那個耐心陪別人發酒瘋,反而想起了不久前那個晚上。他無奈又不耐煩地陪著人嘔吐,旁邊那個姑娘氣定神閑地補妝,眼睛一直專注,仿佛把他當成空氣。

    但她補妝的速度很慢,好像在故意拖延時間。他那時候不知道她在等人過來救場,常年靠著皮相勾搭姑娘久了,還覺得她是有意在自己面前逗留那么久。

    欲擒故縱嘛,他其實很吃美人的這一套。

    不過這次這個不一樣。

    想起這些陰差陽錯,他一笑了之。可是怎么會這么巧呢?許亦淑鬧得腥風血雨拿人做文章的時候,偏偏就逮著了她。緣分好像有意要把他們兩個捆在一起。

    而緣分也只不過是所有興趣的借口。

    所以這會兒,他出了明夜,有意去網上看那些鋪天蓋地對她的非議和惡評,想起來去問問她現今怎么樣了。

    這一天是除夕夜。他被家里趕出來,其實寂寞得不亞于當初。

    明笙接了電話。背景音很嘈雜,不像是遠處升空的煙火之類,倒像是她自己在放。

    他問她:“你在做什么?”

    明笙的語氣風輕云淡的:“在小區花園放煙火。”

    他不相信她一點都沒有看見網上的言論,更加不相信她能夠一點都不在乎,直接說道:“你看見那些帖子了么?他們都說你是我的三兒呢。”

    她的語氣冷了些,像冬夜的氣溫,讓人瑟縮一下:“你想說什么?”

    “有興趣么?”他的語氣很輕佻,不過說出來的瞬間,卻猛然覺得心尖微不可察地動了一下。好像在內心深處,有一部分的真誠,是希望擁有一個肯定的答復的。

    他居然在意。

    察覺到的一瞬間,他的呼吸沉了些,明明不是一個好時機,卻鬼使神差地說:“我好像確實挺喜歡你的。”

    明笙冷笑了聲:“因為長得湊合?”

    “不是……”他這會兒大腦也亂成一堆,不知道情況是怎么變成現在這個德行的,只說,“你讓我想一想。我其實也不怎么清楚。”連語氣都來不及變換,還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樣。

    他沒有認真地喜歡過什么人,也不知道什么樣的喜歡叫認真。

    因為一開始看臉所以對一個人有了接近的愿望,后來時常會想起來,漸漸可以稱得上是“惦念”,算是認真么?

    他這時候哪里想得清。

    但是明笙的聲音那樣平靜,平靜得幾乎有一絲冷清:“你記不記得我說過,我挺討厭你這樣的人的?”

    煙火升空,璀璨得有些殘忍。

    他其實都來不及細講,明笙很快就掛斷了電話,告誡他說:“別來找我了。我也沒有很在乎許亦淑的事。你再這樣會惹我煩。”

    江淮易幾乎要罵粗口。他也沒怎么死纏爛打吧?魅力值一下跌成這個樣子了么,女孩子居然說他死纏爛打!

    可是夜里一夢,還是夢見了她。

    他是誰,江淮易啊。這么窩囊著不是他的風格。

    第二天早上前一晚的酒也醒了,人也清醒了,在他想通的瞬間,能量值就又回滿了。不就是個喜歡的姑娘么,喜歡就喜歡了,認真就認真了。重點是,他必須把她追到手。